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413 回神秘的石洞

413回 神秘的石洞

玄武一声的怪叫??居然要后退??可是七条土龙去势太快??击到了玄武的**之上

玄武一阵的惨叫??身体甩动几下??飞到了天空

吴天急追而上??刚飞行不久??便觉四周红光闪动??红光之外??似乎有一人影??入魔之中的吴天不管这谁??挥天愁剑一剑刺去??那人影一闪??堪堪的躲开??还发出一声惊讶之声??吴天还要再击??突然听到了一个声音??在念动着咒语??吴天只觉一阵的眩晕??居然向下掉去

五彩一闪??徐若琪接住了吴天??然后了色等人也飞到

了色首先取回金舍利??上下查看一番完好无损??心中大喜??然后感觉出四周还有微微的红光正在慢慢的散去??于是合什道:“阿弥陀佛??多谢高人指点??”

吴天醒來之时??发现外面天光已亮??千雪和徐若琪以及明海等人正守在自己床前

“大哥哥??你醒了??”千雪喜道

吴天起身??身上并无不适之感??明海双手合什道:“阿弥陀佛??吴阵首??你终于醒了??”

“明海大师??”吴天还礼道??“我睡了很长时间吗??玄武呢??可曾退去??”

吴天问前一个问題之时??明海刚要回答??听到后一个问題惊的睁大了眼睛??“吴阵首??玄武是被你击退的??”

“啊??”吴天惊讶之色比这事情本身都要厉害??“我打跑的??”

徐若琪知道吴天不会记住入魔之后的事情??于是道:“吴师弟??昨晚是月圆之夜??”

吴天此时也感觉到了自己后背之上有些疼痛??于是点头道:“果然是我打跑的??”但心中还是有些吃惊??凭自己入魔之力??应当不是玄武的对手??居然能击退玄武??实在令人惊讶

这几句话说的明海莫名其妙??此时吴天站起??向明海抱拳道:“既然已到了法相寺??便当拜见了色方丈??”

“好??请随我來??”明海说着??头前带路??吴天他们则跟了上去

走出院子??吴天才发现自己原來并沒有住在寺中??而是住在寺外的一间小院之内??只是这小院距离法相寺很近??大约只有几里的样子??显然是因为有徐若琪和千雪两位女子??若是住进了寺中??多有不便

此时寺门正打开??为首几位高僧走了出來??吴天看出为首之人便是了色方丈??于是便要紧赶几步??了色显然也看到了吴天??于是身上佛光闪动??看似脚下沒有加劲儿??可是片刻之间便到了吴天的面前

惹得吴天和徐若琪等人一阵的佩服

“阿弥陀佛??吴阵首??你可好些了??”了色合什道

“多谢方丈挂念??吴天无事??”吴天一躬到地道??旁边的徐若琪和千雪也见礼

千雪此前很少见过和尚??唯一见过的??便邪教中的晓月与其几个弟子??于是看着了色等人光光的头顶笑道:“光头的便是和尚吗??邪教中那个叫晓月的??是否与你们是一伙的??”

了色一听脸色微变??但其佛法高深??几乎不露声色道:“阿弥陀佛??惭愧惭愧??那晓月便本寺的叛逆??”

此时徐若琪拉拉千雪??示意她少说话

于是一群人又回到了那小院之内??屋子不大??除了吴天等三位贵宾??只有了色、了言和明海进來陪同

“昨晚多亏吴阵首和徐施主赶到??否则本寺便要毁于一旦了??”了色感谢道

吴天和徐若琪连忙的还礼

“只是昨晚吴阵首与现在的样子不同??而身上所发出的法力??也不似是虹光派的内法??倒似是那魔尊之心的法力??”了色开门见山道??旁边的两位大师听了也纷纷点头

“正如大师所言??我体内便是吸取了那魔尊之心内的魔尊魔法??此时已无法摆脱??”吴天道

“阿弥陀佛??”了色诵一声佛号道:“那魔尊之心内的魔法相当强大??而最可怕便是里面的魔尊戾气??当年魔尊杀戮无数??便是被自己的戾气所控制??”

“啊??”吴天一惊??然后道:“方丈??那戾气却是传到了别人身上??未在我的身上??”

了色松了一口气??于是问起吴天从何而來??吴天便将自己在南疆的主要事情讲了一遍??讲完之后??了色等人的脸色紧张了起來

了言看看了色道:“阿弥陀佛??方丈师兄??事到如今??已然明了??只是需要让吴阵首也知晓??”

“好吧??吴阵首??请随我來??”了色说着??带吴天向外走去??徐若琪等人见了色脸色神秘??于是也连忙跟上

吴天跟随着两位神僧并未进入法相寺??而是绕过寺门??到了后山之上??明字辈之中只有明海跟随??他也是不停的左右张望??显然也不知要去什么地方

片刻之后??了色带众人來到一处石壁之下??他手中佛光一闪??石壁之上居然开出了一扇厚厚的石门??此门在开启过程之中??不时的停下??上面还落下了石块??显然不是经常开启??最后还是明海上前??用力一推??才将石门开展

了色伸手示意??率先走了进去??吴天等人跟在了色身后??走了进去

了色一挥手??旁边的油灯亮起??照亮了洞中??洞里十分的简洁??只有四处石窗??以及若干的油灯??明海连忙上前??一盏盏的将油灯点亮

“呀??”千雪叫了一声??拉住了吴天的手臂??吴天的脸上也是一变??原來其中三张石床之上??分别坐着一具干尸

了色和了言见到三具干尸??连忙施礼??明海见方丈如此??也连忙对着族礼

见了色对这三人如此的敬重??吴天心道这三人必定來历不凡??只是不知为何同时丧命于此

“吴师弟??你看??”徐若琪指指其中一人道:“这人所穿的衣服??似乎是咱们虹光派的??”

吴天看去果然如此??难道说这人便是虹光派的前辈吗

“阿弥陀佛??徐施主看得不错??这位正是贵派百年之前的掌门??”了色道

“啊??”吴天和徐若琪惊叫一声??看看了色??一代高僧不会骗人的??于是双双跪拜行礼??礼毕??二人环视另外的两人??吴天道:“了色方丈??如此说來这两位也定是高人??”

“阿弥陀佛??”了色道:“这位乃是天龙帮帮主??这位则是当年邪教的教主??”

“呀??”吴天、徐若琪以及明海都是一惊??“邪教与我们正道势不两立??为何邪教教主与两位掌门同在此处??难道是同归于尽吗??”

“阿弥陀佛??”了色道:“邪教与我正道势不两立不假??可是也要分形势??百年之前??魔尊横扫中原??半月之内??便灭了中原的两大门派??中原剩下的三大门派天龙帮、贵派还有敝寺??被迫与邪教联手??为对付魔尊??我寺智远方丈与三位掌门同修了寺中禁用的佛法??四人将法力归一到智远方丈身上??想借此再凭金舍利之灵气??对抗魔尊??沒成想仍不是魔尊的对手??智远方丈则被强大的法力烧散了肉身??化作了灰尘消失于空气之中??而失去法力的三位掌门??则坐化于此??”

了色说着??对着三人再施一礼??吴天想起了司马空曾对自己讲过的魔尊的故事??于是对着天龙帮帮主和邪教教主也拜了几拜

“只是三位失去法力之后??并未立刻坐化??他们将那日之战画到了墙上??”了色说着??带众人向里又走了几步??绕过一个弯??用手一指旁边的石壁

此时石壁之上已挂满了灰尘??只是隐隐约约感觉到上面有似乎画了什么东西

明海连忙上前??一手端着油灯??一手用衣袖轻轻的擦拭

“当日与魔尊大战??乃是在万丈的光华之中??即便在不远之处??也未必能看清楚魔尊的法相??只是这三位掌门??在场中将内法全部传递给智远方丈之时??曾一睹魔尊的模样??他们退出來之时??大战还在继续??他们此时便将所见画到了石壁之上??等智远方丈战败??后魔尊又突然散去魔法、避出戾气之后??众人才发现三人已坐化于此??于是便不曾打扰他们??将洞口之门上锁??只是每年清明之时??方丈才带几人前來拜祭??我前年之时才是头次到此??头次看到了墙上的壁画??”

“阿弥陀佛??”了言道:“老纳则是去年才见到??”

此时明海已擦干净了左下之处??只见是一个僧人??站在一座寺门之前??手中祭出一颗的明珠??举手向天??显然是在与魔尊对抗??这人自然便是化做了尘埃的智远方丈??而那寺门明海也十分的熟悉??便是法相寺的寺门??明海见到了连忙的施礼??然后他开始擦拭右上的图案??这里便是魔尊所在的位置

右上部分似乎比左下部分大了许多??明海擦完之后??退后举灯

“啊??”明海发出一声的惊叫??然后转头看看吴天

“阿弥陀佛??”了色和了言双掌合什??高诵佛号??显然早已见过那画面

吴天和徐若琪还有千雪??则连忙上前??千雪接过明海手中的油灯??明海看看吴天??一脸的惊恐之色??连忙后退??“师父??那魔尊……”

“阿弥陀佛??”了色明白了明海的惊讶

千雪将手中的油灯举高??三人举目看去

“呀??”三人同时一惊

千雪回头道:“大哥哥??你画里面??怎么会是入魔的你??”

只见智远对面的魔尊??眼射红光、背生肉翅??一脸的狰狞之色??这还不算??他的左手拿着一柄剑??一柄血红之剑??而右手之上则是一颗珠子??一颗放出异彩的珠子

“血剑??魔彩珠??”吴天惊的倒退几步??喃喃道:“这么会是这样??这么会是这样??为何与我还有我那孩儿们一模一样??”

“不??有些不同??”徐若琪突然道:“这魔尊身上、脸上有些毛发??而你入魔之后??身上却无变化??”

千雪听了仔细看看??虽然画的粗糙??而且刀锋越來越浅??显然是画画之人将要油尽灯枯??但还是在魔尊的手臂之上、脸上寥寥数笔??显示那里还有毛发

“那算什么不同??”吴天身子一沉道:“肉翅??眼中的红光??还有血剑与魔彩珠居然是魔尊的兵器??这还说明不了吗??我便是魔??”

“阿弥陀佛??”了色诵声佛号道:“吴阵首??此言差矣??且不论你的身世??便说你的所作所为??至今仍是我正道之人??”

“我吗??”听了色如此说??吴天倒是一愣

“吴阵首??”了言又道:“或许天下应当庆幸??这魔尊魔法沒有流入到别人的体内??而是到了吴阵首的体内??若是别人??恐怕此时早已兵戎相见了??”

吴天一时沒有想明白??只是愣愣的看着了言

“吴阵首??你即能入虹光派??又能习得虹光派的剑法??更难能可贵的??你居然还与天愁神剑有缘??如此说來你便与人间正气有缘??不论你來路如何??有道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吴天听了大喜??连忙一揖到地道:“多谢大师指点??吴天明白了??”

千雪突然跳了起來??“大哥哥??你明白了什么??我怎么听了一头雾水呀??”

吴天笑笑??心结解开??他十分的高兴??只是他不擅于表达??所以一时想不出如何对千雪解释

徐若琪突然问千雪道:“千雪??你觉着你大哥哥是好人还是坏人??”

“当然是好人??”千雪道

“那便是了??”徐若琪道

千雪一愣??终于明白了

“阿弥陀佛??英雄不问出处??吴阵首??你所说南疆魔婴之事??我寺中前辈曾经讲述??”了言道

吴天一愣??连忙抱拳道:“吴天也正为此事担心??还请大师指点??”

“据传当年天帝带领妖邪大战之后??发觉凡人之心太过于软弱??不够坚定??受不得冥邪之辈的诱惑??于是便与三界立下了强大的结界??自从三界不能红通??凡人或是有灵气之物修炼得道??方能进入仙界??否则死后便坠入冥界??而冥界之中??除了人的魂魄??还有各色的魔和妖??只是这结界并非沒有漏洞??相传南疆有一棵大树??高万丈以上??其根长入地下??也过万丈??居然是长到了幽冥之界??那些别有用心的魔邪??便通过此树來到人间??为害人类??当年的魔尊便是饱受魔念??兼有南疆两族之魔法??从而一统魔界??入侵中原??”了言道

吴天、徐若琪和千雪面面相觑??然后道:“大师说得??莫非便是南疆的多诃族的树宫??”

“应当是如此??”了言道:“故而按吴阵首之言??此时令公子正在魔蛹之中孕育??或许出蛹之时??新一代的魔尊便要诞生了??倒是难免生灵涂炭??”

“大师??我也曾想到过这个问題??只是那魔蛹之内的法力远高于我??我几次想破坏却不能成功??”吴天急道

“阿弥陀佛??吴阵首莫急??如今咱们能击退神兽玄武??那么我们便能对付魔蛹??”了色道

“两位大师??说实话??我都不知是如何击退的玄武??因为我每次入魔之时便失去了意识??恢复之后便记不清楚入魔之时发生的事情??”吴天道

了色和了言一惊??看看徐若琪??徐若琪点点头??表示吴天所说不假

“其实咱们能击退玄武??是受了高人的指点??若非有那高人的提醒??法相寺此时早已是一片瓦砾了??”了色道

吴天听了大笑??心道居然有人能指点几下??便让大家击退了玄武??若是向那高人请教??或许便能解了魔蛹之难??于是问道:“不知是何方高人??还请大师指点??”

“阿弥陀佛??”了色摇了摇头道:“那高人神龙见首不见尾??老纳也是只闻其声??不见其面??那高人必定与凡人不同??吴阵首若是有缘??再次遇到??应该留意??”

“是??”吴天道:“此时天色已亮??我还是尽快赶回碧云山??向掌门师叔禀报相关事宜??”

“阿弥陀佛??”了色道:“如此也好??只是这里有老纳的亲笔书信一封??还请吴阵首转交于司马掌门??老纳在信中约司马掌门带领派中精英??再联系天龙帮??同入南疆??破坏魔蛹??”

“如此甚好??”吴天接过信??放入怀中??然后向三位高僧告辞??离开了法相寺

“吴师弟??你为何会突然晕倒??”徐若琪问道

吴天想了想道:“我也不太清楚??似乎感觉在昏迷之前??听到有人在念动咒语??身体周围还有红光闪动??”

徐若琪沒有听出什么线索??“看來那念动咒语之人??便是那高人??”

“若能找到那人??或许便会有许多的疑团可以解开??”吴天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大哥哥??你快看这个??”千雪突然发现了什么??叫道

吴天和徐若琪跟着千雪紧跑两步??在地上发现了一样东西??一个鱼篓

“这个鱼篓好生的面熟??”千雪道

“这似乎是昨晚那叫沈三的大叔身上之物??”吴天道

千雪拿起鱼篓??发觉里面有东西??于是向外一倒??里面的东西掉了出來??居然是昨晚沈三收起的那块熟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