狂魔

248 回未刺的一剑

248回 未刺的一剑

“轰”的一声??黄衫被击飞??如断线的风筝一般飞出了很远??白毛怪发出一阵的怪笑??突然他感觉不远处金光一闪??原來是徐若琪的金蛇剑不小心反射了日光??白毛怪被阳光一射??似乎也有些不舒服??他后退数丈??躲在云影之下??上下打量着徐若琪??徐若琪心道不为??被他发现了??于是连忙运起内法??全身金芒闪动

白毛怪一声的怪叫??正要向徐若琪扑來??忽听远处有人高叫??“孩子??孩子??你们别打了??娘來了??”

随着叫声??一个中年美妇御一条黄色的软鞭飞驰而至??看见那条黄色的软鞭??徐若琪的瞳孔一缩??咬呀说出四个字:“逍遥仙子??”

当然就是逍遥仙子??她飞到白毛怪身边??大口的喘着粗气

白毛怪看见逍遥仙子??眼中的戾气小了许多??同时阳光绕过云影??照到了他的身上??红芒消散了不少

“逍遥仙子??”徐若琪突然高声叫道

“啊??”逍遥仙子一惊??转眼看來??只见一白发的漂亮姑娘对自己怒目而视

“你怎识的我??”逍遥仙子笑道

“你便是化成灰??我也认的你??你可还记得??四年之前??虹光派藏剑阁内的事情吗??”徐若琪说着??飞近几丈

逍遥仙子一愣??上下打量一下徐若琪??突然哈哈大笑起來??“原來他连你也上了??果然是个情种??”

“你胡说什么??”徐若琪怒道

“我怎会胡说??咱们都中了逍遥散??若不是他以自己的身体为咱们驱毒??咱们怎会活到今天??”

徐若琪被她说的脸上一红??不由分说??口中念动剑诀??金蛇剑飞腾而去

逍遥仙子旁边的白毛怪上前一丈??翅膀一挥??金蛇剑距他尚有十几丈??一道红光闪过??金蛇剑发出一声的哀鸣??居然被硬生生挡回

徐若琪接剑后被带的后退几丈??剑在手中不停的颤抖??大有畏惧之色??她心中大惊??这逍遥仙子自己已不是对手??况且旁边这白毛怪物法力更强??自己上前便是送死??这该如何是好??对了??刚才逍遥仙子管这白毛怪物叫孩子??莫非这怪物是逍遥仙子生的??那么这孩子的父亲是谁??徐若琪想到这里??心中一惊??想起吴天入魔时的样子??莫非这白毛怪与吴天有关

白毛怪呲牙咧嘴就要冲过來??忽然传來一声的鹤鸣??那只巨鹤飞了过來??停在徐若琪身旁??不停的鸣叫

白毛怪一惊??身上发出红芒便要挥掌攻來??巨鹤在碧云山上已有一百多年??其法力早已超过一般的修真之人??况且它乃是一只世间少有的仙禽??这一百年來吸收碧云山的灵气已着实的不少??它见白毛怪体发红光??自己一声长鸣??身上居然发出白光??毫不示弱

白毛怪一阵的好奇??但见巨鹤昂首挺胸、气度不凡??白毛怪一时也不知虚实??沒有冒然攻來

此鹤百年之前便随上一代虹光派掌门驰骋江湖??名气大大的??逍遥仙子虽然沒有亲眼见过??但是早有耳闻??她心道这灵鹤到此??那么虹光派之人也不会远了??那些掌门、首座倒还好说??若是吴天來了??与黄衫联手??这孩儿可不是他们的对手??于是连忙拉住白毛怪??在他耳边不知说了些什么??两人转身飞走了

徐若琪刚要大叫??却见旁边的巨鹤身体不停的颤抖??摇摇欲坠??可见刚才已耗费了它巨大的体力??徐若琪心中一热??轻声道:“鹤前辈??今日多亏了你??你若累了??咱们便下去歇歇吧??”

徐若琪说着??与巨鹤落到了地面??可是他们沒有歇着??而是朝着一个方向走去??那便是黄衫被击落的方向

行不多时??徐若琪在一棵树之下找到了黄衫??树上的树枝折断了许多??显然黄衫是从上掉落而下的??此时她正侧卧在地上一动不动

“黄姑娘??黄姑娘??”徐若琪上前叫道

地上的黄衫一动不动??徐若琪大惊??连忙将她翻过來??手指轻搭在她的脉门??片刻之后??放下了心來??黄衫并无大碍??只是暂时的昏迷

徐若琪看着地上的黄衫美艳动人??超过自己许多??更可气的是那一头的黑发??自己也曾有这一头让人羡慕的青丝??只是如今已是发如雪??人似鬼

徐若琪想着??羡慕变成了嫉妒??忽然她的眼中闪过一丝的杀意??刚才的那个念头又浮上了她的心头:若是沒有了黄衫??吴天会不会喜欢自己

下意识的??她居然举起了金蛇剑

剑锋上的蛇头吐着信子??慢慢的向黄衫胸口刺去

不远处的巨鹤似乎也看出來徐若琪要干什么??一条腿高高的抬起停在空中??侧头看着徐若琪

金蛇的信子距离黄衫的胸口还有半尺

停了下來

徐若琪紧已将下唇咬出血來??我若这一剑下去??还与那邪教中人有何区别??说來这黄衫姑娘并非坏人??而且对本派有恩??我怎能恩将仇报??徐若琪想着??这一剑便刺不下去了??金芒一闪??金蛇消失??徐若琪转过了身去??“你非坏人??我怎下的了手??”她说着??一跃而起??上了鹤背

巨鹤长鸣一声??似乎也十分高兴徐若琪的选择??“鹤前辈??你也觉着我那样做不对吧??我也庆幸自己沒有成了恶人??”徐若琪拍着巨鹤的长颈道??“走??咱们回山??告诉吴天他的新娘子在这里??”

巨鹤听罢双翅一振??飞向了空中??瞬时间变成一个小黑点

地上的黄衫动了一动??已经弹出小半的小指收了回來??她缓缓的起身??慢慢的坐起??抬头仰望着天空??自语道:“刚才你的剑若再进半分??丢掉性命的便是你了??只是我若伤了你的性命??不论是为何??武哥就无法在虹光派立足了??”她说完四顾??心道我怎么到了这里??我不是应该穿上嫁衣??与武哥拜堂去吗

“呀??”黄衫低惊了一声??她此时感觉五内翻滚、全身酸疼??内法不足??显然内外伤都有??而且犹以内伤为重??本來要去拜堂的??所有脱下了龙鳞甲??否则不会伤成这样的??隐约想起刚才与那白毛小孩大战??自己是吃了亏的

黄衫想要站起??可是全身酸痛??于是又坐了下來??心道刚才徐若琪说回去叫武哥去了??我便先在这里调息??等武哥來接我??只是我与他沒能拜成堂??回头要补一个的??黄衫想着??盘膝而坐??念动口诀??身上发出白光……

徐若琪驾鹤飞驰而归??沒飞多久??突见前方一个红点急速的飞至??徐若琪大惊??连忙暗中将金蛇剑握在了手中

那红点看见巨鹤??慢了下來??居然是吴天

他此时还未脱去身上的锦服??只是一路的急飞??那身衣服已经被折腾的不像样子了

“徐……徐师姐??你可见到衫妹了吗??”吴天问道

徐若琪看了吴天一眼??心道他一见我??便急匆匆的问黄衫的情况??居然不先谢我替他找人??想着??把情绪带到了脸上

可是吴天根本沒有注意道??只是自语道:“你沒有见到??可是刚才我在山上??明明感觉这个方向有那股法力??而那样的法力??只有衫妹、我还有……还有一个小怪物能发出??”吴天说到这里想了一想道:“不论是谁??我都要去看看的??只是徐师姐??还是速速回山吧??若是那小怪物的话??你便十分危险了??”吴天说完??不等徐若琪说话??便御空飞去

听了这话??徐若琪心中一暖??他到底还是关心我的??徐若琪想着??脸上居然一红??忽然??他想起一件事情??黄衫并不知自己顶替她入洞房之事??若是与吴天见面??难免说破??那样掌门和江师叔祖的计划便露馅了

“鹤前辈??还要麻烦你了??我们要赶在吴天前面找到黄姑娘??否则事情就不好解释了??”徐若琪对巨鹤道

巨鹤一声的长鸣??似乎听懂了徐若琪的意思??它的身上微微发出白光??此次露出了百年之前的风采??双翅一挥??已到几十丈之外??徐若琪大喜??连忙抱紧鹤颈??心道这才是鹤前辈真正的实力

吴天并未全力而飞??因为他要边飞边找黄衫的下落??旁边的树木、山石有不少新伤??显然这里刚才经过一场的剧斗??吴天心中大惊??莫非是黄妹遇到了什么事情??否则怎会有如此的战斗??在黄妹入魔之下??能与她对抗的??除了屈指可数的几位高手??便是那个……孩子了

吴天想着飞着??突然感到身后有一物急速的飞來??侧目看去??居然是那只巨鹤

巨鹤从吴天身旁一掠而过??徐若琪紧紧抱着鹤颈??不敢起身

“徐师姐??发现什么了??”吴天叫道??可是话音未落??巨鹤已飞出十几丈外

吴天不知何事??连忙追上??徐若琪见吴天追來??心道不好??本想赶到他前面找到黄衫的??如此一來便不行了??“鹤前辈??你能甩下他吗??”

巨鹤巨翅猛展??又加快了速度??可是吴天虽然手中无剑??可是怀中有魔彩珠??他的剑御之术依然能够施展??巨鹤已全力而为??但是仍不能将吴天甩开??徐若琪见黄衫所在之处越來越近??心中大急??情急之下连忙驾巨鹤改变方向??希望能将吴天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