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399 回青龙再现

399回 青龙再现

进屋之时??徐若琪在吴天的耳边轻语:“有事慢慢说??不必急??”

闻听了此言??吴天刚才诧异的表情才缓和了下來??再看千雪时??已沒有了惊讶的表情??而是问道:“千雪??你几时回來的??我都找了你一晚??”

千雪听吴天口气中有责怪之意??于是低头道:“我是为了找大哥哥才出去的??只是你们飞的太快??我跟不上??沒过多久便跟丢了你们??想回來时便找不到來路??还在一个地方转了好几个圈??所以千雪才在旁边的树枝上留了记号??最后终于走了回來??你说千雪聪明吗??”说到后來??千雪已有点洋洋得意了

吴天点点头??心中明白红叶为何发现的千雪留下的记号了??“回來就好??此时天色将亮??你也休息一会儿??咱们一会儿还要出发呢??”

千雪脸上微微一红??转身走了出去

此时孤鹜上前道:“吴大师??我路上与红羽不巧遇到了邪教之人??”

“啊??”吴天沒有动声色??徐若琪却是一惊

“那邪教中的绿袍有意收我为徒??我已答应了??”孤鹜说着低下了头??似乎做错了什么

吴天笑道:“绿袍御毒之术天下无双??你若拜他为师便是对了路子??只是你虽拜他为师??却不可加入邪教??更不可为害生灵??否则我不会饶过你的??”

“是??多谢吴大师指点??”孤鹜大喜道

旁边的徐若琪听了吴天这几句话颇为大气??心中一喜??吴师弟经过这几年的历练??已然成熟了许多

旁边的红羽原本计划报告千雪之事的??可是他们回來之时??千雪早已回來了??原來是自己看错了记号??误闯入了邪教住地??此时无话可说??只是看看吴天??与孤鹜退了出來

屋内只剩下了徐若琪和吴天??徐若琪轻声问道:“吴师弟??发生什么事情了??”

“徐师姐??发生怪事了??”吴天道:“又多了一个魔婴??”

“魔婴不是你的儿子吗??怎么会又多一个??”徐若琪惊道

于是吴天将所见所听之事说了一遍??徐若琪最后点头道:“既然不是千雪??那么说來??魔婴未必非是你的儿子??这多诃族族民众多??或许只有满足特定的条件??还有别的人可以产下魔婴??”

吴天听了大喜??心道若是如此??魔婴非必是自己的儿子的话??自己与魔的关系便浅了一层??于是喜道:“如此说來??我便安心了??只是如何对付这第二个魔婴呢??”

“邪教想以此魔婴对付魔君九陌??若是成功则必会危害中原??咱们需要找到那孕育魔婴之人??杀??”徐若琪说着眼中杀气一闪

吴天看着心头一寒??自语道:“真得要对个怀疑之人下手吗??”

日上三竿之时??一个多诃族人到了大家居住之处??核对了部族之后??带他们向上走去??所谓走??并不是真的绕路而行??那人带他们走到一处平台之上??让他们站稳??然后身上红光一闪??轻拍旁边的树枝??只听“咔咔”的响声??那平台居然动了??向上升去??吴天等人见多视广只是好奇??而那些随行的族人??则有几个惊的坐到了平台之上??抱住同伴的大腿面如土色

千雪掩嘴而笑??然后抓住了吴天的臂膀??吴天看看她??心道昨晚自己以为是她被抓住??而且听到魔婴之事??更以为是她有身孕??想着吴天脸上一红??恰巧被徐若琪看到??心中却是一酸??突然想到了昨晚吴天所说之事??于是忍不住问道:“千雪??你最近可有些不舒服??”

千雪被问的一愣??诧异道:“哪里不舒服??”

吴天知道徐若琪问的什么事情??连忙把头低了下去

徐若琪见她沒有理会自己的想法??于是再问道:“你……有几个月沒有见红了??”

千雪这次听懂了??脸上一红低下了头??嗔怪的叫声“徐姐姐??”然后一算??突然瞪大了眼睛??徐若琪看了心中“咯噔”一下??心道不好??自己和吴天估计之事成真了

千雪则愣到了那里??原本口齿伶俐的她??突然结巴起來??“我……我已有两个月??沒……沒有了??”

吴天听了身子一震??心道完了??又有一个女孩与自己脱不清干系了

只见千雪惊了片刻??脸上露出了红晕??一脸的高兴之色??然后更是抱着吴天的手臂??靠在了他的肩头??吴天沒有推开她??因为他知道这个女子再也推不开了??只是他的目光看向徐若琪之时??徐若琪的目光中居然有些幽怨

就在众人惊叹之中??那带路之人带着他们经过若干的平台??已到了黑气之处??徐若琪和千雪同时感觉到了一阵的不适??去吴天则与她们相反??全身舒坦的很??那带路之人看着这两人脸上的不适??微微的吃惊??吴天连忙一手一个??将二女抱在了怀中??身上的魔法暗中生起??并嘱咐而人不可施法

终于??他们才安全的穿过了黑气之线??上去之后??却已是另一番的情景??下面的树枝茂盛??而上面的树枝反而粗大、稀疏起來

只是过了那黑气之层??徐若琪和千雪身上那种不适的感觉却不见了??看來只有那黑气之处??才有驱结法力之功效

这里的路少了起來??也直了起來??再抬头向上看去??只见上面却是一团团的白云??而这树干居然笔直的伸到了上面??不知上去还有多高

于是吴天等人在带路之人的引导之下??绕着树道??慢慢向上走着??突然??那人停了下來??示意大家靠边站

片刻之后??只见一队人马快速的从后面向上行进??带队之人连忙向那些人行礼??吴天等人也模仿??只是吴天偷眼看去??那队人为首之人有些面熟??居然就是昨晚看到的??白眉亲自拜访的树下部族族长断径??再看他的队伍之中??还押着紫剑双侠??千雪认出了他们??微微一惊??徐若琪轻拍下她的手??示意她不要说话

那队人走远之后??吴天等人才继续前行??此时徐若琪故意道:“大师??刚才那人是谁??好大的威风??”

那带路之人本是普通一族人??见一个美女叫自己大师??心中大爽??于是道:“你们外支久未回总支??当然不知??刚才那人便我三大族长之一的断径族长??”

“哦??”徐若琪道:“只是看被押着的一对男女却不似本族之人??”

“不错??那二人应当是被抓來的奉献处子之血之人??”那人道:“只是到时他们的命运与你们不同??”他说着扫了一眼红羽??“你们只需奉血之后??便无事了??他们则要被放入鼎中烧死??以祭魔天??”

“啊??”众人都是大惊??心道如此凶残??定要将二人救出??吴天想着??向远处看看??只见前面又到了一处宽广的所在??而刚才那群人已停了下來??正与另一群人说话

吴天等人走近之后??带队之人小声嘱咐道:“大家过去行礼??与断径族长说话的??便是树中部族的折枝族长??这里便是他的领地??”

一听折枝的名字??吴天和徐若琪对视一眼??然后在他身后的房间之中打量??只见那些房间中??有几间和关押紫剑双侠的房间一样??是由几片巨大的叶子曲卷而成的??而且门口站站了不少人看守??吴天心道说不定那里便是关押那孕妇之处

此时领路之人招呼大家向两大族长见礼??两大族长微微的点头??并未将这外支之人看到眼里

此时已是走了一天??吴天等人便被安排到了这平台之上休想??而那断径部族之人也未曾离开

夜已深??吴天和徐若琪从屋中溜出來??向两大族长居住之处摸去

黑气之上的天空??分外的晴朗??满天的繁星似乎触手可及??向北看去??北斗七星之位依然??只是比从前暗淡了许多??是呀??七大首座之中??徐正甫和曹翰林已去??而辅、弼双星也尽亡??北斗七星的灵气??确实不比从前了??不过徐师伯生前曾说过??自己与徐师姐是这一代的辅、弼双星??而每代辅弼双星的命运??都多波折??吴天想到这里??看看旁边与他并肩而飞的徐若琪

徐若琪感觉到了吴天的目光??冷冷道:“千雪也怀了你的孩子??你十分高兴吧??”

吴天苦笑一声??想起了那日与千雪之事??于是解释道:“徐师姐??其实那日是我入魔之后??失去了老智??才犯下了大错??”

“哼??你哪次不是入魔之后做错了事呢??你屡屡犯戒??黄姑娘却是屡屡的纵容你??若是我……”徐若琪说到这里停了下來??若是自己该当如何呢??是离他而去??还是原谅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一番话说的吴天无言以对??此时前面的房间已近??而且看到了几人守在四周??于是二人齐齐的住嘴

前面是一处十分显眼的树梢??那里居然由各式是树叶围成了若干间巨大的房间??而与这树枝相对的另一只树枝上??也有几个房间??主宾分明??吴天和徐若琪两边看看??都有人看守??于是二人有些犹豫??是去折枝那边看看谁是第二个魔婴的孕育者??还是去救紫剑双侠

折枝是主??他们那边的守卫看起來井井有条??而断径那边??看上去有些松懈??于是徐若琪朝那边点点头??二人向断径暂住之地摸去

那边的几个房间??只有几人看守??因为这树宫灵气极强??一般高手单是那黑气都过不得??别说到树中位置了??所以这些看守之人十分的松懈

吴天和徐若琪已经靠近??可是他们知道这三大族长魔法都是非凡??虽然沒有见过他们出手??若是冒然走错了房间??那便麻烦了??于是二人藏一树枝之后??静静的看着那几个房间

就在二人不知如何下手之时??突然??巨树居然一晃??那几个看守之人对视几眼??其中一人问道:“老大??你感觉到了吗??”

另一人点点头??还未说话??树宫又是一晃

这下大家都感觉的真切??这二人脸上也变了色??红光一闪??断径已飞了出來??一脸严肃的左右看看??最后目光停在了北方

吴天和徐若琪也向北方看去??只见那边的天空已红成了一片??似乎正有一股的红流滚滚向上??升上了天空??而整个北方的天空??片刻之间便被染成了红色??吴天心中大惊??心道这是北山还是中原??怎会有如此的动静??当年玄武出世之时??其威势也不及此状

树宫再次的颤动??只见北方有一根红柱急冲而起??较之向前的一根粗了不知多少??它直喷上了九天??然后散开又落下??如烟花一般的美丽

“族长??这……这是怎么回事呀??”一人问断径道

断径黑着脸??低声道:“若是沒有猜错??那便是北山的火山爆发了??”

“啊??火山??”旁边几人惊讶一阵??其中一人释然道:“还好??北山距咱们这里千万里之遥??火山爆发虽强??却与咱们无关??”

断径摇了摇头道:“天下四方??皆有联系??一方有动??天下皆伤??”

吴天听了脸色一变??想起了自己在红土坡下那熔洞之中看到了的异状??若干的熔岩被仙姑法力封锁到了石洞之中??不能出來??难道那爆发之地便是那里

若真是如此??不单是摩天族人??整个北山、中原的北部都会受到影响

那红柱向上喷发持续了一段时间??终于变小了??树宫的颤动也停止了

断径向对面看看??那里站着一人??正是折枝??他也被这异动惊动??跑到了外面观看??二人远远的对视一眼??并未招呼??正要向屋内走去

树宫旁边的天空??突然出现了一团的白云??而这白云极速的向树宫飞來??这还不算??这白云之中似乎有股强大的法力??树宫生出反抗之意??不少的树枝发出“咔咔”之声??原本已转身的断径和折枝停住了脚步??转回了身

那团白云越飞越近??两大族长脸色突变??此时已可以断定??那团白云是向树宫冲來的??二人手中红光一闪??各自出现了一根树枝

这树枝看起來平凡无奇??黑似铁??而且干枯??可是上面却发出了一阵阵的寒气??吴天和徐若琪远远的都能感觉到??吴天看着断径手中的树枝??想起了白眉手中的枯木杖??与这树枝是如出一辙

断径身形一闪??便到了折枝的旁边??二人同时看着空中

那团白云突然一散??中间闪出一点的青光??急飞而至??接着众人听到了一阵的龙吟??一条青龙从天而降??张牙舞爪的扑了过來

吴天和徐若琪大惊??居然是青龙又來到了这里

他二人再向空中看去??只见远远的地方还有一团的白云发出祥光??很可能便那蓬莱仙岛

青龙直扑而下??两大族长见來势凶猛??不敢大意??身上同时红光一闪??手中树枝在空中一挥??几道红气四下里散开??只听到一阵的“咔咔”之声??吴天、徐若琪又感觉到脚下的树枝一阵的异动??接着??便看到两大族长周围的树枝同时发出了绿光??迎向了青龙

“轰”的一声巨响??树宫又是颤了几颤

断径和折枝被震退了几丈??而青龙??居然沒有攻进來

吴天大惊??他与青龙交过手??徐若琪也见过青龙、朱雀的两次大战??他们深知青龙的法力之强??若非的剑魔那样的高手??凡人根本不能与之抗衡??不论是几人??而此时??仅仅是多诃族的两大族长??居然就能接下青龙的一击??实在令人夷非所思??莫非这多诃族三大族长的法力??远远高出了中原各大掌门、东海升龙岛岛主以及北山的几大族长吗

不像呀??据说多诃族若干年來一直被那莫族人欺负??才退缩到了树宫之上不敢出去??而那莫族自大祭祀黑月之下??其法力并未有惊世之人??如此可以验证??多诃族人的法力并非太高??两大族长能接下青龙一击??并非只是他们之能

“吴师弟??记着那断径说过??这树宫也是修炼了千年之久??灵气不凡??我看是那二人借着树宫之灵气??才能接下青龙一击??”

吴天也有感觉??于是点头道:“我看这多诃族人的法术??多是借助这树宫而成??”

二人正说着??突然红光一闪??一个女子手持与两大族长一样的树枝从上面飞下??她也是身穿红色的树叶??只是这红色的树叶穿到她的身上??居然能显出窈窕之美??吴天看了一惊??心道看她的服饰??居然与两大族长一样??莫非她便是那第三位族长飞叶

她看着青龙??脸色一沉??“这是什么东西??”

那二人见她到來??同时大喜??“飞叶族长到了??如此甚好??”断径道:“有咱们三大族长在??不需魔君出手??咱们便可击退青龙??”

吴天和徐若琪一惊??原來这三大族长之中??树梢部族的族长飞叶??居然是个女子??而且是个美丽的女子

“青龙??”飞叶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