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379 回故人

379回 故人

那股红光??便是从这高大的建筑中发出的??那莫族的首领被称作大祭祀??那么这个建筑??就应当是那莫族的祭坛

此时天色也黑??东方却是发白??一轮皎月正在慢慢的升起??吴天只觉一阵的躁热??连忙对身边的两个女子道:“咱们快些潜入那房子里??今晚有月??”

徐若琪和千雪看看天空??居然是脸上齐红??微微的扭捏??然后跟着吴天飞了过去

三人的黑袍??正好可以作为夜行之用??虽然那建筑四周??有不少身背弓箭的那莫族猎手把守??但他们却无心看守??而是不时的向那建筑之内望望??甚至还窃窃私语

吴天等人便趁着他们疏忽的空当??飞了进去

一进那建筑之内??吴天便感觉有股奇特的法力将自己包围??身体之内似乎有股说不出來的感觉??旁边的千雪居然被这股法力逼的脸色微红??呼吸急促

徐若琪法力高些??比千雪看起來好些

“定是这建筑之上??被那莫族下了禁锢??所以我们才感觉到不适??”吴天道

徐若琪点点头??还能坚持??而千雪似乎要坚持不下去了

吴天有些犹豫??看千雪的样子??若是让她出去??自己不放心??若是让她留在里面??又怕她受不了

“你说你來做什么??”徐若琪皱眉道

千雪被她一说??心中不服??于是用手摸到了天钉??天钉之上蓝光一闪??一股凉气散发出來??她顿时感觉好多了

“不可??”吴天只是慢了一步??只见四周黑气闪动??在空中旋转着成了一个旋涡??卷向了千雪

千雪大惊??连忙后退??吴天上前一步??天愁剑白光一闪??将那旋涡击散??千雪也连忙停下了天钉??呼吸更加急促

“什么人??”外面的猎手发现了里面的异动??一下子跃进了几人??背上弓箭已到了手上??凤鸣箭放着红光??向里面指來

吴天等人早已躲到一根柱子之后??那几个猎手举着弓箭??慢慢的向柱子的方向寻來??吴天心道不好??他们再走几步??便要被发现了??自己私闯人家的圣地??那莫族人必定会怪罪自己的??那样想求大祭祀办事??便更加难了

吴天正在紧张之时??旁边的千雪拉了拉他的袖子??然后示意他向身后看

吴天看去??心中大惊??不知何时??一个黑袍之人??已走到了三人的身后??吴天心道不好??这下被发现了??他正要走出认错??却见黑袍之人??摘下了头上的帽子??居然是那个叫秋瑟的祭祀

秋瑟平静的看了吴天一眼??然后缓步从他们的身边走过

“发生什么事情了??”秋瑟问那几个猎手

看來秋瑟在那莫族中地位颇高??那几个猎手见她连忙收箭行礼道:“秋瑟祭祀??方才这里有异动??所以我们过來查看??”

“是吗??”秋瑟故意皱眉道:“八成是里面的法力太强??震扰了这里

那几个猎手点点头??再次行礼后退了出去

秋瑟见他们退出??也是长出了一口气

吴天出來连忙抱拳道:“多谢秋瑟祭祀??”

秋瑟看到他们??脸色再变??低声道:“随我來??”然后带着他们快步走到了一间石室之内??关上了门

这是间不大的石室??里面的灯光昏暗??显然不是常有人出入

秋瑟回來头來??脸色微怒道:“吴天??你们也太大胆了??这是什么地方??你们也敢擅闯??”

吴天再次抱拳??还沒说话??突然旁边的千雪一阵的呕吐之声??看样子就要吐出來了

秋瑟看出这群人里面她的法力较低??于是口中念动咒语??一道黑气射入了她的体内??然后嘱咐道:“你们切莫运法??便会无事??否则会适得其反??”

吴天和徐若琪原本在运法抵御着那股魔力??此时听秋瑟一说??才恍然大悟??原來这房子里的禁锢??是对外來法力的??于是连忙收法??调匀了呼吸

“秋瑟祭祀??在下实在是有事相求??才斗胆闯入了贵族的圣地??”吴天抱拳道

“这里是我那莫族的核心之所在??也是大祭祀的居住之所??别说是外族人??即便是本族中身份较低之人??也不能擅入??”秋瑟道

“吴天知错了??只是在下所求之事??只有大祭祀能够办到??所以才冒死前來??”

秋瑟一皱眉??看看吴天??再打量下千雪和徐若琪??诧异道:“与你在一起的那个姓黄的姑娘呢??她可是为你沾了魔气??我当日便告之于她??让她离你远些??否则终会被魔道反噬??她当时只是微笑摇头??却不肯离你而去??难道她后來想明白了??已离开了你??”

吴天苦笑一声??想起自己自升龙岛回來??身上的魔气久久未能消去??而黄衫一直陪在自己身旁??以身相许??屡次帮自己除魔??原來她早就知道那样对她自己不利??却依然在我的身旁??正如那无忧谷叶谷主的妻子??明知双剑合璧对己不利??却依然坚持要练??都曰男子豪气冲天??这些奇女子舍己的精神??比起男子的豪迈??毫不逊色??吴天想着眼圈一红??一躬到地道:“在下前來??便是为了衫妹之事??”

“她??她怎么了??”秋瑟诧异道

“衫妹被我失手打死??此时被冰冻于坚冰之中??听闻贵族的大祭祀有起死回生之术??所有特來相求??”吴天道

秋瑟听了惨然一笑??想想白天之事??于是道:“这是黑风告诉你的吧??”

吴天一惊??连忙回答道:“正是黑风前辈??”

秋瑟冷笑一声??“她果然沒按好心??”

“啊??难道她在骗我吗??”吴天此时想起了黑风与白眉的对话??白眉说魔彩珠在黑风那里??当时只以为是白眉的挑拨离间之计??所以未加理睬??此时想想黑风匆匆的离开??或许白眉沒有打诓语

“她沒有骗你??只是那起死回生之术??怎能轻易使出??”秋瑟想着若有所思

吴天还要再问??突然外面的红光消失??秋瑟的脸色大变??她看了看吴天他们??低声道:“你们落下帽子??跟在我的身后不要作声??更莫要施法??”

“是??”吴天等答应一声

秋瑟推开房门??快步的走了出去??吴天等人则低头跟在她的身后

秋瑟低头向那祭坛的最中心走去??片刻之后??他们便到了一处巨大的空间之内??中间有个三尺多高的圆形的台子??台子上面坐着五人??都是黑袍加身??只是此时他们的头顶之上都腾出了白雾??显然是刚才施法太过于用力

吴天偷眼看去??只见那几人为三女两男??而正坐位置??是一个看上去40來岁的女祭祀??她的黑袍与其他人略有不同??上面用金线锈着一个图案??借着旁边火把之光??那件黑袍在风只被吹动??上面的图案也随袍而动??仿佛要活了起來

吴天心中暗惊??那黑袍之上??居然是朱雀的图案

而其他四个祭祀??身上的黑袍只是用银线锈了什么图案??吴天不敢抬头时间太长??沒有看清楚??显然这四人的地位??要高于周围之人??因为其他人身上的黑袍??并沒有图案

围在外围的除了秋瑟他们??还有与黑风对话的黑木??她也带着几人担心的看着那台上当五人

她扫了一眼黑风??似乎是责怪她去了太久??然后担心的问道:“大祭祀??你们还好??”

袍上有金线之人微微一笑??轻喘了几口气??显然是刚才施法耗费了她太多的法力??“还好??我们终于可以将阵法运转一周天了??”

其他四人虽然脸上都冒着汗??却是点点头??一脸欣喜之色

我等休息几日??三日之后的祭祖仪式之上??完成朱雀的第五次涅磐??”大祭祀黑月道

秋瑟听了眉头微皱??终于上前一步道:“大祭祀??恕秋瑟多言??你们五大祭祀只是将那法阵堪堪运行完成??远未达到熟练的程度??此时便涅磐朱雀??是否有些操之过急??”

大祭祀的脸上变了一变??然后微笑道:“这个你放心??我自有分寸??几位长祭祀??还请回去休息??以备三日之后之用??”

那四人纷纷点头??便要起身离开??可是只有两人起來??身体还是不停的摇晃??另外两人居然试了几试沒有站起來

黑木身后之人连忙的上前??各扶一人??将他们搀走了

“大姐??”黑月对黑木道:“祭祖安排之事??便烦劳你了??”

“好说??”黑木说着行了一礼??也走了出去

秋瑟看着大祭祀虚弱的身影??终于又道:“大祭祀??黑风出现在南疆了??”

大祭祀听了脸色一变??然后凄然道:“二十多年了??她也老了吧??”

秋瑟沒有回答她的问话??而是道:“黑风已被断去了一臂??而且其姐黑云也去世了??”

大祭祀听了大惊??“黑云死了??”然后凄然一笑道:“可惜了可惜??若是黑云、黑风姐妹同在??我们布阵也不会如此辛苦??”大祭祀说完??似乎陷入了沉思??不再说话了

秋瑟正准备离开??可还是停住了脚步道:“大祭祀??秋瑟刚才之言??还请您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