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397 回绿袍收徒

397回 绿袍收徒

“啊??”紫剑双侠一惊??晓峰再次问道:“是什么浩劫??”

“与魔婴有关??”伍飞还要说什么??突然不远处的那只圣鹰发现了什么??突然鸣叫一声??冲了下來

吴天见状心道不好??悄急之下掰下一截树枝??弹了过去??这一弹力道极大??那圣鹰猝不及防??正好被弹中了头部??一声的惨叫??落到了地上??挣扎几下居然不动了

吴天心中也是大惊??区区一截树枝??自己弹出居然有如此大的威力??他这想着??突然周围的身枝再次的异动??齐刷刷长矛一般刺了过來??吴天心道不好??自己刚才扯下人家一截??人家不干了??无耐之下??取出了血剑??血剑血芒一闪??那些树枝居然都停了下來??大有敬畏之意??慢慢的缩回??慢慢的恢复了原状

此时紫剑双侠与伍飞也跳了出來??看到了地上的圣鹰??伍飞脸色一变道:“不好??可能被发现了??”随后看着地上的死鹰有些奇怪??“这圣鹰是谁击落的呢??”

晓峰也是大急??心道自己的法力在此处发挥不出三四??若被发现??如何逃出去呢??想到这里??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題??刚才伍飞点倒那妇人之时??明明见其法力似乎沒有减弱多少??他们同是无忧谷的法术??为何他却无事呢

“伍长老??您的法力难道沒有减弱??”晓峰问道

伍飞一愣??低头在雪飞和晓峰的耳边说了几句什么??二人大惊??晓峰反问道:“真的可以这样吗??”

“我一开始也不行??练习几日之后??便可以了??”伍飞说着??突然远处跑來一人??他脸色一变??低声道:“不好??被巡夜的发现了??咱们打??”伍飞说着??伸手向晓峰击去??沒有半点的法力??晓峰马上明白??也挥手击來

吴天见状大急??便要飞下??突然徐若琪道:“你不必着急??我看这伍飞聪明的很??只是不明白他的用意??咱们还是不要露面了??”

吴天一愣??点了点头

伍飞与紫剑双侠假装打了起來??那巡夜之人靠近之时??伍飞一把把雪飞抓住??低声道:“别乱动??”

“他们怎么跑出來了??”巡夜之人问道

“我也不知??”伍飞道:“你代我抓住她??我去抓另一个??”说着便将雪飞往那人怀中送去

那人见一美女被推來??心中大喜??张开双臂便要接住??突然胸口一痛??低头看去??却是伍飞点中了他的穴道??然后倒了下去

伍飞再次四下的看看??突然对晓峰和雪飞道:“我看以你们二人的法力??是跑不出去了??”

“啊??”二人一惊

“我突然有个险招??不知你们是否愿意取义成仁??”伍飞目光炯炯的看着二人

二人对视一眼??晓峰抱拳道:“若是为无忧谷??为天下百姓??我二人万死不辞??”

“说得好??”伍飞拍拍晓峰的肩头道:“不只你们??我也会与你们一起的??”他说着??带二人拖着那巡夜之人回到那“叶卷”之中??低声的说着什么??声音太小??吴天听不清楚??片刻之后??便听紫剑双侠坚决的点了点头

“只是当前的场面如何收场??”雪飞问道

“我已有了打算??不过要将你们重新绑上??”伍飞道

“好??”晓峰爽快答应道??可是雪飞有些犹豫

伍飞看出了她的心思??作为一个女子??她最怕的便被制之后??任人摆布??于是伍飞道:“你们暂且放心??断径要以你们之身敬献给魔婴??所以今日之后??多诃族必定会加派人手看护你们??在仪式之前??你们不会伤到一丝汗毛的??”

雪飞听了有理??才终于点了点头

伍飞将二人城乡绑好??然后道:“他们若是有人过來??你们便说是那巡夜之人欲非礼于你??与那妇人和圣鹰发生了冲突??同归于尽了??”

“是??”雪飞脸上一红道

伍飞咬了下牙??“为了逼真??再委屈你了??”说着不等雪飞答应??便将她胸口的树叶撕开??雪飞发出一声的惊呼??吴天大惊??心道莫非是伍飞变了心意??将二人绑好之后欲加非礼??想着身体一动??徐若琪则在他的耳边轻轻道:“你想过去看她的胸吗??”吴天听了心中一荡??此时才感觉到后背之声??正有一对软软、弹弹的东西压着??那定是徐师姐的**??徐师姐的身材要在那雪飞之上??此时与自己近距离的接触??吴天心中一荡

只听伍飞再次说声抱歉??转身走了出去??将那巡夜之人身上的树叶衣扯断??还有那妇人的尸体一同推了下去??他则匆匆的离开了

片刻之后??便有一队多诃族人拉着树枝飞了过來??其中居然包括那个叫断径的族长??雪飞按伍飞所教之言??说了经过??断径大怒??首先安排人给雪飞换上了衣服??然后安排人把守此处??才转身离开

吴天见紫剑双侠已经无事??虽然不知伍飞给他们布置的什么任务??却定是对自己有利??于是也退了回去??飞回了他们居住之处

徐若琪从吴天的背上下來??脸上带着娇羞

吴天也脸上一红??徐若琪离开之时??他又想起刚才在自己背上软软弹弹的是东西??忍不住向徐若琪的胸口看去??还是抱了下拳??返回了屋中

吴天刚要打座调息??再熟悉一下魔尊的魔法??突然??徐若琪闯了进來??惊慌道:“吴师弟??千雪不见了??”

吴天大惊??连忙叫醒孤鹜等人??问千雪的去向??红羽道:“你们一出门??她便跟了出去??难道她沒有和你们在一起吗??”

“呀??”吴天听了大急??心道定是这个小丫头想跟着我和徐师姐??于是也跟了出來??此树宫巨大??我们刚才回來之时都差点迷路??况且她一路急追我们??肯定沒有记路

“快去找她??”徐若琪说着??便要出门

“等等??”吴天制止道:“徐师姐的法力在树宫之中还是有些限制的??我看便是我去吧??”

“我们也去??”孤鹜和红羽同声道??“我们也是多诃族人??即便被发现也只说迷路??况且我还是……”红羽说着脸上一红

“好??那就有劳二位了??只是这树宫之中除了你们族人??还有邪教一干人等??我们刚才便看到邪教教主白眉与一个叫什么断径之人交谈??”吴天道

“断径族长??”孤鹜惊道??“听我们老族长说过??现在族中魔君之下有三大族长??个个魔法高强??断径族长便是其中之一??”

吴天点点头??此时他担心千雪??想起了她离开其父霜鹰之时??自己答应霜鹰要好好的照看她的??她若是有了闪失??自己如向霜鹰交代呀??况且……自己已与她有了男女之欢

徐若琪看着吴天急切的表情??心中微酸

吴天、红羽和孤鹜向着刚才他与徐若琪飞去的方向寻去??寻了一截便偏离了那线路??三人商量之后??分头行动??吴天自持法力较高??向远的地方飞去

可是一路之上??经过大大小小的房间??看着自行动弹的树枝??哪里去找千雪的影子呀??找了小半夜??又到了黑气的边缘??依然一无所获??而此时吴天只觉体内的魔法一阵的激撞??他不敢冒然上去??无奈只好向回飞

向回飞了一段??他仔细的查看树宫中的树枝??原來并非所有的树枝都能动??只是那些特别翠绿的、长在干枝上的树枝有些灵性??而靠近边缘的??不论粗细??只是些普通的树枝??而再靠边缘一些??居然已有一些树枝早已枯萎??只待落下了??他正看着??突然发现在靠近树冠边缘之处??有一处绿光闪动??此绿光不同于其它地方的绿光??而且远远看去??似乎有二人斗到了一起

吴天连忙飞近??发现此处的树宫的树枝早已枯死??吴天一看之下大惊??原來那发出强烈绿光的??居然是绿袍老祖??而他对面的??居然是孤鹜

绿袍手中发出一道绿光??将孤鹜笼罩在其中??孤鹜身上发出红光??与抵御绿光

绿袍看了??微微的点头??“小子??你是多诃族哪部之人??居然有如此禀赋??居然单靠自身的抵抗力??便能受住老夫的毒气??”

此时孤鹜虽然能够抵抗??可是被是勉力为之??有些受不住了??原來这孤鹜一族人??久居于毒物聚集之对??经过一两代人适应??族中人身上都生出一股的抗毒之力??而整个族人中??犹以孤鹜为最强??所以当日擒杀鸩鸟之时??便是由他冲到了前面??而且自受到了鸩毒的历练之后??他抗毒之力又强了一层??刚才他与吴天分开之后??便一路的寻找??也是一无所获??直达发现一处发出绿光??他远远的便感觉到了这绿光之中有强烈的毒性??于是他出于好奇??便寻了过來??沒想到那绿光居然是一个身穿绿袍、沒有双腿之人发出的

孤鹜虽然天生有抵御毒气之体质??可是对于御毒却是一窍不通??他见那绿袍之人??不但自己不受毒害??而且还能将那股毒气驱动的如此流利??心中十分的佩服??虽然看出这人并非是多诃族人??但他早已忘记了吴天的嘱咐??走了过去

绿袍与白眉等人同到树宫??其他人的法力都是大损??发挥不出來??而他新修炼的五毒之法??却是异常的厉害??或许此法就是來自于这多诃族??因为有伤在身??他已几日沒有修炼了??今日感觉伤势好了许多??便在一处满是枯枝之处练习??以免触动了树宫??他正在修炼??突然发现旁边有一多诃族人偷偷向这边看來??他心中一阵的冷笑??心道这人找死??我正好拿他试下我的五毒之法??于是一道绿气闪过??击中了孤鹜

绿袍受了重伤??内法虽然不畅??可是他发出的毒却是比以往厉害了许多??可是击中孤鹜之后??孤鹜的身子只是一震??身上的红光闪了几闪??居然无事

绿袍大惊??心道自己看來??这人法力不是高??却能避开自己的毒气??不对??他并沒有避开??而是被击中了??可是他却无事??若是自己??中了刚才的毒性??若是在法力不济之时??也好受不到哪里去??在这人居然无事??难道便是传说中的天毒体??其本身便不怕毒

绿袍想着??便再次施法??孤鹜此时也不敢大意??找招硬接??所幸绿袍有内伤在身??内法不强??而且明显的手下留情??沒有施全力??而孤鹜居然都接了下來??虽然也感觉身上四周被毒气烧的发热??可是却无大碍??因为此时绿袍发出的毒气还比不上鸩鸟之毒??但孤鹜终究不是绿袍的对手??绿光闪动将孤鹜笼罩起來??而孤鹜则施法对抗??也正是此时??吴天赶到

吴天心中一急??便要出手??可是若是自己出手??那么邪教便发现了自己的行踪??若是不出手??这绿袍法力极强??又善于用毒??孤鹜便要丢了性命??他正犹豫之时??突然绿袍收住了法力??“哈哈”大笑

孤鹜在蹲到了地上??大口的喘着气??身上红光闪动??将绿气向外避出??然后抬头看着绿袍

绿袍大笑完毕??点点头道:“很好??很好??你叫什么??是多诃族那部之人??何事到此??”

孤鹜心知前面之人并无心伤自己??于是回答道:“我乃多诃族外支??我叫孤鹜??乃是寻找本族的女子才恰巧寻到了这里??”孤鹜说着站了起來??上下打量下绿袍??行礼道:“大师非是本族中人??”

“哈哈哈”绿袍又是一阵的大笑??“我乃西域圣教绿袍??此时是你们魔君的座上宾??”

孤鹜一惊??心道自己居然碰上吴大师所说的邪教之人了

“孤鹜??你这驱毒之术是从何而学來??”绿袍对孤鹜十分的感兴趣

“大师??我部族所居住之地毒物甚多??故而人人都有驱毒之能??只是我的更强一些罢了??”

绿袍听了眼中一亮??心中大喜??心道自己的一身毒术??已是空贯古今??只是自己毕竟是平凡之体??此时已被毒气侵蚀的筋络受损了??若是有眼前之人的体质??进境又何至于此??于是对孤鹜有了收徒之心??脸上一笑道:“你驱毒之能已是非同小可??不知可会御毒之术??”

孤鹜听了惭愧道:“大师说笑了??我族中人只知驱毒??未曾想过御毒??”

绿袍微微一笑道:“古人治水??堵不如疏??御人之术??杀不如用??毒亦是如此??你只知驱毒??可是毒深无底??所以不若熟悉毒性??御毒为己用??”

“大师所言孤鹜虽然听不太明白??可是却也想学御毒之术??但苦无门路??”孤鹜说到这里??突然感觉出绿袍刚才之言??似乎是在引导自己??于是大喜??“扑通”一下跪倒??“难道大师有意指导??”

绿袍又是一阵的大笑??“你这等体质??不习我这五毒之术??太过于可惜??你若有意??不妨拜我为师??我自会倾囊相授??”

吴天听到此处心中一惊??心道这孤鹜??包括那旁支所有人??早就想学习御毒之术??如今又碰到了世上御毒第一的绿袍??岂不是正合了他的心意??只是孤鹜若拜了绿袍为师??自己的事情难免不被说起??这可如何是好

那边孤鹜果然大喜??本欲连磕三个响头叫声师父??可是拜到第二下之时??突然面露出难色

绿袍本是大喜??可是见他停了下來??微惊道:“怎么??你还有什么难处吗??”

“大师??我此次前來乃是奉了族长之命护送处子??同时代他拜祭魔婴??只是此时任务未成??不敢拜师??”孤鹜道

绿袍松了一口气??心道这是个实在之人??这样也好??于是道:“无妨??仪式在几日之后了??到时再行拜师也不晚??”

“是??多谢大师??”孤鹜喜道

绿袍点点头??此时一光头的小和尚跑了过來??看到了跪在绿袍前的孤鹜一惊

吴天知道这小和尚乃是晓月的弟子??早已随晓月入了邪教??绿袍见小和尚欲言又止??脸色一沉道:“有事直说??这是我的弟子??”

小和尚一惊??心道沒听说过绿袍有过弟子??但还是双手合什道:“大师??刚才我们拿住一个女子??教主和师父未回??所以向您禀报??”

吴天和孤鹜一听女子??心中都是一惊??暗道难道是千雪跑到了邪教居住之处??自投罗网了

绿袍一听也是一惊??于是道:“好??我马上回去??”那小和尚再次合什??转身走了

绿袍对孤鹜道:“你可先随我去认下我的居住之所??等仪式结束之后好來找我??”

“是??”孤鹜答应道

绿袍轻轻的飘起??孤鹜见了一惊??然后大为赞叹??跟了过去

吴天也远远的跟着??心道必要之时??即便拼着身份暴露??也要救下千雪

绿袍飞了片刻??便到了一片树枝搭成的一处较大的平台之上??上面有十來间的房子??而房子之前正有几人站立??其中两人拿住了一个女子??还有一红发之人正來回的走动??显然已等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