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383 回吴天的任务

383回 吴天的任务

徐若琪、千雪后退两步??徐若琪冷冷道:“这剑乃是我虹光派之物??怎么会挂在这里??”

“是呀是呀??这剑是哪里來的??这房间的主人又是谁??”千雪也问道

那男子一愣??居然问道:“这剑是挂在这个房间里的吗??”

“是呀??”千雪道:“怎么??你也不知道吗??”

男子看看徐若琪手中的剑??突然叹气道:“我平时是不能进入这个房间的??”说着四下打量??似乎想把每样东西都极力的记住??最后??他的目光落到了徐若琪手中的剑上??突然他身上黑气一闪??一道黑气卷向了徐若琪手中的剑??徐若琪大惊??身上金芒闪动与之对抗??“当”的一声??那剑已被这男子抢了过去??而徐若琪手中只剩下了剑鞘??徐若琪大惊??这男子法力虽然不算太高??可是身手十分的敏捷??难道他也是那莫族的猎手??徐若琪想的正要去抢回宝剑??可是那个男子却不再理她??而是看着手中的剑??突然感慨道:“这么多年了??她还记着他??还把他的剑挂到了床头??”

千雪见这男子感慨??心中早就急出了火??而且这几日因为吴天之事她闷闷不乐??很少说话??现在早就憋不住想要说一通了??可是偏偏遇到了这个顾左右而言它的男子??于是更加心急??“大叔??你这人说话怎么吞吞吐吐的??人家问你这是谁的房间??你却让我们放下宝剑;人家说这是人家虹光派的宝剑??你却说她还记着他??谁记着谁呀??你到是说谁呀??你再不说本小姐便要生气??说不定一怒之下把这房间冻成冰块??”

千雪这一段话以极快的语速说出??而且说完之后还叉腰撅嘴

这一番话说完??那男子张大了嘴??愣在那里??反应了半盏茶的功夫??才把前后想明白了??旁边的徐若琪微微的皱眉??然后马上想明白了??原本一日上万言的千雪??是被憋成了这样??在看千雪撅嘴的样子??忍不住也想笑

那男子憨憨一笑道:“姑娘您莫生气??这个房间便是秋瑟祭祀的房间??”

“居然是她的房间??竟然如此的讲究??”秋瑟祭祀原本是个身材高大、皮肤黝黑的女子??很有些巾帼不让须眉的气概??而她的房间之内却如此的讲究??实在出乎千雪的意料??“那秋瑟祭祀是什么人??我是说她在成为祭祀之前是什么人??看她房间里的东西??她必定是个旺族人家的女儿??否则怎么有机会接触这些好东西呢??”千雪再次以极快的语速说出??说完一通之后??自己感觉舒服了许多

那男子又想了想??然后道:“秋瑟祭祀乃我那莫族中的贵族??所以她犯大了大错??却未受到严厉的制裁??”那男子说完??感觉说漏了嘴??于是连忙的住口

千雪和徐若琪听了都是一奇??千雪的眼珠转了几转??终于问道:“大叔??如何称呼呀??”

那男子又是憨憨一笑道:“在下悠悠??乃是秋瑟小姐的侍卫??”

“啊??”千雪惊道:“她法力如此之高??也需要侍卫吗??”

“秋瑟小姐乃是我们族中的第一个成为祭祀之人??到这里來时我自请随行??好照顾于她左右??这也是老族长的意思??”悠悠说着有些脸红

徐若琪听了??心中微微的同情??看來这也是个痴情之人

千雪眼珠又是一转??心道我若是直问他??他不一定会说出实情??若是套他一套??或许可以成功??于是千雪叹了一口气道:“悠悠大叔呀??都怪着剑的主人??否则秋瑟祭祀成就何止于此??或许早就成为了长祭祀了??”经过这几天的耳闻目睹??千雪已经知道那莫族大祭祀之下??还有四位长祭祀??然后才是普通的祭祀??便如秋瑟和黑木她们

“啊??姑娘怎么知道的??”悠悠惊道

“这位徐姐姐??和那位吴大哥就是那个剑派的??”千雪说着??看看那把剑

悠悠是个老实人??听千雪这话??以为她们早已知晓了全部的事情??于是叹气道:“当年虹光派那人??背着血剑來到南疆??向大祭祀请求入魔道之法??大祭祀未与理睬??他便在祭坛之下跪上了七天七夜??终于体力不支晕倒在地??大小姐好心将他救起??在照顾他几天的时间里??居然对他产生了爱慕之情??到后來??居然帮他做了那大逆不道之事??”

千雪心道很好??就要说到事情的关键了??马上便知道秋瑟到底做了什么错事了

可是悠悠却住了嘴??只是叹气

千雪一时的心急??却想不出什么办法

徐若琪也有些好奇??她所好奇的不是秋瑟犯了什么错误??而是司马天要秋瑟为他做了什么??她见悠悠停口??忍不住问道:“悠悠前辈??他们到底做了什么呢??”

悠悠刚想说??突然一愣??“你们不知道吗??”

“当然不知??”徐若琪道:“我们刚才是头次听说这些事情??”

千雪原本以为徐若琪有了什么好主意??要套出悠悠后面的话??可是沒想到徐若琪居然露了馅??只是想要制止已來不及了

“啊??”悠悠感觉自己受了骗??瞪了一眼千雪??走了出去

“徐姐姐??你……你……”千雪气得一甩手??不理徐若琪了

将近子时??祭坛上的大部仪式已经停止??众人在大祭祀的带领之下??向着南面的跪倒??双手举天

千雪听到外面一阵的安静??于是也站到了窗口??看着祭坛之上??却幽幽的说出一句话:“大哥哥在里面很久了??不知何时再见到他??”

吴天被指派的任务??有些奇特??看守朱雀的尸体

一个尸体有什么好看的??难道还会被人偷走吗??吴天带着这样的疑问看着大祭祀黑月

黑月看出了吴天疑惑??解释道:“吴天??这朱雀乃是四圣兽之一??据说还是四圣兽之首??它的肉若是被人吃过之后??好则提升一甲子的法力??坏则当场毙命??而它若少了一块肉??涅磐之事便要从头开始??而且还要等上百年??所以你若想救活你的妻子??便帮我看好朱雀尸体??不许它少一根羽毛??”

吴天静静的坐在朱雀尸体之前??两柄宝剑插在他的左右??面对着朱雀??发出幽幽的光芒??吴天现在所在的位置??便是在那祭祖仪式的正下方??那几个高台的中心位置??就是那日徐若琪觉出发空的位置

吴天听着上面的咒语声、舞蹈之声一波完了??一波再起??不知何时是个终结

吴天有些昏昏欲睡了??他连忙调息??片刻之间便进入了空明之境

上面的声音终于平静了下來

原來这时??已接近了子时??祭祖仪式最后的关节就要到了

只听一声的磬鸣??子时已到??天上正是满月

大祭祀黑月带领大家发出一阵的怪叫??原來那也是一种的咒语??天空之中突然出了一阵阵的红光??似乎还有什么东西在咆哮着

那莫族众人再次的跪拜??突然??一男一女跑到了祭坛的中间??他们都是赤身**??跳着不知什么舞蹈??却是十分的疯狂

而下面那莫族跪拜之人??纷纷口中念动祈福之词??为自己或者族中祈福

那一对男女跳了一段之后??两人脸上都是通红??**的身体扭曲到了一起??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做起了男女之事

不远处观看的徐若琪和千雪都是脸上一红??连忙的转过头來

“这魔族人真不知羞??居然当众作出了这些事情??”千雪红脸道

“魔族人冥顽不化??其文化尚处于原始阶段??看这那莫族人??似乎还是以女性为大??所以大祭祀、祭祀大多都是女性??”徐若琪道:“相传古时便是以处女之血祭祖??中原早已不用??而魔族还坚持了下來??只是……”

“只是什么??”千雪问道

“只是据说还有以命祭祖??”

“啊??那接下來该不会是??”千雪惊了一声??又向台上看去

此时那对男女已进入了**??不停的发出诱人的尖叫??借着明亮的火光??千雪再次发出一阵的惊呼??因为那女子的下身??居然不停的流出了血來

最后之时??那对男女同时拿出一把刀??刺入了对方的心脏

下面之人念咒语之声又高了一截??大祭祀突然双臂一挥??那对男女的身上生出了火光??熊熊的燃烧起來

台上的众人??除了大祭祀黑月和四位长祭祀之外??都纷纷得退了下去

祭祖仪式结束??要开始下一个节目??涅磐朱雀了

吴天只觉一些**从空中滴落??掉到了朱雀的身上??有些是血??刚有一些是黑色的**

吴天连忙起身??拿起了双剑

接着??上面传來了阵阵的火光??那两个为祭祖而献身之人的尸体已经开始燃烧了??吴天再后退几步??退到了一个门后

上面的石板突然被移体??那团火光落了下來??落到了朱雀身上

“腾”的一声??朱雀的身上燃烧起了火焰??吴天再次后退两步??因为这火焰的热度高的惊人??普通的火焰??在这个距离之上??吴天还是能够承受的??更何况他都下过摩天族的熔洞之底??距离熔岩不过几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