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410 回朱雀与玄武

410回 朱雀与玄武

“这……”那猎手看看悠悠空空的两臂??一阵的犹豫

悠悠脸上怒色一闪??身上黑气一震??将那猎手震退几步??那猎手一惊??随后大喜??神箭手果然不凡??居然还能战

“弓和箭只是器??真正的神箭是以心为弓??以生命为箭??”悠悠说着??身上黑气再次闪起??一张小弓出现在了他的胸前??一支金箭撘上??对着场中

那猎手见状??眼中一红??对着悠悠深施一礼??转身走了

离绿袍不远的赤发??看见了秋瑟急冲向了绿袍??手中红光一闪??高高的飞起??一股火焰直击秋瑟的后背??而绿袍也感觉出秋瑟击來??双手齐出一两道绿气直击向了秋瑟

绿袍虽然受了重伤??可是他的御毒之术无下无双??稍微不小心??便会受到重伤??便如悠悠一般??而此时秋瑟的身还有赤发的火焰??秋瑟一时间腹背受敌

空中闪过一道的金光??一支金箭居然穿过了赤发的手背??赤发一疼??收住了火焰??而那金箭去势不减??直刺向绿袍

虽然有秋瑟祭出的黑鸟在前??可是金箭后发而先至??从两道绿气中间飞入??绿袍一惊??连忙躲闪??可是肩头还是中了一箭??他又是一声的惨叫??而秋瑟大喜??正准备结果绿袍的性命??突然脚下飞起一人??手持巨刀??一劈而下??一道巨大的刀气将秋瑟的黑袍吹动

这一下來的突然??秋瑟收住法力急闪??还是晚了一步??“咔”的一声??她的一足被忽尔善砍下??秋瑟倒飞出去??突然空中入影一闪??居然是悠悠飞了过來??以自己的身体接住了秋瑟

白眉见赤发和绿袍同时受伤??脸色一变??突然一声的长啸??邪教众人纷纷的后退??多诃族人不明所以??也跟着退回

“掷??”晓月大叫一声??邪教中人纷纷从怀中取出许多黑色的圆球??向场中的那莫族的掷去

那莫族人沒有见过??可是徐若琪见过??这便是晓月在西域研制的奇门暗器“霹雳弹”

“快闪开??”徐若琪大叫惊一声??拉住了正好飞來的悠悠和秋瑟向后飞去

其他人则有人快有的慢??场中发出一阵的爆炸之色??惨叫声不断

听到爆炸之声沒有预计的强烈??白眉脸色又是一变??“大师??这是何故??”

晓月想了一下道:“教主??这南疆潮湿??霹雳弹半数受潮未爆??”

黑气散去??白眉再向对面看去??只有黑月、黑风和徐若琪无事??其他人??包括两位长祭祀都多少的受了伤??而这边只有赤发和绿袍受伤??多诃族的三大族长、自己和晓月还有忽尔善都无事??白眉大喜??心道如此一來??虽然对方人多??但是多是法力不高之人??此时强弱已分

“轰”的一声??一道强烈的光华在众人头顶散开??原來吴天和得晨又全力对了一下??白眉看了一眼??然后冷笑一声吩咐道:“我们來挡住那莫族人??请三位族长助魔君消灭吴天??”

“是??”晓月说着??带人挡在前面??三大族长虽然不愿受白眉指使??可是当下这却是良策??只要拿下了吴天??对方之人便都好对付了

于是按白眉说所围了上去

徐若琪见吴天被围??心头一急??身上羽翼一展??急飞而出

晓月冷笑一声??挥舞禅杖拦了上去

徐若琪羽翼一展??飞开数十丈??想从旁边绕过??却发现连一侧有赤发和绿袍守住??还有一边是白眉守在哪里??徐若琪高高的飞起??准备自上冲下??却发现中间的位置??已被一团的红光所包围??远远的感觉到一股的压力??而吴天、得晨和三大族长都被包围到了里面??里面不停的发出呼喝之声??不知战况如何

徐若琪略一犹豫??晓月已一掌击出??正宗的法相寺佛光印掌法??一只巨大的手掌从天而降??直拍向徐若琪??散发出道道的佛光??徐若琪感觉气息一窒??刚才分神居然沒想到晓月一直尾随自己??于是身上五彩一闪??已飞出十几丈外??同时手中金蛇剑击出??一条金蛇在空中吐着信子??咬向了晓月

晓月大惊??心道她能躲开自己那一掌也是相当了得了??沒想到还能同时反击??于是手中禅杖一挥??挡下这一剑??二人战到了一起

黑风见徐若琪攻不上去??而黑月正与白眉对视??谁也不肯先动手??此时能战的只有自己了??于是挥动玄武趾骨??身上黑气一闪??原本要以玄武趾骨祭出一只黑鸟??可是一挥之下??玄武趾骨上的红光居然飘散而去??飞向了天空??黑风大惊??抬头看去??只见刚才吴天和得晨在天空旋出的白云??此时已居然发出了红光??而里面似乎还是不停的有电闪雷鸣

除了战斗中的几人??大家也都发现了空中的异像??纷纷的惊诧??只是大家还未及细看??突然场中“轰”的一声巨响??那红光居然被震开

地面都一震的颤动??众人看去??却发现魔君以及三位族长都已被震出了十几丈外??吴天也被震出了几丈??背后的肉翅被阳光一照??慢慢的收回??他一手天愁神剑、一手魔彩珠??盯着某处发愣

吴天所盯之处??便是那个箱子所在的位置??只是此时那箱子早已被震飞??只剩下个三尺大小直径的一个“蛋”??吴天不知那便是魔蛹??更不知里面居然便是他的儿子??正在孕育之中的魔婴??刚才他与得晨大战??基本势均力敌??难分高下??虽然得晨有魔蛹相助??可是吴天有天愁神剑和魔彩珠两件至宝??特别是天愁神剑??似乎是那些魔法的死敌??施展起來??威力奇大??而后三位族长上來??齐施展魔法将吴天困在当中??吴天几欲败下??无奈之中只好念动仙姑教的咒语??背后突然升出肉翅??身上红光大盛??而那魔蛹似乎受到了吴天身上魔尊魔法的诱导??突然发出极强的红光??将众人震开??更别说那普通的木箱了

得晨以血剑支地站好??飞叶连忙将他扶住

吴天看看那个魔蛹??终于明白??得晨与自己大战??宁可拼的吐血也不离开那个箱子??并非是因为箱子内的东西珍贵??而是这箱子里的东西储存着树宫之灵气??他要靠那灵气的支持才能与自己渐渐发挥出的魔尊魔法抗衡

吴天看看场中??显然是多诃族和邪教这边强手占优??而那莫族那边受伤人较多??此时只要消除了这个“蛋”??多诃族必会自退??吴天想着??身上红光大盛??正欲上前??那魔蛹居然也是红光大盛??甚至于还强于吴天身上的法力

吴天大惊??连忙收起法力??那蛹上的红光也渐渐的消退??黯淡了下來

看來这“蛋”中的魔法与自己身上的魔法同出一路??吴天想着??突然收起魔彩珠??举起天愁神剑??身上白光大盛??天愁神剑也发出浩然正气??原本想要偷袭而來的断径和折枝被这白光一照??居然退了回去??未敢出招

而那魔蛹上的红光??居然收了回去??吴天大喜??举剑慢慢的走了过去??那魔蛹居然晃了几晃??有些畏惧

“不可??”得晨大叫一声便想冲上??可是脚还未动??却“哇”的吐出一口鲜血??站立不稳??飞叶连忙扶好他

吴天突然一声的大喝??天愁剑气在空中化成一道七色的彩虹??向魔蛹击下??周围之人有的惊喜??有的担心??都是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儿胆??不知这下能否成功

“嘭”的一声??天愁剑刺到了魔蛹之上??魔蛹发出一股强大的红光??居然将吴天震开??吴天大惊??看來这“蛋”中的法力??已强到了自己无法想象的境界??自己凭借天愁神剑居然都伤不得它

吴天正要再试??突然发现那蛹上??刚才中剑之处??居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裂缝??虽然沒有裂开??却是证明吴天刚才想错了??天愁剑的这一击??还是有效的

吴天刚要再击??却听白眉突然道:“吴天??你可知道这魔蛹里面便是你的儿子吗??”

吴天举起的剑停了下來??看看发出红光的魔蛹??心中突然明白??原來那夹杂在树宫灵气中的、自己熟悉的法力??居然是也是魔尊的魔法??是自己儿子身上的??还有从另一个儿子白毛小怪身上飞出的那部分??如此一來??那两部分合到了一处??自然要强过自己了??当年衫妹分析过??那白毛孩儿吴邪??常年连同魔尊的戾气??共吸去了大约四成多的魔尊的魔法??而自己吸收了大约三成??而衫妹腹中的胎儿只吸收了不到两成??如此算來??这魔蛹之内??即便有些损失??也至少有两成多魔尊魔法??怪不得在树宫之顶时??自己不是孩子的对手

吴天一想??马上证实了白眉所言??他看看天愁剑??一时犹豫着刺不下去了

与晓月大战的徐若琪虽然法力不及晓月??却仗着五彩霞衣之速度??并未处于下风??刚才听白眉如此一说??连忙飞回??晓月也停手

“吴师弟??这魔蛹古怪??我看你还是要立断??”徐若琪冷冷道

“立断??”吴天自语道:“便是要我杀死自己的儿子吗??”吴天说着??脸上阴晴不定??红光不停的从他的眼中闪过??表情一时狰狞、一时平静??徐若琪大惊??心道吴师弟面对重大抉择??为何如此表情??难道……又有入魔之嫌吗

“吴天??”黑月突然道:“现在看來??这魔蛹是多诃族法力之源??若是破坏??他们便无依靠了??至于儿子……”黑月停了一下道:“你沒了这个??我帮你再生几个??”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堂堂的大祭祀??居然说出了如此世俗之言??只是此时却是合情合理??只是不知吴天如何想

吴天脸上的红光还是不停的闪动??他喃喃道:“这个孩子是衫妹生的??这是我和衫妹的儿子??”

黑月脸色一变??微怒道:“吴天??你若不破坏这魔蛹??我便不帮你复活黄衫??”

吴天眼中红光一闪??看着黑月身子居然一颤??“为救一人而杀一人??那是何必??况且沒有你的救治??我也有法救活衫妹??至多等上个二十年??”

徐若琪眼看二人要闹僵??于是在黑月身后小声道:“大祭祀??如今大敌当前??你切莫与吴天别扭??”

黑月何尝不明白??可是她是那莫族的大祭祀??怎能轻易服软

“大祭祀??不可学吴天优柔寡断??”突然黑月身后有人大喝一声??然后黑气大盛??众人回头看去??却见是悠悠已祭出了金弓、金箭

“我便以这支箭??重创那魔蛹??”悠悠说着??“嘭”的一声金箭飞出??黑月、徐若琪想要阻止??已然來不及了

金箭去势极快??吴天本來正对这魔蛹发愣??感觉到劲风之时??金箭已经飞到??吴天想到了冰中的黄衫??想起了这孩子刚出世时可爱的样子??下意识的身体一侧

“噗”的一声??那只金箭穿肩而过??去势不减??吴天另一只手一伸??居然抓住了箭尾??内法一吐??将金箭震散

徐若琪大惊??五彩一闪已到了吴天的身边??扶住他手臂??受此一击??吴天眼中的红光居然弱了下來??他看看徐若琪??苦笑一声道:“徐师姐??我还是下不了决心??”

徐若琪微微一笑道:“虎毒不食子??你下不去手??也属正常??”此时三大族长和邪教之人又围了上來??徐若琪抱起吴天??五彩一闪??飞回到了黑月的身后

黑月担心的看看吴天??但要马上转身面对这得晨和白眉

得晨一阵的狂笑:“黑月??如今吴天已受伤??而魔蛹完好无损??你已不是我们的对手了??”

黑月一阵的冷笑??“未必??”她说着??对旁边的之人道:“我将要召唤朱雀??你们小心退后??”

“是??”众人连忙后退

此时黑月身上黑气大盛??口中念念有词??手舞足蹈

空中风云突变??不停的有云雾在黑月的头顶汇聚??片刻之间??便汇聚出了大片的云雾??而云雾之中似乎还有红当闪动

而那边的那根云柱??似乎是受到了这边红云的影响??居然慢慢的向这边飘了过來??黑风手中的玄武趾骨一阵的颤抖??似乎有脱手而出的意思??黑风大惊??连忙暗施法力??压制住玄武趾骨

“不好??她又要召唤朱雀了??”得晨大惊??此处毕竟不是树宫??若是朱雀飞出??已方定会吃亏

白眉瞳孔一阵的收缩??低声道:“魔君??您已收了伤??而且魔蛹似乎也有损伤??咱们不妨先行退去??”

“好??”得晨也有了退意??况且通过此战??他发现邪教的实力??并非是在树宫之上那么无力??所以在白眉多了一些的尊敬

得晨一挥手??众人就要退去??可是为时已晚

空中传來一声的凤鸣??众人只觉头顶之上一片的热气扑來??朱雀长鸣一声??冲了下來

黑月一阵的狂笑:“得晨、白眉??这里便是你们的葬身之地??”

朱雀再鸣一声??认出了断径、折枝等人??似乎是想起了那日在树宫之上被欺负的事情??突然凤口一张??一道红光闪过??击了过去

折枝等人连忙的散开??“轰”的一声??红光击到了地上??击出一个大坑??逃得慢些的折枝被弹起的石块击中了后背??胸口一闷吐出一口鲜血

得晨和白眉大惊??朱雀如此厉害??当初居然能在树宫将其击退??现在想起來真的有些后怕

黑月大喜??喘着粗气向后退去??心道剩下的便要看朱雀如何**得晨和白眉了??此二人一死??自己的那莫族就可独霸南疆??然后再伺机进军中原了??她此时突然想起了吴天的伤??回头看时??却发现吴天和徐若琪还有黑风??此时正惊讶的向那急速飞來的云柱看去

那云柱之中??有股强大的法力??吴天曾在极北之地??与之大战过

那便是玄武

朱雀本欲冲杀一番??可是空中的传來了强大的法力??它一声的长鸣??转身向那云柱冲去

得晨和白眉长出了一口气??连忙招呼大家快撤

空中传來一声巨大的撞击之声??那云柱也被这撞击之力震散??黑色的玄武身上放着红光??冲了过來

黑月脸色一变??“这玄武属水??朱雀属火??玄武正好克制朱雀??这下朱雀虽强??却可能吃亏??”

转眼之间??二圣兽在空中已交手几回合??居然是朱雀占了上风

黑月又大喜??“这玄武之力并非像传说中的强大??甚至还弱于青龙??若不是相生相克的原故??恐怕它早已败了??”

此时旁边一人突然发出一声的惊呼??原來是黑风要拿不住手中的玄武趾骨??那趾骨要带着她整个人飞上空中了??原來那玄武对趾骨有一股强大的吸引之力??或许它來南疆??便是受他的趾骨吸引而來的

终于??“嗖”的一声??玄武趾骨脱黑风手而出??飞落到了玄武的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