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402 回得晨

402回 得晨

她见吴天和徐若琪上來这么久??还是有些不放心??而这魔君的宫殿??只有她一人可以任意的穿行??于是她便飞上查看??刚到花蕾的旁边??便看见吴天和徐若琪飞出??于是闪身躲在了旁边

看着二人飞远的背影??飞叶一阵的诧异??心道魔君居然放过了他们??再或者……魔君出了意外

想到这里??她身上红光一闪??飞了进去

却听到了魔君的狂笑

她远远看见魔君手持血剑在空中狂笑??连忙停下??正欲转身离开??突然眼前红光一闪??居然是魔君飞到了她的身前

“参见魔君??”飞叶施礼道

魔君又是一阵的狂笑??举起血剑道:“飞叶你看??血剑终于回來了??等魔婴降世之后??我多诃族便天下无敌了??”

“那……恭喜魔君了??”飞叶说着便要离开??魔君突然上前一把把它揽到了怀里

飞叶一惊??想要推开魔君??可是身体已被魔君死死的搂住……

飞叶试了几此??终于放弃??即便将他推开??他还会如前许多次一样??以魔君的身份命令自己服侍于他??想着??飞叶闭上了眼睛??任由魔君在她身上如何

花蕾的入口之处??出现了一人??他看着魔君将飞叶搂到了怀里??把拳头攥得“咔咔”直响??他本欲冲进去与魔君拼个鱼死网破??可是看看魔君手中的血剑??终于放下了拳头??转身离开

只是口中狠狠道:“九陌??你等着??我得晨马上便要回來了??”

吴天和徐若琪刚飞回居住之处??千雪等人便围了上來

“大哥哥??如何??”千雪问道

吴天把手一伸??魔彩珠从体内飞出??微微放出异彩??众人大惊??连忙躲闪??吴天马上收住珠子

“大哥哥找回魔彩珠了??”千雪喜道:“那样咱们就可以去求大祭祀救黄姐姐了??”

千雪早就不想在炎热的地方待下去了??于是催促吴天离开??而红羽一听千雪之言??一阵的失落

他??这就要走了吗

吴天看看千雪??摇了摇头??“魔彩珠虽然到手??可是还不能马上离开??”

“这是为何??”千雪奇道

徐若琪哼了一声道:“魔彩珠虽然到手??可是他的儿子却救不出來??”

“为何??”

“魔君魔婴仪式十天之前早已启动??此时孩子和树宫已联接到了一起??若是将他们分开??孩子便要性命之忧??”吴天喃喃道

“你……你们见到魔君了??”孤鹜惊道??然后想起吴天原本是要交换血剑之事??于是在吴天背上打量??发现血剑果然沒有了??于是心中大喜

“正是??”吴天道:“我以血剑换回了魔彩珠??只是无法救回儿子??”

“吴大师不必难过??您的公子一旦成为魔婴降世??那便是天大的喜事??”孤鹜道

“什么喜事??”吴天心道自己的儿子被人抢走??还能是喜事

“白日里听他部之人说过??魔婴降世之后??魔君便会将魔尊之念灌入他的体内??而使他则会成为一代魔尊??那时我族的魔法便空前强大??即便离开树宫的庇护??也能无妨??别说是那莫族??便是中原各大门派也不是魔尊的对手了??”孤鹜自豪道

此时旁边的红羽见吴天和徐若琪脸色越來越差??于是干咳一声制止他再说下去??吴天表面上沒有直接反驳??而是与徐若琪对视一眼??看到了她眼中坚定的目光??魔婴降世成为魔尊??难道百年之前的那一幕又要重演??紫剑双侠都知舍生取义??我便不行吗

吴天想着??下定了决心??决定再次去那花蕾之内??切断那莲蓬??即便儿子因此而死去??也比他成为魔尊??给天下众生带來灾难强??虽然下定了决心??可是吴天心中还是一阵的心痛??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到时真的便忍心下手吗

徐若琪看出了吴天的为难??轻轻握住了他的拳头??然后用力的捏捏

吴天看看她??心中一阵的宽慰??当年与衫妹在一起??她聪明伶俐??遇事总能左右逢源??现在有徐师姐在身边??她虽然不能出谋划策??可是对自己之事却是全力的支持??义无反顾

“怎么??咱们不走吗??”千雪看出了二人的意思

吴天一笑??当着孤鹜和红羽的面不便讲破??于是道:“既然魔婴降世只有两三天了??我们便见识一下??再离开也不迟??”

孤鹜一听大喜??连连称是??红羽则脸上一红??不知想起了什么

一个红色的人影??从花蕾上飞下??直落到了树梢部族的房子之前

飞叶看上去有些憔悴??她整理了下身上的树叶??进到了自己的房间

身上的门刚刚自行的关上??突然飞叶身上红光一闪??手中拿起了枯木枝??她喝道:“什么人??出來??”她想着便要催动屋内的树枝??可是试了几次之后??那些树枝居然沒有动??她心中大惊??难道屋内的??是本族之人??而且是可以御动树梢之位树宫之人

“飞叶??你忘记了吗??这房间的机关乃是出自我的手中??”随着声音??得晨走了出來

“得晨??”飞叶大惊??连忙后退几步??“你……你是人是鬼??”

得晨沒有回答??而是慢慢的走到了飞叶的身前??伸出两指??帮她梳理着微微凌乱的头发??“我这些年不在??你受苦了??”

感受到得晨手指的温度??飞叶此时才相信眼前之人??确实是得晨??与她青梅竹马长大的恋人??当年多诃族的大护法??她“嘤咛”一声扑到了得晨的怀中??以前的伤心和今日的伤痛一起涌了上來??她轻轻的捶打着得晨的肩头??流泪道:“原來你沒有死??可是为何一去这许多年沒有回來??你干什么去了??”

得晨脸色一变??轻抚着她的秀发道:“当年我被九陌击成了重伤??直落到树宫根部的无度深渊之中??传说那里是通往幽冥之口??下面有无数的孤魂野鬼??我能够活下來??已是奇迹了??”说到这里??得晨突然想到一事??他突然推开了飞叶??上下打量着她

飞叶心中一惊??连忙整理着身上的树叶

“只是我虽然不在??你也不能与九陌快乐??”得晨说着??脸色沉了下來

飞叶把牙一咬??惨然道:“我若不从了他??你的父母、你的兄弟姐妹便要死于他手了??况且他乃是至高无上的魔君??我岂能不从??”

得晨一愣??再次把她揽到了怀中??柔声道:“是我错怪你了??这都是因为我太喜欢你??才不愿意让别人碰你的??”

一听此言??飞叶的肩膀柔软了起來??又忍不住抽泣起來

“九陌欠咱们的??我一定要加倍的偿还??你肯帮我吗??”

飞叶看看得晨??想想九陌这些年对自己的**??终于点了点头??“我与树梢一族??自然站在你的一边??可是还有另外两的部族??九陌又是魔法高强??你有几分胜算??”

“局已布好??只等时机了??”得晨道

飞叶看着得晨那自信的表情??仿佛他又回到了从前的样子??于是轻轻的抬起了头??微微张开了口??闭上了眼睛

等了许久??得晨并沒有吻下來??飞叶心中一颤??心道他为何沒有吻下來??难道是嫌弃我了吗??她睁开眼睛之时??发现得晨正一脸狞笑的若有所思??根本沒有理会自己??于是一阵的失望??这么多年过去了??眼前的??还是当年的得晨吗

不知是太累了??还是心中有太多的事情??吴天这一觉睡了许久??醒來之时??发现外面已是天光大亮??日上花蕾了

吴天伸个懒腰走出了房间??外面的阳光刺目??让他一时睁不开眼睛

旁边的房间听到了吴天出门的声音??徐若琪等人也走了出來??看着吴天微微一笑

“南疆的太阳太厉害了??”千雪说了一声??又缩回到了屋内

吴天迎着刺目的阳光??抬头看着上空的大花蕾??心中默默道:孩子呀??我当再试几次救你出來??若是真的不能??那么为了天下苍生??只好牺牲你了??衫妹??等你醒來之后??问起孩子之事??我该如何交代呀

明日便是仪式举行之日了??明日之前??定要解决此事??只是那大花蕾中看似无人看守??其实却是机关重重??而魔君借助树宫的灵气??魔法强大??自己和徐师姐二人并力??都伤不到他的分毫??难道只有自己入魔之后??才能是他的对手吗

吴天想着??一时找不到法门

旁边的红羽看着他忧心忡忡的样子??刚要上前说什么??突然??这树宫的四周传來了“隆隆”的雷声??一团黑雾正自东北方向涌來

雷声越來越大??整个树宫都不停的颤抖着

只见三道红光闪过??三大族长齐齐的出现??看着那团黑气??脸上一阵的紧张之色

“快禀报魔君??那莫族人來了??”断径对飞叶道

飞叶点头??刚要飞上??突然旁边光芒一闪??魔君已飞下??落到了他们的身边

三大族长拜见魔君??只是断径和折枝的目光落到魔君手上之时??齐齐的吃惊

“呀??血剑回來了??”断径又惊言喜道

魔君九陌哈哈大笑??“不错??血魔剑已回归本族??”九陌说着??将手中血剑一举??血光四射??那些多诃族人被血光一照??似乎都颠狂了起來??不停的高呼着??连吴天他们身边的红羽都忍不住叫了起來

“黑月來的好??今日便让她尝尝血魔剑的威力??”九陌大喝一声??吩咐断径和折枝守住下层??而自己则与飞叶站立在这最高之处??冷冷身上红光溢出??冷冷的看着那团飞近的黑雾

吴天也感觉出那团黑雾之中是那莫族的魔法??心道黑月一定到了??于是便想飞出??将魔彩珠还给黑月??求她履行承诺??复活黄衫??旁边的徐若琪拉住了他??摇了摇头??“过会儿必定会有一场大战??咱们可借机再上那大花蕾之中??”

吴天听了大喜??于是不再想找黑月之时??他与徐若琪拉着千雪??向后退了许多??到了所谓的安全之处??而多诃族人则纷纷的聚集到魔君和飞叶的身边??等待着那黑气的飞近

那团黑气飞近之后??分成了两股??一股较小的直飞向上??冲向了魔君和飞叶这里??而剩下的一团则继续向前??直冲向了树宫

逼近了树宫??那团黑气内突然传出一声的齐喝??然后若干的黑气飞出??其中数股较强的??在空中化成了黑鸟??击向树宫

守在下面的断径和折枝手舞枯木枝??带领着族人??挥出一圈的红光??顿时间树宫一阵的颤动??那些树枝齐齐的汇集到了一起??凝出一道绿光??直击向了黑气

“轰”的一声??黑气被震退??也散去了不少??吴天从树枝间的缝隙看去??只间下面那团黑气头前几人??正是以秋瑟为首的几大长祭祀??他们被同时震退??有些惊讶

而另一团黑气直冲而上??半空中里面发出一声的长啸??一只巨大的黑鸟直击而來

这里面定是黑月??吴天想着??看着这只巨大的黑鸟??心道黑月的魔法比前些日子??强得太多了

魔君未动??飞叶则是飞身而起??身上红光大盛??御动周围的树枝发出数道的绿光??击了过去

“轰”的一声??飞叶被震退几步??魔君脸色一变??地面之上生出一片树叶??拦了一下??飞叶才站住??大口的喘着气

“哈哈哈??”黑气中的黑月露了出來??一阵的大笑道:“九陌??你何时变得如此胆小??自己不敢出手??却让姘头帮你出面??”

九陌大怒??手中血剑飞击而出??一道血气带着若干的绿气??击向了黑月

黑月大惊??心道这血剑居然已到了他的手上??那吴天为何沒有将魔彩珠送到自己手上??想着不敢怠慢??身上黑气大盛??双手齐划??化出两只黑鸟??迎了上去

“轰轰”两声??黑月被震退数丈??胸中气血翻滚

九陌一阵的大笑??“我尚未完全调动树宫之灵气??你便已不是对手??我看你身后的高手还是尽早的现身吧??”说着他手中血剑再次一挥??一道血气击向了黑月身后的那团黑气

黑气之中飞出一道的红光??迎上了血气??“轰”的一声??将血气震开??接着一个独臂之人??手持一根白骨现身

“黑风??她也來了??”吴天和徐若琪惊道

九陌上下打量下黑风??点头道:“听闻那莫族当年有二人魔法高强??其中一人更是五彩霞云之一??莫非阁下便是黑云??”

黑风冷冷一笑道:“你也配见我姐姐??我乃是黑风??”

九陌看看黑风手中的玄武趾骨??那树上的绿气遇到上面的红光??居然纷纷的躲避

黑月见状大笑??招呼黑风一声??同时出手??空中突然出现了大片的黑气??笼罩住了小半个树宫之梢

魔君不敢大意??口中念动咒语??身上的红光分成数条插入了树宫的树枝之中??那些树枝齐齐的移动而來??围绕在九陌的周围??同时发出绿光

飞叶也沒有闲着??站在不远之处御动其它的树枝

“轰”的一声巨响??树宮居然晃了几晃??九陌和飞叶被震退几步??可是空中的黑气则一下子被震散??黑月和黑风被震飞很远

吴天大惊??他知道黑月和有玄武趾骨在手的黑风的法力之强??况且现在朱雀已经涅磐完成??她二人的法力一定更上了一层楼??只是即便如此??她们联手仍不是魔君和树宫的对手??可见这树宫之强超出了常人的想象??这树宫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徐若琪轻轻的拉拉吴天??低声道:“吴师弟??此时他们的大战进入了胶着状态??咱们可趁机进入花蕾之内??”

“好??”吴天答应一声??与徐若琪腾空而起??飞了上去

千雪也想跟上??可还是停了下來??自语道:“徐姐姐与他同去能帮上忙??我去了只是帮倒忙??况且大哥哥可能要亲手杀死自己的儿子??到时大哥哥一定很难受??我还是不要看了??”

吴天和徐若琪再次向上飞到了那大花蕾的上面??与昨晚不同??这大花蕾此时正发出一阵的黄光??徐若琪靠近几步??便感觉到一股的压力??她咬着牙还继续向前走去??那股压力却越來越大

“嘭”的一声??五彩霞衣穿到了她的身上??那黄光似乎被触动??突然从里面刺出若干条的花蕊??徐若琪大惊??连忙祭出金蛇剑??可是金蛇剑一出??旁边的树叶也纷纷的发动??发着绿光向徐若琪击來

徐若琪无法招架??连连的后退??可是身后也有树枝

突然??这些树叶都停了下來??吴天身上发出红光??同时手中魔彩珠异彩大盛??附近的枝叶纷纷的枯萎??那树枝仿佛受到了重击??突然的后退

而下面魔君、飞叶与黑月、黑夜的大战还在继续

吴天把魔彩珠举在前面??一路上的树枝纷纷的躲避??徐若琪手持金蛇剑??跟在后面

只是到了那黄光之前??魔彩珠便已无法突破??显然那黄光是这树宫内极强的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