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319 回休战

319回 休战

霜鹰的注意力都在巨岩身上??他见巨岩脸色有变??心道他听了我之言已然动心??于是继续道:“巨岩??我劝你现在还是赶快收功??找个安静之处好生的休养??不要随意的使用法力??或许三两年后??你的法力能恢复到原來的水平??”

巨岩的手停了一下??想到刚才霜鹞的话??心道即便真如霜鹰所说??我此刻也要先将其拿下??那样北山各族??便沒有了我们师徒的对手??到那时再去静奍??也为时不晚??想着手上又加了劲儿??巨石源源不断的飞出

霜鹰虽然有万年冰锥之利??可是自己被囚禁若干日子??身体状况已大损??刚才只是一怒出手??如今巨岩改变了战术??不下重手??却是连续的攻击??使其顿感有些支持不住了

霜鹞见巨岩占了上风??心下大喜??此时已悄悄的转到了霜鹰的身后??巨岩一击而下??霜鹰接连躲开两击??后退数丈??霜鹞见状大喜??手蓝光一闪??向霜鹰后背击伤出

一声的龙吟??四条白龙突然出现??直击霜鹞的后心

霜鹞脸色它变??顾不上攻击霜鹰??连忙回身反击

“轰”的一声??原本有伤的霜鹞被震飞数丈??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师父??”巨岩连出两招??转身扶起了霜鹞

“幻龙术??黄衫也在这里??黑风也不会太远??咱们快走??”霜鹞道??不顾伤痛??转身便跑

“休走??”

突然黑风大喝一声??与霜鹰、黄衫同时出手

一道蓝光、四条白龙、一只黑鸟飞腾而出??巨岩脸上红光一闪??双手一挥??一座小山挡住三人的攻击

“轰”的一声巨响??霜鹰等三人被震的连退数丈??待面前的烟雾散去之时??早已沒有霜鹞和巨岩的影子

黑风咳嗽两声??又坐到了地上??霜鹰虽然挺胸而立??但也可以看出他脸色有些不稳??显然是在硬挺着

黄衫见状叹了口气??“两位前辈??我看咱们还是找个地方养好了伤??再作打算吧??”

那两人点点头??霜鹰道:“也好??相信那霜鹞受了重伤??最近不敢露面了??待我养好了伤??再去收拾他们父子??贤侄女??我那宝贝女儿现在何处??你带我去找她吧??”

“这是应该??只是黑风大巫师曾摆出流石阵??伤了虹光派许多人??而我那夫君此时恐怕已和千雪妹妹汇合??你们相见??恐怕有些不便??”黄衫道

“说得不错??”黑风道:“虽然我围困虹光派之人之时??是各为其主??不过让他们死伤那么多人??也算是有了恩怨??那么我便不去了??”

霜鹰摇了摇头道:“非也??有道是此一时、彼一时??当日你们为了震山酋长想一统北山??所以摆出了奇阵??使北山半年不下雪??以制约我梭罗族、放出玄武??然后进军中原??如今震山已死??我看黑风大巫师已无进军中原之心??况且现在还有那剑魔出世??他才是我们目前的敌人??有他在??北山虽大??却会有许多部族遭殃??而虹光派则与那剑魔有血海深仇??不若大家同心协力??先联手除去了剑魔者另作打算??”

黑风沒有说话??而是转脸看看黄衫

黄衫心道??那剑魔本是徐正甫??若说联手对付且不说是不是对手??只是吴天都未必答应??倒是刚才听霜鹰说??二十多年前??剑魔曾在北山出现??他因遇到一女子后??便消失不见??眼下之计??若能找到那个女子??或者找到那个方法??或许可以如二十年前一样使剑魔恢复平静??于是黄衫道:“伯父说的极是??我也觉着咱们应该联手??先除去了剑魔再说??只是大巫师身上衣物已有些破碎??我刚才在洞内见到几件十分华美的衣物??不妨换过之后??再见武哥??那样还不至于引起冲突??”

黑风得知巨岩成了酋长之后??已知现在无处可去??她的想法不是剑魔??而是杀死巨岩为震山报仇??于是道;“那样也好??就依黄姑娘所言??”她说完??随着黄衫回到洞内??挑了件女装换上

能被收藏在摩天族珍宝库的衣服??自然都不是一般之物??况且黑风也是一个绝色美女??黑风换过衣服之后??黄衫都有些看呆了??现在黑风的这身打扮出现在众人面前??大家都以为她是哪家的贵妇呢??虽然失去了一臂??但是那空空的袖子??反而为她增添了几分飘飘之色

“黑风大巫师??你太美了??”黄衫赞道

黑风居然被说的脸上一红??她也打量下自己??叹气道:“已经二十多年沒有穿过女装了??”她说着??仿佛想到了自己年轻时事情

黄衫四下打量一遍??从那堆药材里拿起了那几支千年雪参??然后走了出來

霜鹰看着换了女装的黑风也是微微的发愣??看得黑风有些不好意思??黄衫则抿嘴一笑??听到黄衫的笑声??霜鹰连忙收回了目光??干咳了一声道:“贤侄女??话已说明??你现在可以说我千雪那丫头和吴天阵首在何处了吧??”

“好??他们躲在红土坡东南??六十里处的一间木屋里??”黄衫道

“什么??”黑风突然大惊道:“他每居然躲到了那里??难道沒有遇到那里面的神秘女子吗??”

“里面有人居住吗??”黄衫奇道

“当然了??只是那里居住之人??脾气十分的古怪??凡是无故靠近之人??都被刺瞎了双眼??于是震山酋长便吩咐摩天族的不可靠近??”黑风道

“呀??”霜鹰听了一惊??连忙道:“贤侄女??快带路??咱们快些去吧??”

又是一阵的地动??却再沒有多少的建筑倒下??因为连日的地震??那些不太结实的建筑已倒塌的差不多了??残存下來的??都是一些相当坚固的建筑??比如??红土坡上的那些建筑??似乎在建筑之初就考虑到了地震的问題??所以修建的十分奇特??即便在强烈的地震中??也不会倒塌

巨岩拉着霜鹞飞回到了酋长的房子内??门口许多人早已等候??其中包括各族的族长

大家看了几眼旁边用霜鹞??有些人认出了他有些人不认识??只是看他与巨岩的关系不一般??所以沒人细问

“酋长??你回來了??”其中一人上前道

巨岩“嗯”了一声??扶首霜鹞走了进去??那些人跟了进來

“你们还有何事??”巨岩问道

“禀酋长??石香族已经撤兵五十里??并派人支会??他们此行的目的只是震山酋长和火石公子??既然此二人已亡??便要撤兵回族了??”那人说着??脸上有些兴奋

巨岩想了一下道??“如此也好??花缤夫人在我族死的不明不白??才逼走了玄石小姐却找外公回來报仇的??此时大仇得报??而我族与石香族关系向來不错??就此罢兵??也是好事??”

听了巨岩之言??刚才说话之人脸上露出了喜色??毕竟打仗??谁都不愿意

“另外还有烦劳族长走一遭??”

“请酋长吩咐??”那人道

“你带上些礼品??送到石香族营中??以示友好??另外方便的话??把玄石小姐接回來??”

“是??”那人一脸的高兴??因为此去是个美差??都知道那石香族极尽享乐之能??自己以休战使者身份过去??必定会受到热情的招待

那个族长离开之后??另有一人上前??他也是一位族长??可是脸上沒有刚才那位族长的喜色??而是一脸的担忧

“酋长??早晨刚刚得到消息??远征在外的二公子、三公子??得知震山酋长和大个子的死讯之后??已起程向红土坡赶來??”

巨岩皱了一下眉道:“父亡子孝??本是应当??”

“不过两位公子并非支身回來??而是带足了兵马??”那族长担心道

巨岩看看旁边霜鹞??霜鹞摇了摇头??于是巨岩道:“两位公子必定是带兵马回來助咱们抵御虹光派和石香族的??待他们回來??我自然会辞去酋长之位??让于两位公子中的一人??”

众人闻之一阵的赞叹??显然都是希望那两位公子其一做酋长??巨岩自然看得出來??眼中闪过一丝的杀气??“若无他事??你们便先退下??”

“是??”众人纷纷离开

等众人离开后??巨岩突然转脸问霜鹞:“师父??刚才那霜鹰所言??可是事实??”

“他说得虽然严重了一些??可基本上就是那样??”霜鹞道

巨岩闻之身子一震??看看自己的手心??又转眼瞪着霜鹞??满面愤恨之色

霜鹞并不逃避??而是坦然的与巨岩对视??“巨岩??自我将盗取的摩天族法经传于你后??你便对我以师父相称??我在整个北山众叛亲离??并无可信任之人??除了你??若不是你几次三番要求想要将御石术再提高一格??我也不会冒险对你用上刺穴之术??”

巨岩听了冷笑一声道:“难怪北山各族都对你避而远之??说你是个唯利是图的小人??你果然为了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

霜鹞的眼中突然流下了泪水??“既然连你也这么说??我便不再解释了??此时我已是重伤在身??你的刺穴术正当发挥??便一掌结果了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