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380 回共浴

380回 共浴

黑月微微一笑道:“如此大事??我自然是深思熟虑之后的决定??况且……”黑月说着扫了一眼秋瑟身后的三人

秋瑟摇摇头??示意无妨

于是黑月继续道:“况且据可靠消息??多诃族已找到了新的魔婴??下步便要启动那百年之前的计划了??”

一听魔婴??吴天又想起了自己的儿子被白眉抱着??所去的方向正是多诃族之地??于是心中一惊??莫非她们说的魔婴??就是自己的儿子

秋瑟感觉出身旁的吴天有变??于是连忙告辞??正要出去

“秋瑟??”大祭祀突然叫道

“大祭祀请吩咐??”秋瑟道

“我这里的人手都被大姐带走??你便留下两个身边之人照顾我两天吧??”

秋瑟心中大惊??心道这三人乃本不是本族中人??若是留下??必定会被发现??于是道:“这三人手脚不够麻利??待我回去换两个利落之人來??”

“不用这么麻烦了??你若舍不得??便留下一人也可??”大祭祀说着??用手向吴天点了两下

秋瑟心中盘算着??大祭祀口气虽然是在和自己商量??其实却是在下命令??我便先让吴天留下??但愿他一时三刻沒有露馅??我好叫别人來换他??于是向吴天点点头道:“阿天??你便先留下照顾大祭祀??待我腾出人手??再來换你??大祭祀为人十分的和蔼??你不必紧张??”

吴天心道如此也好??自己若是被她发现了??便正好道出原委??于是向秋瑟行个礼

秋瑟向外走去??徐若琪和千雪却沒有马上跟上??秋瑟低喝了一声:“你们还不快走??要等大祭祀发怒吗??”

徐若琪和千雪看了吴天一眼??才连忙跟上秋瑟??走出了祭坛

秋瑟走后??吴天还是一阵的紧张??不知这更祭祀需要自己作些什么事情

大祭祀抹抹额头的汗水??叹气道:“子时快要到了??你速去备水我好沐浴更衣??子时祭祖??”

吴天一惊??连忙顺着她手指的方向走去??那里转过一角??居然是一间不小房间??不同之处??便是在房间的中间有一块巨大的石块??那石块之上被凿出了一个石坑??似乎正好是够一人洗澡之用??而旁边则放了许多的法器??还有许多的药材??中原人在重大的典礼之前要沐浴更衣??看來南疆的那莫族也不例外??再不远处的窗户??生长着一棵不知是何种树木??发出淡雅的香味??树的一枝??居然伸到了屋内??而那树枝之上??被拴了一缕红线??还切开了一个小口??自那小口??正有一股淡绿色的树汁顺着红线流到了下面的木桶中去

吴天看着这奇景??心中感慨鬼斧神工??却不知给如何下手

大祭祀慢慢的走了进來??看吴天发愣于是吩咐道:“阿天??你将那桶香樟汁倒入盆内??再加入些冷水便可??”

吴天连忙点头??将那本桶中的香樟汁倒入了坑内??然后再从另一桶内取了水入坑??达到了七成满时??大祭祀说声好

吴天放下木桶??却听身后一阵的“悉悉索索”之声??吴天大惊??难道大祭祀在脱衣服

终于听到了水声??大祭祀已走到了水里??吴天转身之时偷眼看去??大祭祀果然已经脱的一丝不挂??躺到了水池之中??她此时正双眼微闭??似乎在享受着被香味浸泡的舒润

大祭祀虽然年近五十??看起來却还不到四十岁的样子??身材保持的极好??此时躺在水中??别有一番的风韵??吴天看得心中一荡??连忙转头??要赶紧离开

“阿天??”大祭祀突然叫道:“我刚才耗法太多??你帮我涂抹一下香樟膏??”

只听她如此一说??吴天心中便是一荡??想象着自己的手在大祭祀丰满光滑的身体上划过的感受??吴天的脸红了起來

大祭祀手指一弹??吴天心中大惊??这一弹的样子??为何与猎龙族的幻龙术如此想象??只见一木盒飞到了吴天的手上??吴天一咬牙??终于走了过去

吴天把香樟膏轻轻的涂抹到了大祭祀的后背之上??而穿过她的肩头??看到了她依然泡在水中的**随着自己的涂抹而颤动??吴天的身体已有了反应

后背抹完??大祭祀居然转了过來??张开双臂让他涂抹前胸

吴天的手在她的胸口滑过??自己则是一阵的呼吸急促??他的目光??再也沒有离开大祭祀完美的胸部

突然??吴天感觉到一道目光冷冷的看着自己??不知何时??大祭祀已经睁开了眼睛??吴天连忙转过脸去

不远处的沙漏突然一转一响??子时已到??大祭祀的脸色好了许多??似乎那水与膏有恢复法力、提神醒脑的功效??她的身上黑气一闪??从池中飞起??同时一件白袍飞起穿到了她的身上

她走到刚才那间大堂之内??对着正面的墙壁一阵的拜祭??突然??面墙上发出了白光??在白光的映照之下??吴天此时才看清楚??那墙上居然有一个巨大的石雕??石雕上面的图案的显要位置??是一个怪人??他有人的头与上肢??而自腰以下却是一条蛇的身体??他手持一件法宝在与另一人交战??传说中的共工乃是人身蛇尾??而那莫族是共工之后??如此说來??这墙上之人??便应是上古大神共工

那手中的法宝之处??居然是一个圆坑??似乎少了件什么东西??看那坑的大小??吴天突然想起了自己最初与魔彩珠相遇的时候??魔彩珠便的那般的大小??他心中一惊??莫非这怪人手中拿得??便是魔彩珠吗

他想着顺图看去??看到共工的对手之时??身子一震??惊的合不上嘴??与那怪人交战得??居然是一个人头鸟身的怪物??吴天想起自己和两个儿子都是背生肉翅??与这墙上之人十分的相像??如此说來??这人还与自己有关??可让他感到惊讶的??是那怪物手中所持得??居然是一把通红的剑

血剑

在大祭祀的拜祭之下??那墙上的图案似乎动了起來??还发出阵阵的光芒??吴天甚至隐约听到了厮杀之声??仿佛自己也回到了上古的战场之上??自己的身体四周各种的法力飞过??各路的魔仙怪斗到了一起??天昏地暗

吴天只觉体内有股力量在萌动??他又感觉自己便是一军的首领??带领着千军万马与另一波人交战??只是自己是哪方之人呢??是那手拿魔彩珠之人??还是那手拿血剑之人

吴天正在思想间??不远处的大祭祀祷告完毕??她看着墙壁上的光芒闪动??似乎也是十分的意外??于是大喜之下开始进行另一部分的仪式??她开始扭动身体??只是她扭动身体姿势十分的诱人??口中还不停的发出呻吟之声??仿佛是与男子**到**的样子

她的身上水未擦干??此时白白袍贴到了她的身上??她身上的曲线若隐若现??穿上轻纱的女人??比起**的女人更加诱人

吴天看得有些呆了??他体内的那股邪力不知是被大祭祀的舞姿所挑逗??还是被墙上的白光所引导??肆意了起來、张狂了起來??心中的**更是把持不住??要喷薄而出了

不知何时??大祭祀已贴到了吴天的身上??扭动着身躯??丰满的胸部??在吴天的身上挤蹭着??吴天紧咬牙关??心中想着??自己是來求大祭祀复活衫妹的??不可再造次??可是大祭祀突然扯开了吴天的衣帽

吴天大惊??心道不好??自己被对方视破了

可是大祭祀眼中却全是情欲??她一下子扑到了吴天的身上

吴天大惊??连忙道:“大祭祀??其实我……”

后面的话还沒说出??他的嘴已被大祭祀热热的嘴唇堵上了……

吴天再也把持不住??他彻底的施放了自己

只是干柴烈火的一对男女??并沒有注意到??窗外闪过了一道的五彩之色??那五彩飞过之时??眼中闪出一丝幽怨的光芒

他果然是这样的人??连魔族的大祭祀也不放过

吴天醒來之时??已是天光大亮??他发现自己赤身**的躺在地上??而天愁剑和血剑则扔在一旁??再看旁边??大祭祀黑月已换上了黑袍??正坐在石台子之上??调息运法

黑月沒有戴上帽子??吴天看着她姣好的脸庞??想起了昨晚的疯狂??一阵的惭愧??自己本是为救衫妹而來??却与大祭祀发生了关系??于是吴天连忙起身??穿好了自己的衣服??然后走到了大祭祀身前??抱拳道:“大祭祀??昨晚……多有得罪了??”

吴天本以为大祭祀会对自己和颜悦色??因为昨晚毕竟和自己有了男女之欢??可是大祭祀面若冰霜??冷冷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敢擅闯我圣地??”

吴天一愣??心道这南疆之女都是这样吗??先与自己发生关系才问來路??于是再次抱拳道:“大祭祀??在下乃虹光派吴天??因有事要求大祭祀帮忙??所以才冒险到來的??”

“虹光派??吴天??”大祭祀再次看了一眼吴天??微惊道:“传闻中原江湖??最近有两人风头正劲??便是虹光剑派的什么中阵之首吴天与黄衫??莫非说得就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