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382 回涅磐之力

382回 涅磐之力

月色皎洁

祭坛之上??一阵的寂静

白天之时??众人在上面搭起了许多的台子??上面放满了法器??而这些台子??都是以一处微微突起的石台为中心

黑影一闪??一人已上了祭坛??然后收去了法力

她向后拉下帽子??脸出一张苍白的脸??这人??居然是徐若琪

白天之时那莫族虽然沒有说不许他们外出??可是徐若琪看得出來??那木屋的外面??还是有不少人是负责看守他们的??而那祭坛之上一阵的忙碌??她早就好奇大祭祀说的涅磐朱雀??到底是如何涅磐??一年之前??中阵七人在前往凝碧涯的路上??曾与朱雀相遇??那时的朱雀还不是十分的强大??估计若是中阵发动??与之相斗应占上风

徐若琪想着??慢慢的走到了那台子的中心位置??那里是突起一尺多高、平坦的石面??并无异样??徐若琪轻轻的跺跺脚??却发现下面的声音有些发闷??难道下面是空的??这只是一个盖子

徐若琪跺脚之声??惊动了一人??那人一动??徐若琪也马上发现了动静??她连忙摭住了脸

徐若琪刚要躲藏??却见一个黑影突然从祭坛上飞起??飞了出去

徐若琪大惊??她原本以为是被祭坛上的守卫发现??正要躲藏??可是那人一见自己却马上飞走??难道对方也來偷窥之人??只是在这祭坛之上??有极重的禁锢??非是那莫族人??不能施法??否则会引发阵法??自身难保??见那人腾空而去??徐若琪心道那人居然是那莫族人??为何还要慌张的逃走呢??徐若琪想着??有些好奇??突然她念动咒语??身上五彩一闪??一对羽翼从她背上升出??轻轻一挥??向那人追去

祭坛之上有两道黑气相撞??却击了个空??因为此时的徐若琪早已飞远

一黑袍之人突然飞到了坛上??手一挥停住了黑气??她向着五彩飞去的地方看看??身上黑气一闪??也追了过去

徐若琪的五彩霞衣极快??刚刚飞出那莫族的住地不久??便追上了前面之人

那人见自己被追上??就停了下來??摘去了头上的帽子

“徐姑娘??”

“呀??”徐若琪微惊??那人居然是黑风??徐若琪对黑风本有敌意??于是身上金光一闪??金蛇剑飞于空中??冷冷道:“怎么是你??”

黑风见状??也是冷冷一笑道:“我是故地重游??你偷偷摸摸上到祭坛之上做什么??”

“你少装蒜??”徐若琪道:“吴天相信你??我却不相信??我看你与那白眉等人早已串通好了??故意骗过我们??另有它图??否则以你法力和玄武趾骨之强??怎么会冲不破流水四仙呢??”

黑风冷冷一笑道:“你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那流水四仙虽然不是绝顶高手??可是他们道法精纯??况且他们的法术乃是道家正宗??正好是我们魔法的克星??我看在吴天与我姐姐的关系之上??助他找回他的儿子??你们却对我如此怀疑??我却何苦呢??”

“吴天与你姐姐??他们又是什么关系??”徐若琪突然想起??黑云是死在了吴天怀中的

黑风冷冷一笑??正要说什么??突然一阵的黑气闪过??场中已多了一人

秋瑟

黑风一见秋瑟??袖中红光一闪??原來她早已把玄武趾骨拿到了手中??徐若琪见状脸色微变??心道原本以为她沒有防备??未曾想她却是早有准备??如此一來??徐若琪心中的怀疑又深了一层

秋瑟看看徐若琪??再看看黑风??身上的黑气却收了回去??她居然向黑风行礼道:“黑风大姐??小妹秋瑟久仰您的大名??一直对你们姐妹佩服的紧??”

黑风一愣??玄武趾骨上的红光消失??只是点了点头道:“难得南疆还有人记得我们姐妹??”

“你们姐妹??特别是黑云大姐的事情??一直在南疆被人传颂??就连大祭祀都不时的说起??今早之时??她还说若是你们姐妹在??此时都已位列长祭祀之位??那么涅磐朱雀??把握便大了许多??”

黑风听了身子一颤??但马上恢复了平静??“黑月这话若是在二十五年前说起??我们便不用远走北山了??”黑风说着感觉有些失态??于是脸色一沉道:“她真的要涅磐朱雀吗??”

“正是??”秋瑟正色道:“朱雀涅磐四次之后??我族中人的法力强了许多??你作为那莫族一员??难道沒有体会吗??”

黑风点点头??“我在北山赤风谷借玄武鲜血之灵气??研究流石阵??研究数年都沒有成功??那一日醒來??突然感觉体内灵气充裕??然后再试??居然起动了阵法??”

徐若琪听了一惊??心道那阵法能起动??居然与朱雀涅磐有关??而涅磐朱雀的却是吴天??如此说來??那流石阵的成功??还有他的功劳

只听黑风继续道:“黑云原本也在利用这玄武趾骨施展阵法??原本那阵法的法力只能让北山三分之一的地方无雪??可是后來居然能让整个北山无雪数月??便也是那朱雀涅磐之功??”

秋瑟听了也是一吃的惊讶??感叹道:“黑云大姐居然能施展让整个北山无雪之法??实在太强大了??”

“那是自然??”黑风道:“即便是黑月??也不是姐姐的对手??”

说到这里气氛有些尴尬??秋瑟怕黑风再说出什么对大祭祀不敬之语??自己无法应对??于是转口道:“徐姑娘??你也听到了??这几日我族中正在准备大事??你无事不要乱跑??否则伤了和气??吴天的事情便沒法商量了??”

徐若琪冷冷一笑??还是点了点头

“秋瑟??你不是來抓我的吗??”黑风突然道

“当然不是??我只是见到祭坛之上有人影闪动??于是才追了过來??看个究竟??既然是两位??便也无事了??”

“那我便告辞了??”黑风说着??转身要走

“等等??”秋瑟突然叫道

“何事??”黑风转身问道

“后日便是祭祖仪式??你若有空??便也來拜祭一下吧??”秋瑟说完??便与徐若琪飞走了

黑风看着她们的背影??自语道:“祭祀祖先仪式??每十年才能有一次??我还敬仰祖先??只是不知先祖是否还认我这个不肖的儿女??”黑风说着??有些黯然伤神??她正准备离开??突然手中的玄武趾骨一阵的颤抖??然后不停的闪出红光??似乎要挣脱黑风之手

黑风大惊??连忙施法??渐渐的??玄武趾骨上的光芒与颤抖才停止??然后恢复了正常

玄武趾骨突然异动??必有法力强大的灵物到了南疆??朱雀现在还是一具死尸??那么会是什么呢??黑风看看手中的玄武趾骨??突然想起了这块骨头的主人??玄武或许便是因为失去了一块骨头??而不能完体??才法力不足??被剑魔击败??难不成……难不成

黑风想着??脸上露出恐怖是神色……

说是后日??其实仪式在第二日的晚上便开始了

成百上千的那莫族人??聚焦到了祭坛周围??有些身份之人可以到祭坛之上??而其他族民??则只能在下面跪拜祈福

祭坛上面之人??全部都换上了与平时不同的白袍??仪式从头晚便开始了??台上的各位祭祀轮流的念着各种咒语??还不时的有人跳起各种的舞蹈

徐若琪和千雪被秋瑟请到了一间离祭坛很近的木屋之内??透过窗户可以将祭坛上之事看得清清楚楚??而木屋之内十分的讲究??各种的用具、用品显然都是由珍贵的木材精心制作而成的??徐若琪久在碧云山上??对这些奢侈的物品沒有感觉??而千雪作为北山梭罗族的大小姐??见过的好东西显然不少??但即便如此??她对这房间内的东西还是十分的惊讶??住在这房间之人??显然不是一般人

床头之上??居然还挂着一把剑??这剑虽然算不上明贵??却也是件利器??只是这把剑与周围的摆设??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不是因为这里挂一本宝剑显得突兀??而是因为这把剑与那些讲究的物品比起來??显得十分的普通??千雪忍不住将那把剑摘了下來??仔细的查看??只见剑柄之上??居然雕刻了一个彩虹的图案??千雪诧异出了声

祭坛上的仪式十分的枯燥??徐若琪正看得无聊??听到了千雪的声音??于是回头看她

“徐姐姐??你们虹光派的宝剑之上??是否都刻有一个小小的彩虹??”千雪问道

“原本只有入室弟子的剑上有此标记??现在因为派中弟子太多??所以不作要求??”徐若琪说完发现了千雪手中的剑??也是奇了一声??走了过去

“徐姐姐??你看??”千雪把剑柄上的彩虹指给徐若琪

徐若琪接过剑??上下看看??然后道:“这剑是我虹光派之物??如何到了这里??这个房间的主人又是谁??”

两人正在奇怪??突然门外传來一阵脚步之声??然后门一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端着些食物走了进來??千雪和徐若琪认得他??这两日??一直是由他送吃送喝的??他将食物放到了桌子之上??抬头之时??看到徐若琪手中拿得剑??脸色突然一变道:“你们不许乱动??”说着上前几步??身上黑气闪动??似乎是要将剑抢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