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295 回巨岩师父

295回 巨岩师父

“那高人是什么來路??”江小贝问道

吴天看看江小贝??不知给如何说起

此时冯不凡发现了异常??突然插嘴道:“吴师叔祖??你的血剑呢??对了??刚才那高手??用的应是血剑??”

江小贝听了也是一愣??再联想到吴天刚才古怪的表情??于是急道:“吴天??咱们不是外人??你有话不必隐瞒的??”

吴天想起马万冲的话??还是沒有开口

江小贝眼珠一转道:“即便是掌门或者首座不让你说??你说给我也无妨??如你所说掌门与几位首座几乎都受了重伤??或许许多大事还要我來作主??你便先将事情的原本说给我??我也好早作打算??”

此言一出吴天终于点了点头??便将事情大致的说了一遍??最后特意嘱咐道:“马师叔特意叮嘱??此事先不易说开??要等向掌门师叔禀报之后再定??”

江小贝和冯不凡惊的嘴都合不上了??最后那句话似乎沒有听到??良久??江小贝才道:“竟然如此??如此说來??二十一年前惨案的凶手??也是徐首座了??”

三人沉默了??直到江小贝又道:“他亲手杀了自己的师父??和六位师叔??”

三人心中各自想着事情??一时无语

月已升起??照着大地如同白昼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不远处一棵树中传出了响声??接着一人背着另一人钻了出來??只见那人身材高大??而其背上之人身穿黑袍??长发披散着??似乎是个女人

巨岩

三人同时认出了來人

记着大巫师便是被这巨岩救下的??如此说來他背上之人是大巫师

巨岩爬出树洞??看着外面的景象??也是一愣??然后摇了摇头??将背上之人放下

借着月光??吴天看清楚那人只有一只臂膀??果然便是大巫师

“大巫师??大巫师??”巨岩推推黑风??黑风不知是因为失血过多??还是被虹光十字剑的剑气所伤??依旧昏迷不醒

巨岩摇摇头??看看黑风的伤口??连忙点了她的几处穴道??然后从自己身上撕下几个布条??开始给黑风包扎

黑风的右臂??只剩下了三四寸长??巨岩试了几下??居然不能包好??他想了想??决定将绷带绕过黑风另一侧的腋下绑好??他将黑风的左手放到了头上??将几条绷带接到一起??开始绕过黑风的身体

突然??他的动作停止了??原來他的手停在了黑风的身上

黑风是个丰满的女人??巨岩碰到了她丰满的身体??心中居然一荡??他看着黑风沒有血色的脸??在月光下居然有一种特别的美??巨岩的呼吸有些急促起來??按说黑风现在至少也近五十岁了??可是看起來??只有三十來岁的模样??而是身体还是如此的富有弹性??虽然她的相貌比不上玄石母女??但是却是一种与那母女不同的美

巨岩想着??手在黑风的身上摸了起來??终于??他忍不住??就要解开黑风的腰带??忽然一阵的蓝光闪过??巨岩一惊??连忙回身??但是蓝光还是击到了巨岩的身上??巨岩滚了几个滚??马上起身??本欲出手??可是看清楚來人时??他的手又垂了下去??低头叫道:“师父??”

由于位置的缘故??吴天等人只看清楚那人的背影??是一个白发老者

只听“啪”的一声??巨岩的脸上又挨了一下??他连忙跪倒??“弟子知错了??”

“如此紧要观头??你还动此邪心??该不该打??”白发老者道

“该打??”巨岩道

那老者将手高高的举起??手中蓝光大盛??眼看就要向巨岩的头顶击下??巨岩则跪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

终于??老者收去了蓝光??放下了手??叹了口气道:“剑魔出世??无人可挡??大巫师留着还有用??你且不可与之**??否则会坏了她的魔法??”

“是??”巨岩也放下了心

“大事成后??我便将她连同玄石都交与你??供你发泄??”

“多谢师父??”

“好??你马上带大巫师回红土坡??去见那个神秘之人??最好让他与大巫师联手对付剑魔??”白发老者道

“是??一定让他们拼上个两败俱伤??”巨岩说着??抱起地上的黑风??起身飞走了

老者看着巨岩飞走??突然目光一转??盯上了吴天等人藏身之处??然后狠狠道:“三位小朋友??你们出來吧??”

吴天大惊??心道那法力高强、已到御石术移山境界的巨岩居然都对这老者俯首称臣??这老者又是何等的修为呢??难道是因为此时巨岩已法力耗尽??所有才委曲求全??只是这老者又是什么人

“江师叔祖??这里交给我应付??你们快走??掌门他们在赤风谷以南??”吴天对江小贝低声道

冯不凡脖子一挺??正要反对??江小贝看看形势??心道不久之后??便是皓月当空??对面的老者再厉害??也未必是吴天变身之后的对手??于是他连忙拦下冯不凡道:“师兄??咱们便听吴天之言??”

“可是??”

“咱们在此非但帮不上什么忙??反而会让吴天多有顾及??”江小贝道

冯不凡咬咬牙??终于点了点头

此时那白发老者见三人嘀嘀咕咕不肯出來??于是手中蓝光一闪??一道蓝光飞击而來??吴天一跃而出??手中摩彩珠异彩大盛??一拳击出??六条金龙撞上了蓝光

“轰”的一声??蓝光和金龙同时消失??对面的老者点头嘉许道:“翔龙拳??果然厉害??黄岛主也有了传人??”

吴天一愣??听这老者的口气??分明是认识黄衫的父亲??此时伤势稍好一点的江小贝拉着冯不凡??勉强御剑而起??向南飞去

那老者眉头一动??喝道:“休走??”说着双手齐扬??两道蓝光齐射而去??吴天见势不好??双手御动两截的天愁??同出一招??两道六色的彩虹凭空而出??挡住了蓝光??接着吴天挡在了老者的身前??两截天愁剑发着白光

“天愁??”老者瞳孔一阵是收缩??“你小小年纪??居然便使用天愁剑??看來在虹光派中地位不低??娃娃??你叫什么??”

两招过后??吴天感觉老者的法力沒有想象中的强大??甚至距离巨岩的移山之境??相差了很远??于是也松了口气??心道我便与这老者聊上几句??好让江师叔祖他们飞远一些??于是道:“在下虹光派吴天??”

“哦??中阵之首??果然不错??”老者看着吴天点点头

“听前辈刚才之言??您与我那岳父似乎相识??”吴天听到江小贝已飞出了一段距离??突然问道

“你岳父??原來黄岛主是你的岳父??怪不得传了你翔龙拳??”老者大笑道

此时江小贝等人已飞出了很远??吴天终于松了口气??“如此说來??前辈也是江湖名士??请教前辈大名??”吴天抱拳道

“你小子别给老夫耍弄心眼了??你是想拖住老夫??好让那两个小子跑远些??这点小伎俩??老夫怎会看不出來??只是今日心情极好??老夫便放过你们??我若想取你们性命??易如反掌??”

吴天听了老者此言??心道刚才那两回合并沒觉出这老者有何过人之处??他却为何如此的张狂??难道他还有极厉害的法术或者法宝沒有拿出來??或者他只是唬人的??“前辈既然不愿透露姓名??我自是不问??只是再请教一事??前辈与我虹光派??是敌是友??”

“哈哈哈??问的好??”老者大笑道??“摩天族困住你们虹光派之人??你们此來??便是围剿摩天族人??解救同门??照此说來摩天族是你们的敌人??”

吴天想了想点头道:“前辈说得不错??”

“摩天族人也是我的敌人??”老者笑道

吴天大喜??心道那巨岩是老者的徒弟??他亲手害死了火石??看來这老者的话不假??于是道:“如此说來??咱们是友非敌??”

老者沒有回答吴天的问话??又道:“虹光派想制止玄武出世??以免危害到中原??我却想让玄武出世??好将中原搅个天翻地覆??好让中原各大门派??无力插手北山之事??”

“啊??”吴天大惊??心道北山山人之中??并非只有摩天族有此非分之想??于是他正色道:“中原之北??有我虹光派和天龙帮西山分舵??那玄武休想踏入中原半步??你们也休想从中捞得便宜??”

“哈哈哈??”老者又是一阵的大笑??“若是从前??你这话我或许还会掂量掂量??今日对我來说??便只是一句空话??”

吴天冷冷一笑心道这老定是知道一场大战之后??我派中元气大伤??才如此张狂的??“虽然我派许多人受了重伤??但不需多长时间??便可恢复元气??”

“娃娃??此事我也不与你说明??今日我便放过你??只为让你给司马空带回一句话??尽早的返回碧云山??切莫再管北山事??”老者说完??便要转身飞去

就在他转身之时??吴天突然闻到了一股香味??海狗茶的香味??吴天心道这老者为何会有海狗茶??对了??他刚才的法术??居然与那千雪的法术十分的相似??莫非他也是梭罗族人

“此事不用禀报掌门??我便可以回答??为了天下苍生??我们虹光派必定惩奸除恶、万死不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