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257 回误中离间计

257回 误中离间计

吴天一愣??停拳道:“有什么好笑的??”

“吴天??莫听她之言??小心中了她的诡计??”徐若琪对逍遥仙子恨之入骨??恨不得马上出手取了她的性命??无奈只凭自己的法力??根本不是对手

黄衫早看出了逍遥仙子的用意??本欲提示吴天出手??但其话到嘴边又停了下來??心道我且不动声色??听他们说说??或许能听出许多我所不知的事情

逍遥仙子见吴天沒有再出手??心中暗喜??于是接着道:“吴天??你好不要脸??为讨新欢开心??居然要杀死自己的亲骨肉??”

“你休得胡言??”徐若琪一來想取下逍遥仙子的性命??二來想尽快解决眼前之事??好到北山去协助父亲??于是不等吴天出手??大喝一声??手中金蛇剑腾空而起??化成五点十字剑星??直击逍遥仙子

逍遥仙子微微一让??那白毛小怪上前一步??血剑一挥??一道血气迎上十字剑星??吴天心道不好??徐若琪不是白毛小怪的对手??如此一下必定受伤??于是右拳急出??六条金龙后发而先至??撞上了血气

“轰”的一声??白毛小怪的身体只是晃了一晃??吴天和徐若琪则被震退十数丈

白毛小怪正欲再上??逍遥仙子看见黄衫沒有出手??心道这小丫头也许已经怀疑起我刚才之言了??于是拉住白毛小怪??心道我若能挑起他们内斗??便是上策

黄衫听到逍遥仙子讲什么新欢之事之时??徐若琪突然出手??不免想到这徐若琪为何不让逍遥仙子说下去??难道是逍遥仙子知道他二人之间的事情??是我知道的还是我不知道??想着这些??她曲起的小指又轻轻的放了下來

吴、徐二人飞回到了阵前??徐若琪诧异的看看黄衫??心中暗奇??刚才她为何沒有出手??难道是受了逍遥仙子之言的蛊惑??不对呀??以她的才智??怎会看不出这是逍遥仙子的诡计

逍遥仙子见二女脸上表情各异??于是又道:“吴天??还真看不出來??你貌不惊人却有通天之能??天下的美色你要尽收??当年图我的美貌??与我生下这个孩子??如今见我色衰??便又找了新欢??而是一找还是两人??”

徐若琪听她说的越來越不象话??脸上通红??急欲出手??可是吴天和黄衫不动??自己一人威胁不到对方??“**??你一派胡言??”徐若琪骂道

“你说我**??你怎不叫你旁边之人色狼??对了??必定是他入魔之时给你极大的满足??能让你飘飘欲仙??你才想独占了他??”逍遥仙子说着**笑道:“不错??这一点我也是认同的??不过妹子呀??你这可有些自私了??”

徐若琪脸上通红??不只是因为逍遥仙子**之言??还有些许想起吴天几次与自己肌肤相亲时的场景??不免的心中一动??看看吴天??心道他很强吗

黄衫心中一惊??心道武哥入魔之时喜做男女之事??而且很强??这等事情逍遥仙子怎知??而那徐若琪一听此言脸上便红??莫非是也曾有体会??还是被臊红了脸

吴天心中一惊??心道今日这**张狂的狠??我尚未向衫妹说过前些日子与她之事??若是被她说出??我如何向衫妹解释??想着心中一急??于是不由分说??一拳击出??又是六条金龙翻腾而出??旁边还有一条金蛇??化成了五色的长虹

“轰”的一声??金龙与金蛇碰到了血剑??消失的无影无踪??吴、徐二人再次被震退十数丈??吴天大急??心道若是衫妹不出手??我与徐师姐二人不是那白毛小怪的对手

“衫妹??你为何不出手??”吴天飞回问道

“我在想她的话??你入魔时确实很厉害的??”黄衫冷笑道

“衫妹??她那无耻之言??你不要相信??快帮我除去这人??以免他们再伤及无辜??”吴天道

“她若是一死??有许多事情??这世间便无人知晓了吧??”黄衫道

吴天一惊??心道衫妹难道对我瞒她之事有了察觉

看吴天脸上表情有异??黄衫心道我趁此机会??或许可以套套武哥之言??于是道:“我最近才发现??你们虹光派最强的不是虹光剑法??而是骗人之术??”黄衫说着??转眼看向徐若琪??徐若琪想起自己代她拜堂之事以及原來污蔑她是逍遥仙子弟子之事??有些心虚??于是避开她的目光

“黄姑娘??大敌当前??咱们还是并力应战??你若有其它问題??咱们不妨以后再聊??”

“是呀是呀??”吴天也应道

原本黄衫被徐若琪那大敌当前之言??说得有些心动??心中已是责骂自己??原本知道是那逍遥仙子故意挑拨三人特别是自己和徐若琪的关系??但事关自己??却忍不住顺着她的路子想下去??想到这里已有些后悔??正犹豫出手相助??可是听到吴天应和徐若琪之言??便如以往应和自己之言一样??心中一股无名之火突然生起??冷冷道:“我看不必它日??今日聊聊也是不错??”

“你??”徐若琪见黄衫突然变调??心中有怒却不便发出來

此时那白毛小怪不知是听懂了还是沒有听懂??突然“咯咯”的怪笑两声

逍遥仙子媚笑一声??拍拍儿子的翅膀道:“孩子呀??你别笑??你爹爹此时正左右为难??你二妈、三妈要你爹杀了咱们娘俩??他正犹豫呢??只是或许它日??你我的下场??便是她们的下场??”

“呵呵??”黄衫听了居然也是冷冷一笑??轻抚下自己的肚子

逍遥仙子看到眼里??媚笑道:“恭喜妹妹??你也有了??怀他的孩子可不是件容易事情??我可是怀了三年零六个月??受尽了痛苦??才生下了他??”

黄衫脸色一变??随即狠狠瞪了吴天一眼??微怒道:“武哥??你若有事瞒着我??今日便讲出來??我决不计较??但若是它日被我发现了??休怪我翻脸无情??”黄衫说着轻拍下肚子??腹部突然红光一闪??黄衫脸上也是一红

吴天一惊??心道我说还是不说

只有徐若琪一人着急??若是这二人突然翻了脸??那逍遥仙子不就坐收渔翁之利了??这个女人好阴险

“哈哈哈??”逍遥仙子一阵的浪笑??“我说黄妹妹呀??这你可把他难住了??他风流成性??你要他讲??他非要讲上个一天一夜才能讲完??不若咱们落到地面??让他烤上几只山鸡??找出两坛好酒??咱们姐三边喝边听??”

听到吃的??那白毛小怪突然流下一条口水??连忙用舌头去舔

黄衫一听说烤山鸡??脸色大变??急火攻心??脸上一红??她对吴天道:“武哥??看來这山鸡不只我一人吃过呀??”

“衫妹??你不要听她胡说??”吴天急道??但逍遥仙子说的都是事实??他无从反驳??于是怒从心中起??化掌为剑一招怒剑式??一道巨大的彩虹从天而降??白毛小怪也被这彩虹之势惊到??后退两步??才敢用血剑相迎??“轰”的一声??吴天再次被震退

“孩子呀??看把你爹说急了??他可是风流成性??除了我们眼前三人??还不定有多少相好??而且不论老幼通吃??”逍遥仙子说完又是一阵的浪笑

吴天被她说的大怒??但是刚才一击耗法太多??此时正从魔彩珠之上吸收着灵气

黄衫的脸色却更难看了??此时她已是因为急火攻心??再加上靠近血剑??腹中胎儿受到血剑血气的干扰??蠢蠢欲动??同时带动了魔尊的魔法??黄衫脸上时白时红??情绪便不太正常了??她听到老幼通吃四个字??竟然想起了当年吴天救自己母亲复活之时??是脱去了上衣爬到了母亲的身上??与她肌肤相亲??却忘记当时乃是如云夫人受了魔彩珠异彩的照射??被吸走了部分的灵气??全身发黑??若不那样救治??就有生命危险了

徐若琪见黄衫脸色不定??显然是逍遥仙子挑拨要成功??心道这罪魁祸首便是逍遥仙子??我便是拼了命也要取她性命??于是暗中积蓄内法??突然合身攻上

事出突然??等那白毛小怪出剑之时??徐若琪已到逍遥仙子身前三丈以内??她不顾血剑的血气??将手中金蛇剑祭出??一道金光??带着五点十字剑星??直击逍遥仙子??而血剑已到了她身前不足一丈之内??只觉血气逼人??徐若琪眼睛一闭??只等受死了

突然感觉眼前白光大盛??原來是吴天见徐若琪拼死攻上??连忙跟來??情急之中祭起了魔彩珠??迎上了血剑

一声巨响??两件至宝在空中相撞??发出万丈的光彩??只是这光彩有逼人的血光??有正气的白光??还有灵异的异彩

离得较远的吴天和白毛小怪都被各自震退数丈??别提就在旁边不远处的徐若琪了

徐若琪如断线的风筝般倒飞出去??吴天连忙伸手将她拉住??只见徐若琪脸上被异彩一照??微微的发黑??人也被震晕??吴天连忙把她揽住??用手在她的脸上轻扫几下??黑色才消失??又连忙运法??一股虹光派的内法注入她的体内??徐若琪才长出了一口气??幽幽的醒來

那边的白毛小怪突然一声怪叫??原來徐若琪的金蛇剑居然击中了毫无防备的逍遥仙子??此刻她的胸口流出鲜血

而两件宝贝沒未停下??在空中放着各自的光彩??不停的碰撞着??震撼着大地??似乎他们早已是对手??早想分个高低

白毛小怪身上发出一股红光??一声怪叫??那血剑才减弱了血芒??瞬间不见了??吴天也收回了魔彩珠

白毛小怪瞪了徐若琪一眼??抱起逍遥仙子飞走了??徐若琪微微一笑??轻声道:“终于解了一次恨??”然后又昏了过去??空中金芒一闪??金蛇剑回到了主人的身旁

吴天感到一道目光射向自己??转头看去??遇到了黄衫幽怨的目光

“衫妹??我……”吴天看看怀中的徐若琪??不知该说什么??是呀??成亲的第二天??便把别的女人抱在了怀中??而且还是与自己有传闻的女子??且不论是为何??新娘子都不会高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