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392 回待客之道

392回 待客之道

巨鳄在沼泽之中一阵的翻腾??再次一冲而起??扑向了吴天

吴天手中血剑再挥??未等巨鳄张口??血光闪过??巨鳄的颚下出现了一条的血痕??巨鳄惨叫几声??扑落到了地上??鲜血四射

吴天手中血剑突然一亮??将空中的血气收住??十分的诡异

那巨鳄虽然受了重伤??但还不至于要命??它见势不好??转身返回沼泽之中??转眼便不见了

吴天放心了许多??从空中慢慢的落下??此时那多诃族人重新围了过來??吃惊的看着吴天??再看看他手中的血剑??还有吴天身后的两名女子

吴天等人一阵的紧张??生怕这些人突然出手??于是戒备起來

沒想到那些人突然扔掉了手中的东西??齐齐的拜倒??大呼“魔君、魔君??”

吴天等人一惊??但看这些人都是一脸的虔诚??非有恶意??于是将血剑背起??抬手示意道:“请大家起身??在下并非魔君??”

众人还是跪拜??千雪一见??觉着十分的好玩??于是上前道:“哎??我说你们??快点起來吧??他不是你们的魔君??而是我的大哥哥??”

此时一年长之人慢慢的抬起头來??看看吴天??再看看他身后的血剑??诧异道:“尊驾有本族的尊者信物血魔剑在手??岂能不是我族的魔君??”

吴天看看手中的血剑??与徐若琪和千雪面面相觑??心道怪不得大祭祀黑月曾嘱咐自己万不得以之时??可以用血剑交换魔彩珠??原來这血剑是多诃族尊者的信物??只是如此重要的东西??怎么会流落到中原??又落入了我虹光派的手中??这些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吴天连忙上前扶起那位老者??抱拳道:“老丈??我确实不是魔君??这血剑只是机缘巧遇而得??”吴天说着连忙收起了血剑??然后取下背上的天愁神剑??“这才是我的兵器??”吴天说着??手中天愁神剑剑光一闪??那些多诃族之人纷纷的躲闪??显然对这天愁神剑害怕的急??吴天一愣??刚才他们被血剑血气照耀之时??并无这样的表情??而一般人都受不了这血剑的血气??而这天愁剑的浩然正气虽然厉害??可是一般人被照上一下??还是沒什么大事的??这多诃族人??怎么与别处之人相反呢

老者和其身后之人看到了天愁神剑??再仔细的打量下吴天和徐若琪等人??才失望的摇了摇头??因为这三人皮肤白皙??特别是两位女子??都是雪白之色??显然不是南疆之人??于是抱拳道:“原來是我看错了??得罪得罪??”

吴天连忙还礼道:“无妨无妨??在下吴天??正是要求见贵族的尊者??路经此地??”

“吴大师??听你的名字不像是南疆之人??”老者道

吴天正要回答??此时徐若琪眼珠一转道:“我们乃是将这血剑送往贵族的??只是行至此地??正打算休息片刻??才遇到了刚才之事??”

老者一听他们是來送还血剑的??于是大喜??“刚才多亏吴大师出手相助??救去我族中许多人的性命??还请吴大师到小部落的山洞??我等好好的答谢于你??”

吴天虽然听着吴天师这个名字别扭??可想來这是人家的尊称??不便多说??再看此时天色已晚??最近几日有月??于是点头道:“也好??我们正好借宿一晚??”

老者听了大喜??连忙簇拥着三人向一处走去

天色见黑之时??老者带领他们走进了一个巨大的山洞之内

自离开那莫族地盘之后??一路的飞行鲜有山峰??有的也是圆润的山包??不似北方那么如刀砍斧切出的万仞高山??而此处的所谓山洞??却是向下挖出??而不是真的在山壁上开出

只是一进山洞??千雪便是一阵的高兴??因为里面十分的凉爽??只是随后??她便发出了一阵的惊呼??然后用手捂住了吴天的眼睛

“千雪妹妹??你做什么??”吴天说着便要推开千雪??可是一伸手便挨着了她光滑的皮肤??又连忙的缩手??不敢乱动

“吴师弟??我看你还是让她捂着点吧??”徐若琪突然道

“为何??”吴天惊道

千雪沒有回答??而是问那个老者:“老头??你们族中的女子都不穿衣服吗??”

老者一愣??“谁说不穿??这不都穿着了吗??”

“哪里穿着??分明只有一件的短裤??”千雪道

老者一笑??“我族中千百年來都是如此??不论男女都是**着上身??”说着皱眉看看和徐若琪上半身的草衣

“别乱看??”千雪叫了一声??而徐若琪则是身上金光一闪??那老者看出她厉害??连忙的拍拍手??那些女子才纷纷的躲入了旁边的小洞之内??千雪才松开了吴天的眼睛??老者带吴天走了过去

在洞的最里面??有一处别致的所在??石桌石凳都是在石上凿刻而出的??与旁边的石壁豁然天成??溶为一体

老者请大家落坐于上??千雪上下摸摸??什么都好奇

沒过多少时间??便有多诃族之人端上了不少的吃喝??有些东西看上去还是血淋淋的??吴天等三人对这些都是避而远之??可是看着陪坐的老者和其他人吃得嘴角淌血??忍不住一阵的恶心??什么也吃不下去了

席间经过聊天??吴天才知晓??这里之人??乃是多诃族的一个分支??与主支居住的甚远??而且此时已与主支多年沒有交往??而且因居住于沼泽之地??所以也很少与外界沟通??若不是吴天等人一入沼泽便遇到了怪鸟和马蜂??慌乱之中飞错了方向??他们也不会來到此地的??而那位老者??便是这个分支的族长

老者听了徐若琪的话??以为他们真是将血剑送还的??于是一阵的感慨??还微微的感动??因为自百年之前??多诃族遗失血剑之后??他们便在与那莫族的内斗之中落于下风??他们这支为躲避战祸??才远遁远方??已有七八十年??再加上吴天白日里还救了他的族人??于是十分的热情??只是他的热情??却让吴天他们??特别是两个女子有些受不了??酒宴到了尾声??两个女子都还沒有吃饱??因为上的菜太吓人了

终于??众人闻到了一股的香味??千雪大喜??心道这必是好菜??而是看时间也到散席之时??这可能便是压轴的好菜了

一个女子小心翼翼的端上來了一两盘烤肉??那诱人的香味便是从这上面飘出來的

那女子将一个盘子放到了千雪和徐若琪的面前??千雪未等她放稳便抢起了一块??放入了口中??一嚼??果然好吃??于是一面招呼徐若琪??一面咀嚼??样子十分的忙乱??徐若琪也夹起一块??慢慢的吃着??果然比其它的菜好吃了不知多少倍

那女子将另一盘放到了族长和吴天的面前??吴天连忙点下头??表示客气??却发现那女子居然也是**着上身??那古铜色的胸脯??有一种异样的性感

吴天心中一荡??连忙的低头

“吴大师??请??”老族长客气一下??自己先拿起了一块??吴天把一块放到了嘴里??才明白千雪为何那样大吃了

千雪片刻之间??便吃下了四块??她正吃着第五块时??忍不住问道:“老族长??这是什么肉呀??这么香美??”

老族长“嘿嘿”一笑道:“不瞒三位??为感谢三位对我们的救命之恩??我们将这里最珍贵的东西都拿了出來??这肉便是??”

“什么东西这么珍贵??”千雪奇道

“这便是那鸩鸟之肉??”老族长说着??又咬下了一大口

“鸩鸟??”吴天等三人同时停住了口??想起了那鸩鸟白日里生吞了剧毒的耳蝮??突然一阵的恶心

千雪则跳了起來??指着老族长道:“你原來想毒死我们??”

“毒死??”老族长看看自己手中的蛇肉道:“三位有所不知??这鸩鸟之毒都在羽毛之上??而其肉鲜美可口??一來鸩鸟极其稀少??而來这鸩鸟之肉处理起來不易??刚才为了做这菜??已有两位厨师中毒死亡了??”

“啊??”千雪一下子跳了起來??再也不吃了

老族长也放下了肉??然后道:“三位既然吃好??那么请准许我表示我族对于吴大师最衷心的感谢??请接受我族招待贵宾的最高礼节??”老族长说着一鞠躬??吴天连忙还礼不知是什么礼节

“我族招待贵宾??最高礼节便是让自己的妻子陪侍男宾??”

“啊??”听老族长此言??吴天等三人差点跳了起來

只是片刻之后??千雪突然笑的直不起腰了

“千雪??你笑什么??我又沒有答应??”吴天恼道

千雪好不容易忍住了笑??指着老族长道:“大哥哥??他的已经年过六十??他的妻子该是个老太太才对呀??”说着又忍不住笑了起來??徐若琪终于忍不住一捂嘴

老族长听了微微一笑??然后轻拍拍手??刚才送上蛇肉的女子走了过來??站到了吴天的身前??吴天连忙低头??不敢多看

“老朽的妻子早已过世??故而让女儿代替??”老族长道

“啊??”吴天又是一惊??千雪和徐若琪也笑不出來了??因为眼前的这个女子虽然黑一些??却也是个绝美的女人??她此时并不避讳??正用滚烫的目光看着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