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317 回霜鹰酋长

317回 霜鹰酋长

黄衫犹豫了一下??也跳了进去

里面的黑风看黄衫跳了进來??不知在何处按了一下??背后那石门又“吱吱”的关上

黑风袖子一甩??一团黑雾中飞出一丝的火焰??点燃了墙上的一只火盆??这些火盆似乎有机关联系??居然依次燃烧起來??将洞内照的亮如白昼

“呀??”黄衫发出一阵的惊呼??只见这山里居然已被掏空??仿佛升龙岛上的囚龙壁一样??而这巨大的空间之中??居然被堆的满满的??占据了这空间的??竟然是各色的宝物??硕大的钻石??整筐的润滑、均匀的珍珠??各色的宝石??在架子上摆放的整整齐齐的金锭和银锭??还有各色的药材、珍禽异兽的皮毛??黄衫所在的升龙岛虽然不穷??但也从未见过如此多的珍品??一时间惊得合不上嘴

黄衫的惊讶??似乎在黑风的意料之中??她趁黄衫发愣之时??独臂一挥??两只黑鸟突然飞出??停到了黄衫的前胸和后背之处

黄衫脸色一变??看这两只黑鸟虽然张牙舞爪??可是看上去似乎不太稳定??想要破到它似乎不难??她本欲施展幻龙术??击开这两只黑鸟??但马上又改变了想法??于是道:“黑风大巫师??你要怎样??”

“快说??你刚才在那房间之中??到底看到了什么??”黑风突然道

黄衫一听心中暗笑??原來黑风还是在担心她自己是否被巨岩非礼??于是道:“我进入那房间之时??巨岩刚除去你身上的衣服??正要对你欲行不轨??他发现我进來??便要拿下我??口中还一直的污言秽语??我不是他对手??正打斗间??你便醒了??说來可是我救了你的清白??”

黑风冷笑一声道:“你去那里做什么??”

黄衫有心编个理由骗她??可是一个慌话往往需要更多的慌话來圆??于是便照实道:“虹光派撤走后??只留下武哥??便是吴天和我??武哥为追赶梭罗族的霜鹰??进入了那发着热的高塔之内??我内伤未愈??便先行离开??经过那建筑之时??便想进去??趁你重伤之际??取了你的性命??”

黑风听到黄衫要取自己性命??脸色一变??“你怎么知道我在那里??”

“自然是猜的??巨岩救下你后??带你从地洞离开了赤风谷??出了地道便对你起了色心??那时正好他的师父梭罗族的酋长霜鹰赶到??怕他坏了你的法力??想借你和石屋下面那神秘之人的法力对抗剑魔??所有才制止了巨岩??要他带你回红土坡??先给你治伤??”

“霜鹰??这些可是你亲眼看到??”

“这是我武哥看到的??恰好他那时在附近??”

黑风听了??不知是法力不济还是相信了黄衫??身上的黑气收起??两只黑鸟消失不见??她也坐到了地上??一股黑气围绕着身体转动??似乎是在疗伤??但显然不是在运内法疗伤??而是什么疗伤的法术??因为她还能说话:“你说巨岩的师父是梭罗族的霜鹰??”

黄衫松了一口气??点点头道:“不错??具体的缘由??我也不知??只知道巨岩管霜鹰叫师父??”

“前些日子??霜鹰曾到过红土坡??震山酋长对他不薄??沒想到他居然勾结巨岩??坏我族中大事??”黑风气忿道

黄衫沒有理会黑风的话??依旧在四下的打量??她在一堆药材之中??拿出了一根半尺多长的雪参??到了黑风的跟前??“大巫师??看你重伤在身??便吃些这个吧??”

“雪参??疗伤妙药??”黑风说着??伸手接过??咬下一块??在嘴里嚼着

黄衫近距离的看着黑风??发现她虽然上了些年纪??但是皮肤之上却沒有一丝的皱纹??沒有一块的赘肉??果然是个美人??难怪巨岩动心??黄衫正想夸上几句??正在咀嚼的黑风突然眉头一皱??接着黄衫也听到了一些响声

黑风停止了身上疗伤的法术??轻轻的站起??独臂一伸??示意黄衫不要说话

二人点点头??做个手势??二人从两个方向??向那发声之处走去

声音來自这洞穴的最里面??一面石壁石壁内发出的??黑风上下打量一下??在石壁上一处一按??石壁上的一扇石门打开??居然洞中套洞

黑风似乎也不知道这里还有一个洞??微微感觉到诧异??洞门打开??里面传出一人哼哼之声??黑风想要进去??黄衫拦下了她??自己手中白光一闪??率先走了进去

只是一个很小的洞??洞中点了盏油灯??而墙上钉着几个橛子??橛子之上??绑着一人??而这人身上七处大穴之上??分别插着一个锥刺

被绑之人已是奄奄一息??只能发出“哼哼”之声??他感觉到有人进來??眼皮动了动??眼都沒有睁开??不知是虚弱之极??还是那锁住了穴道

黄衫见这人可怜??上前便要拔去他身上的锥刺??黑风连忙制止了她??黑风看了看锥刺的位置??似乎计算了一下??突然独臂一挥??七根锥刺同时弹出??那人“哎呀”了一声??睁开了眼睛

黑风已是一阵的喘息??显然刚才施法??对她影响很大??黄衫道:“大巫师??你且回大洞中疗伤??这人我來照顾??”

黑风点点头??回到了大洞之中??找了个宽敞的地方坐下??不多时??黄衫已将那人解下??也扶了出來??在黑风对面坐下??那人立刻盘膝而坐??身上闪过微微的蓝光??黄衫只觉他身体发出一股股的寒气??心中便有些怀疑??难道此人也是梭罗族人??她掰下一块的雪参??送到了那人的口边??那人用鼻子一闻??然后一口咬下??嚼了几口便咽了下去??虽然还沒有睁开眼睛??可是微微的点了点头??算是对黄衫表示谢意了

黄衫见二人分别的疗伤??想到自己的内伤还未好利落??于是也吃了一块雪参??在旁边调息打座

三人刚坐了不到一个时辰??突然地面微微的震动??洞外的石壁被风吃的一阵的怪响??连里面火盆中的火苗也不停的跳动??接着??三人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法力自红土坡之上扩散开來??他们心中不禁一跳

其实??这是天愁剑刚刚获得了重生??引发的异像

只是这洞中的三人怎生知道??黄衫惊讶的看看黑风??黑风轻声道:“看來是视一件十分厉害的法宝降世了??引发了天地巨的异象??”

黄衫听得不明所以??正要再问??突然感觉到一股目光向自己射來??黄衫连忙回过头去??只见刚才被解救之人已经睁开了眼睛??而他的目光居然正在自己的胸口之上扫來扫去??他见黄衫转回了头??连忙闭上了眼睛

黄衫被看的脸上一红??心道这人原來是个色鬼

那人并未察觉出黄衫眼神中的厌恶??而是闭上了眼睛??身上蓝光闪动??比刚才强了不少

黄衫也不好发作??因为人家只是看了几眼??于是也连忙运法调息??身上白光闪动

时间过的很快

转眼间两三个时辰过去了??黄衫感觉内法恢复了大半??而旁边的寒气却越來越强??黄衫还好??被剑魔重伤、失去一臂的黑风已有些经受不住??眉头紧锁??身上的黑气不停的起伏

黄衫见状问道:“大巫师??你可好??”

黑风睁开了眼睛??勉强的笑笑??看看对面之人??缓缓道:“霜鹰酋长??你的御寒之术起码已到凝水成冰的境界??”

黄衫听了一惊??霜鹰??霜鹰不是被武哥逼到地穴中去了吗??看刚才的架式??这人在这里被关了许多天了??难道是黑风认错了人??还是外面那人??根本就不是霜鹰

那老者“哈哈”一笑??身上的寒气收住??“大巫师过奖了??老夫这点法力??在大巫师面前怎敢称强??还要多谢大巫师的解救之恩??”老者说着起身对着黑风和黄衫深鞠一躬

黑风微微的欠身??算是回礼??黄衫则连忙起身??万福还礼

“这位小姑娘??你虽然身穿我梭罗族的服装??却并非我梭罗族人??否则以你的法力??我怎能不知晓??”老者说完??在黄衫的脸上打量着

黄衫一笑??“前辈??如此说來??您果真便是霜鹰酋长??”

“哈哈哈”??老者大笑道:“那是自然??难不成外面有人假冒老夫??”

黄衫仔细的打量老者??与那个“霜鹰”长得十分的相象??而且与千雪说的一般无二??看到这里??黄衫也想明白了??外面那个“霜鹰”从來都沒有自己承认过自己是霜鹰??都是自己和武哥把他认作了霜鹰??于是“噗哧”一笑道:“倒是沒有人假冒伯父??而是我们将一人错认作了您??”

“哦??一定是我那该死兄弟??”霜鹰咬牙道??“姑娘??你为何叫我伯父??”

“原因有二??一是我与千雪妹妹关系甚好??自然要称呼您伯父;二來我父乃东海升龙岛岛主??他是您的旧识??”

霜鹰大惊??上下打量下黄衫??点头道:“不愧为东海第一美女之后??果然美艳不可方物??”说完又在黄衫的胸口扫了一眼

黄衫脸上带笑??心中却是不悦

“霜鹰酋长??您怎么被囚禁到这里??”黑风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