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391 回怪鸟狂兽

391回 怪鸟狂兽

“大哥哥??你看我穿这身衣服好不好看??”千雪说着??在吴天的面前转了一圈

这身的草衣露着腰腹、露着大腿??吴天看了心中一荡??脸上一红??连声说好

千雪大喜??蹦蹦跳跳

此时只听徐若琪轻咳一声??也转了过來

吴天看去??一时间张大了嘴??千雪的身材不太丰满??衣服穿在她的身上多了几分的俏皮??少了几分的性感??而徐若琪身材比千雪好了许多??再加上自喝了那仙溪之水后??她的皮肤发出一种异样的光彩??十分的迷人??所以她一出來??不只是吴天??连千雪都被惊住了

“这衣服??穿在徐姐姐身上为何如此漂亮??”千雪说着??看看自己的胸部??微微的嫉妒

徐若琪看着吴天发呆的样子??脸上微微的一红??于是道:“吴师弟??吴师弟??”

“呀??”吴天被连叫了两声??才缓过了神來??连忙转过了头??不好意思再看

“吴师弟??你也换上草衣吧??”徐若琪道

“是呀是呀??”千雪发现了好玩的东西??拍手跳道

“好??”吴天说着??拿着自己的包袱转到了树后??拿出那件草衣之后??一咧嘴??那女子的衣服??还算好??树叶多些??而这男子的衣服??居然只有两片大树叶被草绳穿了起來??分出了前后

“大哥哥??换好了吗??”千雪在树的另一侧叫道

“还……还沒有??我这件衣服好像不能穿呀??”吴天道

“大哥哥不准耍赖皮??我们都被你看了??你不穿上让我们看看??我们便吃亏了??”千雪叫道

“这……”吴天看着那两片树叶??还是有些犹豫

“哼??”突然徐若琪哼了一声道:“我们两个女孩都不怕??你个大男人还怕了??又不是沒见过??”

“啊??”千雪被说的脸上一红??吴天也是一愣??把两片树叶在身上比比??还好??树叶还算大个??不至于是走光??这时才脱去了身上的黑袍??穿上了草衣走了过來

千雪和徐若琪看了吴天几眼??突然忍不住的笑了起來

千雪捂着嘴笑的花枝乱颤??徐若琪虽然笑的含蓄一些??可是身子微颤??一对**也有节奏的跳动

看着穿着极少的两个美丽女孩??吴天突然心中一荡??身体有了反应??前面的树叶翘了起來

两个女孩马上发现了这个变化??徐若琪脸上一红??连忙侧过了脸??而千雪则是尖叫一声:“蛇??大哥哥身上有蛇??”

吴天大窘??连忙侧过了身去

徐若琪则又气又笑又羞??脸上再红道:“千雪??莫要乱说??”

千雪则跳了起來??急得脸红脖子粗??“确实有蛇??大哥哥快闪开??”

徐若琪听她的叫声异常??连忙转脸看去??果然听到了“嘶嘶”之声??自吴天的身后传來

徐若琪腰间的金蛇剑一阵的颤动??突然发出了金光??徐若琪大惊??心道这金蛇剑乃是由金蛇化成??遇到其它灵异之蛇??才会有所异动??徐若琪正想着??突然看到吴天身后红光一闪??一物向吴天扑去

徐若琪和千雪尖叫一声??所幸吴天已有了警觉??手中血光一闪??挡开了那物??然后后退几步??护在两女的身前??只见刚才袭击自己的??乃是一条胳膊粗细的红蛇??这蛇全身通红??还不时的发出红光??口中信子吐着??信子之上不时的喷出红汁

“啊??”众人一惊??徐若琪道:“曾听父亲说过??南疆有一种蛇名为耳蝮??全身通红奇毒无比??看此蛇的样子??莫非就是那耳蝮??”

三人大惊??连连的后退??此时吴天只觉刚才挥剑的左手有些麻木??心中大惊??刚才只是震开了耳蝮的毒汁??未曾挨倒??便有些中毒的迹象??若是被那红汁吐到了手上??那还了得??想着将血剑祭起??就要一击而下了

突然??旁边的灌木丛中一声的怪叫??跳出來一只怪鸟??此鸟比鹰略大??身上的羽毛多为紫色??只有翅尖和腹部有些绿色

“鸩鸟??”徐若琪惊叫一声??连忙拉着吴天和千雪飞到了树上

“呀??这便是传说中的鸩鸟吗??如此漂亮??”千雪道

“越是漂亮的东西??越是毒邪??”徐若琪幽幽道

吴天此时收起了血剑??内法轻吐??将手中的余毒慢慢的逼出??徐若琪和千雪见了微惊??千雪道:“这蛇如此之毒??那漂亮的鸟儿要受罪了??”

“未必??”徐若琪说着??那边的鸩鸟与耳蝮已斗到了一起

那鸩鸟看似不大??却是力大无边??居然一口将蛇啄起??狠狠的甩到了旁边的一棵树上??那棵大树被撞得一阵的颤动??耳蝮发出一阵痛苦的嘶叫??身子一弓向鸩鸟扑去??一团绿汁喷向了鸩鸟

千雪知道那绿汁的厉害??于是发出一声的惊叫??而那鸩鸟居然不急不慌??任由绿汁落到自己的羽毛之上??却毫无反应??它的嘴一张??准确的啄住了耳蝮的脖子??然后双足急踏??踩住了耳蝮的身体

耳蝮一阵的挣扎??可是却不能挣脱??鸩鸟则用力的撕扯??终于??吴天等人听到了一声类似皮革被撕裂的声音??那条耳蝮的皮居然被鸩鸟撕开??然后再用力??将那耳蝮撕成了三端

耳蝮的蛇身还在不停的扭动着??体内的红汁和血液流了出來??最后终于不动了

鸩鸟又是一声的怪叫??生吐下去一节耳蝮的尸体??然后向着树上一阵的嘶叫??仿佛是在示威

吴天等人早已惊的目瞪口呆??有飞开之心了

突然??这几棵树的周围发出一阵的“呜呜”的叫声??接着看到一群人拿着火把围了上來

天色未黑??他们拿着火把干什么??三人一奇??却不敢乱动??只见那火把之上发出阵阵的黑烟??那鸩鸟见到了居然后退??而且那黑烟之中有股特殊的臭味??吴天闻了??手臂上的麻木居然好了许多??看來这奇臭之味??似乎还有驱毒的功效

只见那群人身上穿着与吴天他们差不多的草衣??皮肤因为常年的曝晒已变的黝黑??他们举着火把将那只鸩鸟围在了中间??每人除了火把??另一只手中还拿着一枝树枝??左右的摇晃??那只鸩鸟见状居然十分的惊慌??大急之下便想逃出那群人的包围

“这是多诃族人??”徐若琪轻声道??吴天也点点头??看的这些人的衣服??应当如此

那群人中有几人口中念念有词??身上红光闪动??走在前面??鸩鸟听了那咒语似乎十分的难受??上下的跳动

众人的包围越來越小??鸩鸟四下转了一圈??见自己冲不出去??突然跃起??想从众人头顶冲过去

前面那几人突然一声的大喝??挥手抛出一张网??将鸩鸟笼罩到了其中??鸩鸟一阵的挣扎??对面有十几条大汉同时发力??才将鸩鸟拉住

此时一人取出一些黑色的膏体涂抹到了自己的身上和手臂之上??手持一支长矛向鸩鸟走去

徐若琪脸色一变??低声道:“据传这鸩鸟剧毒无比??其羽毛只需在水中轻点??便可要人性命??”吴天和千雪看着??也是一脸的紧张??为那个人

那人上前几步??鸩鸟见自己无法挣脱??于是突然的松力??向前扑來

那人则用力的将手中长矛刺出??“噗”的一声??长矛刺入了鸩鸟的腹部??鸩鸟一声的惨叫??但其前冲之力十分之大??一下子撞到了那人的身上??将那人压到了下面

吴天等人屏住了呼吸??那些举着火把之人也都停了下來??显然他们也知鸩鸟的毒性之大??此时谁也不敢上前

片刻之后??鸩鸟下面之人动了一下??然后推开了鸩鸟??摇摇晃晃的站了起來

举火把之人一阵的欢呼??却不敢靠近那人

那人摇摇晃晃的向前走了几步??连忙从腰间的葫芦里取出了一粒什么果实??放入了口中

举火把之人再次上前??拖起鸩鸟的尸体准备离开

突然??地面一阵的震动??那些人脸色大变??吴天等人在树上也有强烈的感觉??于是纷纷飞到了空中

旁边沼泽之中突然发出一声巨响??一个庞然大物突然从里面跃出??扑向了那些人

吴天等人只觉腥风扑面??仔细看去??却是一条异常巨大的鳄鱼??刚才被马蜂蜇死的鳄鱼已是大的惊世骇俗??而这条比那条还大出了近一倍

“呀??”千雪惊叫一声??“这条鳄鱼这么大??难道是刚才那条的妈妈??”

那些多诃族人见到这鳄鱼??连忙拖着鸩鸟的尸体四散奔逃??显然这鸩鸟十分的珍贵??舍不得放弃??可是还有几人??特别是刚才那刺死鸩鸟之人??此时身上的毒性发作??行动缓慢??眼见那巨鳄一口便向那人咬來??不是要将那人咬成了两段??便是将他一口吐下

吴天心道不好??情急之下手中血剑血光一闪??一道七色彩虹横挂于天际??击到了巨鳄的下巴之上??巨鳄的嘴突然间被击合而上??上下的牙齿撞到了一起??顿时碎了若干??而吴天一击之力极大??巨鳄向后翻去??重重的落到了沼泽之中??溅起的淤泥??飞起了若干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