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401 回魔君交易

401回 魔君交易

魔君等大家欢呼一阵??才挥手示意大家停下??继续道:“近闻那莫族涅磐朱雀成功??估计不日便会有异动??”

众人听了??脸上又是一阵的紧张之色??许多年长之人曾经历过与那莫族的大战??对那莫族的法术深为忌惮??就连旁边的三大族长??也都脸色一变??因为他们听说朱雀涅磐完毕??那莫族的法力便会提升许多

魔君看着众人的表情??沒有出乎他的意料??于是微笑道:“只是他们虽有朱雀涅磐??却少了族中的至宝魔彩珠??”说着手中红光一闪??一片金黄的树叶包裹着一件东西飞了起來??金树叶慢慢的展开??里面一颗珠子发出异彩??众人见状纷纷的惊呼??连三大族长和白眉都连忙运法抵御??只是白眉的法力受限??比其他人明显弱了不少??而且周围的树枝被他的法力刺激??发出“咔咔”之声??向白眉刺來

魔君也在运法抵御??只是见周围的树枝发动??连忙用金叶包住魔彩珠

飞叶手中枯木枝一挥??四周的树枝收回

吴天等人大惊??心道此处的树枝反应居然如此灵敏??只是一施法力便有如此之强的动静??同时也感叹这白眉法力之强??即便是在树宫之上??还能发出如此强大的法力

台下的族人愣了片刻??又是一阵的欢呼

魔君再次挥手??大家安静了下來??“仪式后日便要开始??只是魔婴尚小??不能亲自采用处子之血??所以每族多出一男子助其取血??”

台下各族之人纷纷称是??魔君点点头??身上红光一闪??腾空飞起??飞回到了上面

吴天看着那消失的红点??心道魔彩珠果然在他那里??若是沒有猜错??我那儿子也该在上面

是夜

在这树宫之顶??感觉天上的星星更近了

一条人影闪过??直飞向上而去

片刻之后??一道五彩霞光闪动??周围的树枝一阵的转动??发出绿光向那五彩刺去??只是那五彩之色太快了??那树枝未等击到??那彩光便不见了

不远处的一处大房子内??人影一闪??一身穿红叶之人飞了出來??她轻挥下手??那些树枝停了下來??恢复了原状??又有两条人影闪过??断径和折枝站到了飞叶的旁边

“刚才可是有人飞上??”断径惊道

“不错??”飞叶道

“你为何不阻止??”断径又道

飞叶摇了摇头??“在这树宫之内??会有人是魔君的对手吗??”

断径一愣??干笑道:“说來也是??看來是我多虑了??”

断径和折枝退了回去??只有飞叶还在仰头向上??口中喃喃道:“魔君??你让我放一人上去??可是今日却上去了两人??而且前面那人的法力??似乎不在你之下??”

吴天急飞片刻??便到了白日里看到的圆圆的东西之处

那圆圆的东西原來是一个巨大的花蕾??而白天闻到的香味便是从这里面发出的??吴天再向上看去??上面只有星空??沒有任何树枝摭挡了??看來这里便是树宫之颠

突然五彩一闪??徐若琪落到了他的身边??吴天一惊??连忙道:“徐师姐??你來做什么??”

徐若琪微微一笑道:“你來救你儿子??我岂能不帮忙??”徐若琪说着看了看吴天道:“紫剑双侠都可为大义而舍身??我虹光派辅弼双星??岂能输给他们??”

吴天听了精神一震??心中一阵的感激??突然他想到一个问題:“徐师姐??你的法力难道在此沒有限制了吗??”

徐若琪点点头道:“不知是否是因为到达了顶端??虹光派的法力依然不能用??可是金蛇密籍的法术却可以通畅??所以我才敢來助你??”

“好??”吴天答应一声??四下看看??发现这魔君所在之地??居然无一人把守??想來是这魔君自视甚高??而且能通过下面那层层的禁锢、再上到这里??几乎沒有可能??二人看见了不远处有个缝隙??里面有微光射出??于是飞身而下??向里面走去

这里真的沒有一人把守??吴天和徐若琪就那样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在外面看起來??这个“花蕾”不大??可是走进去之后??发现里面比想像的大的太多??此时正有一女子拿着一盘子走了出來??吴天与徐若琪大惊??手中血剑和金蛇剑光芒一闪??那女子也被吓得花容失色??只是她缓过神來之后??居然向着二人一行礼??然后不急不慌的走开了

吴天和徐若琪惊到了那里??这树宫下面处处暗布机关??什么巡夜的、圣鹰等等??看守得十分严密??而到了这树宫之顶??魔君的住所??反而无一人看守??吴天与徐若琪还是不敢大意??再向前走几步??发现这花蕾的中间位置??伸出一个一尺來粗、两丈多高的树枝??这树枝上不停的有绿色的光芒流向顶部??而树枝的顶部??还有一个类似莲蓬的东西??发出淡淡的红光??莲蓬的底部??长出了若干条金色的枝叶发出金光??仿佛是花瓣一样守在莲蓬的周围??整个莲蓬??在那三色光芒的映衬之下??异常的美丽

而且这三色的光芒??射到吴天和徐若琪的脸上??二人顿时感觉十分的舒服

看着莲蓬下面那金色的枝叶??吴天终于知道这魔君身上穿得金色树叶是从哪里來的了

而吴天更是感觉这莲蓬之内??有一股熟悉的法力??他心中一惊??紧盯着那莲蓬

“你发现什么了??”徐若琪问道

“孩子??好像在那里面??”吴天道

“呀??”徐若琪一惊

此时吴天手拿血剑慢慢的走了过去??身上红光一闪??慢慢的飞起

莲蓬中的婴儿似乎也感觉到了外面的吴天??发出了“依依呀呀”的声音??吴天心头一颤??自己的儿子便在里面??自己马上就要救他出來了??他想着??举起血剑??便要刺下

突然这花蕾之中一阵的红光闪过??一人已经站到了吴天和徐若琪的身后

魔君九陌

“你若一剑刺下??非但救不了他??反而会要了他的性命??”魔君平静道

吴天一愣??再仔细看去??只见那向莲蓬上不断输送的绿光??仿佛是给莲蓬供给力量似的??自己的血剑一近??血气将那绿光逼散一点??上面莲蓬居然便有一处变黑??仿佛要枯萎一般

吴天连忙落下??面对着魔君??手中血剑血气大盛

魔君看见血剑??瞳孔一阵的收缩

“这里沒有魔法禁锢??咱们借机拿下他??逼他解除那莲蓬的法术??”徐若琪轻声道

吴天大喜??连连点头??身上突然红光大盛??血剑血芒爆涨??一剑刺出??一道血气直击向了魔君

徐若琪也是念动咒语??身上五彩一闪??羽翼“嘭”的展开??手中金蛇剑飞祭而出??在空中化成一条金蛇??吐着信子咬向魔君

魔君居然动也沒动

他的身前的地面之上突然生出两片树叶??两道强大的法力击到了树叶之上

悄无声息??那两股法力居然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是小石块掉到了棉花堆中

吴天和徐若琪却似和人对上了一掌??被震的连连的后退

徐若琪想起头日三大族长借树宫之力击退青龙之事??心道如此方位攻击??他可以驱动树宫??于是羽翼一展??高高的飞起??喝道“再击??”说着金蛇剑再次祭出

吴天刚才一试??感觉果然法力沒有限制??于是左手血剑??右手翔龙拳同出??一道巨大的七色彩虹和六条金龙迎面扑去

面对前上两个方向的攻击??魔君依然一动不动

又是两片叶子生出??挡住了三股法力

吴天被震的后退几步??徐若琪则被震飞??在空中飞翔了一圈??才停了下來??站到了吴天的身边

“虹光剑法、东海翔龙拳、金蛇密籍??”魔君依次报出他们所用的法术??然后点头道:“很好很好??难得你们年纪轻轻便有如此法力??看來中原也是藏龙卧虎??只是可惜??你舍本逐末??放着本族的强大魔法不用??而学习这些无用之法??”

吴天一愣??这分明是在说自己??他本欲再攻??可是看看旁边的徐若琪此时已是气血翻滚??大口的喘着粗气??于是也停手问道:“你在对谁说话??”

“当然是对你了??吴天??”魔君突然双目之中发出精光??直视着吴天

吴天与他眼光一对??心头一颤??但并未回避??而是心中一阵的紧张??这魔君居然知道自己的名字??一定是白眉对他说起过自己??但说自己是他本族之人??难道身世之迷就要解开了吗

“什么本族??”吴天问道

“你身上有股本族的强大法力??为何不用??却非要用这些道家小法??”魔君道

“谁是你族人??休得胡言??”吴天骂道

魔君一阵的冷笑??“你心中都已承认??为何口中还是不服??”说着一挥手??一道红光闪过??若干树枝突然从吴天和徐若琪脚下升出??往他们脚上缠去

二人大惊??徐若琪身上羽翼一展飞到了空中??而吴天慢了一步??那些树刹那间已缠到了他的腰部??吴天大惊??手中血剑血气一闪??向那些树枝刺去??那些树枝遇剑而退??吴天才得以脱身

吴天跳开一步??突然空中的徐若琪一声的惊呼??吴天抬头看去??只见上花蕾的上面突然垂下若干是树枝??已将徐若琪连同羽翼缠住??原來徐若琪只顾脚下??忘记了上面??一时失算??才被擒下

吴天大惊??心道怪不得这里沒有人看守??这魔君借助树宫之灵气??已然如此强大??我与徐师姐联手的一击??都被他轻描淡写的化去??这……这该如何是好

魔君一眼便看出了吴天的犹豫??仍不着急??手指一弹??缠绕徐若琪的树枝突然收紧??徐若琪强忍着疼??只是发出一声的闷哼

“且慢??”吴天叫道:“有话好好说??”

魔君微微一笑??那树枝松开了一些??“吴天??你本是我魔族之人??若是回來??我当封你为护法??地位犹在三大族长之上??”

吴天一惊??心道在那莫族之时??黑月便要封自己为四大长祭祀之一??而且似乎也说过自己身上有那莫族的魔法??此时多诃族的魔君又说出了同样的话??那么他们当中??必有一人说的是假话

只是此种情况下??自己是该马上拒绝他??还是与他周旋呢??若是衫妹在??她会如何处置呢??马上拒绝??必定会让双方把事情闹僵??如此说來只有周旋??对了??我可以以此为筹码??和魔君讲讲条件

于是吴天做出犹豫之状??不停的咂嘴??魔君早就看出了吴天之意??但并不说破??而是顺着问道:“如何??你还有什么难处吗??”

吴天一听魔君此言大喜??于是道:“你若将我这孩儿放出??我自当为你效劳??”

魔君摇了摇头道:“晚了??你若早來十天??或许还有商量??只是此时魔婴已和树宫连到了一起??停不下來了??”

“啊??”吴天大惊??“不是说仪式是在三天之后吗??”

“仪式早在十天之前便开始了??十天之后??只是以七个处女之血为引??贯通莲蓬的七窍??莲蓬七窍联通之后??才能自行打开??那时魔婴才能出來??方得无碍??”

吴天后退几步??愣在当场??看魔君的样子??不似在说假话??这如何是好??吴天突然想起魔彩珠之事??于是抱拳道:“既然如此??此事便算了??只是还有一事??我若是办妥了??自当听命于你??”

“讲??”

“我妻子现在弥留之际??听闻那莫族的大祭祀有起死回生之术??我已求黑月大祭祀救治我的妻子??她也答应了??”

“什么??”魔君心道那起死回生之术确实有??只是听说要耗费十多年的法力??黑月居然答应他了

“此事千真万确??只是黑月大祭祀提出了个条件??便是要我找回那莫族的至宝魔彩珠??魔君若是放得下心??便将魔彩珠交于在下??我请大祭祀复活我妻子之后??再回來听命??”

“哼哼??”魔君冷笑一声道:“你这话编得太假了??起死回生之术要耗费十多年的法力??那黑月心高气傲怎会答应你此事??我看她是想让你骗回魔彩珠??好与我们族一决高下吧??”

吴天见魔君不信??心中大急??情急之下把血剑向前一托道:“魔君??你若不信??我愿意用血剑交换魔彩珠??你可愿意??”

魔君这下一愣??这血魔剑乃是本族的至宝??而且还是这树宫的克星??有血剑在吴天手??自己想要拿下他还需多废些周折??而他此时居然主动要用血剑來换魔彩珠??实在出乎意料??莫非那黑月真的答应他救治他的妻子??若是那样??黑月必会耗费法力??虽然魔彩珠回归那莫族??可其实是削弱了那莫族的力量??想着朝吴天看去??只见吴天说话之间??还不停的打量那莲蓬??魔君心中一阵的冷笑??原來他只是想以交换之事稳住我??其实他还是极想救出他的儿子??那样即便交换之后??他仍不会离开??而想着救他的儿子??如此一來??在魔婴出世之前??魔彩珠还回不到那莫族去??而等到魔婴降世??我们便不用怕那莫族了

想到这里??魔君把胸脯一挺道:“既然你有此请??我便答应你了??只是你要记住??你妻子复活之后??一定要回來做我的大护法??”

魔君答应的如此痛快??吴天也是一愣??心道事已至此??只好走一步说一步了??于是点头称是

此时魔君又取出了那个金叶子的包??慢慢的打开??魔彩珠异彩大盛??魔君身上发出红光??抵御异彩

吴天一咬呀??捧血剑走了过去??一手接过魔彩珠??一手送过了血剑

魔尊拿住血剑??脸上红光闪动??显然十分的高兴??吴天轻扶魔彩珠??仿佛是和许久不见的老朋友打招呼

“魔君??上面的徐师姐与此事无关??你便将她放了吧??”吴天道

魔君手一挥??徐若琪落了下來??她看着吴天??心道那魔君得到了血剑便是如虎添翼??就更难对付了

吴天看看徐若琪??再看看那莲蓬??低声道:“咱们速速离开??迟则生变??”

徐若琪看吴天似乎已有了主意??于是点点头

“魔君??在下便告辞了??”说着不等魔君答应??便带着徐若琪向外飞去

魔君终于放下了血剑??看着吴天飞去的背影??突然发现吴天居然是直接将魔彩珠拿在手上??而不是也法力御动??心中大惊??他是什么人??居然能用手直接拿着魔彩珠??想着又感觉如此放走吴天有些不妥

此时那莲蓬之中传來一阵的异动??似乎是对吴天的离去依依不舍??魔君冷笑一声??自语道:“吴天??有他在这里??你便不会离开??”想着又拿起了血剑把看??血剑则是血气一涨??侵入了他的体内??魔君一阵的狂笑

吴天和徐若琪急速的离开??不敢片刻的逗留??只是他们飞的太急??飞出那大花蕾之时??居然沒有发现??那花蕾的旁边??居然还有一人站立??那人身穿一身的红色树叶??正是飞叶族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