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416 回飞向蓬莱

416回 飞向蓬莱

“成阵??”薛不才大叫一声??首先腾空而起

中阵七人经过多日的苦练??早已是训练有素??一听到招呼??其他六人身上首先发出光芒??七道剑气融会贯通??空中形成了一柄巨剑??剑气四射

虹光派只其他人连连的后退??中阵七人自知此时吴天已是似邪使魔??所以手下不敢放松??巨剑全力直刺而出??丝毫沒有留??吴天更是法力全开??眼中红光闪烁??右手一拳击出??九条金龙咆哮而出??似乎要将面前的巨剑一口吞下

中阵七人??对中阵之首??百年罕见

“轰”的一声巨响??巨剑和金龙撞击之后??同时消失的无影无踪??而八人周围??碰撞而出的急风向四方散去??众人齐齐的掩面??法力稍低些的弟子??气都要喘不上來了

中阵之中??原本便是摇光位的徐若琪最弱??而此时徐若琪有了奇遇??她的法力在众人之中??反而成了最强??如此一來中阵的威力比原來强了许多??再加上徐若琪有五彩霞衣在身??虽然不曾展开羽翼??可是行动却仍比平时快了许多??而摇光位乃是北斗七星勺柄之末??本应是以速度见长??出奇制胜??如此一來??又使中阵的策应能力强了几分

所以这一下碰撞??双方居然平分秋色??未分胜负

司马空与四位首座在见状大惊??此时的中阵??已不在当年之下??而吴天居然可以凭借一己之力??与中阵平分秋色??可见他身上的魔尊魔法实在强悍??看样子他尚未完全的掌握??若是能够完全的施展??那会是什么程度呢

另外中阵虽然已吴天一人震退??却是不急不躁??更是阵形不乱??看來经过许多事情??特别是北山一役之后??不只是吴天??中阵也是日趋成熟了

五人心中的那个念头又强烈了起來??虽然他们不愿承认??此时的中阵??已超过超过二十多年前??那个被称为最强的中阵了

吴天再次怪叫一声??双翅一挥??手中红光闪动??似乎要御动天愁神剑??可是回到碧云山之后??天愁神剑似乎安稳了许多??此时被吴天召唤??居然只是晃了几晃??沒有飞起??入魔的吴天见剑未飞來??便挥动拳头与中阵战到了一起

思过峰之上??顿时光芒不停的闪过??二代弟子纷纷的退出??因为峰上法力太强??修为稍低??便有胸闷气短之感

只有苏昊、王一鸣、储志宏等法力较强者??才敢与掌门与四位首座留在峰上

转眼间中阵与吴天已大战几合??中阵已经占了上风??而吴天则是越來越弱??似乎有些体力不支了

“众位师兄师弟??吴师弟见弱??咱们下手轻些??”徐若琪担心道

“好??”众人答应道

又过几合??吴天身上的红光忽明忽暗??不稳定起來??终于他的身子一歪??红光消失??向下坠去

五彩一闪??徐若琪脱阵抱住了吴天

此时吴天已是双眉紧锁??一脸痛苦之色

徐若琪落地之后??玄真子连忙上前把脉??他的眉头一皱??显然吴天的脉相十分不妙

“如何??”司马空问道

“前几天只是心脉受损??此时……此时却是心脉将断??”

“啊??”徐若琪惊的连退几步??这主意是她想出來的??沒想到却铸成了大错??“怎么会这样??那吴师弟还有救吗??”

玄真子摇了摇头??叹气道:“若非如檀心花那般的世间奇药??恐怕……”

众人一阵的惋惜??“可怜吴阵首夫妻??黄姑娘已成那个样子??吴阵首就要追随她而去了??”

“快把他抬到屋里去吧??好生的照看??或许……”玄真子顿了一顿道:“或许只能等待奇迹了??”说完却是叹了一口气??背手离开了

天权堂之内??吴天静静的躺在**??气若游丝

储志宏、郑桐等人在旁悲痛不矣??千雪则爬在吴天身上痛哭着??不多时??千雪突然跳起??指着徐若琪道:“你出的什么主意??把大哥哥害成这样??你赔我大哥哥??”说着便在徐若琪身上捶打着

徐若琪则是一阵的自责??任由千雪捶打

“千雪姑娘??”储志宏拉住千雪的手道:“徐师妹也是伤心的很??我看吴师弟此时伤重??能否以对黄姑娘的方法??先将其冰冻??待找到奇药之后??再行化开??”

千雪摇了摇头道:“虽然有两颗天钉??可是千雪法力低微??施展不出那冰冻之法??而且若是操作不当??反而起不到冰冻的效果??反而会适得其反??况且当时黄姐姐已经死去??才勉强施展此法??而此时大哥哥还活着??”

储志宏听了无耐的摇摇头??“可惜那檀心花要等上二十年才能开??可是吴师弟怎能等上那么多年呢??除非大罗金仙??否则……”

徐若琪听了大罗金仙四字??突然一惊??想起了什么??于是道:“储师兄??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除非大罗金仙??”储志宏道:“徐师妹??难道你有办法了??”

“或许可以??”徐若琪说着??众人只觉五彩一闪??她人早已不见了??众人连忙跑出屋子??只见那一团的五彩??正朝天枢峰飞去

“你们且看着吴师弟??我去看看??”储志宏说着??便御剑跟了过去

此时天色已亮??几位首座一夜未眠??本欲分头休息片刻??而此时却接到了江小贝自临江城的飞鸽传书

前些日子各峰之上起了光罩??所以无忧谷的信鸽无法飞入??才又飞了回去??此时光罩已除??信鸽又畅通无阻了

“几位师兄??江师叔自临江城传來消息??说南疆有变??似乎出了什么大事??无忧谷已派人前去探查??要我们做好准备??”司马空说着??将手中的信传与几位首座??“前几日吴天也带回了了色方丈的亲笔信??说南疆的多诃族魔蛹已成??待到蛹破之日??便是新魔尊降世之时??他请天下正道同赴南疆??在魔尊出世之前??消灭魔蛹??”

“防患于未然??先下手为强??如此甚好??请掌门师兄下令??师妹愿带队前往??”司马婉茹道

“只是还有个难題??那魔蛹之中的魔婴??听若琪说??便是吴天和黄衫的儿子??”司马空道

“什么??”司马婉茹惊道:“他们的孩子怎么会成为魔婴??”

司马空摇摇头??心中虽然想到几分??却不愿说明

“掌门师弟??”丁引道:“我看了色方丈所言极是??碧云山已然安稳??北山已经平静??我看事不宜迟??应速派精英前往南疆??”

“好??此事重大??我看便派出中阵??再协助几人便可??”司马空道??只是他话音未落??突然眼前五彩一闪??众人一惊??发现那五彩散去??居然是徐若琪跪倒在地

“参见掌门??”徐若琪道

司马空脸色微怒??“若琪??你不经通报??便擅自闯入??可有急事??”

此时站在门外的薛不才才急匆匆的走入??看清楚了刚才飞入之人乃是徐若琪

“掌门恕罪??若琪确有急事??”徐若琪道:“若琪想到一个救治吴师弟的办法??只是尚有疑问??所以才向掌门及众位首座请教??”

听到吴天有救??众人精神一震??“你想到什么办法??速速说來??”玄真子急道

“若琪先要请教??蓬莱仙岛??到底在何处??”徐若琪道

“一般记载??蓬莱仙岛应在东海之上??乃是仙人居住之所??但是漂渺无踪??据说只是有人见过??却从未靠近??想來应是那岛上的仙人下了极重的仙法??让凡人靠近不得??”玄真子道

“师叔说的一般记载??那么请教非一般的记载是什么??”徐若琪又问道

玄真子一愣??心道徐若琪平时很少问及这些问題??今日细问??莫非是要登那蓬莱仙岛??求仙人救治吴天??于是又道:“太古残本上还有记载??当年天塌西北、带陷东南??女娲娘娘自碧云山之上取五色石补天??而盛载五色石在天上被天的工具??便是蓬莱仙岛??按记载所言??蓬莱仙岛应当是在天上??且是自西北和东南方向不停的飞行才对??”

徐若琪听了大喜??“如此一说??便对了??”

“什么对了??”司马婉茹奇道??“莫非你要找蓬莱仙岛??却救治吴天??”

“正是??”徐若琪道

“年轻人不知深浅??若是蓬莱仙岛如此好找??便不会如此神秘了??连具体的位置便无人知晓??”丁引喝道

此时储志宏也到了??见门口无人??便径直走了进來??向掌门等人抱下拳??站到了薛不才的身边

“丁引师叔??我和吴师弟已去过蓬莱仙岛了??还与岛上的仙人碰过了面??”徐若琪道

在场之人纷纷的大惊??玄真子更是好奇??居然起身问道:“你在何处登上了仙岛??”

“我与吴师弟在南疆??与魔族人大战之时??青龙突然出现??我们一路的追赶??居然发现了飞在空中的一座仙岛??于是我们便紧跟着飞入??当时吴师弟受了重伤??饮过岛上仙溪之水后??居然很快的痊愈??而我??”徐若琪说着有些不好意思??搂了搂头发??沒有再说下去

众人早对徐若琪白发变回了黑色惊异不矣??此时才明白??乃是那仙仙溪之水的功效

“岛上的仙人??听说我们二人是虹光派之人??居然给了几分的薄面??只是将我们驱赶??却并未责罚??我此次若能找到蓬莱仙岛??求回一些仙溪之水或者几粒仙丹??吴师弟便有救了??”徐若琪道

“若琪??”司马婉茹道:“掌门正要派出中阵前去法相寺??与其它三大门派共赴南疆??消灭魔蛹??你这一去??中阵便不成阵了??”

徐若琪一愣??惨笑一声道:“吴师弟原本无性命之忧??因我鲁莽??此刻便要丢了性命??此事我必要承担责任??请掌门恕罪??法相寺我去不了了??”说着便起身先外走去??薛不才和储志宏连忙跟了出來

司马婉茹见徐若琪无理??正要大怒??司马空挥手道:“师妹??不要难忘若琪了??她心中也难受的很??由她去吧??”

“可是中阵怎么办??”司马婉茹急道

“自北山回來之后??我便一直安排苏昊补若琪之位??与大家同练??虽然此时看來??苏昊不如若琪法力强??可是与大家也是配合无间??”司马空说完??停了一下又道:“除了中阵??咱们商量一下由谁带队吧??”

徐若琪走出天枢殿??刚要飞起??只听后面的薛不才叫道:“徐师妹??等等??”

“薛师兄、储师兄??”徐若琪道

“此去蓬莱??你要万分小心??”薛不才道

“多谢师兄??”

“只是你找到了仙溪之水??以何盛回來呢??”薛不才道

“这……”徐若琪只是急着找蓬莱仙岛??沒有想这个问題

薛不才一笑??从腰间取下一个酒葫芦??打开盖子“咚咚”几口??将里面剩余的酒喝光??然后盖上盖子??递到徐若琪手中道:“这个便给你用了??”

“薛师兄??我记着你平时不爱喝酒的??”储志宏道

薛不才惨然一笑道:“自北山回來??派中折了众多的兄弟??我协助师父管理派中事务??心中每每的难过??于是便喝上几口??”

闻听此言??徐若琪和储志宏都是心头一沉

“徐师妹??方才玄真子师伯所说的太古残本??我也曾见过??除了玄真子师伯所讲的??还有另外两句??或许是说明了蓬莱仙岛的飞行规律??”

“哪两句??”徐若琪喜道

“残本上曰??女娲娘娘补天??是月肥而东南??月瘦而西北??这月肥??便应是月亮由无到满??此时是由西北向东南飞行??而月瘦则反之??既然蓬莱仙岛是女娲娘娘补天的所乘坐的工具??其运行便应如此??”

“多谢薛师兄指点??”徐若琪原本还担心找不到蓬莱仙岛??如此一说??便有迹可寻了

“昨晚便是月圆??如此说來自昨晚起??蓬莱仙岛便开始自西北而向东南飞行??”储志宏算道

“应当如此??”薛不才道??“另外你的行动要快速??据说仙境一天??地上一年??蓬莱仙岛或许也有此象??而且蓬莱仙岛所在的位置必定极高??一般修道之人未必能飞到??”

徐若琪一笑??身上五彩一闪??背后羽翼展开??“多谢两位师兄指点??我有五彩霞衣??偏偏可以飞到的??”徐若琪说着向二人一拱手??羽翼一震??化作了一道五彩之光??向高空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