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398 回第二魔婴

398回 第二魔婴

那人正是赤发??他远远看到绿袍回來??高声道:“师兄??你也太慢了??快看这个女子如何处置??”

绿袍飞近??看下那个女子??一身的多诃族人打扮??于是皱眉道:“我们乃是多诃族之客??为何拿住他们族人??若是惹怒了魔君教主也不好交代??”

此时孤鹜也走近??看清楚了那女子惊叫道:“红羽??你怎么跑到了这里??”

绿袍一愣??回头问道:“孤鹜??你认得她??”

“大师??这便是我护送的处子??”

绿袍点点头??心道他刚才说在寻找本部的女子??才遇到了我??看來要找得便是这个女子了??他们乃的多诃族的远支??在树宫中极易迷路??所以找不到了回去之路??这样也好??不是他们总支三部之人??被我们拿下了也不会有什么事情??想到这里绿袍笑道:“原來是一家人??既然如此??快把那姑娘放了??”

“多谢大师??”孤鹜喜道

此时红羽被松开??揉揉被勒疼了的手臂??走到了孤鹜的身边

“红羽??你怎么跑到了这里??还不快向这位绿袍大师道谢??”孤鹜道

红羽感觉孤鹜话中有话??于是向绿袍行礼道谢

绿袍今日高兴??“哈哈”大笑道:“既然如此??你们便速速离开吧??只是仪式之后??一定要來这里找我??”

“是??”孤鹜再次行礼??带着红羽离开了

“师兄??他是什么人??有如此大的面子??居然能让你放人??”赤发惊道

“这人将是在毒术之上??超越我之人??”绿袍感慨道

赤发一愣??心道自己师兄弟三人都是心高气傲??何时说过这等服软之话??师兄今日这是怎么了??居然说出这话來

绿袍只是微一感慨??马上回头问道:“师弟??教主和晓月去何处了??”

赤发左右看看??低声道:“教主连夜带着重礼??去拜访多诃族的三大族长??”

绿袍听了点点头??自语道:“若想图中原??那么魔君之下的三位族长??也是要打理的??”

赤发突然想起一事??对绿袍道:“师兄??我们刚才抓住一个女子??”

绿袍眉头一皱气道:“你胡涂了??人都放走了??”

“不是那个??她來之前??我们抓住一个外族的女子??”赤发解释道

“哦??”绿袍一奇

“那人对她十分感兴趣??此时正在查验??”赤发话音刚落??突然那草屋之中跑出來一人??竟然是多诃族人打扮

绿袍和赤发一见他出來??同时大惊??连忙迎上前去??将他向屋内拉去

那人却是迫不及待道:“又有一个了??喜事呀??”

“什么又有一个了??”赤发问道

“魔婴??”

孤鹜拉着红羽走出了一截??红羽突然甩开了他的手

“孤鹜??那绿袍之人为何看在你的面子之上放过了我??你与他是什么关系??”红羽横眉道

孤鹜一笑道:“那人便是吴大师所说的邪教绿袍??他对我的驱毒之能十分感兴趣??想收我为徒??”

“你不是早就想学习御毒之术吗??你一定答应了??”红羽冷冷道

“我当然答应了??否则他怎会放你??”孤鹜道

吴天跟着这二人??本想露面??可是听的这句话??心道他已将绿袍当作了师父??不知现在如何看我??我便听他们如何说我??且不露面

只听孤鹜又道:“红羽??你怎么跑到了邪教之处??吴天大师说过他们都是**邪之人??”

“我自是发现了千雪姑娘的踪迹??才一路的追踪误闯入了邪教之地??”红羽道

暗处的吴天听了大喜??一來是孤鹜言语之中对自己还是颇为尊敬??二來红羽发现了千雪??只是千雪居然落入了邪教手中??那样便麻烦了

孤鹜也是一惊??“在树宫之内??他族的法术都减弱了不少??而本族的魔法则强了许多??你即便闯入了邪教之处??他们想拿你也不容易呀??”

“不是邪教之人拿住我的??而是一个魔法高强的多诃族人??”红羽道

“啊??难道说邪教之中??还有多诃族人??”孤鹜道

“我也不知那人是恰巧在那里??还是就是邪教中人??”红羽道:“咱们还是尽快回去??将此事告诉吴大师??”

“好??我也正想向他禀告拜绿袍为师之事??”二人说的??向他们居住之地去了

吴天在暗中点了点头??心道这二人还是把他当作了自己人??于是安心了许多??只是千雪被邪教抓住??而邪教之中又有个魔法高强的多诃族人??十分的可疑??想着看看天亮还有一段时间??于是转身??又向邪教的驻地飞去

轻车熟路??再加上吴天身上的魔法并不会惊动树宫??沒过多久??吴天便又回到了邪教的住地??刚才那多诃族人出來的房间的门口??赤发正守在门外??吴天心道这个房间由赤发亲自看守??看來千雪便被关押在那里面??目前邪教众人的法力??除了绿袍似乎都弱了许多??我便靠近一些??即便被他们发现也能全身而退??想着吴天慢慢的靠近??可是那房间正好在那平台的中间位置??无法接近??吴天见那房间的下面是层层的树枝??心中大喜连??他看好了方位??绕到了那房间的下面??他慢慢的在树枝缝隙之间??向那房间凑过去??心道若是房中无人??我便从下面钻进去??救出千雪

越靠近那房间??树枝越密??吴天行动便慢了起來??只是吴天已感觉离那房间很近了??因为这个位置??已经听到了上面赤发的大声说话的声音了

“大师兄怎么还不回來??”赤发显然又等不及了

“老三??你切莫着急??”这是绿袍的声音??“有得晨大师在??你着什么急??”

吴天一愣??心道沒有听说过邪教中有个叫得晨之人??但绿袍叫称其为大师??莫非那人是多诃族人

只听一男子的声音道:“绿袍大师高抬了??若非此事关系重大??我也不会请白眉教主速归的??”

“贵族上下都对魔婴如此敬仰??这魔婴到底是何物??”绿袍问道

那个男子一听此言??沉了一下??似乎是有些不高兴

绿袍心道我称魔婴为物??定是惹他不高兴了??于是连忙赔礼道:“得晨大师??恕在下失言??”

那男子干咳了一声道:“不知者不怪??这魔婴乃是我族中圣者??据说百年才能出一个??若是其能修习完整我族中的法术??便可成为魔尊??到时如我先祖一般??统领四大圣兽??横扫天下??”

魔尊??吴天听了大惊??心道百年之前??便有魔尊横扫中原的事情??如今他们又得到了魔婴??莫非是要再造出个魔尊??图霸中原??只是若是自己的儿子是魔婴??那自己呢??吴天想着??一时有些乱了??心道若是衫妹在??这一切便可以理清楚了??只可惜……想到这里??他暗下决心??一定要抢回魔彩珠??请大祭祀黑月复活黄衫

“魔尊??”绿袍听了也是一惊

此时就听屋外的赤发大声道:“教主??你可回來了……”他说到这里??停了下來

只听白眉道:“赤发师弟??快來见过折枝族长??”白眉是声音很大??显然是要屋里的人听见

那叫得晨男子一听折枝來了??脸色一变??四下看看??却无处可以藏身??情急之下??在旁边的巨叶上轻拍一下??那片叶子松开一条缝??那男子钻了进去

绿袍见那人藏好??才飘了出去??同时道:“原來是三大族长之一的折枝族长到了??绿袍有礼了??”

屋外一声大笑??折枝与众人见了礼??便转入了正題:“白眉教主??你所说的人在何处??快带我看看??”

“屋里请??”白眉道

于是几人走进了屋内??绿袍道:“躺在**的女子便是??”

吴天心道原來千雪躺在**??只是这许久沒有动静??不知是受了伤还是被点中了穴道??只听折枝族长“哦”了一声??急步走到了床前??似乎是在上下打量**之人??接着吴天感觉到一股法气传出??**的女子发出了一阵的呻吟之声??接着折枝族长大喜道:“果然??她腹中的果然是个魔婴??”

吴天大惊??心道自己与衫妹的儿子被当作魔婴??而千雪怎么会怀了孩子??对了??她也与自己做了那事??难道那便怀上了??吴天越想越急??心道她们怀的孩子是魔婴??自己又是什么??只听上面的折枝又道

“甚好??甚好??我便将这女子带走??以备后用??”

白眉笑了笑道:“折枝族长??你要带她做什么呢??”

折枝一愣??“白眉教主??你这是何意??”

白眉突然抱拳道:“折枝族长??刚才你我一席长谈??我深知族长见识广博??志在千里??而你的树中部族兵强马壮??实力雄厚??”

“你到底想干什么??”折枝又问道??吴天只觉此话一出??折枝身上发出一阵的法气??似乎已是微怒

白眉又笑了一声??“折枝族长??你不必着急??我便直说了??我等为贵族不远千里找來魔婴??只为能借贵族之力??铲平中原各派势力??好让我教与贵族平分中原??可是九陌魔君却一直未给我明确的答复??而这些日子又对我十分的冷淡??几次求见都沒有见到??所以老夫感觉九陌魔君有失言之意??我们只好另作它想??求助于您??”

折枝身上的魔法收去了不少??他沉声问道:“魔君之意??你求我何用??”

“折枝族长若能承诺于我??我便想扶植您做魔君??”白眉道

折枝冷冷一笑道:“你想挑拨我多诃族内的关系??好渔翁得利??可惜你找错了人??”折枝说着??身上红光闪动??想要催动树宫对付白眉等人??可是他试了几下??居然沒有成功??心中大惊??“你们……你们怎会解除树宫灵气之法??”

白眉“哈哈”大喜??“事到如今??我便不瞒你了??得晨大师??请你出來吧??”

“得晨??”折枝听了一惊??吓的连退几步

屋子旁边的那片树叶一展??得晨从后面走了出來??对着折枝冷笑道:“折枝??多年不见??你还好吗??”

“啊??”折枝惊叫一声??“你……你沒有死??”

“托九陌的福??我还健在??”那个叫得晨之人冷冷道:“想不到??以你区区的修为??居然做了族长??”

折枝显然十分的怕那人??居然不敢反驳??于是得晨更进一步问道:“我欲夺回我魔君之位??你站在哪边??”

折枝看看得晨??再看看白眉??终于点了点头??“既然你出现了??我自然要站在你这边的??何况咱们原本便是一部??”

“好??”得晨道??“既然如此??这女子你便先带到你处??好生的照看??切记不可走露风声??否则我轻饶不了你??”说到这里??转脸问道:“白眉教主??你看呢??”

“自然是听得晨大师之言了??”白眉道

“那好??我便带她离开了??”折枝说了一声??招呼进两个随从??要抬那人??吴天只听那两个随从一进屋子??便发出一声的惊叹??显然是被**那女子的美丽所震撼

“折枝??”得晨又道:“我知你贪色??而这个女子又是人间的极品??但这个女子你不可动??但我答应你??只待她产下魔婴之后??便交于你??还有九陌的姬妾一并给你??”

“多谢??”折枝居然十分的高兴??然后转身走了

吴天听折枝走远??还是不敢乱动??因为有白眉、绿袍??特别是那多诃族叫得晨之人在上面??于是只好藏在那里不动??等上面的人离开了才敢出去

只听白眉对得晨道:“大师??未经你的允许便将折枝带來??还望恕罪??”

“无妨??看來教主对我族中之事也已了然于胸??否则怎能有如此妙手??将折枝一举拿下??”得晨说着??语气中有些自嘲

白眉尴尬一笑道:“有求于贵族??当然要做些功课的??三族之中??折枝的性格最软??又与大师是同族之人??据说当年对和师言听计从??况且……”说到这里白眉笑笑??“他还有个致命的弱点??好色??”

得晨听了冷冷一笑

“我下属向我报告之时??被他听到了漂亮女子四字??他便要与我同來??我推辞不去??只好带來??”白眉道

“如此说來??你的下属歪打正着??居然立了功??”得晨道

“功是功??过是过??他禀报之时嘴不严??被外人看到??我早已将其处死??”白眉说着??语气之中有些杀气

得晨身上也是一冷??心道这白眉教主??果然奖惩分明

二人又闲聊了几句??才离开??吴天等他们走远了??也才敢原路返回??看看东方已经发白??天要亮了??吴天不敢久待??连忙向回飞去??他身着多诃族的衣服还好??只是手中的血剑太过于显眼??而此时树上已有人不停的走动??他心道不好??有这血剑便要暴露身份了??他放眼四顾??发现早晨之时??有不少人在树路之上左右的寻视着??将树上的枯枝折下??然后打捆背到了背上??吴天大喜??连忙模仿着他们的样子??从旁边折下不少的枯枝??将血剑包在其中??然后向居住之地走去??路上与那些人相遇??还点点头

一路之上??吴天不停的盘算着??白眉要协助那个叫得晨的夺下魔君之位??而现在已有三大族长之中那个叫折枝的站到了他们的一边??而且他还带走了千雪??要等她生产之后??留下魔婴??如此说來??千雪暂时不会有事??只待我找到了折枝居住之处??然后再作打算??此事非常的复杂??不单是与自己同來的千雪??连紫剑双侠也都落到了多诃族人的手中??还有不知下落的叶中青??不知目的的伍飞??再有一直不知去向的阮世海等人??自己一时居然理不出个头绪??回去之后??要与徐师姐好好的商量一番了??可惜衫妹不在

吴天想起了黄衫??心情又难过了起來??此时已走到了居住的房子跟前??里面的灯还亮着??他正要进去??突然门口一闪??一人跳了出來

“大哥哥??你怎么现在才回來呀??”居然是千雪

吴天吓得后退几步??惊道:“千……千雪??”

“当然是千雪了??”千雪扭捏道:“大哥哥为了寻我??一晚上都沒有睡觉??千雪感动的很??”说着低头玩着腰间的树叶

吴天揉揉眼睛??上下打量一下??果然是千雪??“你……你怎么跑了回來??”

“我只是迷了路??绕了个大圈才回來晚了??难道大哥哥希望千雪不要回來吗??”千雪说着咬起了嘴唇??眼中含上了泪水

“当然不是??”吴天连忙道:“我只是怪你不该乱跑??”吴天说着有些乱??心道那被邪教抓走的不是千雪??那会是何人呢

此时徐若琪、孤鹜和红羽也走了出來??“吴大师??你终于回來了??”红羽道

徐若琪看吴天瞪大了眼睛??心道他一定遇到的怪事??于是干咳一声道:“吴师弟??咱们到屋内说话??”说着将他拉了进來??千雪等人也跟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