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256 回再遇白毛怪

256回 再遇白毛怪

清晨之时??一阵的地动山摇??将吴天、黄衫与徐若琪三人惊醒

洞内不停的落下石块??似乎有倒塌的危险??守在洞口的徐若琪看外面天光大亮??于是叫吴黄二人跳出了山洞

大约一柱香的功夫??地震才停了下來??三人刚才栖身的山洞??已整体的坍塌??只剩下一堆的乱石??山间的走兽飞鸟也纷纷惊觉??跑的跑??飞的飞

徐若琪一脸的凝重??心道此地离北山还有很远??地动便如此强烈??那么处于震中的北山??会是怎样的情形呢??她想着??惦记父亲的安危??紧张之色都体现在了脸上

“徐师姐莫急??咱们处理完白毛小怪之事??便去北山之中支援徐师伯、马师叔??”徐正甫和马万冲对吴天有许多的知遇之恩??吴天想起他二人的安危??也不免动容

徐若琪感激的看看吴天??点点头

见吴天安慰徐若琪??黄衫心中微微一酸??于是也道:“徐姐姐??以我观之??徐首座的法力远在司马掌门之上??如此法力高强之人??自己脱身应无大碍??他一定是为照应派中其他人??才沒有脱身而出??被困于山人法阵的??”

此话一出??吴天与徐若琪同时眼中一亮??想想过往??正如黄衫所言??每每关键时刻??徐正甫都能爆发出神奇的力量??于是二人都放心了不少??徐若琪也不似原來那么紧张了

三人继续北飞??飞了一阵子??便看见前面腾起一股的黑烟??似乎是什么东西被点燃了??飞近观之??居然是山坡之上的一座茅草屋

到了近前??首先闻到一股的焦臭之气??仔细看下??竟然是有具尸体被火点燃??已然烧黑了小半??黄衫原本有些反胃??闻到这股怪味腹中一翻??跑到旁边呕吐起來??吴天袖子一挥??一股劲风吹过??居然吹灭了火焰??吹开了尸体??只剩下浓烟??房屋之外还有两具尸体??一个妇人和一个孩子??他们的脖颈间都有一样的伤口??但是与以往不同??这次的血液沒有被吸干??而是流了满地

看着两具半的尸体??吴天脸上露出了杀气??“又是那斯??”他狠狠道

黄衫结束了呕吐??在扫视了一眼现场道:“今天的与往日不同??沒有吸干血液??”

“那又如何??”吴天问道

“或许能说明两点问題??”黄衫道:“其一??便是前日那白毛怪需要大量的血液??而过了一晚??便不用了??”

“什么意思??”

“意思便是其二??吸人血液??也许是逍遥仙子给自己和她儿子治伤的方法??”

“吸人血能治伤吗??”吴天奇道

“采血补元??”徐若琪冷冷道

“不错??正如徐姐姐所言??逍遥仙子为救儿子的性命??居然用了连她们圣女堂都禁用之法――采血补元??”黄衫道:“这圣女堂之所以**邪??便是因为她们为增强法力??采用采阳补阴之法??利用媚术勾引男子??在与男子**之时吸取对方的精元??來增强自己的法力??”

听到这里吴天心中暗惊??心道自己与逍遥仙子**之时??她是否曾吸取自己的精元

徐若琪听了黄衫之言则脸上一红

“而据传她们还有另一套邪法??便是采血补元??这法不论男女都可以使用??只是若用的频繁??便是丧失自己的心智??身体产生异变??化为妖类??固而此法只在圣女堂堂主间传承??其她弟子很少能接触到??那白毛小男孩昨日被大家重伤??情急之下逍遥仙子必定教其此法??來缓解伤势??”

“那为何今日沒有吸干人的血液??”吴天问道

“或许便是如江小贝所言??昨晚是满月之时??咱们为防意外躲进了山洞??他却未必如此??借着月色中的神奇力量??再加上采血补元之术??其伤势已好了大半??”黄衫说到这里看看吴天??然后幽幽道:“武哥??你每次受伤??不也是好的飞快吗??”

吴天一愣??心道果然如此??那白毛小怪是自己的儿子??居然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咱们既然到处??便将尸体掩埋了吧??也让死者安息??”黄衫道

“好??”吴天说着??双手齐挥??在地上扫出两个大坑??然后将两具半的尸体放入了坑中??正要掩埋??突然他的心中一跳??一股异样的感觉涌起

“怎么了??”黄衫见吴天突然愣住

“他在不远处??”吴天说着??向北望去??突然腾空而起??飞驰而去

一道金光闪过??徐若琪也跟了过去??黄衫连忙御龙筋飞起??在空中小指一弹??一条小白龙冲到了地面??激起若干的石土??掩埋了尸体

吴天远远看去??前面似乎是一个大一些的村落??随着吴天的飞近??那白毛小怪似乎也有了感应??一声的怪叫??从地面飞到了空中??对着吴天嘶叫

“孩子??你怎么了??”逍遥仙子从地面飞起??见白毛小怪向南嘶叫??于是顺其目光看去??只见一个小点迅速的飞近

“畜生??拿命來??”吴天高喝道

“呀??是他??”逍遥仙子惊道??“孩子??快走??他一來??那黄衫便不远了??你一人不是他二人的对手??而且白日间??你的法力似乎不能充分施展??”她说着??拉那孩子便要飞走

那白毛小怪原本心中记恨头一日被众人击伤??如今内伤已好了大半??早想报仇雪恨了??他一把将逍遥仙子推开??手中红芒一闪??血剑凭空而出

吴天远远看着??心中大惊??心道这魔尊之魔法果然厉害??这修炼之人??只有到达了很高的层次??才能将自己的法宝收入体内??而且只能是一般的法宝??如血剑、天愁剑、三大奇珠之类的至强法宝??便是如白眉、徐正甫、司马天等绝世高手也不能收入体内??而眼前的白毛小怪??根本沒有什么自身的修为??只是依靠吸收的魔尊之魔法??便能将血剑这等戾物收入体内??实属罕见??想到这里吴天的手中一凉??那是魔彩珠发出了一丝的灵气??吴天随即想到??自己在沒有吸收魔尊魔法之前??便能将三大奇珠之一的魔彩珠收入体内??比起这眼前的白毛小怪??有过而无不及??或许……这白毛小怪的能力??便是从自己处继承而來

吴天正思想间??只觉前面血气逼人??原來那白毛小怪身体所发出的红光与血剑的血光相互辉映??大有水涨船高的架式??而那小怪嘴角还带着一丝的血渍??显然刚才飞起之前??又在吸食人血

吴天眼角一扫??地面之上果然躺着几具尸体??于是大怒??刚才出现的一丝的温情消失的无影无踪??他全神凝法??魔彩珠在他的右拳之中光芒大盛??吴天一拳击出??六各金龙咆哮着、上下翻腾着飞向白毛小怪

白毛小怪一声怪叫??血剑一挥??虽然根本沒有什么招法??但仅凭内法便能挥出一道极强的剑气

“轰”的一声巨响??空中风云突变??空气的震动仿佛又发生了地震

白毛小怪纹丝未动??吴天则被震退数丈??一道金光从吴天侧面飞出??徐若琪祭起金蛇剑想趁白毛小怪一击刚了之机偷袭??白毛小怪并未在意??左手一翻??一道红光飞出??想把金蛇剑荡开??但其忘记了这是白天??而且自己刚才已全力一击??只见红光扫过了金光??金蛇剑只是稍微的一顿??居然钻了进來??白毛小怪一惊??左翅一挥??打飞了來势已缓的金蛇剑

空中又是一声龙吟??五条白龙直取白毛小怪??黄衫也赶到了

白毛小怪此时才感到压力??连忙后退??同时血剑再一挥??“轰”的一声??黄衫退后几丈??白毛小怪则后退数丈

魔彩珠之上传给一丝的凉意??吴天稳住了内法??金蛇剑在空中飞了一圈??重新落回到徐若琪的手中

吴、徐二人正欲再上??逍遥仙子挥软鞭挡在了前面

吴天略一犹豫??徐若琪手中金蛇剑再次飞出??在空中化成一道六色的长虹??彩虹的目标正是逍遥仙子

逍遥仙子一脸的冷笑??手中软鞭化成一条巨蟒??缠上了金蛇??蛇与蟒乍合又分??徐若琪和逍遥仙子各退几丈

逍遥仙子心中大惊??这小妮子几年不见??法力居然如此精进??虹光剑法达六虹境界??而且如今有金蛇怪剑相助??以后已不可小视

徐若琪也是一惊??这逍遥仙子遁世几年??据说是有孕在身无心修炼??而且昨日观之似乎有伤在身??如此情况还能将自己震退??果然法力不凡??看來当年与师父战成两败俱伤并非仅是倚仗毒药

此时那白毛小怪飞回到了逍遥仙子的身前??呲牙看着眼前的三人??黄衫则停到了吴天的另一侧

逍遥仙子看着眼前三人??心道看吴天脸上杀气逼人??远不是昨日放我们娘俩儿一马的状况??若是硬拼??难免两败俱伤??看來还要耍些手段才能安全脱身

她想着打量眼前的三人??最后目光在黄衫的和徐若琪的身上來回的转了几圈??想出了办法

“孽障??我昨日冒天下之大不韪放你们一条生路??沒成想你们却做出伤人性命之事??吸食人血??如此与妖有何不同??今日便为那些被害之人报仇??”吴天说着??手中魔彩珠光芒闪动??就要再次攻击

逍遥仙子摇曳着身体突然大笑道:“好笑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