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294 回心中之惑

294回 心中之惑

吴天醒來之时??日已西沉??后背被马万冲点中的穴道还是有些疼痛??显然马万冲那一下用了很大的法力??生怕一下子点不倒吴天

落日的余晖中??一人正呆坐在他的身旁??一动不动

“马……马师叔??”吴天起身道

马万冲还是一动也不动??呆若木鸡

吴天想起刚才的事情??分明记得徐师伯冲到了本派弟子群中??于是一下子跳了起來??“马师叔??大师伯呢??那些师兄弟们呢??”

马万冲的身子终于一震??转过了脸??只是片刻的功夫??马万冲居然苍老了许多??原本的黑发??居然在片刻之间白了大半

“居然是他??”马万冲怔怔道:“剑魔居然是大师兄??”

“剑魔??”吴天亲耳听到这个词??几乎跳了起來??“您说大师伯是剑魔??那么云下镇的惨案和临江城外的惨案??他就是凶手??”

马万冲沒有回答??他想的是二十一年前发生在碧云山上的惨案

马万冲的沉默??便是默认??吴天也一下子坐到了地上??“大师伯居然是剑魔??怪不得他让我发誓杀了他??”

马万冲听了一愣??随即惨笑道:“他还有些良心??欺骗了师兄弟们这么多年??终于有自责之心了??”说到这里他突然想起一事??突然起身道:“掌门师弟还不知此事??咱们快去与他们汇合??”说着腾空而起??向南飞去

吴天连忙跟上??虽然他心中还是有许多的疑问??但想起大师伯刚才的样子??心中还是一懔??马师叔点了自己的穴道??其实是救了自己??自己若是冲上前去阻拦大师伯??恐怕身体此时也早变成了碎块??只是……此事日后如何向衫妹说起??毕竟她的那许多姐妹??便是死在了本派大师伯的剑下??吴天本不善于思考这些问題??每每遇到麻烦之事??他便想到两个人??一是黄衫??二是江小贝

江师叔祖??吴天突然想起??刚才黄衫來时??只是孤身一人??如此说來??江小贝和冯不凡还应在那树洞之中??此二人都受了重伤??若是遇到了摩天族之人??便麻烦了??况且??我若此刻见到了衫妹??真不该如何说起??正好趁此时机去请教下江师叔祖??他一定有高招的

“马师叔??”吴天突然道??“江师叔祖和冯不凡重伤在赤风谷北??我去接他们回來??”

马万冲心中极乱??只是点了点头??吴天正要飞开??马万冲突然道:“吴天??刚才之事??切莫乱说??等禀告了掌门师弟之后??再统一说法??”

“是??”吴天答应一声??急飞而回

片刻便飞回到了赤风谷上空??整个谷中被一片的血色所笼罩??不知是当年玄武之血染红了谷中的土石??还是被夕阳的余晖映照得发红??再或者??是被鲜血染红

吴天看到那些师兄弟们原本所在之地??此刻已是一片人体的碎片??其中一柄剑放着寒光??吴天一眼认出??那是马万冲门下二弟子胡若愚的佩剑??当年曾与自己在中阵选拔赛上相遇

泪水流下??吴天不敢再多看??于是加紧向北飞去??又飞了一段??忽见前面的大树倒下了数棵??再仔细看时??那低下的树木的周围??居然有许多支离破碎的人体

“呀??”吴天惊出了声??难不成徐师伯是一路向北而來??在这里发现了江师叔祖和冯不凡??此二人也遭了毒手

吴天想着??落到了地上??那些尸块十分的散碎??一时也看不清楚的到底是几个人的??对了??找兵器??冯不凡的琅琊剑乃是世间极品??不易损坏的??吴天想着??将那些树枝们翻开??四下的找着??突然??不远处寒光一闪??吴天的心里“咯噔”一声??那寒光如此的熟悉??难道真是琅琊剑??吴天三步并做两步跑了过去??掀开树枝??他的腿居然一软??差点站立不稳

地上躺得??正是琅琊剑

“江师叔祖、不凡??沒想到你们也遭了毒手??”吴天眼泪流了下來??自语道:“咱们虽然辈分相差悬殊??可是年龄相仿??我一直拿你们当作兄弟??”

吴天正哭着??突然不远处传來树枝“咔咔”之声??吴天顿时警觉??半截天愁剑祭在空中??白芒闪动??高声喝道:“什么人??”

“什么什么人??我是江小贝??”

“呀??江师叔祖??”吴天大喜??连忙收起天愁残剑??“江师叔祖??你沒死??”

“废话??死了谁跟你说话呀??我说吴天??你别愣着??快來把我们身上的树干搬开??快把我压死了??”

“好??”吴天过去去??内法一吐??几下子便将那树木清理开??江小贝从那半截的树洞里爬了出來

“冯不凡呢??”吴天心里又是一紧

“他倒霉??被我压到下面了??”江小贝道

“啊??”吴天大惊

“你放心??这家伙死不了的??”江小贝笑道

吴天连忙跳过去??把冯不凡扶了出來??冯不凡原本受伤便比江小贝重??此刻再被江小贝和树干压了不知多久??此时正大口的喘着粗气??他看看江小贝??终于说出三个字:“你好沉??”

吴天听了“哈哈”大笑??可是刚笑到一半??江小贝便过去捂住了他的嘴

“你小声点??别再把那恶神给召來??咱们找个安全之地说话??”江小贝说着??四下打量??只见不远处若干的树枝堆到了一起??中间有个不小的空当??颇为隐秘??而且位置较高??可以看清楚四周的情况??“咱们去那里??”江小贝一指??率先爬了上去??吴天扶着冯不凡也跟上

三人钻好??江小贝又将树枝再动动??将这个空间封的严严实实的??只留下一个小口??可以看到外面

看着江小贝的动作??吴天恍然大悟??今夜仍是满月之日??江师叔祖是怕我出事??才让大家藏到这里的??只是这些树枝有不少被洒上了鲜血??还有的挂着人的皮肉

“这里发生什么了??”吴天低声问道

“午时之后??我们听到赤风谷那边的战斗停止了??原本想过去看看??可是受伤颇深??行动实在不便??正在着急之时??却听到有群人向这里跑來??于是我们便默不出声??静观其变??从树洞的缝隙我们看到??那些人是北山不知是何族之人??那时他们脸上都是恐惧之色??沒命的狂奔??有的则是飞一截、跑一截??”

吴天听得点点头??心道那些人定是远远看到了赤风谷中的惨相??才沒命的逃跑??只是这北山各部族??多数都会飞行之术??为何那些人不在空中飞行呢

只听江小贝继续道:“我们见他们逃窜??以为是我们虹光派破阵成功了??正在欣喜间??突然空中落下无数的东西??”江小贝说到这里??居然干呕了几声??显然是落下的东西十分的恶心

“难道是??”吴天说着??指指不远处树枝上挂着的半截连着头皮的耳朵

“正是??无数的人肉的碎片从空中落下??然后听到惨叫声不断??我们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法力从天而降??随着惨叫声不断??周围的参天大树??居然被砍倒了不少??于是我和师兄连忙爬到树洞的最下面??事实证明??我的这个选择是非常英明的??刚刚下去??我们藏身的树洞的那棵树??居然被一种极强的剑气击断??而且中剑之处??还被击的粉碎??我感觉出不妙之时??被抱住师哥爬到了地上??绕是如此??那剑气之强??前所未遇??若不是我穿着天蚕宝甲??此刻后背上的皮肉??就被绞碎了??”江小贝说着??揉揉自己的脖子??显然那里还很疼

“然后呢??”吴天问道

“然后粗细的树枝落了下來??压住了我们??外面的山人死光了??那高手走了??你來了??”江小贝说着??看看吴天手中的琅琊剑笑道:“那琅琊剑也被那剑气带出??你定是发现了师兄从不离身的琅琊剑??以为我们也遇了害??”

吴天点点头??将琅琊剑交到冯不凡的手里??心道定是徐师伯从此北上??见到山人便动了杀机??只是这也太过于狠毒??居然一个不剩

一直沒有说话的冯不凡此时却突然道:“只是有些奇怪??那剑气似乎是由我虹光派内法发出??而且血气极盛??”他说着??转脸看看吴天

吴天脸色微变??心道我说不说徐师伯便是剑魔之事呢

“吴天??谷中战斗如何??”江小贝问道

“正如你们听到的??都结束了??”吴天想到了死去的师兄弟们??脸色沉了下來

看着吴天的表情??江小贝和冯不凡齐声惊道:“怎么??咱们失败了??沒有救出徐首座等人??”

“双方都损失惨重??摩天族的酋长震山、大巫师都受了重伤??咱们这边掌门师叔等也受了重伤??弟子们折损了六成??”

“呀??”江小贝与冯不凡已领教过摩天族人的厉害??于是深吸了一口气??“那阵法破了沒有??”

“破了??”

“谁破的??是你吗??”江小贝想到昨夜也是月圆之夜??而且吴天离开之时身上已有了异状??很有可能误打误撞的破了那阵法

“不是我??是你们所见的那个杀人之人??就在双方要拼的鱼死网破之时??那人突然出现??破了法阵??伤了对方的大巫师??杀了……许多的人??”吴天说到这里??心又沉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