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412 回猎户的小屋

412回 猎户的小屋

这日傍晚??太阳西下??月未升空??三人再疾飞一段??找了家猎户借宿??这猎户一家三口??孩子不过十來岁的样子??十分的调皮??千雪奉上些银子??猎户大喜??连忙将白日间打下的一只野猪取了出來??准备请三人饱餐??吴天突然來了兴趣??从猎户手中要过了刀??自己动起手來

未过多久??猎户的家中便传出了诱人的香味??猎户看看吴天??连连的感慨自己作不出这种香味??而千雪则一反常态的沒有了最近常有的厌食的反应??而是大口的吃了起來??不论肥瘦

只有徐若琪有些矜持??吴天则切下一大块肉递了过去??徐若琪脸上一红??连忙接过??也吃了起來??此时猎户突然想起了什么??从墙上拿下一个兽皮袋??刚刚打开??众人便闻到了酒香??虽然不是什么好酒??可是在这小小的房子之内??有了这股酒香??便让大家感觉吃喝突然丰盛了起來

这些日子吴天一直十分的紧张??除了担心黄衫??还担心魔蛹之中的儿子??还有自己??今日终于有了高兴之事??于是猎人递过酒袋之时??吴天沒有拒绝??而是接过喝了一大口

烈酒入肚??胆气突然壮了起來??猎户也是大喜??几口下去脸上已是微红??还让儿子舔上几口??沒想到小家伙“咕嘟”喝下了一大口??顿时被呛的连连的咳嗽??然后脸上一红??醉倒在地??不多时便睡着了

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二女见到吴天这么多天來终于露出了笑??也是一阵的欣慰

正在大家高兴之时??突然传來了敲门之声

“谁呀??”微醉的猎户问道

“过路之人??求在此处借宿一晚??”

猎户正在兴头之上??连忙让妻子开门

门一开??走进一人??此时还未到月出之时??外面一阵的漆黑??地上的火苗跳动着??突然吴天背上的天愁剑一阵的异动??似乎要飞射而出

吴天大惊??连忙背手按剑??盯着眼前之人

旁边的徐若琪也是轻抚着腰间的金蛇剑??一脸的警觉

那人走进了篝火的光芒之中??并未注意众人??而是看着火上的烤野猪肉擦手道:“果然是猪肉??我在二里之外便闻到了??”

只见这人四十岁上下的年级??一副普通的长相??脸上浸着水锈??显然是在河海之边时间久了

吴天和徐若琪见那人只是对猪肉感兴趣??于是慢慢松开了剑??有此二人在场??天下沒有几人敢做乱

猎户撕下一块油肥的猪肉??递到那男子的手中??那男子也不顾烫??便接了过來??边吹边吃着??片刻之后??那大块的猪肉便被吃光了

看此情景??吴天一笑??不再对他敌意

“大哥怎么称呼??去往何处呀??”猎户问道

“我叫沈三??我是出來找我女人的??”

“原來是沈大哥??大嫂和你走散了吗??”猎户又问道

“我那婆娘??原本便有疯心病??一受到刺激便会乱跑??还认不得回家的路??”沈三说着一阵的叹息??然后向众人作揖道:“众位少侠??路上可曾见到一疯婆子??”

“我们是一路飞行而到了这里??沒有注意地上之人??”千雪道

“哦??”沈三有些失望??把手往身上蹭蹭??坐在一旁不说话了

闻听这沈三也是找妻子的??吴天感觉自己与他有些同病相怜的样子??于是抱拳道:“这位大叔??您的妻子长什么样子??我们日后好为您留意??”

“多谢这位少侠??”沈三说着??忍不住在吴天的脸上扫视几眼??然后道:“我那婆娘四十多岁??有时把自己打扮的美若天仙??有时则是邋里邋遢??像个乞丐婆??”

“啊??”千雪突然笑道:“大叔呀??你说的这个样子??我们如何帮你找呀??”

“我都说过??她有疯心病??你若是见到有那样的妇人??还不时的胡言乱语??便定是她了??”沈三说的急切??仿佛眼前的每个人都是大救星一般

“好??我们一定帮您留意??”吴天道

沈三道过了谢??看着火上的猪肉??目不转睛

猎户以为他还要再吃??于是切下一块??递了过去??沈三接着??叹了口气道:“我能吃到如此美味的猪肉??不知她能否吃饱??”说着从腰间取出一个鱼篓??把猪肉放了进去??显然是要留给你的妻子吃的

吴天一阵的感动??心道一个普通渔夫??便是对自己的妻子如此疼爱??我堂堂正派的弟子??却是屡次犯错??想着他看看千雪的肚子??暗叹了一口气

猎户一家都已吃饱喝足??躺到一旁“呼呼”的睡去了??吴天则准备调息打座到天亮

突然地面一阵的颤抖??吴天和徐若琪站了起來??对视一眼??因为随着这震动??二人还感觉到了一股熟悉而强大的法力??玄武的法力

“是地震了吗??前些日子地震不断??如今又要开始吗??”沈三惊道

“吴师弟??这里离法相寺不远??而法力传來的地方??似乎便是法相寺的方向??”徐若琪道

“趁月亮未出??咱们过去看看??”吴天道??于是徐若琪和千雪连忙起身??准备出门

吴天想起了屋里还有沈三??于是对他道:“沈大叔??你且留在这里不要出门??外面有只怪兽??厉害的紧??”

“怪兽??好好??我不出门??”沈三道

吴天一笑??与徐若琪、千雪飞身而出??他们走后??沈三慢慢的走了出來??看着三人的背影??脸上早已不是惊慌之色??而是一脸的凝重??“以他们的法力??绝不是玄武的对手??虽然有三成的魔法??只是……那三成的魔法为何已开始溶入他的身体??难道??”沈三自语者突然一惊

此时屋内的猎户听到了开门之声??于是睁开一只眼问道:“你们怎么都出去了??”

沈三转头看着猎户??眼中闪一道红光……

吴天等三人飞行片刻??便看到了法相寺??只是寺的上空??正有一只巨兽在咆哮着、飞腾着

“果然是玄武??”吴天惊道

法相寺中??发出万丈的佛光与玄武对抗??发光之处??便是舍利塔??了色方丈与七八位了字辈的高僧??围在塔的最高一层??借着金舍利之法力??摆出了罗汉阵??而大群的明字辈的高僧??在明海、明河等人的带领之下??则在在塔下也组成一个近百人的罗汉阵??与上层的罗汉阵遥相呼应

罗汉阵和金舍利发出的佛光??似乎让玄武有些忌惮??不敢靠的太近??即便如此??玄武的法力太强大??它的每次攻击??下面的罗汉阵便有几人吐血

“吴师弟??我引开玄武的注意力??你给他重击??”徐若琪道

“好??”吴天答应道:“千雪??你且躲在一旁??”

吴天话音刚落??徐若琪背后羽翼一展??一道五彩便向玄武飞去

玄武的**看到五彩??张口便吐出一道的红光??而徐若琪在空中急转??居然躲开??玄武双头齐嘶叫??正要再击??突然空中闪光一道巨大的彩虹??横亘于天际

“轰”的一声??玄武的身子居然被震的向下坠了一坠??身上红光大盛??才得以停下

“虹光剑法??是虹光派的朋友來了??”了色喜道

法相寺众僧也是一阵的大喜??于是同时出手??罗汉阵发出一道佛光??击中了玄武的腹部??玄武又向上升了一升

只是吴天和罗汉阵的两击??都击到了玄武坚硬的壳上??未对玄武造成什么伤害??玄武因此也大怒??突然飞起??向吴天扑去??**和蛇头齐张??吐出两道水光击了过去

吴天不敢怠慢??身上红光大盛??天愁剑和翔龙拳同时出手

七条金红之龙和一道彩虹从空中划过

下面的两个罗汉阵也同时出手??两道佛光从下面击出

“轰轰”的几声巨响??吴天被震飞数十丈??才勉强停下??而下面的两个罗汉阵中??又有几人吐血

了色顾不上查看同门??而是皱眉看着空中的吴天

“方丈??这虽是虹光派的剑法??却不似是虹光派的内法??而似是魔族的魔法??”旁边的了言道

了色叹了一口气??沉声道:“不论是何方法术??都是來帮咱们的??先对付玄武再说吧??”

此时五彩闪过??徐若琪飞來??空中一条金蛇狂舞着咬向玄武的蛇头

玄武蛇头居然十分的兴奋??张口对咬而來

“轰”的一声??徐若琪被震退几十丈??双翅展开才停了下來

玄武**此时对下面的众僧一声的怒嘶??身上红光一闪冲了下去

身未到??**口一张??一道红光射下??两个罗汉阵连忙的施法招架??“轰”的一声??罗汉阵中之人被震的七零八落??连了色等人都在塔上站立不稳??而飞到了空中

玄武四爪齐抓??便要毁塔??突然塔顶的金舍利发出万丈的佛光??照射到了玄武双头之上??玄武似乎有些忌惮??居然停下??转身向吴天冲去

吴天和徐若琪同时又是两击??分别击向了玄武的两头

四道光芒撞到了一起??吴天和徐若琪被震飞上了云端

穿过云彩??吴天突然发现??一丝的弯月??已挂到了东方的天空

此时法相寺之外??一道红光闪过??一人站到了门口

他四下的看看??仿佛在这里发生过许多的故事??此时是故地重游一般

只是空中不断传來的巨大的撞击之声??马上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飞身上了一间房顶??看着空中的战势??摇了摇头

“玄武虽强??却也可以对付??三成魔法已是足够驱赶它离开了??只是他所会之法术太少??而且以现在的形态??无从发挥出全部的威力??”

那人说着??一脸的凝重??空中的红光照亮了他的脸??这人??居然便是渔人沈三

沈三见吴天和徐若琪被震飞到了空中??摇了摇头??自语道:“这些人都不是玄武的对手??这几千年的古刹??今日便要毁在玄武足下了??”沈三正在惋惜之时??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强大而熟悉的法力

空中传來了一声的怪笑??接着便看到空中的云彩居然被一股强大的法力吹开??一人手持着发出白红之光的天愁神剑??背上肉翅展动??冲了下來

沈三一惊??自语道:“难道是他??他居然活了下來??”

玄武似乎是一惊??双头齐出??击了过去

入魔的吴天眼中发出红光??一剑击下

“轰”的一声??巨大的气浪向四周散开??地面的众僧刚有几人从地上摇摇晃晃的站起??被这风一吹??居然又要倒下??连很远处的沈三??身子也是微微的一摇??终于点头道:“如此法力??才有几分样子??虽然仍不是玄武对手??但却有一战了??”

果然??现在的入魔后的吴天??法力比原來强不知多少??而且施展起來沒有任何的阻塞之感??反而是十分的流畅??虽然不是玄武的对手??但玄武也一时拿不下他

徐若琪已无从插手??此时落到了了色的身边??抱拳道:“了色方丈??虹光派徐若琪见过大师??”

“阿弥陀佛??”了色合什道:“多谢虹光派的朋友相助??不知空中是贵派何人??”

“那是本派中阵阵首吴天??”徐若琪道

“果然是他??”了色看着空中道

徐若琪自然明白了色此话之中带着的疑惑之情??于是道:“吴师弟虽然疯狂??却从不乱杀生??他只是籍此调动起体内的一股特殊法力罢了??”

“阿弥陀佛??但愿如此??”了色又道

此时吴天与玄武大战数合??终于力有不支??连连的败退

下面的徐若欺和了色等人心中大急??如此厉害的吴天都不是对手??下面该如何呢

“了色方丈??请恕晚辈直言??玄武厉害??我看众位还是离开此地为上??”徐若琪劝道

“阿弥陀佛??”了色道:“邪终不能压正??我们一定能战胜玄武的??”了色说着??便招呼众师兄弟们??准备再次罗汉阵??帮助吴天

“师父??”明河想了想道:“玄武乃是上古圣兽??说來不应算邪??而空中之人??倒似妖邪之辈??”

了色微微一愣??心道明河所说不错??到底谁正谁邪??还真说不清楚了

此时众人耳膜一震??突然听到了一个声音:“哈哈哈??法相寺的笨和尚们??你们有至宝在手??却不会使用??智远之后??难道便再也无人了吗??”

众僧脸色一变??因为那人所说的智远??乃是法相寺的前辈高僧??当年曾与魔尊大战??不幸战死

“阿弥陀佛??”了色听不出那人在何处??于是以狮吼法高声道:“这位施主所言极是??我等愚钝??不能望前辈祖师项背??还请施主指点??如何能击退玄武??”

“哈哈哈”??那人一阵的大笑:“看你还算诚实??我便指点你一二??”

“多谢??”

“玄武属水??而土克水??而五行方位??中原属土??法相寺位于中原正中??正是土之灵气最强之地??况且还有你们的金舍利??也是土之属性??”

了色一听大喜??连忙谢道:“多谢指点??只是我寺中之人法力低微??不能将金舍利的法力充分发挥??若是施主能够现身??还请施主代为施法??”

“空中正有一合适的人选??何必再求旁人??”

“施主说的是吴阵首吗??”了色看着空中的吴天??脸上放出红光的眼睛一股的**邪之气??十分的担心??只是那人沒有出声??了色又连问两三遍都沒有回音??仿佛那人也走远了

了色手中佛光一闪??金舍利从塔顶落到了他的手中??他看着发出万丈佛光的金舍利??再抬头看看邪气的吴天??还是有些担忧

此时吴天再次被玄武击退??口中喷出一口鲜血??徐若琪大惊??心道吴天原本便是重伤刚好??此时再受重伤??恐怕会影响到他的修为??可是旁边的了色看起來有些犹豫??于是道:“了色方丈??事不宜迟??”

“阿弥陀佛??便按那高人之言??只是吴阵首如此的模样??谁又能靠近他呢??”

“我來??”徐若琪说着??从了色手中接过金舍利??身上五彩一闪??飞上了空中

“吴师弟??你用这个试试??”徐若琪说着将金舍利向前递去

吴天眼中红光一闪??举起天愁剑便要向徐若琪刺來

“吴师弟??是我??”徐若琪急道

吴天手中的剑停了下來??慢慢的飞近??看着徐若琪

徐若琪大喜??心道入魔的吴师弟??居然还认得我??可是再看吴天的眼神??正在她的胸、腹及两腿之间扫來扫去??一脸的**之意

“呀??”徐若琪轻惊一声??心道原來不是认出了我??而是他想那个事了

此时玄武一声的嘶叫??突然冲上??徐若琪心道不好??将金舍利向吴天怀中一抛??背上羽翼一展??飞开了

吴天下意识的接过金舍利??只觉佛光四射??射到了自己的脸上??脸上红光一缓??居然有一只眼睛恢复了正常

此时玄武双头已经攻到??吴天情急之下身上法力大展??一拳击出

内法透过金舍利发出??七条土红之龙??击向了玄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