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316 回霜鹞

316回 霜鹞

“小心??”吴天大叫一声??手中天愁剑飞祭而出??一道六色彩虹闪过

霜鹰那一击极快??彩虹生出之时??便已得手??他知吴天的天愁剑厉害??于是得手后急退数十丈??彩虹击空??霜鹰“哈哈”大笑

吴天心道不好??还是慢了一步

霜鹰大笑道:“吴天??万年冰锥已在我手??即便你有天愁神剑??我也不怕你了??”

吴天不等他说完??催动法力祭出天愁神剑??一道七色彩虹从天而降??霜鹰居然不躲不闪??他來不及展开布包??将万年冰锥高高举起??身上蓝光一闪??他的脸色突然大变??眼见七色彩虹击到??他连忙内法一吐??御动四周的冰雪急迎而上

“轰”的一声??那些冰雪被击散??霜鹰闷哼了一声??倒飞出去??落地之时??一口鲜血喷出??他顾不上擦血??展开手中包袱看去??只见里面是一个与万年冰锥形状相同的花瓶

“千雪??你好歹毒??居然用假的骗我??”霜鹰怒道

吴天心道好险好险??原來这万年冰锥是假的??多亏千雪留了一手??才让自己重伤了霜鹰??他想着向千雪看去??只见千雪也是一脸的惊讶??不过她的脸色变换的极快??突然笑道:“我早与吴天大哥定下了此计??否则怎能如此轻易的伤你??”

“你个混帐东西??胳膊肘向外??帮着外人??”霜鹰说着??突然身上蓝光再闪??周围方圆数丈内的积雪闪着蓝光腾空而起??铺天盖地的击向了吴天和千雪

吴天大惊??天愁剑光芒大闪??形成一道剑墙??挡下了那些雪花

那只是些普通的雪花??并未加上任何的法力

“大哥哥??快追上去??杀了他??”千雪突然叫道

“什么??杀了他??”吴天惊道

“是呀??此人作恶多端??若不除去??恐怕是北山一大灾星??”千雪叫道

“即便他作恶多端??你也不能让我去杀死你的父亲呀??”吴天奇道

“父亲??谁的父亲??”千雪奇道

“那人难道不是你父霜鹰吗??”吴天惊道

“当然不是??我父霜鹰还沒有找到??八成是被他所害??”千雪急道

“啊??”吴天一惊??连忙御剑而起??四下看去??早沒有了那假霜鹰的影子??于是只好落下??拉住千雪问道:“他的容貌??与你描述你父的样子一样??他不是你父亲是谁??”

千雪甩开吴天的手??跺着脚道:“他是我的叔父??自幼与我父不和??样子自然与我父亲相似??”

“啊??”吴天大惊??连退数步??自语道:“原來是这样??我与衫妹??一直以为他就是你的父亲霜鹰酋长??”

“他不是??”千雪急得要哭起來

吴天突然想到一个问題??又一把拉住千雪问道:“那令兄千冰为何在雪参丹中下药??让我派中人沉睡不醒??”

千雪脸色一白??身子一颤差点坐到了地上??吴天连忙拉住她

“如此说來??那个传闻是真的了??”千雪道:“传闻我那哥哥千冰并非是我父亲亲生??是其母与叔父霜鹞私通所生??”

“啊??”吴天又是一惊

“你与千冰不是一个母亲吗??”吴天问道

“自然不是??父亲有两个妻子??我母亲是二夫人??据说开始时父亲并沒有察觉此事??只是多年以后??将大夫人与霜鹞捉奸在床??那二人才招供出來的??只是碍于那二人当时苦苦哀求??还有祖母求情??况且父亲并无其他子嗣??还碍于脸面??所以并沒有公开此事??而是重罚了叔父霜鹞??暗中处死了大夫人??只是对外说是死于重病??自那以后??叔父非但沒有感激父亲饶命之恩??反而开始记恨起父亲杀死了他的姘头??于是处处与父亲做对??甚至于把祖母都气死了??祖母死后??他失去了靠山??不敢再待在极北??在北山各族游荡??沒想到如今竟连络了他的儿子千冰??一起來对付我的父亲??更沒想到在这里遇到了他??”

听千雪一口气说完??吴天惊的合不上嘴??沒想到这梭罗族还有这等事情??真是想不到呀

“幸好我父亲早就有了察觉??因为听说霜鹞在红土坡附近出现??他才借着答谢之名到红土坡來暗中查找霜鹞的下落的??为防不测??他临走之时??将万年冰锥交于我手??告诉我??若是他两月未回??便要我带着万年冰锥离开极北??千万不能让万年冰锥落入到霜鹞、千冰他们手中??”

“原來如此??令尊还是高瞻远瞩呀??”吴天叹道??“可是那万年冰锥怎么变成了花瓶??”

千雪冷冷一笑??“大哥哥??你是个实在人??可是大姐姐却是八面玲珑、聪明绝顶??我千雪自以为会耍些小聪明??可是与大姐姐相比??还是甘拜下风??”

“你的意思是??万年冰锥在衫妹那里??”吴天问道

“**不离十??”千雪道??“不过如此也好??在她手中??是谁也想不到的??反而安全了许多??”

“看來这霜鹞果然有野心??千雪妹妹你有所不知??那摩天族的巨岩??竟然是他的徒弟??”吴天道

“啊??还有这事??”千雪惊道??突然她想起了什么??大惊道:“不好了??不好了??”

“什么事??”

“如此说來??我父并非是被那摩天族人扣下??而是被巨岩和霜鹞拿下??怪不得我在红土坡上找不到父亲呢??霜鹞此次受伤而走??必定会迁怒于我父??他老人家恐怕凶多吉少了??”千雪道??“大哥哥??你一定要帮帮我呀??”千雪说着??扑到了吴天怀中

吴天轻轻拍拍她的后背??心道我已和衫妹约好在这里汇合??我若是与千雪去救其父??那衫妹回來见不到我该是多么担心呀

“大哥哥??霜鹞情急之下必定沒有多想??他离开的方向应是关押我父的地点??咱们趁他重伤??现在便去如何??”千雪柔声道

“这……”吴天还是想留下來等黄衫??可是不知该如何说出口

千雪叹了一口气??终于道:“大哥哥一定是想等大姐姐回來??怕大姐姐回來找不到大哥哥担心??也罢??我便自己去了??”千雪说着转身便要离开

“不可??”吴天一把拉住她??“你不是那霜鹞的对手??况且还可能遇到巨岩??”

千雪一笑道:“多谢大哥哥关心??你若能救出我父??别说是两袋雪参??便是……便是千雪??也任由大哥哥驱使??”她说着??仰起了头??闭上了眼??朱唇微微的张开??吐气如兰的对着吴天??好似一只任人宰割的羊羔

吴天看着千雪清纯的脸??心中突然一荡??这几日连用翔龙拳??那副作用已积累得很大了??想着身体便发生了变化??贴在他身上的千雪被那物一顶??发出一声的轻叫??不知是喜还是怕

吴天伸出手??轻轻的在千雪的脸上抚摸着??低头便要吻下

突然??千雪颤抖的脸停了下來??她推开吴天??用幽怨的眼神看着吴天道:“想不到??想不到大哥哥居然是这样的人??”

吴天也发觉自己有些失态??脸上一红??心道自己怎么就这么胡涂呀??若是衫妹此时回來??那该如何是好??于是连忙道:“对不起??是我不对??”

“大哥哥??难不成玄石姐姐也曾有事求你??然后以身为许??”千雪突然道

“沒有呀??”吴天愣道

“那你身上怎会有她的体香??若不是与她亲热??怎会这样??”千雪话中酸酸的

“沒有的事??”吴天急道??“那是为了为救她??我……”吴天一时说不清楚??而且越说越乱

“算了??便按你的意思??等大姐姐回來再说吧??”千雪说着??叹了一口气??回到了屋子里

吴天松了一口气??今日要多谢玄石??否则自己又要酿成大错了??这屋子我便不进去了??若是与她共处一室??有些事情便说不清了??吴天想着??在门口无雪之处坐下??身上泛出白光??继续运法调息

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一道霞光闪过??吴天身子一震??御剑飞起??四下看去??只是东方的天空已然发白??并无它物

虽然什么也沒有找到??可是吴天依然感觉空气之中??似乎有那五彩光的影子

黄衫和黑风离开摩天族人居住地之后??在红土坡上向东北飞去

黄衫本想拉黑风飞到木屋那里??可是考虑到黑风虽然和巨岩闹翻??但其毕竟是摩天族的大巫师??必定还是站在摩天族的一舭??而那千雪藏在木屋之中??况且那还是自己与武哥约定的碰头之处??若是被黑风知道了??未必是好事??而且黑风一路向东北飞去??似乎目的地十分的明确??黄衫心道我且随她而去??看看她到底要去哪里??况且她现在重伤在身??即便用了刺穴之术??也未必有多少的法力??况且自己还有龙鳞甲护体

沒飞多久??起码还沒有飞离红土坡??黑风便带黄衫落到了一处石壁之前

黑风四顾??见四下无人??轻轻在石壁一处不显眼的地方轻拍

“吱吱”的一阵响动??那石壁之上开出了一扇石门

“进??”黑风看也不看黄衫??率先跃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