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255 回无忧谷之忧

255回 无忧谷之忧

“为什么要除了我??”叶中青问道

“因为你我十四年前便已分手??从那时起你便不再修炼双剑合璧??”伍飞道

“难道你是说本谷的双剑合壁有问題??”叶孤云惊道

“正是??”伍飞正色道

“你胡说??”雷龙怒道:“本谷的无忧剑法已传过五六代??近两百年的历史??若有问題??那些前辈高人为何沒有察觉??就你聪明??”

“我相信前辈高人中比我聪明之人早已发觉了这个问題??只是他们不敢说出來??因为本派立足于江湖所倚仗的便是这双剑合璧??若是说破了??恐无人再修炼??如此一來本谷便在江湖上难于立足了??”

此话一出??说的雷龙哑口无言??他愣了半晌??才缓缓道:“你接着说??”

“当年我与青妹共同修炼无忧剑法??但是我二人天份有别??头三四年青妹还能与我并驾齐驱??后來就有些力不从心了??所以每每修炼或着与人对战之时??青妹都只好强提内法??才能与我达到双剑合璧的最佳效果??”伍飞说到这里??看看叶中青??众人也纷纷转眼向叶中青看去

叶中青点点头??“他说的不错??确实如此??他的天份极高??我的资质虽然也不错??但与他比起來??还差了许多??所有到后來与他合璧之时总是力不从心??而无忧剑法需要两人法力相当??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所以我每每便是勉力为之??如此一來??修炼一天或者与人大战一场之后??需要几天才能缓过來??”

“正是因此??我发现了问題??略通医术的我仔细的观察青妹??发现她的心脉??因为过度的催法??而逐渐的衰弱??我本來以來以为只是衫妹一人如此??可是经过仔细的观察发现谷中修炼双剑合璧有成的女弟子??居然沒有活过四十岁的??”伍飞说完??瞳孔忍不住收缩一下

众人也同时倒吸一口凉气??因为大家都想到了一个问題:无忧剑法的双剑合璧??对女子大大的不利

伍飞看看大家道:“几位现在应该与我当时想的一样??便是我谷的无忧剑法存在重大的隐患??我谷今日的辉煌便是建立在我谷女弟子尸体之上的??”伍飞说着??有些痛心疾首起來??仿佛忘记了自己是身在囹圄的囚犯??而是当年风轻摇亲定的谷主接班人??只是片刻之间的事情??他的神情恢复了正常??重新回到了现在的身份??“我想明白这个问題时??正是从凝碧涯回谷几年之后??那时师兄他老人家已因我与逍遥之事??不让我参与谷中的核心事务??我本想及时向他说明??可是一直沒有机会??而且正巧赶上一批钻石要与逍遥交接??便耽搁了下來??”

听到与逍遥仙子交接钻石之事??雷龙哼了一声??咬了咬牙??终于沒有骂出声來

“我回谷之后??大师兄似乎觉察出我将钻石私藏之事??便叫我去问话??我见机会难得??便将我发现的问題如实禀报了大师兄??还加上了我的想法??只是当时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一个被邪教放出又与邪教女子有染之人??我所提的建议??被师兄误以为是为我自己开脱??结果被呵斥而退??”

“你到底给师父提了什么建议??让他老人家误会??”叶孤云问道

“废除双剑合璧??”伍飞笑道

虽然大家已有了预料??可是亲耳从伍飞口听说??还是一惊??双剑合璧??乃是无忧谷的两大根基之一

“呵呵??”雷龙突然干笑两声道:“伍飞??其实大师兄深知你的才干??虽然你犯了错??但是原本打算考察你几年??再重新重用于你??这谷主之位??还极有可能是你的??可是你却给他提出如此建议??怎能让大师兄放心给你放权??”

伍飞听了一愣??眼含热泪道:“是我对不起大师兄??而大师兄闭关??大约也是为此??”

“此话怎讲??”叶孤云急道

“几日之后??我又找了一个机会??向大师兄仔细的说明了本派女弟子修炼无忧剑法的害处??这次我先承认废除双剑合璧之事不对??所以大师兄终于让我把话完整的说了下來??他听过之后??似乎有所动??我怕他不信??还让他专门找人验证??”

“找人验证??”阮世海突然问道:“那是何时之事??”

“应是大师兄闭关之前一两天之事??”伍飞道

“呀??”阮世海突然惊道:“大师兄闭关之前??曾到我的住处看望病中的九师妹??莫非他不只是來探察病情的??而是來验证伍飞的话的??”

“不错??我给他说了两个人??一位便是嫂子九师姐??另一位便是……”伍飞说的??把头转向了叶孤云

“那便是内子了??”叶孤云黯然道

“你快说??那无忧剑法副作用发作之后??有何症状??”阮世海突然道

“无忧剑法因为不讲究招术的华丽??故而大部分招法是握剑在手??内法由丹田上升至胸??再传至手臂以剑发出??而因为先天体质的问題??女子内法的传输不如男子??但为了配合男伴内法??她们往往以超过自己身体承受的程度施法??故而伤及由心脉至脉门之间的连接脉??其主要表现便是从脉门开始??连接脉变的冰冷??而且随着修炼的深入??连接脉冰冷的程度逐渐增长??最后到达心脉??便无药可救了??”

“我怎么就沒有查觉呢??”阮世海说着重重的拍下大腿??脚下的石板被震碎??“当年每日晚间??只觉九师妹手臂冰冷??到后來胸口也是冰凉??”阮世海说着??懊恼不矣

雷龙仰面向天??等他低下头之时??已是满脸的泪水??“我知道她为何以身为我挡下那一下了??原本可以躲开的??”

叶孤云缩在椅子上??原本因受伤而面无血色的脸变的更加的苍白??嘴唇还有些颤抖

只有叶中青??伸手指从自己的右手的脉门摸起??到超过肘部两寸??还有些微微的发凉??“这么说你与我分开??不只是因为逍遥仙子??”

伍飞点点头

“你为何不对我说清楚??”叶中青含泪道

“我若说出??无忧谷内必有动荡??而凝碧涯一战之后??我谷实力损失最大??若因此而再损实力??恐怕无忧谷的钻石矿便要成为他人的囊中之物了??”伍飞道

“那师父之死??与此有何关联??”叶孤云冷冷问道

“若是我猜的不错??大师兄按我所言验证之后??便陷入了两难之地??一來若是直接废除双剑合璧??就伤及无忧谷的元气;二來若是继续下去??则会伤及更多的女弟子的性命??孤云??若是你你会如何??”

叶孤云沒有回答??只把自己的头缩回到了阴影之中

伍飞苦笑一声??“想來大师兄也如今天的几位一样??一方面怀念大嫂??一方面左右为难??”

“你即知因果??可曾想出什么应对之策??”叶孤云在阴影中问道

伍飞微微一笑??心道这叶孤云果然是深藏不露??明明他已想到对策??却來问我??由我口中说出??若是出了问題??便可将责任分到我头上一部分??甚至是大部分责任??但我已是戴罪之身??此计由我说出或许更好??“确实有一对策??只是并非我想出來的??而是逍遥随口说出的??”

“什么??”雷龙突然叫道:“你这叛徒??怎可将谷中的秘密泄露给邪教中人??”

“老雷??”伍飞冷冷道:“你可听邪教中人说起过此事??”

雷龙被问住??确实??江湖上从未有人说起过此事

“不论是谁??且说是什么对策吧??”叶孤云又问道

“好??那便是解散原來的两人组??改成男与男练??女与女练??”伍飞眼中露出精光

“那怎么行的通??”阮世海道:“原來男女同练??练法的男女需要相互关照??相互关爱着对方才行??若是男与男??女与女??那岂不……岂不……”后面的话??阮世海还是沒有说出口

“老阮??我且问你??若是从一开始便是由男与男、女与女修炼??你还会有刚才的想法吗??你只是用前面的事情套后面的事情??却不知事事有变??男子之间难道沒有兄弟之情??女子之间还有姐妹之爱呢??”

伍飞一段话??让阮世海也闭口不言了??叶孤云终于从阴影中露出了脸??打量着这位比他大不了几岁的师叔??心中竟然渐渐的佩服起來

叶孤云说完那日之事??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雷龙是第二次听了??但是听到动情之处??想起自己的妻子??仍是热泪盈眶

紫剑双侠听完则是惊的合不上嘴??片刻之后??晓峰也不管恩师和谷主在跟前了??跳到雪飞跟前挽起她的袖子??自脉门向上摸去

“呀??快到肩头了??”晓峰惊道

“雪飞师妹之脉已经损伤??情况与姑姑当年相仿??若是马上停止修炼双剑合璧??或许也可如姑姑那样??逐渐的减轻??”叶孤云道

“如此甚好??师妹??从今日起??咱们便不再使用双剑合璧了??”晓峰道

“那怎么行??若遇到强敌??我们不用合璧之术??怎能应付??况且……”雪飞说着看看晓峰??“我宁可如此死去??也不愿看到你受伤??也不愿无忧谷在江湖上式微??”

“师妹??你……”晓峰说着眼泪流了下來

“我无忧谷的女前辈们??一定便如你所想??为了心爱之人??为了无忧谷??甘愿牺牲自己??”雷龙也流泪道

四人唏嘘一阵??雷龙问道:“孤云??你是否要按伍飞所言??解散男女同练??”

“不可??”雪飞突然起身道:“如此一來??便真的动了无忧谷的根基??南疆魔族一直对我无忧谷虎视眈眈??若是此事传到他们耳中??势必全力攻击我谷??到时新法未成??旧法生疏??该如何是好??”

晓峰听雪飞如此说??张了张口??终于沒有说的劝解的话來

“我岂是沒有想到??”叶孤云道??“所以我想了一个折衷的办法??便是四人同练??修炼之时多以男与男??女与女为主??原來的修炼方法为辅??这样一來可以避免如阮长老所说的尴尬??二來可以减少对女弟子的损害??三來还能时时的温习原來的剑法??如有强敌入擒??不至于生疏??”

“此计甚妙??”雷龙击掌道??“能想出如此之策??我枉咱们这趟出门??”

叶孤云怅然一笑??脸色有些苍白

紫剑双侠此时才想起出行之前??叶孤云的妻子已是得病卧床??莫非便是那冰冷逼近心脉所至??两人对视一眼??终于??雪飞小心问道:“谷主??嫂子她??”

“你们嫂子……凉气已到心口一寸之处??”叶孤云含泪道

“啊??”三人齐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