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411 回返回中原

411回 返回中原

玄武身上突然发出强烈的红光??黑月大惊??连忙吩咐道:“快入祭坛之上??发动禁锢??看來玄武有变??它突然强大了许多??”说着带头飞向了祭坛??徐若琪扶着吴天也飞了过去

此时空中的两大圣兽再战??朱雀居然有畏惧之意??玄武完形之后??法力恢复??此时对着朱雀已是占了上风

终于玄武双头喷出两道的水柱??击到了朱雀的身上??朱雀一阵的惨叫??震翅飞远??玄武一阵的怪叫??似乎是在庆祝自己取胜??然后便向祭坛冲去

只是刚刚接近了祭坛??那祭坛之上发出一阵的黑气??那黑气之中似乎有千万的异兽在咆哮、奔跑??玄武似乎也不想惹上这些异兽??此时它已完形??一声高兴的嘶叫??转身飞入了云端??片刻不便见了

站在祭坛某个窗口之后的黑月??微微的松了一口气??虚弱的坐了下來

自朱雀受了重创??他们整个那莫族人都感觉到了内法空虚??因为朱雀是他们的魔法之源??朱雀强??他们便强??朱雀弱??他们也弱??特别是朱雀完形之后??这种情况更是明显

此时千雪已经给吴天包扎好了伤口??她得知是悠悠伤了吴天之后??撅嘴找到了悠悠

“大哥哥是你伤的??”千雪撅嘴道

悠悠忍着疼点点头

千雪瞪了他一眼??撅嘴道:“你居然能伤到他??不愧是神箭手??”说着叹了一口气??取出一粒的雪参丹递到了悠悠面前??“看在你又失去了一臂的情况之下??送你一粒灵丹吧??”说着向悠悠口中递去

旁边的秋瑟欲言又止??心道这个小姑娘心眼颇多??这粒药不会是毒药吧

只是她还沒來得及说话??悠悠已把那粒吞下??他刚才见到千雪给吴天吃了??所以放心

千雪又拿出了一粒??递到秋瑟的面前道:“我撕了你的衣服是我不对??我用一粒要药赔你行不行??”

秋瑟惨然一笑??摇了摇头

“你还是吃了吧??这果真是妙药??”悠悠道

看着悠悠关切的眼神??秋瑟终于点了点头??吃下了雪参丹??悠悠也是一喜??比起自己吃下妙药还要高兴

此时黑月已到了吴天的身边??查看了他是伤势??微微的遗憾道:“咱们成亲之日??你便受了如此重伤??难道老天都不成全咱们吗??”

吴天面无表情道:“大祭祀??你所要求之事我都已做到??你可别忘记答应我之事??”说着??取出魔彩珠递上

黑月收起魔彩珠??“我自然记得??只是此时朱雀受了重创??我族人魔法大减??即便有魔彩珠相助??也恐效果不佳??”

“啊??”吴天一惊

“不过相信不久朱雀便会恢复正常??我们的法力也当恢复??到时我必定完成你的心愿??”黑月道

吴天看看黑月虚弱的样子??不是假装??只好点头道:“如此也好??我马上便回虹光派将衫妹带來??带來之时估计已是几个月之后??到时你的法力也当恢复了??”

“你……你不养好伤再走吗??”黑月道

“路上慢慢恢复吧??”吴天说着站了起來??他还是看了看黑月道:“你也要多保重??”说完一抱拳??转身离开了

被神箭手的金箭穿肩头而过??已经伤及了骨头??虽然有雪参丹这等的灵丹??还是恢复的很慢??幸好吴天的体质异于常人??否则早就卧床不起了??吴天惦记着黄衫??想把她早些接回來??请黑月复活她??更主要的??是吴天最近总有个不祥的预感??自己正一步步的步入魔道??因为体内的那股魔尊魔法??正渐渐的强大起來??甚至于连天愁剑经过了自己的血淬火之后??正气的白光之中??常常的带出血色??或许便如衫妹所言??只有碧云山上的天地间的正气??才能净化自己身上的魔性

吴天勉强能飞??但是飞不太快??这样正好合了千雪之意??她最近腹中有些不适??自从得知自己身怀有孕之后??她毛躁的脾气比原來好了许多??一下子成熟了起來

三人沒有飞行多远??吴天额头的汗水便流了下來??肩头包扎之处已浸出了鲜血??显然是肩头极痛??他有些承受不住了

“大哥哥??我知道你不愿在那黑月那里多待??前面便是临江城??咱们去你的江师叔祖那里住上几天??等伤好些了再行吧??”千雪道

吴天感激的一笑道:“我无妨??只是想尽快的赶回碧云山??”

“吴师弟??你再不当心??你的这条手臂便要废了??况且千雪急速的飞行??恐怕会伤到了胎气??”徐若琪道

千雪看看徐若琪??心中虽然明白是她利用自己的胎儿打掩护??想让吴天停下养伤??可是自己心头还是十分的感激??于是假装道:“哎呀??我的肚子还真有些不舒服??”

吴天一惊??“当年衫妹在你这个月头之时??也经常的腹中疼痛??而且还曾晕倒??那便如徐师姐之言??咱们拜会过无忧谷之后??就到临江城小住??”

“好??”千雪大喜??刚要跳起??腹中一阵的疼痛

徐若琪连忙扶住她??低声道:“装一下就行了??不用总这样??”

“徐姐姐??这次是真的??”千雪冒汗道

三人行进的更慢??直到离开那魔族几日之后??他们才穿过了南疆那狭长的出口??回到了中原

又行不多日??远远的看到了无忧谷??无忧谷中一片的白色??吴天和徐若琪想起伍飞和叶中青已死在树宫之上??无论如何也要却吊唁一下的??于是便到了无忧谷的正门求见

不多时??叶孤云亲自出谷相迎??多日不见??叶孤云此时已恢复了元气??只是双眼通红??显然是悲伤过度

拜祭之后??吴天和徐若琪讲起了他们在北山所听到、见到的伍飞和叶中青的事情??一时间说的无忧谷众人都忍不住的唏嘘起來??人少之后??吴天又单独对叶孤云说了阮世海之事??叶孤云点点头??道谢之后道:“阮长老之事我早已听到了传闻??只是未曾想那是真的??银子不要紧??毕竟无忧谷之中钻石极多??只是那莫族人却是不能不防??”

吴天见事已说完??便要告辞??此时外面跑进一弟子禀报??江小贝和冯不凡代表虹光派前來吊唁

吴天大喜??心道这二人留在临江城沒有入南疆??自己沒有却找他们??他们却正好來到了无忧谷??于是十分高兴

叶孤云则是脸色一变??吴天奇道:“叶大哥??您为何如此表情??”

“我曾连发三次飞鸽传书到虹光派报丧??”叶孤云道

“我派如何回复??”吴天问道

“信鸽又转飞了回來??不知何故??沒有飞到??”叶孤云说完看着吴天

吴天也看着他??两人心中都是同一种想法??虹光派莫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吧

叶孤云快步的走了出去??吴天在他身后跟随

会客厅中??已经吊唁过伍飞和叶中青的江小贝和冯不凡脸色凝重的坐在客位??拿起桌上的香茶??却喝不下去

此时叶孤云人未到??声已出:“江公子、冯公子??你们看看谁在我这里??”

随着话语之声??叶孤云和吴天同时走出

江小贝和冯不凡一见是吴天??惊讶之下??都忘记与叶孤云见礼了??只是叶孤云并不在意??笑呵呵的坐下??看着兴奋中的三人??心中微微的遗憾??自己因是叶氏后人??自幼在这无忧谷中便贵人三分??师长都对自己爱护有加??同辈则对自己敬而远之??看着眼前的三人??虽然辈分相差许多??却是兄弟情深

叶孤云有些羡慕了

三人都问了好??江小贝才想起未与叶孤云见礼??于是拉下冯不凡??对叶孤云抱拳道:“叶谷主??”

叶孤云起身还礼??请大家坐下??“江公子、冯公子??多谢二位前來吊唁??多谢司马掌门的挂心??”

一听“司马掌门”四个字??江小贝的脸色沉了下來??“其实不是掌门派我们來的??而是我们自做主张??代表虹光派前來吊唁??”说到这里江小贝看看吴天道:“派中出事了??”

“啊??”吴天一下子站了起來??扯动了肩头的伤口??一阵的疼痛??但他顾不上疼痛??心中惦记着派中的同门??更惦记着被冰冻的黄衫??于是急道:“出了什么事情??”

“北山熔岩??流入中原??西北之地??遍地火海??”一直沒有说话的冯不凡说出短短十六个字??却是字字击到了吴天的心头??而此时徐若琪和千雪听闻江小贝和冯不凡到來??刚刚踏进屋内??正好听到了冯不凡之言??都发出一声的惊呼

“大哥哥??北山熔岩爆发??我极北之地会不会有事呀??”千雪急道

吴天在焦急之中沒有说话??江小贝道:“天下之势??西北高??东南低??熔岩只会向西南流??所以极北之地无事??”

千雪拍拍胸口??放心不少

此时吴天突然跳了过來??抓住了千雪的手问道:“千雪??你说那天钉之冰??若是落入了熔岩之中??会不会溶化??”

千雪一愣??想了一想道:“天钉乃是神物??而熔岩也是极热之物??若是落入熔岩之中??或许能坚持上一段时间??但终究还会化掉的??”

“呀??不好??我必须马上赶回碧云山??救出衫妹??”吴天说着便向外走去

“吴天别急??碧云山高耸入云??充其量只会被那熔岩包围??而不至于淹沒??况且还有诸位同门在??怎么会让黄姑娘落入火海呢??”

吴天一听此言??放心了许多??脸色也缓和了下來

“江公子说得不错??吴兄弟受伤极重??不妨在谷中养好了伤再走??”叶孤云道

“我看还是到我府上吧??”江小贝道

叶孤云点点头道:“如此也好??”

來到临江城??吴天和徐若琪首先拜见了江小贝的父母??然后顺风镖局的冯无敌又來拜见了吴天和徐若琪??礼闭之后??江思源请吴天和大家喝茶聊天??吴天将自己在南疆的遭遇讲给大家??而江小贝站在老父身后??仔细听着??而江老夫人拉着千雪的手??聊的甚欢??徐若琪则是面无表情的坐在其旁??一言不发

聊了一会儿??江老庄主发现吴天额头又冒出了冷汗??于是连忙让江小贝安排大家休息??江小贝带吴天走了??而江老夫人则拉着千雪的手不放??徐若琪虽然担心吴天??却也不好意思离开??“过几日贝贝便要到了??到时你们便可以玩了??”

千雪微微一笑道:“我身子不太方便??可能不能陪金小姐玩了??”

“不太方便??”江老夫人诧异道

徐若琪眉头一皱??心道这个死丫头??说这个做什么??你以为是在你们北山呀??对这些事情看的不重

江老夫人的目光向千雪的腹看去??千雪终于脸一红??正要说话??徐若琪突然咳嗽一声道:“江老夫人??天色不早了??我看您还是早些休息吧??我们就不打扰您了??”说着便要拉起千雪离开??千雪匆匆的向江老夫人行了礼??硬被徐若琪拉了出去

江老夫人看着那二人心中奇怪??现在的女孩子??居然都变成这样了

吴天吃过江小贝送來的药??再加上外敷伤口??然后便躺下睡去了??不知睡了多久??吴天醒來??感觉肩头的伤口好了一些??于是盘膝打座??身上红光闪动??运行几周天

第二日??金贝贝果然到了??她一到??整个江府便热闹起來??原來江、金两家在吴天去南疆的这些日子??已商量好了江小贝和金贝贝成亲的日期??此次并非是金贝贝自己??还有金府的管家??來协商具体的细节

原本也喜欢叽叽喳喳的千雪??这下终于有了对手??两个女孩子见面沒半日??便熟悉了??然后聊得起劲儿??怪招频出??江小贝少被二女的整

而吴天则是专心养伤??徐若琪无事便到场外修炼金蛇密籍

第三日??叶孤云专程來探望吴天??带着许多的灵药??还有进入南疆之时??千雪放在无忧谷的龙鳞甲??以及原來答应千雪的??许多的钻石和一些金银??千雪拿在手里??看得眼都花了

第五日??吴天的伤口居然愈合??骨头也无事了??在众人的惊讶之中??吴天却高兴不起來??他伤好的快??其实是因为在树宫之梢所受的魔念??这几日每每运法之时??他体内便有那股奇特的力量涌动??调动吴天体内的魔尊魔法??与其原本的虹光派内法、翔龙拳的内法相互的融合??吴天的伤好了许多??他体内的魔尊魔法也强了许多??而且他越來越觉着??虹光派的内法??要施展不出來了

自己只有三成魔尊魔法??便能有如此的奇效??而有六成多魔尊魔法、吸收更多魔念的的魔婴岂不是更加的厉害??天下无敌了??它日魔婴出蛹??虽然不及当年的魔尊??可是放眼天下??还是无人能敌

吴天想着犹豫了起來??只是此事实在不知该向谁诉说??若是徐师伯在??或许可以告诉他??然后在他的带领之下解决问題??若是衫妹在??可以告诉她??以她的聪慧??不论事有多难??她都能想出应对之策??便如原來的若干次一样

只有徐若琪看出了吴天有心事??可她不知该如何安慰

有一种女人??可以与你赴汤蹈火、同生共死??而不皱一下眉??便如徐若琪和千雪

有一种女人??乃是千娇百媚、小鸟依人??能让你紧张的心情平缓下來??便如小英子和红羽

有一种女人??天生一股的王者霸气、舍我其谁??可以让你蜷缩在她的羽翼之下??便如黑云和黑月

还有一种女人??知你心意??让你想把心中的所有与她诉说??在她则与你共赴患难??与你同舟共济??与商量对策??便如黄衫

吴天想了一圈??还是黄衫最好??于是便一刻也待不下去??便向江老庄主告辞??江老庄主再三挽留??吴天还是执意离开

江家和冯家将吴天等人送出了城外??江小贝道:“吴天??按你所说??南疆可能要起事端??我便与师兄留在临江城??一來若是有事??我们好与无忧谷有了照应??二來我还要忙些私事??”

“好??江师叔祖多保重??改日大婚??我定來喝喜酒??”吴天抱拳??与众人告别

为了赶时间??此时千雪已穿好了龙鳞甲??并将龙筋的一头绑到了腰上??而吴天抓起另一头??身上红光一闪??拉着千雪腾空而起??徐若琪身上五彩一闪??后背之上羽翼一展??追了上去

“师兄??”江小贝看着吴天的背影对冯不凡道:“我总觉着吴天有些不对头??”

“邪气??”冯不凡只说了两个字

“是的??自他从南疆回來之后??身上多了一股的邪气??”江小贝说着??心中生出了一种不详的预感

虽然拉着一人??可是吴天此时的法力已不在正道四大门派的掌门之下??甚至还可能超过了他们??况且吴天还有剑御之术??所以三人飞行极快??只是又到月明之日??三人只是白日疾飞??晚上则休息养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