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408 回婚礼之上

408回 婚礼之上

那引路的男子松了一口气??正要带她们离开??千雪突然眼珠一转道:“你且等等??我们打扮一般??”千雪说的??不等那男子答应??便拉着徐若琪回到了房间之内

徐若琪甩开她的手臂问道:“你要干什么??”

“那黑月大婚??必定打扮一番??咱们两人也不能落了下风??”千雪道

徐若琪眉头一皱道:“这里都是些黑袍??哪里有中原的衣饰呀??”

千雪神秘一笑??打量着这房间道:“这是秋瑟的房间??咱们上次來时??我便发现了??”

徐若琪一愣??想起上次进來之时??千雪曾在这房间内四下的打量

千雪说着??从床下拉出一个箱子??然后从那箱子里取出一件中原的衣服??里面居然还有些首饰盒??里面有些中原的头饰

徐若琪微微的尴尬??“千雪??咱们乱动人家的东西??不太好吧??”

“哼??他们把大哥哥都抢走了??咱们这点算什么??”千雪说着??取出了里面的一件衣服??脱下了身上的黑袍??穿到了身上??这衣服显然是秋瑟的??她身材高大而丰满??所以这件衣服穿在千雪的身上??显得特别的肥大??千雪皱皱眉??又脱了下來??上下打量一番??伸手撕了起來

“呀??”徐若琪一咧嘴??心道如此漂亮一件衣服??便毁在她手了??片刻之后??千雪将一件大衣服??撕小、撕短??然后再穿到身上??用布条一系??居然非常合身??千雪转了一圈??洋洋得意??然后拿出第二件??让徐若琪穿??徐若琪摇了摇头??心道既然千雪要气气黑月??我便也跟她玩上一玩了??于是脱去了身上的黑袍??念动咒语??五彩一闪??五彩霞衣穿到了身上??如女神一般的美丽

千雪看着咬起了嘴唇??微微的嫉妒??不过想到是为了气黑月??越是漂亮效果越好??于是又拿起几件头饰??插到了头上??挽着徐若琪的手??走了出去

门外的男子早已急的心急火燎??在屋门口团团乱转??原本这二人便醒得晚了??如今一耽搁??恐怕便要错过了典礼之时了??如此一來??自己便难逃责罚了

幸好此时门一开??那男子大喜??正要再催促两句??可是张开口??却合不上了??因为眼前的两个女子??太美丽了??特别是身上发出五彩的徐若琪

看到把这男子惊的合不上嘴??千雪大喜??于是撅嘴道:“还不快带路??难道要直接带我们入洞房里吗??”

“是??”那男子终于合上了嘴??小跑着带路

祭坛之上已是张灯结彩、狠狠的装饰了一番??只是与中原的习俗不同??台上极少用红布??而是放了各色的花朵和翠绿的树叶??原本黑气弥漫的祭坛??居然有些花坛的样子

祭坛的中央位置??以鲜花搭了一座花棚??黑月和吴天则坐在其中??只是吴天在右、黑月在左??显然是黑月占了上首之位

黑月今日也脱去了平日里的黑袍??穿上了一件锈满了大花的白袍??十分端庄??吴天则穿上了一身那莫族猎手的紧身猎袍??尴尬的坐在那里??不敢抬头

几位长祭祀看着花棚之中的黑月和吴天??脸上也是露出惊奇之色??大祭祀这是怎么了??为何突然想起要成亲呀

黑月则是一脸雍容的看着众人??脸上满是喜形之色??仿佛是一个富家的女主人??而不远处??黑风则冷冷的看着黑月??再冷冷看看吴天??心道这个男子有何特殊之处??让姐姐黑云和黑月都迷恋于他

此时祭坛之下??一阵的**??吴天也抬头看去??尚未见人??便见到了一阵五彩之色??吴天心中一惊??她们终于來了??我当如何解释呢

果然??在众人惊讶声之中??千雪挽着徐若琪的手款款走了上來

其中正张落客人的秋瑟看到千雪身上的衣裙??突然感觉有些面熟

黑月也是一愣??有些惊讶的看着两个女孩

千雪面上含笑??不停的向众人招手??而徐若琪则是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两种不同风格的美丽同时出现??实在难得

黑月居然站了起來??吴天也连忙站起??两人走出了花棚

“徐姑娘、千雪小姐??你们二人可是今日的贵客??有失远迎了??”黑月说着??居然微微的欠身

徐若琪冷面朝人??不动声色??千雪见黑月突然如此客气??有些吃惊??心道莫非是她怕我们坏了她的好事??才如此客气??既然如此??我定要闹上一闹

于是千雪夸张的还礼道:“大祭祀??大哥哥??刚才得知两位要成亲??好似一声惊雷??惊的千雪差点跳河??”

此话一出??众人齐愣??心道这是什么形容??难道中原所谓的文人都是这般的文采吗??不对??她是北山人??不是中原人

旁边的徐若琪听出了其中的讥讽之意??冷冷的一笑

黑月不愧为大祭祀??一族之首??脸色不变道:“不只是千雪妹妹??连我自己也都惊的想跳河??”

“你怎么不跳??”千雪故意道

“是我夫君不让呀??”黑月说着挽住了吴天的手臂

千雪看着二人这般模样??身上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心道吴天和他妈妈辈的女子成亲??真不知是怎么想的??于是挪揄道:“大祭祀今日好漂亮??大哥哥当然舍不得了??”说着挽住了吴天的另一只手臂

突然吴天一咧嘴??原來是千雪在他的手臂之上狠狠的掐了一把

黑月看到眼里??微笑道:“千雪小姐说笑了??若论漂亮??我看两位今日便有些喧宾夺主了吧??”

千雪一笑道:“大哥哥的大喜之事??我们当然要穿隆重一些??况且我沒有赶上大哥哥和黄姐姐的成亲??如今赶上这次??也算是有缘??”千雪说完??看着吴天

吴天听到黄衫的名字??脸色一变??笑容消失

黑月脸色也微微一变??徐若琪见她要生气??于是轻拉下千雪??要她适可而止??因为她已看出吴天面有难色??显然不是心甘情愿的

此时秋瑟连忙走过來??招呼徐若琪和千雪入座??只是在千雪坐下之时??她在千雪耳边轻声道:“你若再乱动我的东西??我便不客气了??”说着脸上杀气一闪??千雪吓的后脊梁一凉??连连的称是??看來被自己撕坏的衣裙??对于秋瑟來说十分的珍贵

此时旁边一人长叹一口气??“撕坏了也好??让她少了一份的牵挂??”

千雪转头看去??居然是神箭手悠悠

“悠悠大叔??你是在说我吗??”千雪问道

“你可别叫我大叔??”悠悠道:“连大祭祀都和你们姐妹相称了??”

“哼??那我可是沾了好大的便宜??”千雪故意把“好大”拖长了音

悠悠知道她是在讽刺大祭祀年岁大了??只是摇摇头??因为他也觉着大祭祀成亲不合适??特别是在刚刚进攻多诃族未果的情况之下

“秋瑟长祭祀怎么会有中原的衣服??”千雪问道

“自然是那虹光派的男子??当年为了骗取她的芳心而送给她的??”悠悠道:“她保存了多年??如今被你撕去??其实对她也好??”

千雪一愣??她已听说过秋瑟和司马天的事情??心中暗自责备自己??居然毁掉了人家如此珍贵的东西

此时两侧的宾朋已经坐满??吴天也回到了花棚之内??黑月轻咳一声大家安静了下來

“诸位??或许大家对黑月今日突然要成亲深感诧异??甚至感到不妥??其实这却是多喜临门、水到渠成之事??”

众人听了??面面相觑??分明这“多喜临门”和“水到渠成”两词还有后话

“今日我有三件喜事要宣布??”黑月高兴道:“其一??多诃族的魔婴已被吴天亲手杀死??”

那莫族人一听此言??纷纷的惊喜??这事比起黑月成亲??要让人兴奋的多??近百年來本族与多诃族争战不断??而且一直是本族占据了上风??将多诃族人的地盘压制到了树宫的周围??他们最害怕的便是多诃族有朝一日培育出魔婴??反攻于本族??特别是前些日子??连朱雀都不是树宫的对手

“其二??便是吴天抢回了本族的至宝魔彩珠??”黑月说着??取出一个盒子打开??里面放出异彩??靠近一些的那莫族人连忙念动咒语??魔彩珠的异彩??在他们身前被弹开??有魔彩珠在??本族的战斗了可以再次提升??于是众人又是一阵的欢喜

“其三??便是我与吴天成亲??此事并非是我之喜??而是整个那莫族之喜??”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的纳闷??你成亲与我们喜有何干

“吴天所立之功??只是一件便可以被封为长祭祀??况且他还是做了两件??有道是大恩不言谢??我只好以身相许??才能报答??”

下面的千雪一听“以身相许”四个字??一阵的恶心

“况且我们成亲之后??吴天便算是本族之人??若是多诃族來犯??他自是责无旁贷??”黑月道

一听此言??下面之人才纷纷的点头??他们都见过吴天与朱雀大战??深知他的法力极强

话已讲清楚??众人基本认可了吴天??于是黑木宣布仪式正式开始??众人纷纷的起身??向那大厅内走去??吴天起身??跟黑月向内厅走去??徐若琪看得十分的清楚??吴天起身之时??明明叹了一口气

进入大厅之内??众人齐齐的向的那墙上的壁画跪拜??吴天也跟着跪下

三拜之后??黑月起身??将魔彩珠放入了那墙上的石洞之内

魔彩珠一入洞内??整个壁画突然发出一阵的光芒??整个大厅都有些漂渺的感觉??那莫族人纷纷的念起了咒语??驱避着异彩??那墙上的人身蛇尾的共工似乎动了起來??手中的魔彩珠发出异彩??击向了对面的颛顼??而颛顼手中血剑光芒四射??迎了上來??血芒和异彩在空中相持了起來??越來越强??终于的“轰”的一声??光芒在众人头顶上炸开??然后一切都消失了??众人惊讶的看着墙壁之上??还是原來的样子??只有共工手中的魔彩珠放着异彩

徐若琪和千雪抗不住异彩的照射??早退出了大厅??而众人安静下來之时??包括黑月在内的??都是一脸的紧张之色??当年魔彩珠便放在此处??而后被司马天借秋瑟之力盗走??而当年在墙壁上之时??魔彩珠根本沒有这种异像??今日却是如此??难道是离开这里太久了吗??还好??一切又恢复了正常

众人跪拜完毕??起身之时??突然发现黑月旁边的吴天正一脸痛苦之色??身上红光不停的闪动

黑月大惊??手臂一挥??口中念念有词??一道黑气笼罩住了吴天??吴天身体上的红光弱了下來??等黑光消失之时??吴天已晕倒在地

黑月等人连忙上前??发现吴天脸上一阵的铁青??此时牙关紧咬??不醒人世??黑月将吴天抱到了旁边的**??然后摸下他的脉门??只是气息不稳??却并无其它不适

黑月大奇??正要对他施法救醒??突然厅外急匆匆跑进一个猎手??在黑月面前拜倒:“大祭祀??不好了??”

“何事惊慌??”黑月有些不悦

“禀大祭祀??”那人气喘吁吁道:“多诃族人??出现在百里之外??”

“啊??”黑月和几位长祭祀都是一惊??黑月冷笑一声道:“來的好??我沒有去找他??他却找上门來了??沒有魔婴??量他们不咱们的对手??”

“大祭祀??他们有血剑在手??咱们要多加小心??”秋瑟提醒道

“我岂又沒有魔彩珠??”黑月说着??扫了一眼**的吴天??转身带领众人走了出去??穿过大厅之时??挥手收去了墙上的魔彩珠

门外的徐若琪和千雪并不知道厅内发生之事??只见一人急匆匆跑了进去??然后黑月便带人走出去??手中各自拿出了武器

两人大惊??心道他们要去和谁打仗??只是等众人走完了??却沒有发现吴天的影子??二女大奇??大喜之日??为何吴天沒有与黑月同行呢

徐若琪还在想着??千雪一转身已钻了进去??徐若琪也连忙跟上

二人很快发现了**昏迷不醒的吴天??她们连摇带叫的??片刻之后??吴天醒了过來

他长长出了一口气??睁开眼睛之时??有些迷茫

“大哥哥??你怎么了??”千雪急道

“我仿佛回到了上古的战场??与一人以内法相拼??已到了两败俱伤的时刻??突然我感觉受到了一股重击??便昏了过去??”吴天回忆道

二女面面相觑??千雪还摸摸吴天的脑门道:“大哥哥??你是不是胡涂了??居然答应和那老妖婆成亲??那黄姐姐你放在何处??”

吴天一阵的羞愧??低头道:“这岂是我之所愿??只是我若不答应她??她便不答应去救衫妹??我为了救衫妹??只好先应承下來??况且……况且衫妹复活之后??我定会跪在她的面前以死谢罪??”

二女面面相觑??徐若琪道:“黄姑娘活了??她又怎会忍心看你死去??”

吴天一愣??然后痛苦的摇了摇头??“徐师姐有所不知??我对不住衫妹之处??不止是你们所知道的那些??”

三人正说着??突然祭坛之外??传出一阵的怪声??吴天和徐若琪一愣??他们感觉到有几股强大的法力??逼近了祭坛

“大祭祀他们呢??”吴天看看四周惊问道

“刚才他们匆匆的出去??并沒有说去哪里??”徐若琪道

“定是來了强敌??我感觉这逼近的法力??似乎与那树宫之内的法力相似??”吴天说着??突然想起一事??“不好??若是黑月受伤??复活衫妹之事??便又要拖后了??”说着身形一闪??天愁神剑飞到了他的手中??然后身上白光一盛??飞了出去

大婚之日??这祭坛上的禁锢早被解除了

徐若琪和千雪也跟了上去

那莫族住地的门外??黑月带人与得晨对峙

黑月扫视下多诃族众人??看衣着这三大族长都到齐了??还有邪教之人??而眼前之人??身穿金黄的叶子??明明便是魔君的打扮??于是问道:“你是何人??九陌呢??”

“哈哈哈”??得晨一阵的狂笑??“你若要找九陌??便随他去阴曹地府吧??”得晨说着??手中血剑血光大盛??而他身上的一个箱子之中??也发出阵阵的红光

黑月大惊??心道在自己的家门口??为何还能感觉到那树宫的灵气呢

她正想着??只见一道血气飞來??她连忙祭起魔彩珠??发出万丈的异彩??迎了过去

“轰”的一声巨响??二人同时退了几步??得晨看着黑风祭起的魔彩珠??瞳孔一阵的收缩??狠狠道:“这么快??吴天都已经到了??”

黑月眼珠一转??“哈哈”大笑道:“你说的吴天??现在是我的夫君??你若想见他??我便喊他出來??”

“什么??”得晨后退几步??与旁边的白眉面面相觑??惊的合不上嘴

“魔君??莫听这疯婆子胡言??咱们只需冲过去??一举拿下那莫族便可??”白眉道

“好??”得晨大喜??大啸一声??多诃族的三大族长和邪教众人??都向前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