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333 回三十年前

333回 三十年前

又过了数天??徐正甫的伤势好了许多??有云影陪在身边??还有梭罗族的疗伤奇药??他恢复的很快??而且也绝口不提剑魔之事??整天与云影在一起??仿佛一下子年轻了许多

玄武不知遁到了何处??再也沒有露面??霜鹞还是沒有留在极北??他在千冰的墓前凝立许久??终于带着两只天钻转身离去??霜鹰把这一切看到了眼里??只是叹了一口气??两兄弟??虽然大怒之时要拼个你死我活、相互算计??可是关键时刻??手心手背都是肉??只是……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白白的搭上了千冰的命

黄衫的肚子越來越大??而且是大得有些出乎人人的想象??看徐正甫那边稳定了下來??吴天的心思便都落到了黄衫的身上??对她照顾的无微不至??而黄衫腹中的胎儿??似乎特别的淘气??不时的折腾??让黄衫受了不少的苦头??而是每每是血剑或者魔彩珠靠近之时??那里面的小家伙才安静了下來??发出微微的红光

吴天和黄衫对此都是十分的惊讶??莫非他未出生??便开始修炼了吗??要知道??他身上原本带着魔尊的两成多魔法??吴天指着黄衫的大肚子??曾向云影请教??里面莫非是两个??云影施法看看??微笑着摇摇头??是一个??只是她的眼中还是闪过一丝的忧虑??高兴中的吴天和黄衫都沒有察觉罢了

一切似乎都好了起來??虹光派來北山的任务也看似完成了??剑魔不见了??玄武逃走了??地震也停止了??北山重新恢复了往日的平静??霜鹰除了每天來看望大家??便组织本族人重建冰堡??这段日子已小有成就

这一天??霜鹰大摆筵席??梭罗族人全体都來参加??今天是他们一年之中最为重要的一个节日??因为从今日起??极北之地便要进入多达数月的极夜??终日不见太阳??而只有月亮

月亮??吴天和黄衫听了解释之后??面面相觑??看來必须离开极北之地了??只有月亮的晚上??实在太可怕了

幸好月亮升起??需要再等上几天??这几天无事

酒宴之后??梭罗族人齐聚于冰堡之外??在摆好的祭坛之前??祭祀着什么??徐正甫朝吴天点点头??回到了冰堡之内??吴天连忙跟上

黄衫见状也想跟上來??云影拉住了她??摇摇头??黄衫马上明白??徐正甫和吴天??要聊剑魔之事了

冰堡内的一个大房间之中??徐正甫背手而立??看着远处梭罗族人的祭祀活动??沉思不语

吴天慢慢的走到了他的身后??轻声叫道:“徐师伯??”

徐正甫身子一震??从沉思中醒來??然后转身示意吴天坐下??自己踱了几步??脸上露出痛苦之色

“徐师伯??你……”吴天不知发生了什么??连忙站起

徐正甫摇摇头??示意无事??然后叹了口气道:“吴天??记着当年去无忧谷的路上??我曾给你讲过当年剑魔杀死本派七大首座之事??”

吴天点点头??心中也明白??徐师伯讲当年他带着众师弟亲眼见到了几位师祖惨死??而如今已知他便是剑魔??那么他所讲的??一定是假的了

“那个说法??只是虹光派对外以及后代弟子的说法??并非真相??其实那时??只有两位司马师弟、吴尘飞师弟到场??其他人都沒在山上??”

吴天想起当年司马空追查剑魔之事??于是道:“司马天师叔初次探山之时??司马掌门便已开始追查血剑之事??当时他得知血剑是从您的天枢峰飞出之时??并不是十分的惊讶??而是像是终于验证了一件事情??”

徐正甫一惊??随即自语道:“原來他早就知道了??如此一來??便少了我许多的解释??只是其中的原委??他也只是猜测??并非尽知??”徐正甫说着顿了一下道:“吴天??我今日便将整个事情告诉于你??你也好引以为戒??”

“是??”

“事情的开始??还要从三十多年前说起??那时我们便如你们今日的年岁……”

三十四年前的虹光派??虽然人数不多??但是人员颇为齐整??七位首座法力高强??他们各自座下的七名弟子也无泛泛之辈??特别是当时的中阵七人??堪称最强??而其中最为有名的??便是被称作奇才和天才的吴尘飞和司马天??他们二人虽然年纪轻轻??却是进境极快??十來年的功夫??两人在虹光剑法和十字剑法上的造诣??便有赶超几位师尊的意思??可是他们二人却依然不敢懈怠??每日的加紧修炼??外人都以为是这二人相互竞争??不分上下??其实真正的原因??是他们的师兄弟中??有人的修为高过他们

这个人??便是他们的大师兄??未來虹光派的掌门??徐正甫

当年徐正甫虽然高他们半筹??可是为人不喜张扬??每每师兄弟们较量之时??都是有所保留??小让半招??其他人看不出來??那司马天和吴尘飞却是心知肚明??吴尘飞还好??心中颇为感动??而生性张扬的司马天则认为这是一种侮辱??每每“取胜”之后??便大怒而去??加紧修炼

司马天闭关三年??将虹光剑法修炼至很高的境界??本想出关以后再找徐正甫一试??可是当时徐正甫却不在山上??他奉师命去了北山??那年南彊魔族选出新的大祭祀??而落选的两人不服??逃出魔族到了北山??于是虹光派便派徐正甫去北山探察此事??而这次探查??让徐正甫遇到了云影??当时被称为“五彩霞云”之一的北山美女

机缘巧合之下??二人盟生了爱意??一发不可收拾??在徐正甫回山之后??并未将此时禀报于七位师尊??只是从那以后??徐正甫便经常找借口出入北山??而且修炼也荒废许多??只是即便这样??司马天等人仍然不是他的对手??于是只好继续加紧修炼

其他的师兄弟们??在他们几人的感染之下??也都勤奋修炼??渐渐的??他们的法力都逼近七位师尊??甚至超过

七位师尊在欣慰之余??也感觉到了压力??于是将帮内的事务都交给了徐正甫??他们则聚于后山的一处小院落之内??共同修炼??寻求更大的突破

他们一來是共同练习大阵??二來就是希望能够有人练成虹光十字剑法??因为自三百年前??天云祖师创出此剑法后??便无人修炼成功过??而是派中典籍所载甚少??年轻一代的弟子??甚至不知派中还有这一招威力无穷的剑法

只是七位师尊虽然道法高强??可是却依然无法参悟出虹光十字剑法的奥妙??于是便有人建议找來几位法力较强的徒弟??将此剑法也告之他们??或许资质甚佳的他们??会另辟蹊径

徐正甫作为首徒??当然是首要的人选??吴尘飞和司马天被称为奇才??自然也在其中??还有第四人??便是司马空

四人听了这剑法的介绍后??具是大喜??特别是吴尘飞和司马天??他们自信虹光剑法与十字剑法已练至极致??如今终于來了新的挑战??而司马空不露声色??徐正甫惊讶之后??心有旁骛??在思念着北山的云影??自从掌管帮内事务之后??他已经有数月沒有去过北山了

他安排好派中事务??终于还是去了北山??这一去便住了两个月??等他回來之时??七位师尊已然生气??责怪他离开太久??徐正甫终于鼓起勇气??向七位师尊提起了云影??七位师尊听后更加的生气??因为虹光派虽然派规中虽然沒有禁止门人成亲??但是有个不成文的规定??便是历任的掌门??都沒有成亲??徐正甫是未來掌门第一人选??若是成亲??便坏了这个传统

徐正甫当时见几七位师尊在盛怒之下??于是便不再坚持??只是低头认错??七位师尊以为他已悔过自心??便继续在后山修炼

**个月后??徐正甫再次从北山回來之时??脸色沉重??因为此时的云影??已是身怀六甲??马上便要生产了??此事不能再拖了??便是不做虹光派的掌门??也不能辜负了云影

徐正甫硬着头皮闯进后山小院之时??七位师尊刚从藏剑阁内??取出一柄剑

血剑

原來七位首座参习虹光十字剑法几年以來??毫无所成??反倒不如司马天和吴尘飞??一个弄出个双手使剑??一人弄出个一剑两招??虽然他们感觉那两人的创意并非是虹光十字剑法的真谛??但他们谁也沒有练成??拿不出反驳的直接证据??终于??一位首座说出了心底之言??便他们七人??与当年的天云祖师相比??法力相差太远??所以才无所成??若能提高法力??或许可以成功

想要迅速的提高法力??方法其实不少??但都是凶险之极??而眼前??可以实现的??便有一个方法??藏剑阁之内??有一柄暴戾的剑??血魔剑??自数十年前被前辈高人收入碧云山上后??便一直用天愁神剑压制

这血魔剑上的血气暴戾至极??传说当年为了将其拿到山上??就有七八位同门发狂而亡??而他们死亡之时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被血剑的血气侵体??而且法力远高于平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