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332 回剑魔战玄武

332回 剑魔战玄武

这几人说着??那边玄武**喷出一道的水柱??迎击虹光十字剑气

水柱碰到旋转的剑气??居然被一点点的搅碎、散开

“轰”的一声??虹光十字剑法击到了**旁边的龟壳之上??玄武身之一震??居然后退一步??玄武双头一阵的慌乱??显然再见虹光十字剑法??又勾起了它往年的回忆

剑魔一愣??自他出世以來??无往而不利??除了云影因为速度太快自己不能攻击到??其他还并无人能受下他一招而不死不伤??如今玄武正中了一击??居然只是一退??并无大碍??实在出乎于他的意料之外??此时剑魔虽强??可是仍然处于狂乱之中??徐正甫原本的记忆并未剩下多少??所有的??只有本能的剑法

剑魔见一击并未将玄武击倒??于是再出一招??此招显然比上一招强了不少??单是那旋转的十字彩虹??都大了尺许

玄武见状居然不敢对抗??连连向后退去??眼见剑气飞到??它的双头一缩??居然缩到了龟壳之中

这一下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剑魔的虹光十字剑法之强??居然将玄武打的缩进了龟壳之中??不敢反抗??特别是吴天??他曾见过司马天临死之前??集合两人的法力使出虹光十字剑法??据徐师伯说或许只有虹光十字剑法百分之一的威力??但是那一击耗费尽了两人的生命??使出來十分的勉强??而眼下的剑魔??居然能将虹光十字剑法连续的使出??似乎毫不费力??难道这剑法原本就不难??难就难在徐师伯所说的??内法急速的倒转

剑魔连续攻击了五六下之后??终于慢了下來??看來他的内法也有不济之时??而那玄武的蛇头居然先探了出來??或许它也感觉到了??眼前的虹光十字剑法??与三百年前相比??似乎弱得太多了??自己任凭他进攻??对方都伤不到自己分毫

蛇头长嘶一声??蛇口一张??喷出一个水球??迎上剑魔发出的一招??“轰”的一声??旋转的剑气被震飞??剑魔被震退数丈

蛇头得意的一叫??**也探了出來??于是双头齐攻??剑魔一时间施展不出虹光十字剑气??连连的后退

“呀??不好??正甫要败了??”云影急着??便要上前助战??黄衫拉住了她

“云影前辈??即便帮剑魔击败了玄武??我们依然不是剑魔的对手??”黄衫道

云影松了下來??可是她依然心有不甘??她看着剑魔在玄武两只头的打击之下??连连的后退??终于下了很大的决心??“你们若能帮正甫击败玄武??我便有办法让他恢复正常??”

吴天听了大喜??连忙飞跃过來道:“前辈??你可说得真的??”

“那是自然??”云影道

黄衫眼珠转了转??心道若是她真有这个本事??为何早不使用??非要被剑魔追着跑了半个月才用呢??有道是一日夫妻百日恩??云影必定是担心徐首座的安危??才骗我们的的??“前辈??你既有此能??为何现在才用??”黄衫问道

云影咬了一下嘴唇道:“此法只能用一次??而且十分的危险??我不到万不得已??是不用的??”

“能对付剑魔之法??自然十分的凶险??”吴天只盼能使徐正甫恢复正常??于是喜道:“我看咱们一齐出手??助徐师伯一臂之力??”

黄衫看看云影??也终于点点头??即便不救剑魔??他们仍不是玄武的对手

四人飞了过去??各施法术??两件法宝、两道法气击中了玄武??玄武的攻势果然一缓??剑魔得到了片刻喘息之机??再次攻出

玄武在五人的围攻之下??双头乱摆??虽然有些忙乱??但是并不占下风??片刻之后??四人都感觉到内法耗费颇大

“如此下去不是办法??除了武哥的天愁剑??我们对玄武沒有什么威胁??”黄衫道

“看來我们要攻其要害??”霜鹰道:“只是我族法术只擅长冰冻??而玄武法力高出我的能力范围??我虽有天钻??却只能冻住它的表层??”

吴天皱眉??突然想起刚才曾用剑气刺到了玄武受过伤的脚掌??虽然只是刺了一下??可是玄武似乎十分的疼痛??难道那里便是他的要害或者弱点??吴天想着??突然道:“我们可以攻击它受过伤的趾骨??”

此时旁边蓝光一闪??霜鹞也飞了过來??攻向了玄武??他手中天钉射出的蓝光??居然也在玄武身上凝成一层的寒冰??玄武动作僵了一下??比霜鹰冰冻的效果似乎好了不少??黄衫见状大喜??心道霜鹞刚才用过刺穴之术??此时法力远在霜鹰之上??而且有天钉在手??若是他兄弟二人齐出手??或许可以冻住玄武片刻??那样便有机会攻击它的趾骨了

“两位??你们若能联手??以凝寒术冻上玄武一下??我与云影前辈将玄武抬起??武哥和剑魔便可以攻击那玄武的趾骨??”黄衫叫道

“好??”霜鹰答应一声??看着霜鹞

霜鹞想了一下??点了点头

于是二人身上蓝当同时大盛??手中天钻和天钉同时射出蓝光??玄武的注意力??大部分在剑魔的身上??此时两道蓝光同时击中了它??它的身上迅速凝出了一层厚厚的冰层??整个将他冻了起來

“好??出手??”黄衫大叫一声??口中念念有词??小指一弹??五条白龙飞腾而出??钻到了玄武的龟壳之下??云影也祭出一道的五彩光??飞入玄武的龟壳之下

白龙与五彩光同时发力??玄武居然被抬了起來??那虽受过伤的脚掌??正好露在了吴天的眼前

吴天早已准备停当??身上与剑上白光大盛??几点十字剑星飞出??击向了玄武趾骨

十字剑星刚刚击破冰层??那玄武脚掌之上突然泛出红光??吞沒了七颗十字剑星

“呀??”吴天大惊??自己一击居然失手??难道刚才是因为玄武不备??才侥幸将其刺痛的吗

此时连续施法的霜鹰、霜鹞、云影和黄衫都有些支持不住了??玄武身上的红光越來越强??身上的冰层开始裂开

吴天正要再击??却见剑魔大喝一声??一招虹光十字剑法??旋转的剑气击中趾骨??钻透了红光

“噗”的一声

血剑之气钻入了玄武脚掌之中??玄武的热血飞喷而出??剑魔手中血剑血芒大盛??吸去了不少??而剩下的部分??洒到了冰层之上??居然使冰层立刻的溶化??还冒出一阵阵的红烟

“啪啪”数声??疼痛中的玄武挣脱了身上的冰层??双头痛苦的嘶叫着??黄衫等人听到这声音??只觉胸中一阵的气血翻滚??于是连忙掩耳而退

霜鹰、霜鹞兄弟也退了不少??玄武之前??只剩下剑魔和吴天

玄武虽然疼痛??可是法力去沒有减退??它嘶叫中甩动了蛇头??击中了剑魔??剑魔身上血光一闪??还是被击飞了出去

玄武又张牙舞爪的向吴天扑來??吴天大惊之下??想起了魔彩珠还在玄武的腹中??于是心念催动??**颈中突然异彩大盛??玄武身体扭曲着??甚至把**缩回到了龟壳之中??又伸了出來

吴天大喜??连忙再动心念??**颈中的魔彩珠之内??突然喷出青、红两道气??在空中形成了青龙和朱雀的虚影??从玄武颈中飞出

玄武一声痛苦的长嘶??**张口一吐??一团的热血包围着一团的异彩飞了出來

“來??”吴天叫了一声??那魔彩珠从热血之中飞出??飞到了吴天的手中??只见其中除了原本的青红二点??又多了一个黑点

这下一过??玄武似乎元气大损??而飞回的剑魔连发两招虹光十字剑法??分别击中了玄武的**和蛇头??玄武似乎是被击晕了??两头摇晃了两下??垂了下去??爬在冰原之上??一动也不动了

吴天心中大喜??终于成功了??他正高兴间??突然感觉旁边血气一盛??一道血光直击向了自己

吴天手中魔彩珠和天愁剑同时发出光芒??硬接下了这一剑??幸好剑魔此时法力大损??刚才一剑??已沒有当初威力的十分之一??而且并非是虹光十字剑法

但即便如此??吴天还是倒飞了出去

剑魔还要再上??突然霜鹰、霜遥两兄弟同时出手??天钻和天钉放出蓝光??剑魔被蓝光一射??身子一缓??他的身体周围迅速的凝成一层又一层的坚冰??他法力大损??居然一下子沒有挣脱??而霜鹰和霜鹞两兄弟借天钻与天钉之威力??连续的施法??片刻之间便在剑魔周围冻成了两丈厚的冰层??将剑魔冻在了里面??一动不能动了

黄衫扶起了吴天??吴天抚抚胸口??示意无事

“前辈??你说有方法??现在可以用了吗??”吴天道

云影淡淡的一笑道:“不用我出手了??此时他已不能动弹??只需把血剑从他手上拿开??他便会渐渐的恢复??”

“好??我來??”吴天说着走了过去

霜鹰和霜鹞二兄弟早就听到了云影的话??对视一眼点点头??霜鹞天钉之上继续发出蓝光??而霜鹰的天钻在坚冰之上轻轻的敲了几下??血剑一侧的冰块顿时溶化了不少

吴天大喜??连忙向前钻去??终于??从剑魔手中拿走了血剑

血剑之上血气一翻??吴天连忙施法??那血气似乎比以前强悍了不少??虽然有所收敛??可是并未如从前一样完全的消失

此时旁边天愁神剑放出一阵的白光??大有王者之气

终于??在白光的照耀之下??血气收了回去

吴天大喜??再抬头看时??只见徐正甫身上的血气也渐渐的消失??恢复了他本來的面目

“快??快把冰溶开??”云影急道

于是霜鹰、霜鹞兄弟二人同时出手??蓝光闪过??徐正甫身边的冰层四下的裂开??徐正甫一下子软倒在了冰上

其他人还是不敢上前??只见五彩一闪??云影飞了过去??扶起了徐正甫

徐正甫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到了云影??突然惊的眼睛睁得大大的??说出两个字:“是你……”便晕了过去

“徐师伯??徐师伯??”吴天上前连叫几声

云影摸摸他的脉门??微笑道:“无妨??只是内法消耗太多??休息数日便可恢复??”

“如此甚好??”吴天也大喜

此时旁边的霜鹰与霜鹞齐声大喝??原來是爬在地上的玄武居然动了一动??身上渐渐的泛出了红光

“不好??它要醒了??”黄衫叫道:“两位??快将它也冻上??”

霜鹰与霜鹞同时施法??将玄武冻在了厚厚的冰层之中??只是玄武身上的红光还在不停的增强??似乎要将旁边的坚冰溶化??此时天气虽然严寒??可是霜鹰与霜鹞两兄弟额头已是大汗淋淋??显然法力消耗也极大

坚冰中的玄武终于动了起來??身体周围的坚冰已经开始破碎??吴天见势不好??右手天愁剑、左手血剑同时光芒大盛??他的左侧少半身体渐渐的闪出了血气??右侧大半身体则是被白芒笼罩??还有魔彩珠在身体前后旋转??此时天愁神剑重生??血剑刚刚吸收了玄武之血??还有魔彩珠中的三点流转??威势已超出当年许多??若是玄武冲破坚冰??吴天必会双手再全力一击??玄武刚才与剑魔大战??其法力也所剩无几??不知法力全开的吴天??能否将其一击制伏??或许此时已非彼时了

旁边之人虽然都是高手??可是被吴天身上的光芒照耀??纷纷躲开??只有身穿五彩霞衣的云影、有龙鳞甲护体的黄衫??稍微的好一些

正在此时??众人突然感觉到一股的寒气从天而降??空中闪过三点的蓝光??落了下來

霜鹰和霜鹞二人大喜??原來是那三颗被玄武逼出的天钉??此时从天上掉落了下來

霜鹰与霜鹞同时飞起??霜鹰收起天钻??双手各拿住一颗天钉??霜鹞也接下一颗??此时四颗天钉已经凑齐??发出一阵的共鸣之声??蓝光不停的流转

吴天手中的天愁剑、血剑都发出了共鸣??显然四颗天钉在一起??威力极大

“轰”的一声??玄武趁着两人收法接天钉之机??冲破了坚冰??只是它的双头被剑魔连续的重击??似乎还有些不清醒

吴天双手齐出??两道七色彩虹从天而降??齐齐的击到了有些昏沉的玄武的两只头上??玄武身上自生出一片的红光抵御??但还是被震得身体一斜??居然翻转了过去??四脚朝天??同时发出一声的惨叫

吴天虽然一击得手??但是玄武法力绝非一般??他还是被震退了几十丈??双手发麻??他稳下心神??正要正上??突然霜鹰大喝一声:“摆天钉??”然后与霜鹰同时出手??四颗天钉闪着蓝光飞祭而出??分插入四个角??将玄武围在当中??四颗天钉之上蓝光连到了一起??玄武摇头晃脑的??似乎清醒了一些??一见这阵式??以为自己又回到了原來的阵法之中??于是一声的怪叫??突然跳起向下面的冰层急冲而下

“轰”的一声巨响??玄武冲入了冰层之下??众人透过冰层??隐约看见一团红光在冰层之下向远方飞快的移去??片刻便不见了……

徐正甫醒來之时??已是三日之后??他只觉眼前一片的五彩之色??而那五彩之中??一张美丽的面孔有些朦胧

这张脸??他十分的熟悉

徐正甫笑了??这一定是在梦里??他曾经不止一次的梦到过她??也曾无数次在梦中回到从前??两人并肩飞行于北山之上??踏云踩雪??戏鸟逐虹??徐正甫又闭上了眼睛??生怕这梦醒得太早??因为今日的她??分外的真切

“正甫??正甫??你终于醒了??”

听着熟悉的叫声??徐正甫的手被一双冰冷的手抓住??这股凉意顺着他的手臂传到了身上??传到了心头

“云影??我对不起你??”徐正甫说着??眼角流下一行热泪

一只冰凉但温柔的手为他擦去了泪痕??而身边的人??也哽咽起來

“我无法亲口对你说声对不起??只能在这梦中多说几遍了??云影??对不起??”徐正甫说着??热泪又流了下來

对面的哽咽之声也大了起來??那个熟悉的声音柔声道:“正甫??我不怪你??从來沒有怪你??”

“你不怪我??我却不能原谅自己??”徐正甫的脸上露出痛苦之色??两人静了一会儿??徐正甫突然欣慰道:“咱们的女儿长大了??她很像你??”

“这个我早知道了??吴天他们告诉我了??”云影道

徐正甫的身子一震??睡梦中的她??怎会说出吴天的名字

此时只听一阵的脚步之声??吴天、黄衫快步的走了进來??來到了床前喜道:“徐师伯??你终于醒了??”

徐正甫突得睁开了眼睛??惊讶的看着众人??最后目光落到了云影的脸上

云影含泪笑笑??把他的手握的更紧

“云影??真的是你??”徐正甫道

“正甫??正是我??你不是在梦中??我沒有死??”云影道

徐正甫想了良久??脸上突然大喜??就要猛的起身??可是刚一用力??只觉身上各处都是一阵的疼痛??于是又躺了下來??额头冒出了冷汗

“正甫??你不要动??你前些日子身体消耗太大??此时已是元气大伤??你还需静养些日子??”云影说着??旁边的吴天等人连连的点头

徐正甫看看吴天??脸色又黯然了起來??“吴天??那日我入魔之后??可曾伤到同门??”

吴天被这突然的一问??有些发愣??正不知该说真话还是假话??只听旁边的黄衫道:“徐师伯??你那日入魔之后??便破了流石阵??然后便向北飞來??并沒有伤到虹光派之人??”

徐正甫还是有些怀疑??只是眼前还有件更重要的事情??既然黄衫如此说了??便只好点点头??若有所思道:“那便好??那便好??”

黄衫一笑??拉拉吴天??走出了这间房子

刚出房门不久??黄衫突然长叹了一声道:“徐师伯与云影前辈??也是一对苦命鸳鸯呀??”

吴天点点头??突然想起了徐若琪

屋内??徐正甫凝视云影良久??终于问道:“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身上穿的是件什么衣服??”

云影莞尔一笑??“这件是我祖上传下的宝衣??全靠此衣??我才活了下來??”

“云影??我明明记得当年一剑将刺穿了你的心脏??你却为何沒有死??”徐正甫奇道

云影惨然一笑??“造化弄人??我虽然活了下來??可是已不是当年的云影??只是空有一副皮囊罢了??”

徐正甫不明所以??只是觉着云影的手已握了许久??还是如此的冰凉??随即心中大惊??难道手中握的??是一个死人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