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400 回无忧自古多英豪

400回 无忧自古多英豪

此时青龙一声的长吟??再次击來??三大族长同时施法??催动树宫迎了上去

三大族长同时出手??此景实在难见??于是众人纷纷向前走去??徐若琪见这里看守之人纷纷的离去??于是拉拉吴天的手臂??指了指那边的房间

吴天点头??他们一个个房间的查看着??终于??在一个房间之中??发现了被树枝缠绕的紫剑双侠

吴天大喜??跳了进去??而徐若琪则守在门口把风

“晓峰师兄??雪飞师姐??”吴天叫道

那二人看清楚是吴天??同时大惊??“吴兄弟??你怎么也到了树宮??”晓峰惊道

“我自然是來救我那儿子和夺取魔彩珠的??”吴天说着??伸手扯断了晓峰身上的树枝??沒想到那树枝断了一根??却生出了两根??吴天一惊??再试一下??还是如此

晓峰苦笑道:“吴兄弟??沒用的??这多诃族的树宫十分的古怪??这棵大树??似乎都是活的??”

吴天不敢再试??突然想起这树宫上的树枝都害怕自己的血剑??于是取出血剑??血光一闪??果然??紫剑双侠身上的树枝居然都收了回去??紫剑双侠身子一晃??有些站立不稳

吴天一手一个??将他们扶住??坐到了旁边的树桩之上

此时外面一阵的龙吟??树宫一阵的颤动??显然是青龙发动了猛攻

“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晓峰问道

“青龙不知何故??正在攻击树宫??”吴天道

“啊??”紫剑双侠同时大惊

“两位??趁他们对付青龙之机??我带你们速速的离开吧??”吴天说着便要拉他们出门

紫剑双侠对视一眼??摇了摇头

“吴兄弟??”雪飞道:“我与师兄不能离开??”

“为何??”吴天想起那天伍飞将他们放开??又捆上之事

“多诃族的魔婴降世??天下将经历浩劫??万民处于水火之中??我二人作为正道人士??不能坐视不理??”雪飞道

“那你们要怎样做??”

“我二人法力低微??无力与之正面对抗??只能以巧取胜??我们既然被做为奉献处子之血之人??便有机会靠近魔婴??到时再一击杀之??”晓峰道

“啊??”吴天大惊

晓峰以为吴天是在担心他们的性命??于是拍拍吴天的肩头道:“吴兄弟??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虽然我们到时也无法逃脱??却可以用我们二人的性命换取天下众生的安全??值了??”

吴天一听此言??有些尴尬??只是仍然喃喃道:“两位有所不知??那所谓的魔婴??便是小弟的儿子??”

“呀??”这次轮到紫剑双侠吃惊了

“两位??且不说是杀是留??你们二人的无忧谷法力??难道能在树宫之内施展吗??”吴天道

晓峰摇了摇头道:“若是能??我们怎会被这些人轻易拿住??只是我们已学会了破解之法??虽然不能长久??但起码能用一柱香的功夫??那便足够了??”

吴天心道??一柱香??杀十个婴儿都够了

晓峰见吴天脸色有变??于是怒道:“吴兄弟??你作为虹光派中阵之首??怎么如此不知大义??你若那将孩子救出??那是最好??若是救不出??岂能留他??且不能因小义而失大义??”

“因小义而失大义??”吴天重复着这话??心中一阵的惭愧??于是抱拳道:“多谢师兄教诲??吴天知错了??”

此时外面的龙吟之声小了许多??树宫颤抖的频率也小了??徐若琪在门口干咳一声??似在催促

“两位??还是速速跟我离开吧??这事咱们从长计议??”吴天道

晓峰摇了摇头道:“恐怕机会只有一次??我们若离开??便再也沒有机会了??”说着拍拍吴天肩头道:“到时我们若能救下你儿子??便救下他??实在不得已??才会……你与徐师妹还是速速离开??只是要拜托你们找到我们叶长老??同时给她捎话??便说她沒有看错伍长老??”晓峰说着??眼中有些红

此时外面突然传來一阵的欢呼之声??徐若琪在门口道:“青龙被击退了??咱们必须走了??”

吴天看看紫剑双侠??终于抱拳道:“两位保重??”说着与徐若琪飞出了屋子

看着吴天和徐若琪离去的门口??晓峰把雪飞揽到了怀里??“师妹??咱们自幼便随师父行走江湖??你跟着我受了不少的苦??我却沒有对你承诺什么??甚至都三十有一??还沒有与你成亲??实在……”晓峰说到这里掉下了眼泪來

雪飞抬头在晓峰的嘴上轻吻着??然后道:“我能与你在一起??便是最大是幸福了??只是未能与你尽男女之欢??给你生下个一男半女??”

晓峰一听这话??把雪飞搂得更紧了

雪飞叹了口气??“只是咱们的身子留着还有用??否则……”她说到这里??门外传來了脚步之上??显然是看守之人回來了??二人连忙分开??靠到了原來捆绑他们的木桩之处??手刚挨着木桩??那树枝重新生出??将他们缠住

吴天和徐若琪藏好之后??一阵的感慨??这无忧谷豪杰辈出??自当年的风轻摇老谷主??如今的紫剑双侠

徐若琪则四顾??然后感慨道:“青龙居然被他们击退了??”

吴天这才回过神來??向天空看看??青龙飞得只剩下了一个小绿点??然后钻入了云端??看不见了

而多诃族人则围在三大族长面前??兴奋的高呼着

飞叶眉头一皱一挥手??众人才安静了下來

“咱们怎么会惹上青龙??”飞叶突然问道

断径与折枝都是摇摇头??飞叶哼了一声??向天上查看着??沒有再理他们

过了一会儿??天空恢复了平静??折枝上前一步道:“飞叶族长??你久居在上??很少能下來一趟??不若今晚便请你在此居住??”

飞叶瞪了折枝一眼??沉脸道:“魔婴仪式只有三天了??你等还有心思玩笑??我劝你们多多的巡查??魔君已感觉到有一股强大的法力进入了树宫??”

断径和折枝对视一眼??折枝心道莫不是魔君发现了得晨的踪迹吧??若是如此??我便可能暴露??于是问道:“飞叶族长说笑了吧??树宫本身灵气强大??非是本族和与本族相近的法力不能入内??怎会有强大的法力进入到树宫呢??”

“若是那股法力??原本便是本族的呢??”飞叶道

折枝一惊??心道不好??魔君真的发现得晨了

只听断径“哈哈”一笑道:“定是外支的部族中??出了高手??那几个外支与我总支多则七八十年??少则二三十年沒有联系??这期间出了高手??也极有可能??”

飞叶点点头顶点:“魔君也沒有想明白??希望是如此??”说着向二人告辞??只见红光一闪??飞叶已飞了上去

断径和折枝既然知道了魔君之意??于是便不敢怠慢??加强了巡逻的人手??吴天和徐若琪原本还想去折枝那里探察一下孕育另一魔婴人的下落??如此一來??便沒有了机会??于是二人只好返回??幸好这黑气之上??沒有那昼夜巡查的圣鹰??否则二人早就被发现了

二人回到住处之后??免不了一阵的感慨??他们自己只知为自己的那些“小事”相互抱怨??而紫剑双侠却为了天下苍生甘愿舍生取义??这是何等的境界

回到暂住的房子之前??徐若琪突然转头看着吴天??柔声道:“吴师弟??好好照顾千雪??别让她似黄姑娘那样受伤??”

徐若琪态度的突然转变??让吴天一愣??只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徐若琪不知为何眼中一红??转身便向房间走去??吴天张了张口??正要说出下面的话:徐师姐??你让我照顾千雪??那你呢

屋门开了??千雪一脸诧异的看着徐若琪??显然她听到了徐若琪刚才的话??徐若琪看了她一眼??脸上恢复了冷峻的神色??侧身从她身边进了屋子

另外两间屋子之门也开了??孤鹜和红羽走了出來

原來刚才北山的火山喷发、青龙來袭的动静极大??将孤鹜他们也从梦中惊醒??纷纷的出來观看??同时也发现少了徐若琪和吴天??千雪咬咬牙??她知道他们做什么去了

吴天面对红羽和孤鹜问询的目光??摇了摇头??然后独自走进了屋内

第二日??那带路之人很早便招呼大家起來??让大家准备好??只是这次不沒有允许所有人上去??而是每族人中除了处子之外??只能再上去三四人??孤鹜这一族??除了红羽之外??便是他、吴天、徐若琪以及千雪上去

很早几人便准备完毕了??可是因为他们的部族在族中的地位颇低??所以要排到其它部族之后才能出发

首先是树下部族??其族长断径带领着十几人??挺胸走了过去??其中还押着紫剑双侠

然后便是树中部族??其族长折枝也带着十几人走上??其中几个男子抬着一顶由树枝编成的软轿??上面坐着一个女子??显然便是树中族敬献的处女

再后居然是邪教一干人等??白眉昂首走在前面??晓月、赤发等人跟在后面??其中还包括伍飞在内??吴天和徐若琪见他们过來??连忙的低头??而白眉的目光却向他们这边扫过??眉头皱了一下

伍飞走在最后??他还不停的向后看去??吴天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原來在邪教之后??便是各个的外支??除了红羽他们这支??还有五六个外支??都是因为那莫族人的侵袭??而失去了联系??如今都被请了回來

只是伍飞的目光并非是在看这几个外支之人??他看了几眼??突然身形一闪??站到了吴天他们的身侧??千雪的和红羽的旁边

吴天一惊??心道他要做什么??按自己和徐若琪那日所见??和紫剑双侠让自己给叶中青捎的话看??这伍飞并非变坏??而是在邪教内要图什么大事??只是此时他站在旁边做什么??是发现了自己有事要说??还是为别的

吴天想着??加强了戒备

转眼之间又有一族的人马赶到??只见这族之人与其他各族又有些不同??其它各族虽然久居在外??但其服饰还与大家基本相同??只是因为各处的树木不同??身上的树叶有些差异罢了??而这族人??不论男女??自胸脯以上部分都缠上了满满的树枝??特别是在肩头的部分??居然还长出了一个小小的头??而这头??居然是由树木长成??头发也是树叶??更吓人的是这头还是活的??它不停的向周围之人龇牙咧嘴??露出了里面尖尖的牙齿??千雪被这小头恐怖的样子吓的不轻??忍不住向吴天身边靠了一靠

吴天的注意力全在伍飞身上??只是伍飞的目光并不是看这些奇怪、恐怖的树头??而是那族人中押着的一人

那是一个女子??全身被这奇怪的树枝缠绕着??不能动弹??而且披头散发

伍飞看清楚之后??把拳头攥得“咔咔”直响??显然是气愤已极

给吴天他们带队之人看到那些恐怖的小头??吓得也后退几步??他对徐若琪印象极好??于是介绍道:“据说这外支名曰树精部族??他们的名字便是因为他们居住之处??有一种奇特的树木名曰树精??这树木生长并无异状??只是长成之后??便会在树干之上生出一个圆圆的小头??这小头能跑能跳??白日里离开大树觅食??晚上在回到树上??将吸取的营养传回树内??后來这外支之人??居然通过苦修??将这树精修炼的长到了自己的身上??实在恐怖??”

吴天听这人一说??也是一惊??只是略一分神??伍飞不见了踪影

这族人很快的过去了??然后又是别的部族

“吴师弟??你看清楚那被拿住的女子是谁了吗??”徐若琪问道

“似乎有些面熟??”吴天说到这里??想起了伍飞为何要停下來看那女子??“难道那是……”

“不错??那是叶长老??”徐若琪道??吴天沒有认出來??可是徐若琪凭借女人的敏感??还是看出了那是叶中青

“啊??”虽然想到了答案??吴天还是一惊??怪不得伍飞如此之关注??竟然沒有发现旁边的自己和徐师姐??原來他早已发现了叶长老??只是叶长老为何会被那族中人抓住呢??这便奇怪了

片刻之后??其实也是最后??才轮到了红羽这族人??于是在那带路之人的引导之下??吴天等人跟着大队向上走去

穿过了白云??上面的树宫又是另一番的世界

这里的树枝都柔嫩了起來??生长的更加的有序??空中之中居然还有清香之气??而且四周白云围绕??这哪里像是魔族居住之地??明明便是仙境一般??看來这树梢一族的族长飞叶治理有方??将这树宫的这一部分??打理的井井有条

再行一会儿??便看见这层中间的部分??居然是一处巨大的平台??这平台之上??各族之人已分列站好??其中三大族长和白眉就坐于前方??而正中的座位??还是空着??显然那便是魔君之位

吴天心中一阵莫名的紧张??马上要看到神秘的魔君了

飞叶见众人到齐??于是起身??手中枯木枝一挥??一道红光向上散去??只见这平台上面的树枝“咔咔”的散开??吴天放眼看去??只见在极高的上面??还有一个圆圆的东西??不知是个平台??还是一个房子

上面红光一闪??吴天只觉一股霸气的法力从天而降??旁边多诃族人都感受到了这强大的法力??不由自主的跪拜了下去??山呼着魔君??叫着万岁

吴天见状也学着他们的样子跪了下去

拜了三拜之后??只听一哄亮声音道:“大家起身吧??”

吴天跟众人起身之后??向主位看去??只见一个男子??体型微胖??大约四五十岁的年纪??正站在主位之前??他身上的树叶与三大族长又是不同??三大族长为红色??而他身上的树叶居然是金黄之色

他长相虽然一般??眼中却是精光四射??加之金树叶上的金光??与他对视??便视一股的压迫之感??族中人甚至包括三大族长??都对他低头而立??徐若琪、千雪看了几眼??便连忙的低头??不敢多看??只有吴天??平视着那人并无感觉??这人??便是魔君九陌吗

魔君九陌目光突然一闪??落到了吴天的脸上??吴天见众人都低头??于是连忙的低头??只是身后树枝内的血剑一阵的颤动??吴天大惊??连忙伸手轻抚??它才安静了下來

九陌与旁边的白眉对视一眼??终于不再向吴天这里看來??而是高声道:“众位族人??我多诃族原本是颛顼大帝座下一支??追赶共工余孽至南疆??便居住于此??已有几千年的历史??这几千年里??我们与那莫族数百次的大战??都难分出胜负??百年之前我族至宝血剑遗失??那莫族趁机对我族大举进攻??使我族支离破散??若干的外支??有些直到今日还沒有找到??幸好我族借树宫之灵气??抵御住了那莫族的攻击??久拖之下??他们终于退去??再加之八年前他们遗失了族中至宝魔彩珠??也是元气大伤??我族才得八年的休养生息之机??今日??幸有西域圣教白眉教主替我们找到了魔婴??魔婴一出??我们大举反攻那莫族、为族人报仇的时机便要到了??”魔君九陌说到最后一句之时??突然提高了声调??众族人齐声的欢呼??仿佛胜利就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