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381 回相约三事

381回 相约三事

看來大祭祀虽然未出南疆??对中原之事还是有所了解??想想也是??她若是意图中原的话??怎能不派出探子??探听中原的变动

于是吴天道:“惭愧??正是在下和内子??”

大祭祀突然脸色一沉道:“当年有人一持血剑助邪教的白眉盗去了我族的魔彩珠??那人似乎也是虹光派的??”

吴天一惊??心道该死??居然忘记了司马天师叔曾來过南疆??只是他不敢撒谎??于是道:“那人便是我派的司马天师叔??只是他入南疆之时??已脱离我派??况且此时已经去世??”

大祭祀看看吴天??不象是撒谎的样子??然后继续道:“只是你这把血剑又是从何而得??”

“这血剑便是司马天师叔留下的??”吴天说着??心道大祭祀只和我东扯西扯的??却未谈到正事??是她不想帮我??还是不能帮我呢??于是再次抱拳道:“大祭祀??吴天的妻子黄衫被在下失手重伤??听闻贵族的大祭祀有起死回生之术??所以冒险前來请求??”吴天说着“扑通”一声跪下??“大祭祀若肯答应??在下愿奉还贵族的魔彩珠??”

大祭祀一听魔彩珠??眼中一亮??只是再上下打量下吴天

又生气道:“你身上并无魔彩珠??你如何还我??”

“魔彩珠已跟随吴天多年??原本就在我的身上??只是前些日子连同在下的儿子一起被白眉抢去??”吴天道

大祭祀一听吴天的儿子??马上想到了魔婴之事??而且台过昨夜??她早已感觉出吴天并非常人??而且他体内有一股强大的力量??而那股力量??似乎并非中原的法力??而是來自于南疆??若是吴天能为己所用??那么对付多诃族便多了一分的把握??她想着心中一喜??但还是怒道:“哼??你居然想要空手套白狼??”

“大祭祀息怒??只要您肯答应我的请求??我便是赴汤蹈火、万死不辞??也会抢回魔彩珠??亲手交于您的手上??”

大祭祀看看吴天??心道这吴天居然是个忠厚之人??但是如此之人如何在江湖中成名呢??难道他是在骗自己??还是另有原因??那个原因难道就是他的妻子??“吴天??我看你妻子黄衫不是被你击成了重伤??而是被你打死了吧??”

吴天一阵的尴尬??连忙点头道:“正若大祭祀所言??是被在下打死了??只是此时已被天钉冰封??所以身体无恙??”

“你可知那起死回生之术??十分的耗损法力??救活一人??便要减十数年的修为??”

“啊??”吴天一惊??心道自己曾想到那法术不易??却沒有想过却要消耗十数年的修为??修炼之人对本身的修为看得极重??人的一生不足百年??修炼的时间更少??若是一下子折损十数年??那便是极大的损失??这如何是好

只听大祭祀又道:“虽然如此??但我看你爱妻意深的份上??还是可以答应??你若想让我答应你??仅仅奉还魔彩珠还不够??”

吴天听了事情还有转机??于是喜道:“只要吴天能做到??一定答应??”

“好??听秋瑟说你曾助她涅磐朱雀??两天以后我们涅磐朱雀之时??我要你助我一臂之力??”

“吴天答应??”

“还有就是你今晚、明晚还在这里陪我??但却不能向别人说起??”黑月道

吴天又是一惊??咬了咬牙??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两人正说着??外面一阵的脚步之声??黑木、秋瑟等人走了进來

众人看到了大祭祀身边的吴天??都是一愣??只是每个人的心悄是不一样的

黑木心中是惊??这虹光派的小子??怎么进入了本族的祭坛??还站在黑月的旁边??看样子黑月十分的信任他

秋瑟眼中是惑??她昨晚派來替换吴天之人??给她带回的消息是??吴天正在侍候大祭祀沐浴??本族中沒有明文??可是却是约定俗称祭祀以上的之人都沒有成婚??据说是男女**??特别是与法力高强之人**??虽然可以在短期内提高魔法??可是时间长了??体内的魔法肆意??便要到无法控制的程度

“大祭祀??气色看上去比昨晚好了许多??”秋瑟话中有话

大祭祀微微一笑??脸上带着红润??吴天在侧面看來??心中突然想起当日的黑云??与自己**之后??法力似乎比以往更强了??而这大祭祀昨天与四位长祭祀修炼阵法之时??明明也是筋疲力尽??而此时居然是神采奕奕、精神饱满??莫非与昨晚之事有关

“大功就在眼前??我岂能不高兴??所以恢复的快些??”大祭祀道??“四位长祭祀恢复的如何??”

“他们恢复的也不错??只是不如您恢复的快??”黑木说着??还是诧异的看看吴天

“如此甚好??大姐??为保后日咱们一举成功??你且取出本族的灵药??分与几位长祭祀??好让他们恢复的快些??”

“啊??大祭祀??那些灵药本族的大祭祀才能享用??况且原本便沒有几颗??”黑木急道

“无妨??紧要关头??不必计较那么多了??”大祭祀道

“是??”黑木不情愿的答应一声??然后转身离开了

“秋瑟??”大祭祀道

“在??”

“族中除了我与四位长祭祀??便是你的法力最强??你也做些准备??若是有谁出了意外??你必须顶上??”大祭祀说着??表情严肃

“是??”秋瑟有些受宠若惊??“大祭祀既然无事??我便告辞了??”

“去吧??”

秋瑟行了一礼??看看旁边的吴天

大祭祀微微一笑道:“我需要这位吴少侠持两柄奇剑助我们一臂之力??你现在且带他离开??晚上之时再让他到我这里??我有些事情要与他谈??”

秋瑟再诧异的看看吴天??然后行礼带他离开了

秋瑟带吴天來到了一间房内??徐若琪和千雪正等在那里

徐若琪冷冷瞪了吴天一眼??转过了头

连千雪也疑惑的看看吴天??有些失望

吴天自知理亏??也不敢多说话

“吴天你且好好休息??晚上再去大祭祀那里??”秋瑟道

“什么??”千雪突然跳了起來道:“晚上还要大哥哥去??”

“正是??”秋瑟虽然心中也有想法??可是脸上却是严肃

“晚上去那里干什么??孤男……”千雪原本要说“孤男寡女”??可是话刚说出一半??秋瑟便猜到了她后面的话??于是连忙截住

“你住口??大祭祀乃是本族的至尊??你不可口出污秽之言??”

千雪哼了一声??沒有再说下去

吴天尴尬一笑道:“其实是大祭祀答应了我去复活衫妹??”

此言一出??三个女子同时大惊:“什么??她居然会答应??”秋瑟的惊讶尤为强烈??“那要耗损她十几年的修为呀??”

“正是??不过也需要我做到三件事情??”

“什么事情??”徐若琪突然道

“第一??夺回魔彩珠??奉还那莫族;第二??助其涅磐朱雀;第三……”吴天说到这里说不下去了??因为第三是自己答应大祭祀晚上继续陪她

“第三是什么??”千雪问道

“第三便是给她当两天的仆人??晚上继续侍奉她??”

徐若琪又是冷笑一声??“恐怕这第三件事情??是你自己要求的吧??”说完转过了脸

千雪则是一脸的沉思??自语道:“前两条可以理解??可是最后一条便有些不明白了??”

吴天被说得脸上一红??连忙的低头??而秋瑟张了张口??欲言又止??终于还是叹了口气??让吴天他们好好的休息??自己退了出去

这一白天??吴天等三人便是在这香樟木的小楼上度过的

透过窗户??远远看见那祭坛之上黑木带领着众人忙碌着??准备着后日的祭祖仪式

吴天想起了昨晚他看到的壁画??壁画上的两人??分明都与自己有些关系??特别是后者??那个手持血剑之人??难道自己的身世之迷??就要在南疆解开

自己不怕魔彩珠、可以控御血剑??但是这里的那莫族人却是对血剑避而远之??在祭坛中时??连大祭祀都不敢靠血剑太近

他想到了这些??又想起了黄衫??心道若是衫妹在处??我便可将上述的问題向她请教??不过若是衫妹在此??昨晚之事我又该如何向她解释呢??每个人的忍耐都是有限度的??衫妹一二再??再而三的原谅自己的不羁??换來得却是连她的母亲都与自己有了关系??难道这是她应得的吗??待我救活衫妹之后??我一定跪在她的膝前??任其发落

徐若琪和千雪也都不理吴天??徐若琪站在窗口不知想着些什么事情??千雪则玩着衣角??也想着自己的心事

吴天长叹一声??闭目调息去了

一天很快的快去了??天黑之后??大祭祀派人來请吴天

吴天走时想与徐若琪和千雪打个招呼??可是那二人居然不知跑到了什么地方??显然是在躲着他??带路之人把吴天带到了祭坛之内??请吴天进去??然后自己却转身离开了

吴天走了进去??远远的听到了水声??他侧目看去??大祭祀早已躺到了那水池之中??轻滑着水花??一丝不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