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254 回月下思继往

254回 月下思继往

“你们不能出去??从现在起到天亮之前??你们二人都不能出去的??”徐若琪道

“这是为何??”黄衫奇道

“这个……实话给你们说了吧??黄姑娘入魔之后??经过江师叔祖的分析??她是因为受到了月光的照射而引发出体内的魔法??而今晚便是满月之日??所以你们不能出去??出去后果便不堪设想??”徐若琪正色道

吴天和黄衫对视一眼??各自想着当日的事情??当日吴天从黄衫房内出來后??便感觉到月光给了他一股特殊的力量??然后才入的魔??而且再往前些日子??在逍遥仙子的茅草屋外??也发生过同样的事情??想到这里吴天更加的佩服江小贝的分析能力了??仅仅是两个事例??便让他找到了症结之所在??黄衫想起那晚确实在月光下站立??然后腹中一阵的火热之感??随后便意识模糊了??看來江小贝分析的不假??只是……头半夜之时??月升东方??武哥从自己屋内被金梦洁和林燕赶了出去??也必受到了月光的照射??难道他便沒有事情吗??黄衫想到这里??再转眼看看吴天和徐若琪二人??心中盘算着这二人瞒我之事??是否就是那晚发生的事情

“好??今夜就在洞里了??”吴天道

“可是这里好臭呀??”黄衫故意道

“沒关系??我们在里面点上篝火??可以除异味??”徐若琪道

“也好??不过武哥??我看你那江师叔祖说的不对??因为那晚你从我房中出來后??也必受到了日光的照射??你怎么就沒事呢??”

黄衫此言一出??吴天和徐若琪心中都是一惊??心道他难道对那晚之事产生了怀疑??吴天想着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徐若琪??然后笑道:“衫妹??那晚我从你那里出來后便直接回天权峰了??只是在月光下待了很短的一段时间??虽然感觉出难受??但是也沒有大变??”

黄衫把二人的表情都已看到眼里??只是不露声色道:“如此便好??若是你我二人同时入魔??整个虹光派恐怕也应付不了??”

“是呀??是呀??”吴天心虚道

“不对??有办法解你的魔性??便是与你做男女之事??当初我试过的??”黄衫突然道

“啊??衫妹??你别开玩笑了??我马上给你运法疗伤吧??”吴天说着??扶黄衫坐下??与她双掌相对??闭上了眼睛

徐若琪见二人坐了下來??走出了洞外??擦了把额头的汗水??这黄衫绝顶聪明??几句话便说到了要害之处??看來她对那晚之事也有了察觉??不过只要师门和掌门他们不说??她即便猜到也沒有证据的??这件事上??吴天和自己站到了一边??徐若琪想着心里有些高兴??于是很快的捡了一些柴草??抓了几只山鸡??回洞内点上了篝火

夕阳西下??圆月东升

此时这小小的山洞内却飘出烤鸡肉的香味??这是吴天的拿手好戏??吴天撕下一只鸡腿递给黄衫??又把另一只鸡腿给了徐若琪??看二女香香的吃着??他笑了

今夜或许无事??但是明天之后??找到那白毛小孩之后呢??真的有杀了他吗??他可是自己的亲骨肉??如假包换

三人吃过晚饭之后??吴天开始给黄衫运功疗伤??两人双掌相抵??身上闪过金白色的光芒??越來越盛??未过多久??魔彩珠从吴天的怀中飞出??围绕二人不停的旋转??发出时而柔和、时而强烈的光芒??渐渐的??吴黄二人被这光芒所笼罩

徐若琪远远的看着??心中惊讶??此二人本身的法力已超乎人的想象??如今体内再有了魔尊的魔法??若是运用得当??江湖之上恐无对手??只是这股魔尊之法太过于强悍??一旦被引发出來便会使人发狂??遁入魔道??不过话说回來??这吴天原本便是一神秘之人??据说吸收那股强大的魔法之前??其身上便露出种种的异像??比如可以收付魔彩珠??可以手持血剑??而这两样东西??连法力高强的白眉老祖和父亲徐正甫都要忌惮三分??实在亦非所思

光芒太过于耀眼??还有些逼人??于是徐若琪走开几步??坐到了洞口??也闭目运法、调息打坐

不知过了多久??洞内的光芒消失了??吴黄二人收法打坐??调息片刻??同时睁开了眼睛

魔彩珠飞回了吴天的怀中??黄衫的脸上也有了血色

“衫妹??你好些了吗??”吴天关切的问道

“好多了??这魔彩珠真是好宝贝??治疗内伤之效??无以伦比??”黄衫笑道

“是呀??开始还说这是世间的一件邪物??未曾想它却成了救人的宝贝??”

“有道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或许是它在碧云山上待的时间久了??受天地间灵正之气的感染??改邪归正了??”黄衫别有含意的看着吴天道:“一颗魔珠便是如此??况且是人了??”

远处的徐若琪听此言心中一惊??这黄衫话中有话??莫非是在暗示吴天什么

“哈哈??也不尽然??”吴天沒有听出话中别意??笑道:“这魔彩珠只到碧云山上不过几年??便有了如此显著的变化??可据说那血剑曾在碧云山上被天愁神剑镇压了十数年??如今不还是血腥之极??看來是正是邪??不单是近墨者黑的问題??还要看其本质??”吴天说到“血腥”二字??想起了一路上的所见??脸色阴沉了下來??那白毛小怪乃是我的儿子??他自出生便如妖怪一般??刚才衫妹之言??莫非是已看出我对他下不的死手??要我将其带到碧云山之上??饱受灵气之熏陶??或许能够冲掉一身的邪气??步入正道??吴天想着看看黄衫道:“衫妹??你是说那白毛小孩或许能改邪归正??”

黄衫微微一笑??心道武哥终于明白我刚才话的意思了

徐若琪远远看着吴天和黄衫的表情??心道这黄衫所讲??应该不单是指那白毛小孩??或许还对吴天本身有所指

吴天大喜??心道衫妹处处为我所想??实在是难能可贵??说來那白毛孩子还伤了她呢??他想着??拉住了黄衫的手??轻搭一下她的脉门??果然脉搏有力??内伤似乎好了五六成??于是喜道:“不只是那魔彩珠浮力非凡??那无忧谷的内法也是玄妙的紧??否则你怎会好的如此之快??”

“可是临别时义父却让咱们尽量不要使用无忧谷的内法??不知是何原因??”黄衫奇道

“雷长老不会害咱们的??虽然不知为何??咱们便听他老人家的??尽量少用便是了??”吴天道

黄衫点点头??心中却在想??无忧谷的内法??到底出了什么问題呢??她想着??转目看去??只见脸色苍白的徐若琪??正看着洞外――那皎白的月光

皎洁的月光??洒进了窗户

只是窗内之人并无心情欣赏这难得的美景??雷龙眉头紧锁??紫剑双侠洗耳恭听??叶孤云则缓缓道來

“当日??我们将伍飞和逍遥仙子同时擒住??本來要取了逍遥仙子那**的性命??可是伍飞为了保她的性命??对我们说他知道两件重要的事情??一是与先师之死有关??二关乎到本谷将來的运势??我等听的事关重大??于是便放了逍遥仙子??带着受伤的伍飞赶回到无忧谷??本想马上审问他??可是我在那日的大战中受了重伤??一回到谷中便卧床不起??而你们是嫂子虽未受伤??却也是突然有些不舒服??于是便将其看押在先师仙誓的那间石室之内??由姑姑亲自看守??并给他治伤??两三日之后??他的伤势已无大碍??我的伤势也好了不少之后??我便与雷师叔、阮长老还有姑姑一起來审伍飞??”叶孤云说着??思绪仿佛回到了那天晚上

那日晚间??叶孤云与雷龙、阮世海、叶中青三位长老來到了石室??摒退了左右??开始审问伍飞

“伍飞??那换取逍遥**性命的两件事情??你快如实说來??”雷龙道

伍飞看看四人??惨然一笑道:“其实不为逍遥的性命??我也会说出这些事情的??其实所说的两件事情??只能算是一件??”

“你别耍诡计??你原本说的两件??一件是与风师兄之死有关??另一件关系到本派的运数??如今怎说只能算一件??”女长老叶中青喝道

“青妹莫急??你说的两件事情??一件是因??一件是果??你们若想听的清楚??还需我慢慢说來??”伍飞说着看着众人

众人面面相觑??终于叶孤云点点头道:“好??我们便听你慢慢说來??”

伍飞点点头??正色道:“整个事情的起因??便是咱们谷的无忧剑法??请问老阮咱们无忧剑法最大的特点是什么??”

“废话??咱们修炼无忧剑法数十年??还问这个??当然便是男女同修??双剑合璧了??”阮世海道

“不错??问題便出在这里??我再问??咱们派中合修无忧剑法的女子中??除了青妹??可有年龄超过四十岁还健在的??”

此话一出??众人皆惊??大家仔细想想??谷中女子虽然超过四十岁之人不少??但都是些武艺低微之人??武功高一些的??还真沒有超过四十岁的??除了叶中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