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258 回窗前明月光

258回 窗前明月光

此时黄衫正是盛怒之极??再加上腹中魔尊魔法做怪??脸上已是红多白少了??吴天见状心道不好??衫妹有入魔之意??而这边徐师姐昏迷不醒??她再入魔往无法应付了??想着心生一计??暗道衫妹对不住??只好出此下策了

吴天突然祭出魔彩珠??魔彩珠发出强烈的白光??罩住黄衫??黄衫身上的红光一收??吴天此时已到了近前??手指在黄衫的睡穴上一点??本以为黄衫会马上睡着??沒想到她身上的红光突然一蹿??黄衫转头诧异的看看吴天??红光终于收去??不见了踪影??黄衫的眼皮合上??人便要向下掉??吴天连忙伸手一揽??将黄衫也揽到了怀中

“对不住你了??衫妹??”吴天说了一声??抱着二女落了下去

前面的村落之中??已被白毛小怪和逍遥仙子杀死了几人??剩下之人早逃的远远的??吴天喊了几声沒人答应??于是找了间大一点的房子??走了进去??将二女放到了**

吴天看着躺在**的两位美女??心中不禁有些好笑??这二人居然躺在了同一张**??又同时昏迷不醒??想着眼光在二人身上要害之处扫來扫去??暗中笑道??原來徐师姐要比衫妹丰满一些??而衫妹其实比徐师姐更白??想着??心中一荡??一种冲动突然生出??虽然衫妹有怀了自己的骨肉??但那是在自己入魔失去记忆时与她做的事情??现在一点的印象也沒有了??倒是几次与徐师姐肌肤相亲??却是印象深刻??四年前辅星洞内、一年前藏剑阁中??还有前日??也是在藏剑阁中??徐师姐丰满扭动的身躯、柔软的乳峰、诱人的喘息似乎历历在目??吴天想着身体有了居然有了反应??直到昏迷中的徐若琪轻咳了两声??他才猛的回过神來

我在想什么??吴天挥手给了自己一巴掌??脸上立刻起了一个掌印??自己已和衫妹拜堂成亲??怎能想着与徐师姐的那些荒唐之事??幸好几次都因为各种原因沒有酿成大错??否则便真的无脸见衫妹了??吴天想着叹了口气??最近几日翔龙拳用的太多??其副作用有要发作了

黄衫只是被点了睡穴??此时睡的正香??到是徐若琪被魔彩珠和血剑碰撞之气震荡??不知是否受了内伤??吴天想着拿起徐若琪的手??搭上脉门??只觉脉象紊乱??心中一惊??果然受了内伤??于是不由分说??将徐若琪扶起??自己坐在她的身后??双手抵住其背??内法一吐??白色的光芒自吴天身上泛起??传到了徐若琪的身上??再传回到了吴天的身上??片刻之后??徐若琪体内的内法也被调动起來??在身体各处的大穴之间游动??将伤痛逐渐的分散、减轻??最后魔彩珠从吴天的怀中飞出??围绕着二人不停的旋转??发出柔和的白光

过了许久??那些跑出村的村民们见村中安静了下來??空中那各色的光芒、飞舞的龙蛇也不见了踪影??于是胆大之人悄悄潜回到了村内??见那怪物果然已经离去??于是招呼其他人一同回村??可是走到村里那户富足人家的房子附近时??却听到了一股“呜呜”的鸣响??而且一靠近这家??纷纷感觉呼吸急促??心跳加快??终于有人惊叫一声??“此处有邪气??”向村外跑去??众人也纷纷跟上??互传那妖怪还在村中??住在了那富户的家里

疗伤完毕??吴天收法??徐若琪身子向后倒來??倒进了吴天的怀里??吴天抱着软软的徐若琪??看着她因为内法催动而红润的脸??嗅着她的发香??身上突然燥热起來??吴天连忙将徐若琪放到**??自己转过身去??凝神片刻??才好了许多

吴天算來??黄衫的就快要醒來了??他的心中又不安起來??她醒來后??我若是依然生气??我该如何对她讲呢??讲些什么呢??急躁中吴天四处的转着??走到厨房看见了许多准备好的菜??心道反正无事可做??不若给衫妹做几道可口的小菜??待她醒來后同吃??三人一整天还沒有吃过东西??虽然修炼之人三四天水米不进也未必有事??但肚子饿毕竟不是什么好事??况且黄衫现在有孕在身??吴天想着??心情却舒畅起來??哼着小曲做起饭來??一时间把烦恼都忘了

就在吴天做饭的时候??黄衫翻了一下身子??醒來了??她打量下四周看见徐若琪躺在自己的身旁??脸上闪过一丝的怒意??而此时听到吴天哼着小曲??那层怒意更上了一层??武哥居然向我出手??虽然只是点中自己的睡穴??刚才那逍遥仙子虽然说的**??但未必不是实情??况且最可疑的便是徐若琪屡次出手??明显是想阻止逍遥仙子说下去??分明是逍遥仙子掌握了她与武哥的把柄??而她居然代自己拜了天地、入了洞房??武哥大醉之下??难免不与她做了夫妻之事??黄衫想到这里醋意大生??武哥即与我成亲??便不应与这徐若琪勾搭??而这一切的根源便是眼前之人??黄衫脸上闪过一丝的杀气??右手轻轻的抬起??小指微屈??手上白光闪动??只需小指一弹??便能取下徐若琪的性命

小指曲了许久??终于沒有弹开??黄衫叹了口气??武哥现在在江湖上独领**??那些少女们谁不倾慕??这徐若琪看起來脱俗??其实未必如此??但她虽然倾慕武哥??武哥依然选择与我成亲??可见在武哥的心中我的份量是最重的??况且??两日前??自己假装昏迷??徐若琪虽然举起了剑??但终究沒有刺下??只是如今的情形反了过來??黄衫正想着??听不远处吴天自语道:“虽然沒有烤山鸡??但是这个小鸡炖蘑菇衫妹也一定喜欢??”

黄衫听到心中一热??放下了手

“你为何不出手??”徐若琪突然转过身來??看着黄衫轻声道

黄衫一惊??随即恢复了本色微微一笑也轻声道:“两日前??你不也是沒有出手吗??”

这次轮到徐若琪吃惊??她看了黄衫一眼??冷冷道:“原來当时你沒有昏迷??”

黄衫笑靥如花??“那咱们这就算扯平了??都曰狠毒不过妇人心??看來这句话不包括你我呀??”

徐若琪被说的脸一红??突然脸色一沉道:“黄衫??你心智过人??可是上午之时??怎么也受了那妖妇的鼓惑??不出手相助吴天??还恶语相向??”

听到此言黄衫也有些不好意思??心道都曰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上午我虽然明知逍遥仙子是要挑拨我三人关系??可就是无法不生气??还差点入魔??若不是武哥点了我的睡穴、还用魔彩珠压制??我恐怕又会入魔??只是在徐若琪面前??我可不能承认此事??否则她改日轻视于我??我无话可说??于是眼珠一转??计上心來??黄衫笑道:“徐姐姐??我本以为你看明白了??可见你拼死出手伤了逍遥仙子之时??我才知道你也与武哥一样沒有明白??”

“明白什么??”徐若琪奇道

“其实不是我中了逍遥仙子挑拨之计??而是她中我缓兵之计??”黄衫得意道

徐若琪听的眉头一皱??难分真假

“试想??咱们三人联手与那逍遥仙子与白毛小怪拼命??胜算几何??”

“大约超过五成??”徐若琪道

“差不多??只有不到六成胜算??那么双方很可能拼个两败俱伤、鱼死网破??”黄衫道

“那便如何??对邪教妖人??即便同归于尽也无不可??”徐若琪道

“错??咱们此次出山??并非只为追这白毛小怪??还要去北山救援徐首座他们??试想咱们若受了重伤??如何对他们施以救援??”

徐若琪被说的一愣??有几分相信黄衫的话了

“而那逍遥仙子与白毛小怪??自知不是咱们的对手??只是一路的逃跑??不与咱们硬拼??咱们只需将其赶到渺无人烟的地方??让其伤不到人便可放心去北山了??所以逍遥仙子挑拨我们之时??我便假装上了当??若不如此??那养好伤的白毛小怪和逍遥仙子必定和咱们拼命??到时咱们也不好应付??”

听黄衫如此一说??徐若琪心中居然有些的感激??微微惭愧道:“那……难得你如此为虹光派着想??”

“我已是虹光派的媳妇??理应为虹光派着想??但我却要问你??你是为何替我拜堂、入洞房??”黄衫见徐若琪信了自己编造之言??于是话锋一转??反客为主

“你突然入魔飞走之后??金师姐、林师姐四下找你不到??正好我路过思过峰??她们便将此事告于我知??当时吉时已到??况且你与吴天结亲??还有虹光派与无忧谷联姻之意??若是中间出了差池??两派很有可能从此落下间隙??于是情急之下??我便换上了你的嫁衣??可是换完嫁衣??时间已晚??我又不能飞去天枢堂??只好召來鹤前辈??驾鹤到了天枢峰??代你与吴天拜了天地??”徐若琪说着??想起当时的场景??脸上微红

黄衫听得心中一酸??撅嘴道:“那拜完堂呢??”

“入洞房呀??”

“入洞房之后呢??”

“吴师弟就出去喝酒了??”

“喝酒回來呢??”

“喝多了??马上就睡了??”

黄衫终于长出了一口气??看徐若琪的脸色不像撒谎的样子??自己也放心了许多??于是脸上露出了笑??心里一美

“为防再生枝节??江师叔祖建议大家别将此事告诉吴师弟??他一直便会一直以为是你和他拜的堂、入的洞房??”徐若琪说完看看黄衫??却发现黄衫正在发愣??“黄姑娘??你在听吗??”

徐若琪叫了一声??黄衫茫然的转过脸來??突然腹中一红??脸上也是一红??徐若琪大惊??此时才发觉??天色已晚??月光从窗户照了进來??正好照到了黄衫的身上

徐若琪暗道不好??今日是十六??有道是十五的月亮十六圆??今夜仍是月圆之夜??不知厨房的吴天师弟如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