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322 回惨遭屠戮

二十五惨遭屠戮

狂魔25, 二十五惨遭屠戮

吴天脸上一红,黄衫则是沾沾自喜.

云影夫人看着黄衫高兴的样子叹了一口气,似乎想起了许多的往事,于是道:“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本内容为狂魔25章节文字内容。吴夫人切莫对吴阵首要求太多,否则到头来,苦了得却是我们自己。”云影夫人说到这里,转了话题题道:“给我讲讲琪儿的事情吧,我有二十多年,没有见到她了。”

“二十多年?”黄衫惊道:“徐师姐不过二十岁出头,您二十年没有见过她,难道自她一出生便离开了您吗?”

“正是。”

黄衫看看吴天,心知其中必有许多的故事,然而徐若琪的故事并不是很好讲的。因为其中涉及很多有关吴天的事情,吴天有些吞吞吐吐。

“怎么?琪儿身上曾发生过的事情,不便说出口吗?”云影夫人惊道。

“并不是这样。只是徐姐姐因为偶得了一柄奇剑,名曰金蛇。她为入中阵,修炼太过于刻苦,一次走火入魔,一夜白头。”黄衫笑道。

“金蛇剑,天意呀。此剑曾流落于中原数百年,如今终于落到了我族的手上。”云影夫人突然道。

吴黄二人都是一愣,不知她说的什么意思。

吴天正要再问剑魔之事,突然手中的天愁剑一阵的颤动,接着觉出空中传过一阵的血气。云影夫人脸色一变,低声道:“快收好你的天愁剑,凭住呼吸,收住法力,藏好别动。”说着不等二人答应,首先收去了身上的五彩霞衣的光彩,然后钻到了一处石缝之中,一动不动。

吴、黄二人也不敢怠慢,他们也照她的样子,藏了起来,吴天更是轻抚天愁神剑,剑上的光彩才消失。

片刻之后,空中飞来一团的血光,血光中的那柄血剑分外的扎眼。

“剑魔!”吴天和黄衫都是一惊。

剑魔飞到三人上空,突然慢了下来,朝下面看看,似乎感觉到了什么。

吴天心中大惊,因为此时天愁神剑也感觉到了血剑的存在,正微微的颤抖。

正在此时,一只小鸟或许是受了那血气的逼迫,居然从一石缝中飞出本内容为狂魔25章节文字内容。只见剑魔眼中红光一闪,一道血气飞过,那只可怜的小鸟顿时化成了一团的血雾。

剑魔冷冷一笑,向红土坡飞去。

过了许久,云影夫人才钻了出来,只是片刻之间,她似乎老了许多。

黄衫看着云影夫人的表情,已猜到了大半,云影夫人必定已知徐正甫便是剑魔。她看看吴天,吴天点点头,开口问道:“伯母,您即已知徐师伯就是剑魔,那么二十多年前的事情,您也定当知晓。”

“是呀,二十多年前,便是他,化身为剑魔之后,失去了理智,失手杀死了虹光派的七位首座。”云影夫人道。

“那他是如何恢复正常的?”黄衫一下子问道了问题的点子上。

“当年之事,已不能复制。如今只能另想它策了。”云影夫人道,“他此去红土坡,必定滥杀无辜。如此一来,北山各族和中原武林,必定会精英尽出,将其铲除。那样反而会造成更多的杀戮。”

云影夫人说到这里,把银牙一咬,突然身上的五彩霞衣发出耀眼的五彩之色,她朗声道:“待我去将他引离红土坡,免得留下太多的血债。”

“伯母,你……”吴天担心道。

云影夫人淡淡一笑,转头对吴天道:“吴阵首,我若一去不回,还要请你对我那琪儿,多加关照。”

此情此景,吴天怎能不答应,于是抱拳道:“晚辈遵命,只是还请伯母小心。”

云影夫人微微一笑,一道五彩之色闪过,人已不见了。

巨岩只带了几个亲信,离开了红土坡向东北飞去。

那个方向,便是二公子炙石,带队征讨的方向。那里有个不大的部族,震山安排二公子带些人马,交战不过几日,便拿下了对方的地盘。二公子于是在那里休整,准备直接去下一个目标。

二公子的位置比三公子所在的位置近了许多,所以巨岩先朝这个方向飞来,准备一举拿下二公子,再去解决三公子。

飞行了不过半日,巨岩突然感觉空之中有股血腥这气,这味道让巨岩想起了剑魔离开之后的红土坡。于是连忙招呼大家落下隐藏。片刻之后,一人手持血剑、身放红光,从大家头顶飞过。

剑魔本内容为狂魔25章节文字内容!

巨岩大惊,连忙低头。幸好众人隐蔽的得当,剑魔飞过之时只是朝下看了一眼,双目中红光扫过地面,然后直向红土坡方向飞去。

许久之后,巨岩等人才起身,天气虽冷,可是手心中已惊出了冷汗。他见过剑魔在赤风谷的样子,真是遇神杀神,遇魔轼魔。他此去的方向是红土坡,看来那里也要被血洗了,除非二十年前的奇迹重现。不过也好。坡上的老家伙们都死了,也省得我动手了。

空气中的血腥之气越来越浓,巨岩招呼大家起来,继续前飞。

片刻之后,一副惨烈的场景,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应当是有百是多人的队伍,此时已全军覆没,有些人显然是刚死不久,散碎的尸体上还冒着热气。巨岩曾在红土坡上见过剑魔过后的惨状,如今再见,心中仍是一直阵的起伏。旁边那些人见到如此场面,饶是久经沙场,也免不得腹中翻滚,甚至有人吐了起来。

巨岩恶心了一下,突然吩咐道:“大家快找找,有没有二公子的下落。”于是手下人忍着血腥,在人的碎块中查找着。不多时,只听一人叫道:“酋长,你看,钻天凿。”

巨岩闻声飞去,只见那人从地上捡起了一件兵器。虽然已被血污沾满,但是仍摭不住它的光芒。巨岩将那兵器上的血污清理干净,那东西发隐隐发出红光。巨岩大喜,果然便是钻天凿。

这本是摩天族传下的至宝,原本是震山的兵器。但他因喜欢二子炙石,故而送给了他做兵器。炙石因有这件兵器,法力只是排在震山、巨岩之后,还要在其兄火石之上。

既然钻天凿在此,那么这群人正是二公子炙石的队伍。只怪他们运气不好,正好遇到了剑魔,全军覆没。

巨岩想到这里突然挥手吩咐道:“大家离开此地,东行三百里埋伏、修整,日落之前截击三公子燎石。”

日近中午,红土坡之上依然是一阵的安静。完全没有了往日北山各族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的场景。连番的大战,红土坡上人马损失大半,剩下的都是些老弱残兵。此时不少人家的煮饭石中,已是热气腾腾,或肉或素的,大家准备要饱餐一顿了。许久没有这样安静了。

只是他们哪里知道,一个巨大的危机,正悄悄的到来,眼下这顿午饭,可能是许多人一生最后的一顿了本内容为狂魔25章节文字内容。

一团红光,自东北方向飞来,刚入红土坡上,便发出一声的怪叫,红土坡的人们听到了怪叫只觉一阵的心血不宁。

剑魔手中血剑血气大涨,随手一挥,两道彩虹,合成十字,旋转着击向了就进的一座石屋。这座在连续的地震中都没有倒塌的石屋,被剑魔的剑气一搅,居然犹如豆腐般成了碎片,里面的人被吸到了半空,刚刚发出半声呼叫,又是血光一闪。“嘭嘭”几声,他们的身体便被血剑击碎,大部分的鲜血被血剑吸走,血光不停的跳动,剑魔也是一阵的兴奋。他接着挥剑,击向了另一处石屋。

片刻之间已有几间石屋惨遭相同的命运,其它石屋中人,有的躲在屋内蜷缩在墙角不敢出来,有的则冲出石屋向外跑去。

可是血光闪过,不论是屋内之人,还是跑出来的,都被击成了碎片。血剑不停的吸收着鲜血,剑魔身上的血光也越来越盛。

坡上的异动,惊动了低矮石屋之下的神秘之人,连那石玄武身上的红光也是不停的闪动。

“剑魔!”神秘人眼中发出精光,口中狠狠道,“二十年前,我未及出马,你便退了。今日既来,我便出去与你一战。在这下面二十多年,今日我终于要出去了。”

神秘人说着,身体四周生出一团的黑气,向上飘去。

剑魔一阵的冲杀,离那低矮的石屋越来越近。那石屋之中已散出了一股的黑气,剑魔见气大叫,挥剑一击,那低矮的石屋被击成了瓦砾,露出屋中间的地洞。

转眼间剑魔已飞到了那地洞之上,里面黑气又飞了出来,直击剑魔。剑魔血剑向下一刺,“轰隆”一声,那地洞被血气一扫,轰然倒塌,黑气也同时消失。

剑魔正在猖狂之时,突然一道五彩霞光,自其身后飞来。

剑魔马上觉察,回身一剑挥出。那团五彩之色似乎早有准备,彩霞中双翅一展,远远的躲开。

“正甫,正甫,是我,你快醒醒。”那团五彩之中的云影突然叫道。

剑魔举起的血剑突然一顿,脸上露出了惊愕之色。但只是片刻,血剑上的血芒再涨,剑魔一声的长啸,脚下的石质建筑居然被震的纷纷落下了石屑,离得稍近之人,不少人被震得口吐鲜血,暴毙而亡。

狂魔25, 二十五惨遭屠戮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