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323 回心高气傲

323回 心高气傲

云影也被震的连退十数丈??她将五彩霞衣上双翅合上??身上五彩光大盛??才不至于受伤??这一挡之后??剑魔血剑一挥??一脸狰狞的向她冲來??云影不敢多停??双翅一震??一道五彩光闪过??人已到了几十丈以外

剑魔一愣??身上血气一涨??追了过去

剑魔走后沒多久??那地洞之处发出爆裂之声??两只黑鸟从地下冲出??巨大的石块被飞震而起??久久才落到了地面

那神秘黑袍人出來之后大口的喘着气??自语道:“剑魔果然名不虚传??轻描淡写的一剑??便将我挡了下去??”此时红土坡之上的哀鸣声不断??不是被剑魔伤到??便是被这神秘黑袍人的石块砸伤

黑袍人不理这些??他身从怀中取出一件粗大的白骨??那便是玄武趾骨??他身上黑气一闪??那趾骨之上发出一道的红光??山崩地裂的一声巨响??又有不少的房屋被崩飞震塌砸毁??刚才的地面之处被击开一道巨大的缝隙??里面红光闪闪??接着??那只巨大的石玄武居然被摄了出來??停到了地面之上

黑袍人??看看石玄武??自语道:“我若能拿下剑魔??再加上他身上的法力??或许就能大功告成??”他说着看看手中的玄武趾骨??接着自语道:“看來只有用这个和剑魔拼上一拼了??”

黑袍人看着远处的血光和五彩??冷笑道:“连她也出现了??看來这剑魔实在难对付??”他说到这里??身上黑袍一挥??一团黑气将其包围直追过去

这个世上之人??见到剑魔唯恐躲避不急??竟然有人想吸取剑魔的法力??不知是他太强??还是疯了

“武哥??”云影夫人离开后??黄衫突然问道:“你可问过千雪妹妹在哪里吗??”

“未曾问过??不过伯母说她只是小小的惩戒了一下千雪??因为千雪在她的房间内乱翻??”吴天道

黄衫听了一笑??“看來这位云影前辈??也是个喜欢整洁的人??如此说來??千雪妹妹应当无事??”黄衫说着??突然凝思起來??眉头紧皱

“衫妹??你想起了何事??”吴天问道

“我刚才问起当年徐首座是如何恢复正常时??你还记得云影夫人如何回答的吗??”黄衫问道

“当然记得??她说当年之事??已不能复制??”吴天道

“这话是什么意思??”黄衫反问道

“听这话??显然是云影伯母知道??徐师伯当年是如何恢复正常的??”

“不错??而且那时的情景??必定是十分的微妙??否则怎么就不能复制呢??”黄衫道

“正是这样??”吴天道:“说实话??虽然我在徐师伯面前立下重誓??斩杀剑魔??只是如此看來??我根本不会是剑魔的对手??即便是我入魔之时??比之剑魔也差了许多??”

“那个自然??”黄衫道:“当年你的七位师祖都不他对手??况且是你一人了??”

吴天点点头??然后又为难道:“所以最好是让徐师伯恢复本性??才是万全之策??”

“我也是这样想的??”黄衫说着拉住了吴天的手??另一手轻抚着肚子道:“那样你便不用冒险了??我可不想孩子出生之后??便沒了爹爹??”

黄衫吐气如兰??吹在吴天的脖子上??让吴天心中一荡??吴天也伸手捏着黄衫的粉颈??柔声道:“衫妹??我昨晚坐在门外而沒有进屋??你知道是何原因吗??”

黄衫想了一下??突然脸红??“莫不是……不是你翔龙拳的副作用发作了吧??”声音低不可闻

吴天沒有答话??而是把黄衫抱起??在她的粉颈之上亲吻着??黄衫则被她吻的娇喘吁吁??突然黄衫的身子一震??吴天连忙抬头问道:“怎么了衫妹??”

黄衫咬着嘴唇??低着头道:“他有意见了??”

吴天看看黄衫的肚子??轻轻拍了一下道:“你个小淘气??”然后从后面搂住了黄衫……

二人正在风光旖旎之际??地面突然震动了一下??这不是地震??而是那石屋下面的神秘黑袍人震开了地面??摄出了石玄武

“武哥……”黄衫想说看看发生什么了??可是刚刚张开的嘴??便被吴天的热吻堵上了??于是二人滚在了一起??那管什么天寒地冻、山崩地裂

**过后??二人整理衣服

吴天看着黄衫鼓鼓的肚皮??用手指弹了弹道:“你个小家伙??真坏??总是捣乱??”

“你才坏呢??”黄衫闪开脸红道:“人家都这个样子了??你还欺负人家??”

吴天听了坏坏一笑??又走了过來道:“要不我再欺负你一下??”

“去去??都冷死了??快去红土坡上看看吧??如果再遇到云影前辈??一定要问问当年是如何使徐首座恢复正常的??”黄衫道

“好??”吴天也收住了坏笑??毕竟他现在的任务是稳定住北山??才能给派中同门争取出修养的时间

二人穿好衣服??起身飞去

离红土坡还有很远??两人便已闻到了坡上传來的血腥之气??然后便是坡西北侧的石屋已倒塌了大半??并不是因为地震??而是被剑魔的剑气震荡而碎??吴天也是练剑的??以他的法力击碎一间这样的石屋或许不成问題??但若是连续出招??还将那些石块震成如此粉碎的样子??他自知不行

红土坡上已是碎尸万块??黄衫见状??想起了临江城外??惨死的那些姐妹们??难免沉下了脸??吴天见过此景多次??云下镇、临江城外、赤风谷中??还有现在??即便如此??他的心中仍然凛然

不对??吴天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題??一个很关键的问題

“衫妹??有一件事情??我觉着有些奇怪??”吴天凝思道

黄衫本來一脸的幽怨??为那些无辜的姐妹们??此时听到吴天之言??又看吴天脸色有变??于是问道:“武哥??你想到了什么??”

“临江城外??害死你姐妹的??或许不是徐师伯??”吴天表情凝重道

黄衫想了一下??也是一惊??心道此事关系重大??于是拉吴天落下??在一处建筑之旁站定??她虽然也想了出來??可还是希望从吴天口中说出??于是再次问道:“武哥??你要说什么??”

“衫妹??当年云下镇的惨案还有临江城外的惨案??或许都不是徐师伯所为??”吴天道:“若是徐师伯所为??那么那两次为何能够恢复正常??而二十年前那次和现在??却不能自行恢复正常呢??”

黄衫听了也大喜??“武哥所言极是??每每想起临江城外的惨案??我都是痛不欲生??而沒有深入的思考??如今听你一言??果然有些道理??”

“记得当年徐师伯曾对我说过??剑魔或许是一个??也许人人都是剑魔??”吴天道??“看來当时他已有了查觉??才出此言的??”

黄衫点点头??又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

“又想到什么了??”吴天连忙问道

“如此说來??反而麻烦了??”黄衫道:“若是徐首座所为??那么剑魔只有一个??若是非他所为??那么剑魔便有几个了??”

吴天听了也是一惊??随后笑道:“衫妹不必着急??那剑魔每次出现??都会使用血剑??如此说來??我们只要找回血剑??便可防止剑魔再现了??而我对于那血剑??似乎有超乎常人的驾驭之力??”

“不错??武哥何时变得如此聪明了??”黄衫笑道

吴天被说的脸一红??刮了下黄衫的鼻子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整天与你在一起??怎能不变的聪明点??”

二人只是一笑??便被旁边一块巨石下的呻吟之声给捣乱了

吴天连忙施法??移开那块巨石??石下一人??腹部以下已被砸成了肉饼??只是有一口气在??发出了呻吟之声

黄衫看了实在的可怜??摇了摇头??转过了脸??吴天一咬牙??手中白光一闪??结束了那人的性命

吴黄二人再次向四下看去??只见坡上幸存之人??纷纷从瓦砾堆中解救伤者??其中一位长者??便是当日与秦弄玉和吴天议和之人??认出了吴天走了过來

“大侠??你……”说着看看四周的惨相??忍不住老泪纵横

吴天拍拍那人的肩头??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黄衫看着这惨状??想起了青龙走后升龙岛上的样子??与这一般无二??于是心中思念起母亲??也是悲从中來

忽见三人自西北方向飞來??为首一人白衣御剑??吴天看出那是本门御剑之术??而那个方向??只能是石香族的大营

“秦师兄??”吴天高叫道

秦弄玉听到了叫声??飞了过來??惊讶的问道:“吴师弟、弟妹??你们怎么到了这里??”

“我们是追随剑魔而來??”吴天问道

他是话音未落??一阵香风飘过??玄石和那位去石香族送礼物示好的族长??落到了秦弄玉身旁

老者的脸还是微红??显然刚才在石香族营中沒有少喝酒??他借着酒劲对刚才那摩天族的老者喊道:“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情了??不是都议和了吗??”

那垂泪的老者低头道:“不是石香族??也不是虹光派??是剑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