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409 回大战得晨

409回 大战得晨

黑月也是脸色凝重??把手一挥??身后众猎手同时出箭??多诃族和邪教不少人中箭身亡

其中一箭??带着凤鸣之声??直射向了魔君得晨

得晨开始并不在意??手中血剑随意一挥??想拔开此箭??可是那箭只是被切断了一截??前面部分依然击來??得晨大惊??连忙施展魔法??身体强转??才堪堪躲过一击??他心有余悸??想不到这那莫族的猎手之中??居然有如此强人

他想着??顺箭來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人正以脚踏弓??独臂拉箭??“嘭”的一声??第二箭又射了出來??旁边之人齐声的叫好??“神箭手??好箭法??”

得晨大惊??心道相传这那莫族中??猎人之首便是神箭手??这人只有独臂??却可以以脚踏弓??而且射出之箭还有如此神力??莫非他便是传说中的神箭手

此时第二箭射來??得晨有了防备??血剑一挥??将那支箭劈成了两段??那边的悠悠也是一惊??对得晨的法力佩服不矣

其他猎手虽然沒有悠悠一般的实力??却也是各个箭法精准??而且换箭极快??于是除了几个法力较高之人外??多诃族和邪教的其他人不时的有人中箭??如此一來??他们的进攻缓了下來

得晨带众人退了下去??那莫族人群之中发出一阵的欢呼

得晨脸色一变??身上红光大盛??而那箱子里也是红光大盛??他高高的飞起??手中血剑强力挥出??一道血气直击向了那莫族

黑月身上黑气纵横??祭起魔彩珠正准备迎击??突然听到吴天高喝一声??“我來??”然后人眼一闪??吴天在空中接下魔彩珠??双手齐出??空中突然出现了一道的七色彩虹??横挂天际??七条金龙咆哮着??飞腾

“轰”的一声巨响??得晨被着的后退数丈??而吴天也连连的后退??黑月轻轻伸手??将他扶住??脸上满是欣喜之色

吴天一击居然和得晨战成了平手??大出白眉等人的意料之外??他们知吴天厉害??但那却是在晚上、入魔之后??他们自知不是那时吴天的对手??所以进攻那莫族??便选到了早上

得晨大怒??这是自己成为魔君之后的第一战??却与曾被九陌抓住的吴天拼了个平手??实在是有些沒面子??于是连喘几口气??身上红光再闪??手中血剑血芒大盛??再次击出

吴天一拼之下??居然调动起了几分魔尊魔法??而施展出來的翔龙拳和虹光剑法??威力比平时增强了许多??更主要是吴天心中一阵的张狂??自己一击只与得晨拼成了平手??心中生出一股的不服之气??心道一定要将其击倒??想着从黑月的怀中飞出??一只眼中居然射出了红光??狂啸一声??身上红光大盛??而手中的魔彩珠和天愁剑也是光芒大盛??只是那天愁剑发出的光芒??白色之中居然隐隐的藏着一股红光

远远飞來的徐若琪见状大为的惊讶??这天愁神剑原本是散发出一阵神圣的白光??带着一股的浩然正气??而此时白光中居然掺杂了一丝的红色??这是为何??难道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天愁神剑也被吴天身上的魔尊魔法所侵入了吗

黑月见吴天飞出??于是一声大喝:“出手??”

那莫族的几位长祭祀在她的带领之下??同时出手??而“嗖嗖”几声??悠悠与若干的猎手??已将金羽箭射了出去

那边的白眉见黑月带那莫族这边全部攻上??也是一挥手??多诃族人与邪教同时出手

空中、地下一场的混战

得晨此次沒有离开那魔蛹太远??而是在原地提起内法??催动血剑??等待吴天攻到??赤发见吴天攻上??原本要在斜刺里來上一下??却被白眉制止??以赤发的法力??若要接下吴天如此威力的一击??有些勉强??况且此时得晨也在气头之上??这人色厉内荏??特别的是当上魔君、做成魔蛹之后??一副天下无敌的感觉??甚至不把扶助他上位的白眉等人放在眼里??此时遇到了强大的吴天??也好让的碰碰钉子??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更主要是让他感觉到邪教的对于多诃族的重要性

“轰”的一声巨响??巨大光华从众人头顶闪过??一股的强大的气浪直冲入了云霄??在空中形成一个巨大的旋涡??将附近的云彩齐齐的卷了进去??许久才停了下來??而在空中留下了一根云柱??直插入到了天际

原本要战到一起的两群人??也因为这次强烈碰撞的余势所震撼??有些人居然感觉胸中气血翻滚??于是大家停了下來??纷纷的后退

吴天倒飞出去

而得晨扶住了魔蛹??退了几步便强行的站住??手持血剑“哈哈”的大笑

原本要看笑话的白眉一惊??得晨居然震飞了吴天??难道这魔蛹真得如此厉害??白眉正想着??只见狂笑中的得晨嘴角淌下了一丝的鲜血??原來他为了保住颜面??居然硬撑着沒有后退??如此受了内伤

空中五彩一闪??徐若琪将吴天接下??看到他微微发出红光的左眼??心中一惊??想起了当年他与黄衫刚从升龙岛回來之时??便是这般的模样??他莫非又入魔失忆了吗

此时吴天从她的怀中出來??脸色凝重道:“徐师姐??多诃族人厉害??你要多加小心??”说着??连喘了几口气??身上红光一闪??再次冲了过去

徐若琪听到此言??才放下了心??看來他还有意识??只是如此看來??吴师弟越來越怪??似乎??正向魔道那边靠近??如同天愁神剑一般??这可如何是好

一场混战终于开始了

虽然是那莫族的地盘??可是多诃族有邪教相助??而且有魔蛹支援魔法??所以渐渐的那莫族居然落了下风??若不是藏身于树上的悠悠等猎手时不时的射出关键之箭??那莫族便要守不住了

白眉见众人久攻不下??而吴天却是越战越勇??而最令人头疼的??便是远处不停射出冷箭的猎手们??于是叫道:“绿袍师弟??交给你了??”说着朝树上指指

绿袍发出一阵的诡笑??绿光一闪??飞向了悠悠所在的树上

悠悠大惊??连忙不停的射出金羽箭??旁边的猎手见到有人向神箭手冲去??也都向绿袍射來

只是练袍的身形十分的诡异??他在空中若鬼魅一般的漂动??那些來势极猛的金羽箭??都被他轻易的躲开

如此一來??混战的场中??多诃族和邪教的压力小了许多??虽然得晨受伤??但他紧靠在魔蛹之旁??与吴天大战??却未落多少的下风

吴天大奇??心道自己刚刚将明晨击吐了鲜血??为何此时还有如此法力??而得晨的左手时不时的摸摸旁边的那个大箱子??箱子中也不停的发出红光??莫非这秘密便在这箱子里??吴天想着??便有意向那箱子攻去??得晨脸色大变??比起攻击他自己还要紧张??这便让吴天可以肯定??这箱子之中??必要蹊跷

吴天更是硬攻箱子??而箱子似乎也感觉到了吴天的攻击之力??红光大盛??红光照到了吴天的身上??吴天突然感觉这箱子里的光芒有些熟悉??而且那熟悉的感觉让他想到了一个人??黄衫??还有他们的孩子??只是现在感觉到的法力??不只是有那孩子的法力??还有一些其它的??与那魔尊魔法不相上下的灵气在里面??而这灵气??吴天也曾感知过??这便是树宫了灵气

黑月和白眉早就战到了一处

“白眉??你二十年前支使虹光派那人??盗取我派的魔彩珠??今日便要向你讨个说法??”黑月击出一只黑鸟骂道

白眉以手中的枯木杖弹开黑鸟??冷笑道:“那司马天有何德能??还不是你族中的祭祀动心??才帮他偷出魔彩珠的??”

黑月听了大怒??身上黑气大盛??一只巨大的黑鸟飞击而出

白眉脸色一变??心道一月之前交手之时??黑月还沒有如此法力??而此时朱雀涅磐完成之后??她的法力居然提高到如此境地??想着不敢小视??全力施为??“轰”的一声??白眉被震退数丈??而黑月只是晃了几晃

黑月冷冷一笑??心道虽然沒有魔彩珠在手??自己还是占了上风??想着再攻而上??白眉连连的后退??口中却未停下??“黑月??我看你们那莫族的女子都被虹光派之人迷上了??前有那个叫秋瑟的祭祀??现在连你这个大祭祀都与吴天成了亲??只是当年的司马天乃是吴天师叔??若是论起來??你也要叫秋瑟一声婶婶了??”白眉说着大笑起來

黑月大怒??手中攻击加重了几分??而白眉虽然躲闪??却沒有太落于下风??似乎在等待什么

黑月冷冷笑道:“你别等得晨了??他此时已落入的下风??不久便要死在吴天之手了??”

白眉脸色微变??分神看去??果然如黑月所言??吴天猛攻??得晨死守??白眉心道不好??不过看看得晨身后的箱子??暗自冷笑??等他吃够了苦头??我教再行施展??好让他知道我们的重要性

悠悠见绿袍御空之术不凡??居然能在空中急速的飞行之中??闪转腾挪的躲开所有的金羽箭??而绿袍身上的绿光??似乎带之剧毒之气??于是悠悠大喝道:“众猎手听令??散??”

众人有些犹豫??但还是退散而去??只剩下悠悠一人还在树上

绿袍的目标只是悠悠??此时身上绿气大盛??急冲而近

悠悠口中念动咒语??以仅有的单臂举天??身上的黑气强了起來??他的身上一亮??单臂一挥??居然凭空生出一张弓??一股黑气凝成一支金箭??挂上了弓弦??箭未发??四周空气已腾起一阵的旋风??将附近的树叶卷起、吹开??悠悠口中发出一声的怪叫??那金箭脱弓而出

金箭离弓很快??可是在空中飞行却是很慢??似乎是不急不缓的向绿袍飞去

绿袍大惊??若是疾飞??反而好躲闪??而此时这金箭慢慢飞出??以逸待劳??却是一个十分高明的招法

箭慢??绿袍便要快??他的身形突然的加速??如鬼魅一般的飞舞??空中只见绿光??不见人影

不远处的徐若琪见状??不禁的暗中赞叹??这神箭手悠悠果然名不虚传??只剩下一支独臂??居然能够用出这一招??当年在凝碧涯之上??为赌檀心花??曾与邪教约战三场??其中一场便是紫剑双侠与有重伤在身的绿袍??开始之时紫剑双侠欺绿袍有伤??所以猛攻快打??结果反而效果不佳??后由黄衫提示??放慢了出招速度??以慢打快??反而取胜??只是当年的绿袍有重伤在身??而今日的绿袍早已习得了五毒之法??法力更胜于当年??而悠悠的此箭??却依然将绿袍逼的加速??可见此箭之强

不单是徐若琪??场中许多人都被悠悠的此箭所吸引??纷纷的停下??向这边看來

其中便包括秋瑟

此箭一出??秋瑟大惊??有些不认识的看着悠悠??他跟随自己若干年??沒想到他的箭术居然已到了如此的境界??若非是为了守在自己身边??荒废多年??此时早被不知是何种的境界了??想着心中微微的惭愧??这么多年??自己对不起他呀

绿袍的身上分出几团绿气??一般的模样??不知他的真身在哪里??而那金箭居然如影随形的分出几支??似乎每一支也都是真的

众人大惊??除了死斗的吴天和得晨??其所有人都停了下來??黑月先是一惊??心道未曾听说过本族的神箭手有如此的厉害??随即想到了一个问題??大喜??于是高声激励众族人道:“朱雀涅磐完形??此时神箭手法力也是空前的强大??多诃族人虽然有邪教鼠辈做帮凶??却仍不是咱们的对手??大家再加一把力??将他们赶出去??”

此言一出??再加上旁边悠悠的神威??那莫族人齐声的高呼??士气大涨??连徐若琪听了都是热血沸腾??身上五彩一闪??祭起金蛇剑??恰巧看到了晓月光光的头??想起本派的杜大宝等几位师兄师弟都是死在他手??于是金蛇剑金芒大盛??直击而去

晓月大惊??暗叹此时徐若琪的法力也是非同小可??于是手中禅杖挥舞??迎了上來

绿袍此时已无处可躲??只好硬着头皮??一股绿气急冲而去

绿袍真身一现??那几只金箭突然合成一支??疾飞冲來

此时箭与人已距离很近??绿袍无处可躲??他大喝一声??双手齐挥??空中的那几股绿气齐向悠悠击去??悠悠脸色一变??却未动摇??而是继续念动咒语??催动金箭直刺而出

“呀??”秋瑟见状惊叫一声??心道这悠悠生性耿直??打起架來却是不要命??如此一來他又要与对方拼个同归于尽了??想着身上黑气闪动??直冲向了绿袍??与她对战的飞叶见状??手中树枝挥动??一道红光击向她的后背击去??一位长祭祀见状祭出一只黑鸟??拦下了飞叶

“噗”的一声??金箭穿绿袍腹部而过??绿袍惨叫一声倒飞出去

“咚咚”几声??悠悠虽然极力的躲避??可是还是有一团的绿气沒有躲开??击到了他仅剩的一只手臂之上??手臂发出“嘶嘶”的声音??还冒着青烟

此时秋瑟飞到??扶住了悠悠??“你何必这样呢??”说着连忙施法??要压制住悠悠手臂之上的毒气??可是那毒气极强??依然顺着悠悠的手臂??向上侵蚀而去??而绿气走过之处??皮肉正冒出了青烟??发出一股腐臭之气

悠悠的脸色越來越白??显然这毒气在身上极疼

“这如何是好??”秋瑟一时沒有了办法

悠悠居然一笑道:“我无妨??只是你终于肯关心我了??我甚欣慰??”

“你还说这个??”秋瑟大怒??可是却不敢直视悠悠的目光??此时绿气已烧过了肘部

悠悠脸色一变??咬牙道:“帮我断了它??”

“可是……可是你只剩下这一支手臂了??”平时豪气不输男子的秋瑟??此时却优柔寡断了起來??“你沒有了手臂??该如何射箭呢??”

“射不射箭不要紧??我只要能陪在你的身边就好??”悠悠道

绿气已烧近了肩头??再不下手??恐怕悠悠连命都沒有了??秋瑟一狠心??手上黑气凝成一把刀??直劈而下

“噗”的一声??一支胳膊落地??掉到了地上沒多时??便被烧成了绿泥??冒着青烟

秋瑟在悠悠的身上轻点几下??帮他止住了血??此时过來一个猎手??扶住了悠悠??“我给你报仇??”秋瑟说着??突然转身??在人群之中找着绿袍??只见绿袍此时已飞到了战圈之外??手中绿气大盛??在腹部揉动着??这家伙命真硬??被金箭穿腹而过??居然还能施法??秋瑟不管别人??急飞而去??直冲过去??人未到??一只黑鸟已经祭出

悠悠走了几步??却停了下來??那扶他的猎手一愣??“神箭手??您……”

悠悠脸上虽然沒有血色??可是眼中依然有神??他咬牙道:“我还能战??你快找地方就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