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390 回一路向南

390回 一路向南

吴天听她说还记得??脸上一喜??于是道:“多谢大祭祀??吴天马上便要出发前往多诃族??夺回魔彩珠之后??交还给大祭祀??到时还请大祭祀履行诺言??”

黑月点头道:“我所找你??正为此事??”

“哦?”吴天听了一愣

黑月一笑道:“你助我提升法力、涅磐朱雀??已是功劳不小??即便你不取回魔彩珠??也当完成答应你的事情??只是……”

吴天听了本來一喜??可听到了但是二字??心中又是一沉??“但是什么??”

“复活之术相当的耗费法力??而且对一人只能使用一次??若是失败??正沒有第二次机会了??我现在法力虽然有了提升??可是仍然沒有十成的把握??若是有本族的至宝魔彩珠相助??才可圆满??我叫你前來??便是因为此番的大战之后??我族中自我而下都受了重伤??不便出行??所以还请你速去多诃族??取回魔彩珠??或许那时我们的伤势已好??再加上朱雀涅磐之力??我救活你的妻子便多了几分把握??”

吴天听了大喜??忍不住道:“多谢大祭祀??我还以为您找为是为了……”吴天说到这里想起刚才千雪咳嗽之事??于是住口

“我找你??正是为了徐姑娘对你所说之事??”黑月笑道??“我想请你作那莫族的长祭祀??”

“啊??”吴天一愣??心道她原來已经发现了徐师姐偷听之事了??他正要张口拒绝??突然想起了刚才在门口之时??秋瑟之言??顺水推舟??于是改口道:“大祭祀邀请??吴天本不该拒绝??只是此时爱妻未醒??爱子未回??哪里有心情助大祭祀呀??它日爱妻复活、爱子寻回之时??吴天必定回到大祭祀身前??任凭差遣??”

黑月听吴天如此一说??实在无法反驳??于是点头道:“如此也好??只是你要记住今日之言??”

“是??大祭祀若无它事??吴天便回去收拾一下??去往多诃族了??”吴天道

“吴天??我且问你??多诃族的三大族长个个巫法高强??现在又有邪教众人相助??况且你的儿子还在他们手中??你觉着你有几分把握夺回魔彩珠??”

“这……”吴天想想??黑月所言极是??不说是两方??单是其中一方之人??也不是自己能对付的??只是事到如今??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为救爱妻和儿子??吴天即便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好气概??”黑月赞赏道:“只是我若告诉你一件事情??或许不用如此费力便可取回魔彩珠??”

“何事??”吴天喜道

“你背上的血剑??便是多诃族的至宝??正如魔彩珠于我那莫族一般??你若是以血剑与他们置换魔彩珠??也许他们会答应??”

休息了一夜??第二日一早??吴天带着徐若琪等人向那莫族人告辞

因为此行秘密??只有秋瑟和大祭祀知道他们的去向

三人背着无忧谷给准备的包袱??一路向西南飞去

越向南飞??天气便越湿热??吴天和徐若琪还好些??千雪早已受不了了??最后只得时时的催动天钉??才可以驱除暑热

一路南行??地面的树木、动物开始变的怪异起來??原本可一木成林的巨树越來越少??反而是一丛丛的低矮灌木多了起來??而空中也不时飞过颜色艳丽的鸟儿

千雪在极北之地??哪里见过如此多的漂亮鸟儿??一时间眼睛都不够用了??此时众人正好追上了一只鸟儿??千雪看见??突然发出一声轻叫??前面的那只鸟儿太漂亮了??它是莺头凤尾??翅尖的位置是紫色??而后背和翅根的位置却是红色??千雪看着??忍不住飞近

那只鸟儿似乎浑然不知??千雪见状大喜??伸手便要向那只鸟捉去

“不可??”徐若琪大叫一声??突然飞了过去??抓住了千雪的后腰带

千雪的手差一点便碰到了那只鸟儿??而那鸟儿也发现了后面的异常??突然回头吐出一口的绿汁

那股绿汁速度极快??幸好有徐若琪拉扯??否则便要喷到了千雪的胸口??饶是如此??千雪所穿的黑袍的下摆??还是被滴上了一滴

“噗”的一声??黑袍之上冒出了一股的青烟??显然那绿汁乃是剧毒之物

千雪心中一惊??看看这个情况??刚才险一险便送了命

吴天也是大惊??手中血剑血气一吐??那鸟儿鸣叫了几声??不急不慌的飞走了

吴天刚刚转过头去??只听千雪又是一声的尖叫??原來那她黑袍之上冒出的青烟越來越大??那滴绿汁在她的袍子之上烧出的窟窿越來越來大??正慢慢的向她的上半身烧去

徐若琪也是一惊??心道这鸟儿的毒液居然如此厉害??若是挨到了千雪的身上??恐怕皮之不存??眼见那股绿气仍然在向上游去??徐若琪大叫一声:“快脱衣服??”

“啊??”千雪一愣??“脱……脱衣服??”说着看看旁边的吴天

“快??不然就沒命了??”徐若琪说着??手上金光一闪??从千雪的后背之上??撕开了她的袍子

天气炎热??虽然袍子有避暑的作用??可那是在那莫族的地盘??此时已离开很远??那袍子穿在身上也是十分的炎热??所以千雪里面只穿着底裤??上面居然是空空如也??徐若琪这突然的一下??让千雪玲珑的胸部一下子露了出來??而此时恰逢吴天回头??春色一览无余

千雪尖叫一声??捂住了胸部??吴天也连忙回头??面红耳赤

此时三人脚下绿气腾了上來??再看时??那件袍子已经被绿汁烧沒了

徐若琪看到千雪**的身体被吴天看了正着??心中一酸??看看刚才从千雪背上抢下的包袱??心道里面还有件多诃族的衣服??于是道:“天色已晚??咱们先下去吧??”

于是三人飞了下去??吴天脚刚落地??正要收法??突然感觉脚下一软??脚居然陷了下去??他连忙再运法??然后内法一吐??向下吹去??只见那腐烂的树叶、树枝下面??居然是一片的沼泽

“这里不能落??咱们向前飞飞看??”吴天不敢抬头??于是带头向前飞去??刚飞片刻??突然感觉下脚有风起??他低头看去??只见一张血盆大口正向自己的双脚咬去??吴天大惊??身上白光一闪??急向上飞去??险险躲开了那一咬??再看之时??原來是一条巨大的鳄鱼偷袭自己

上面的两个女子看着那血盆大口??也是一惊??只是她们的尖叫声还沒发出??便发现吴天刚才急飞之时??不小心碰到了一棵树丛??那树丛之中有团白白圆圆的东西??“嗡嗡”之声便是从那里发出的??而且越來越大

“峰巢??”吴天想起自己年幼之时??经常和少掌柜的去捅房檐下的蜂巢??只是那些风巢个头甚小??而眼前的这一个??依树枝而成??足有一丈之大??三人感觉不妙??连忙的飞开??可是还沒飞出多远??突然身后的“嗡嗡”声大了起來??一群东西铺天盖地的冲了过來

“马蜂??”吴天惊叫一声??只是此处无处可躲??于是三人一边运法??一边向上飞

幸好三人法力都不算弱??那些马蜂虽然厉害??可是却冲不破他们身体周围的法气??马蜂几冲之下沒有效果??再加之三人此时已飞高??马蜂便落了下去??片刻之后便不见

而那沼泽之中的巨鳄??此时却在不停的翻滚着身体??发出一声声的惨叫

“它……它怎么了??”千雪捂着胸道

“它被马蜂蜇了??”徐若琪冷冷道

“听说鳄鱼皮很厚??马蜂蜇不动的??”吴天道

“你想想刚才那只鸟的唾液??”徐若琪道

吴天和千雪想了身上一惊??仿佛自己也被马蜂蜇了一下??再向下看去??只是片刻??那只巨鳄便不动弹了??而身上居然肿起了若干的大包??流出了脓汁??可见那马蜂毒针之强

三人更不敢大意??身上法力不减??再飞了片刻??只见前出现了几棵大树??有如此大树??那些地面定不是沼泽??于是吴天首先小心的落了下去??用脚轻踩??果然踩到的是坚硬的地面??他心中大喜??连忙落下??回头要召呼二女??可是刚回过去半个头??突然想起千雪此时身上沒有衣服??于是连忙停住叫道:“下來吧??这里沒事??”

他的话音未落??那大树的身周突然有无数的声音响起??各色虫兽被吴天的叫声惊动??纷纷的跑出了巢穴??有的是奔向了吴天??有的则是逃命去了

吴天大惊??终于相信叶中青所言??南疆毒虫怪兽极多??若不穿上多诃族特制的衣服??便是寸步难行??他也有些恼怒了??手中血剑突然血光大盛??那些虫兽被血剑的血光照到??纷纷死的死??逃得逃

这里终于安静了下來??吴天长出了一口气??此时二女落到了大树的另一侧??千雪看开包袱??取出了那身草衣??穿到了身上??衣服虽然很露??可是比起刚才赤身露乳的样子好了许多??而且这衣服穿上去还凉快的很??千雪大喜??身子一跳??到了吴天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