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320 回千雪失踪

320回 千雪失踪

巨岩身上红光闪起??缓缓的抬起了手??愣了刻??又放下了手??身上红光消失

“你为何不提前将刺穴术的后果告之于我??”

“这刺穴术??在每个人身上只能用上三次??头次使用??只是感觉体泛力虚??休息一段时间之后??自会恢复??二次使用之后??法力大减??精神不振??需要休息两三年才能恢复??三次之后??运气差的??法力全失??暴血而亡??运气好些的??也许能保住性命??但是往往神志不清楚??变的暴虐嗜杀??我当时算來??你只需用上一次??便是在赤风谷之上??便可扫除了障碍??一举拿下摩天族和虹光派??沒想到半路杀出个剑魔??破坏了咱们的计划??而刚才不得以??才用了第二次??若非如此??恐怕你早已死在了赤风谷虹光派中阵之手??亦或者刚才霜鹰老贼的万年冰锥之下??”

巨岩终于叹了一口气??抱拳道:“徒儿错怪师父了??还望师父海涵??”

“无妨无妨??”霜鹞道??“此时你即已受了第二次刺穴之术??此术的效力可以支持两三天??这两三天你只学需将该作的事情都做了??便可高枕无忧??然后按霜鹰老匹夫之言??休养生息??”

“是??我此刻便起程??去往那二公子三公子回來的路上??将此二人斩尽杀绝??回來再收拾这坡上的老家伙吗??”巨岩狠狠道

“好??我稍作休息之后??也当马上赶回极北之地??赶到霜鹰之前??与千冰汇和??如此看來??咱们实力已孤??只有放出玄武??搅得天下大乱??咱们才有机会??”霜鹞说着??从怀中取出一瓶雪参丹??取出两粒放入了口中

“师父??那剑魔呢??”巨岩问道

“剑魔与虹光派有血海深仇??又与黑风有断臂之恨??他们自会找办法对付剑魔??而咱们??只是希望不要遇到剑魔才好??”

北山懒懒的太阳终于爬上了树梢??一缕阳光照到吴天的脸上时??他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睁开了眼??经过小半夜调息打坐??吴天的法力基本恢复??精神饱满起來

说起來他原本就是一个恢复很快的人??当年天权堂还负责做饭的时候??他便是每天睡的最晚、起的最早??可是每到中午之后??师兄们打起嗑睡的时候??他依旧精神饱满

吴天伸手摸摸身旁的天愁剑??剑身上闪过一道白光??当年它还是半截的样子??自己曾拿着他切过不知多少的菜品??还曾切伤过手

木屋内还沒有动静??看來千雪也是个喜欢睡懒觉的丫头??吴天想着朝红土坡的方向看看??那里的天空依然是一片的平静??根本沒有黄衫的影子??衫妹为何还沒回來??不过也好??正好千雪要多睡一会儿的??我也不妨多等一下??吴天拿起剑??站到雪地之上??最近用的最多的是翔龙拳??虹光派的剑法不知还能不能练全

吴天手掐剑诀??身随意动??天愁剑放着寒光??随着吴天的剑诀左右飞舞??吴天向一处一指??天愁剑化成一道四色彩虹飞出

“轰”的一声巨响??那里的雪以及下面的巨石被击的粉碎

吴天微微一惊??自己明明刚才只是内法微吐??应当只是祭出一色彩虹??沒成想起祭出了四色彩虹??本派的剑术??用这天愁剑使出??果然威力大增??吴天想到这里轻扶着天愁剑??心道若是以此剑用出那一招怒剑式??不知威力几何

刚才那么大的动静??千雪应当被惊醒了??可是屋内依然沒有动静??这丫头睡的真死??吴天想着便向屋内走去??天色不早了??即便衫妹沒有回來??也该去解救她的父亲??事不宜迟呀

刚走到屋门口??吴天手中的天愁剑突然一颤??吴天也感觉到了什么??附近必定有一法力极高之人或者灵气极强的法宝??否则天愁剑不会发出异动

果然??北方空中出现了三个黑点??那是几人飞來??渐渐得近了??只听有一人高叫道:“武哥??是我??”

吴天大喜??原來是衫妹回來了??刹那间黄衫等三人已落下??吴天快走几步迎了上去??抓住黄衫的双臂??上下打量着

“衫妹??你可受伤吗??听巨岩说你从他那里逃走了??”吴天问道

“自然沒有??”黄衫笑道??“你可好??”

“差点送了命??”吴天道

“啊??”黄衫脸色突变

吴天见黄衫变了脸色??连忙笑道:“不过因祸得福??天愁残剑在熔岩之中经过锤炼??重获新生??”吴天说着祭起了天愁剑??天愁剑发出一道光芒??黄衫被晃的睁不开眼睛??只是天愁剑尖突然一转??对准了旁边的霜鹰

吴天看见旁边还有两人??连忙放开黄衫??于是问道:“衫妹??这两位是??”

“这位便是真正的梭罗族酋长霜鹰??咱们认为那个??乃是其弟霜鹞??”黄衫道??“这位便是我的夫君??虹光派中阵之首吴天??”

吴天惊讶之中连忙行礼

霜鹰抱了下拳??“哈哈”大笑道:“吴阵首??你这宝剑为何对我有些敌意呀??”

吴天连忙从空中拿下天愁剑??背到了背后道:“必定是前辈法力高强??所以天愁剑才有感应的??再或者……”吴天说到这里??想起了千雪曾说过??那万年冰锥或许是被黄衫拿走了??于是连忙问黄衫:“衫妹??那万年冰锥可是到了你处??”

黄衫微微一笑道??“此时已还给了霜鹰伯父??”

霜鹰又是一笑??从怀中取出了万年冰锥??“此物自刚才也是不停的异动??看來是遇到了宝物??产生了共鸣??应当便是吴阵首背上的天愁神剑了??”

吴天笑笑??终于明白天愁剑异常的原因了

黄衫指指旁边的黑风笑道:“此人武哥可曾认得??”

吴天看看旁边这位风韵犹存的妇人??本來以为是霜鹰的夫人??可是看到那只飘荡的衣袖??还有脸上不时闪过的黑气??吴天惊讶道:“难道她是……”

“武哥猜得不假??她正是黑风大巫师??”黄衫笑道

“黑风??”吴天听了后退几步??天愁剑从背后飞出??在他身边放着白光??“你的流石阵??残害我同门??我今日便要为他们报仇??”

黑风脸色一变??身上的黑气也浓了起來

“武哥??不可冲动??”黄衫说着站到了吴天的身前??轻按下他的手道??“如今黑风巫师已和巨岩闹翻??而且答应同我们一起对付霜鹞、巨岩一党和剑魔??”

吴天看了黄衫一眼??黄衫朝他点点头??吴天收起了剑??那边黑风也收起了黑气??脸色苍白??显然是刚才运法过度了

“多有得罪??”吴天朝黑风抱拳道

黑风点点头

“哈哈哈”??霜鹰大笑道:“如此甚好??大家的是自己人了??吴阵首??听我贤侄女说我那淘气的丫头也在这里??快带我去见她??”

“千雪妹妹还在屋中睡觉??”吴天道:“不过按说她听到您的声音??也该出來了??”

“此处便是那神秘女人的住处??”黑风说着??四下的打量

“什么??”霜鹰大急??他想起黑风说过??这里的那个神秘女人??喜欢把靠近她房子的人刺成瞎子??想着他身形一闪??冲进了屋内??大声的叫着:“千雪??千雪??爹爹來了??你快出來??”

吴天等人也跳了进去??只有黑风沒有进屋??而是绕着房子转了几圈

吴天再次进屋之时??发现里面已被翻了一遍??看样子显然是昨晚千雪干的好事

三人在屋内转了一圈??根本沒有发现千雪的影子??霜鹰的脸沉了下來??“吴阵首??小女从何时离开你的视线的??”

“自昨晚击退令弟霜鹞和巨岩之后??千雪妹妹便进屋睡觉??我在门口打坐??沒有进去??直到现在??”吴天道

黄衫听了微微的点头??心道武哥为防止做出错事??才沒有进屋的??看來是十分的在意我??才这样作的??黄衫想着微微的欣喜??她早看出那千雪对武哥颇有好感的

“那昨晚还有其他人來过吗??”霜鹰又问

“似乎沒有??”吴天说着??突然想起什么??“天亮之前??我感到了有些异状??似乎空中闪过了一道五色的霞彩??”

“那五色的霞彩??便是那神秘女人??”黑风走了进來道

“如此说來??小女一定是被那女人抓走了??”霜鹰急道

“我坐在屋门口??居然什么也沒有觉查??那人便将千雪妹妹抓走??如此说來??那个女人法力极高??”吴天道

黄衫四下扫了一眼??指着一扇打开的窗户道:“你看那里??或许她们是朝那个方向去了??”

“好??咱们这便追去??”霜鹰说着??便要追出

“伯父且慢??”黄衫道:“你重伤未愈??我看此事还是让我和武哥去吧??”

“我乃千雪的父亲??自然应当我去的??”霜鹰道

“若是咱们猜测的有错??千雪妹妹只是出门小解了??过一会儿她回來便能见到你??”黄衫笑道

霜鹰想了一下??自己确实重伤未愈??于是点头道:“那多谢两位了??”

吴天和黄衫抱拳??离开了木屋??二人沒飞多久??黄衫拉吴天突然落下

“你发现什么了衫妹??”吴天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