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378 回祭坛

378回 祭坛

吴天听到了二人的对话??一时间难分真伪??所幸是黑风拼命将白眉挡下??为自己赢得了时间??只是眼前的晓月和赤发法力高强??自己并不能将他们突破??于是情急之下??只好拔出了血剑??同时念动仙姑教得咒语??他的身上突然红光一闪??晓月和赤发一惊??因为他们感觉出吴天身上突然散发出了强大的法力

徐若琪见吴天有变??于是口中念动咒语??身上五彩一闪??五彩霞衣穿到了身上??接着与吴天同时出手??“轰轰”两声??晓月和赤发被震退数十丈??胸中气血翻滚

吴天大喜??他身形再一闪??双手齐挥??两道七色彩虹从天而降??扫向了邪教人群之中??而徐若琪更快??只见五彩一闪??徐若琪也到了黑风是身边??与她同时出手??白眉硬接一招后退几步??脸色一变

他打量下眼前的徐若琪??再看看身后的吴天??心中大惊

吴天眼中红光一闪??突然狠狠道:“白眉??快放下孩子??”

白眉还沒说话??突然他背上的包袱之中??发出一道红光??白眉被这红光一照??只觉气血翻滚??他连忙施法??身上白光大盛??终于将那包袱中的红光压制住??他将那包袱抱在怀中??突然打开

“哇??哇……”一声婴儿的啼哭之声??响彻全场??吴天一愣??看着那婴儿??眼有些发直

白眉冷冷一笑??手中枯木杖突然举起??对准了婴儿的胸口??“吴天??你若再走近半步??我便要了这孩子的命??”

吴天大惊??连忙垂下了双剑??“白眉??妄你也是一代宗师??怎么用个婴儿來要挟我们??”

白眉“哈哈”大笑道:“人到绝境??不得不为??”白眉说着??手中的枯木杖发出白光??向婴儿又靠近了几分

徐若琪身上五彩一闪??吴天连忙叫道:“慢??别动手??”

白眉再次冷冷一笑??在邪教众人趁此时机便纷纷的向西南而去??白眉见众人走出了很远??于是再对吴天道:“你这孩儿??我且有用??”

吴天大急??“一个婴儿??你要他何用??”

“这个不用你管??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绝不会伤害他的性命??”白眉说着??慢慢的后退??“你若是追來??我便先刺死这个孩子??然后与你拼个鱼死网破??”

吴天牙咬得“咔咔”直响??终于还是沒有再动半步??直看着白眉等人消失

此时千雪走到了他的身边??在他的耳边低语道:“叶长老让我捎话给你??他们不便与那莫族人相见??此时已追踪邪教而去??若有机会??他们会救出你的孩儿的??”

吴天听了放心了一点??心道我不妨先拜见那莫族的大祭祀??向她请求复活衫妹之事??看样子白眉并沒有要伤害孩儿之意??若是衫妹复活??我再与她來救孩儿??以衫妹的聪明??必定手到擒來??吴天拿定主意??收起双剑??此时徐若琪也收起了五彩霞衣??他们刚一转身??却感觉到了一阵的杀气

十几个黑袍之人??已将他们三人围在了当中??更有远处十几个猎手??正掂起弓??而弓上那金色的凤鸣箭??吴天曾见过??虽然记不太清楚??但是听黄衫讲过那是猎取朱雀之时的武器??十分厉害

只见这些人都是满脸的怒气??一个年纪稍长一些的女子站了出來??喝道“黑风??你二十多年未回南疆??今日一回??便带來了如此多的中原人??你究竟有何用意??”

黑风脸色一变??不知是怒还是急??千雪突然踏上一步道:“我说你们魔族人太不讲道理了??我们帮你们打跑了邪教??你们却來为难我们??简直是恩将仇报??”

吴天因为有求于那莫族??所以连忙拉下千雪??抱拳道:“我们虽然与黑风前辈认识??却不是同路而來??她是跟踪邪教而來??我则是想求见大祭祀??”

那年长女子上下打量下吴天道:“年轻人??看你的法术也是中原正派??却为何将血剑带在身上??”

吴天一愣??一时不知该如何解释??此时那个猎杀过朱雀的女祭祀在这年长女子耳边轻声道:“黑木祭祀??这人名叫吴天??便是前些日子??帮我们杀第三、第四次朱雀之人??”

那个叫黑木的女祭祀点了点头??却突然转头道:“秋瑟??你看到血剑难道又想起了那人??”

原來那个女祭祀叫秋瑟??她听黑木一说??脸色一沉:“此事已过去了多年??休得再提??”

黑木冷冷一笑??转脸对吴天道:“年轻人??你说你要求见大祭祀??可巧大祭祀有事在身??无暇见你??念在你曾助我们涅磐朱雀的面子上??我们便放过你一马??你现在速速北去??莫要再踏入南疆??”

吴天听了一急??就要上前再次的肯求??突然那些那莫族人身上黑气一闪??后面的猎手更是拉开了弓??吴天不想与他们发生冲突??只好停步

“吴师弟??切莫着急??咱们來日方长??”徐若琪道

吴天点点头??后退几步??局势才缓解了许多

千雪突然道:“她叫黑木??你叫黑风??莫非是姐妹??”

黑风听到了千雪的话??脸色一沉道:“我们的母亲是亲姐妹??她的妹妹黑月??便是当届的大祭祀??”

只听黑木叫道:“黑风??既然离开还有脸回來??黑云那丫头呢??”

黑风冷冷道:“姐姐已经去世??”

此言一出??黑木、秋瑟都是一惊??黑木愣了一下??又是冷笑道:“那个目中无人的黑云居然死了??看來她无法再证实自己了??”语气之中??居然有些凄凉

“你少兔死狐悲??若不是你们当年逼她太甚??我们二人又怎会出走近三十年??”黑风怒道

“岂是我们逼她??明明是她目中无人、自以为是??只觉自己强大??却不知人外有人??山外有山??黑月的法术??更高于她一筹??她败便败了??还要重新比试??哪里有那样的道理??”

黑风一肚子的怒气??此时终于找到了人发泄:“她连战数场??而黑月却是以逸待劳??那岂是公平??”

“这怪得了谁??原本是要她休息一晚??第二日再比试的??可是黑云却不把黑月放在眼里??更是想早日登上大祭祀的宝座??不待休息??要马上比试??可是输了却翻后帐??黑风??你作为那莫族祭祀??擅自离开南疆??还不快束手就擒??听候大祭祀发落??”

黑风当然不服??手中玄武趾骨一抬??红光闪动??黑木等人看得出这家法宝厉害??于是脸色一变??然后再看看吴天等人??心道自己与黑风打起來??这些人会不会帮黑风??因为看他们刚才与邪教打斗??这几人法力很强??以眼下之人??未必能是他们的对手

正在犹豫间??突然她们身后的方向红光大盛??黑木和秋瑟都是脸色一变??对视一眼??然后对黑风道:“今日便放过你一马??它日遇到??必将你擒下??”

说完??便急匆匆的向着红光的方向飞去

黑风看着那红光??脸色一变??本要追上??终于叹了口气??沒有跟上

吴天看黑风的样子??似乎知道那红光的來历??于是问道:“黑风前辈??那红光是怎么回事??”

黑风叹了口气道:“黑月疯了??她要孤注一掷了??”

“此话怎讲??”吴天问道

“我那莫族的法力强大的源泉??便是朱雀??朱雀强大??我们才能强大??黑月此时必定与那族中的四大祭祀一起??结成法阵??要助朱雀涅磐了??”

“涅磐??”吴天自语着??想起了如云夫人曾经复活??而衫妹也要复活??如此算來??算不算涅磐

“你们既然有请于大祭祀??还是莫要与我在一起??我暂且告辞了??”黑风说着??向吴天一抱拳??然后转身离开

吴天看看邪教逃走的方向??再看看红光闪动的方向??又有些犹豫??那边的红光再次闪动??吴天终于下定了决心??他对徐若琪和千雪道:“咱们先去那莫族那里看看??若能见到大祭祀??我再好好求她??”

那莫族的房屋十分的奇特??虽然他们的祖上也是來自于中原??可是经过多年的发展??再加上就地取材??他们的此时的建筑风格??已与中原迥异

他们的房屋??多为竹楼或者木屋??一般的民居??是由粗大的竹子穿插而成??其屋底??却被架起于空中??高出地面大约五六尺的样子??除了通风凉快??还有避开蚊虫的用途??而稍微讲究些的房子??则是用这里特产的香樟木建筑而成??虽然也是架于地上??但样式和规模却与普通民宅不可同日而语??而且这香樟木木如其名??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幽香??除了能提神醒脑??还有驱除蚊虫的奇效

吴天与徐若琪远远的便闻到了一股的香味??接着便看到了那红光闪出的地方??一排排整齐高大的木质房子??散发着香味??千雪用力的闻闻??这股香味??比起北山石香族的香石??要清新许多

一大圈的木房中间围绕着??居然是一座石质的高大建筑??与这建筑比起來??那些木屋的房屋虽然华美??却像是围绕在君侯身边的美女??纷纷的朝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