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417 回大雪崩定式

417回 大雪崩定式

白云之上??虽然有烈日当空??但是却冷得凝气成霜、滴水成冰

徐若琪哪里顾得上这些??她腾起一团五彩??依旧急冲而上??身后留下了一片晶莹闪亮的霜末??在阳光的照射之下??又折射出另一类的五彩

终于??那团五彩慢了下來??徐若琪大口的喘着气??而呼出的热气在空中迅速的凝成了雾??结成了雪

徐若琪的脸上、头上都凝出了一层的白霜??而长长的睫毛之上??更是如此??让她的眼睛看上去别有一番的光彩

“高度应当差不多了??”徐若琪自语道:“眼下便要向西北飞去??寻找蓬莱仙岛了??”徐若琪说着??背后的羽翼轻摇??向西北慢慢的飞去

这一飞??居然是一天??徐若琪已是疲惫不堪??身子不停的打着冷战??甚至飞行都有些摇晃??她为了节约内法??多是依靠着羽翼滑翔??尽量少用内法??然而这样??却让她更加的寒冷??身体都快要冻僵了

“吴师弟是我害的??我一定要找到蓬莱仙岛??取回仙溪之水??为他治伤??”徐若琪这样勉着??再次强提内法??身上五彩一闪??暖和了一些

脚下的白云随风而向东南而去??看似平缓??其实却十分的快速??徐若琪向西北望望??除了白云便还是白云??以及湛蓝的天空??难道自己找错了方向??还是飞的太低

徐若琪正准备再向上高飞??突然听到了一声的龙吟??徐若琪大喜??心道那青龙和幼龙都在蓬莱仙岛之上??此时能听到龙吟??说明自己离仙岛已经很近了

徐若琪一下子來了精神??四下的张望??却依然未见仙岛的影子??难道是那岛上的仙人真的对仙岛施了法术??相闻却不能相见吗

此时又是一声的龙吟??比上次的距离更近??徐若其瞪大了眼睛??再次打量四周??除了脚下的白云??依然如故

徐若琪的目光落到了白云之上??难道蓬莱仙岛便是藏在这白云之中??她正想着??再次听到一声清晰的龙吟??就在脚下

徐若琪大喜??急冲而下??飞入了云中??她感觉到了一股奇特的法力就在下面??虽然与道家仙法有些相似??但感觉上更加的轻柔和舒服??就是蓬莱仙岛??她曾经与吴天一起感受过??终于等到了

徐若琪一下子來了精神??这一天多的劳顿??似乎一下子都消失了??不知是因为心情高涨还是蓬莱仙岛之上的灵气为她去除了疲劳

除了龙吟??还有那仙鸟的鸣叫??云彩一淡??徐若琪终于看到了蓬莱仙岛

仙岛依旧被那华彩笼罩着??幼龙正飞在岛上??与那些仙鸟追逐嬉闹??而远远看去??青龙蜷缩在仙岛之上的一角睡觉??而那仙溪之旁的石桌之上??正摆着一盘棋??两位仙人分坐于两侧的石凳之上??凝神对弈

这两位仙人一白袍一灰袍??此时那白袍仙人??便是上次见过之人??正洋洋得意??不停的从旁边的侍奉的女子手中接过茶杯??喝上一口??而那灰袍仙人??此时正眉头紧锁盯着棋盘??显然棋局已是落了下风??而手捧着茶壶??侍立于旁边的侍女??居然挺着大肚子??再仔细看去??竟然是如云夫人

徐若琪大喜??心道有如云夫人在??或许能帮忙说些好话??她想着身上五彩一闪??向前冲去??那光罩遇到五彩而分开??徐若琪飞了进去

地上的青龙突睁开了一只眼??扫了一眼的天上??一声的低吟

而空中的幼龙和仙鸟们都早发现了徐若琪??幼龙一声的龙吟??而仙鸟们则围绕在徐若琪的身旁??上下飞舞着??欢呼雀跃

上次徐若琪与吴天到此??这些仙鸟便非常喜欢徐若琪??徐若琪伸出手來??轻抚着旁边一只长得有些像孔雀的仙鸟之颈??仙鸟则对她一声的鸣叫??十分的高兴

一声龙吟??幼龙挤走了仙鸟??与徐若琪并驾齐飞??还不停的碰碰徐若琪

“青龙??快将那侵入之人赶走??免得打搅了老仙我的棋局??”灰袍仙人对青龙说着??头也不抬??依旧盯着棋盘

青龙鼻子之中喷出一股的龙涎??抬头看看幼龙正好徐若琪玩得开心??于是把龙头一歪??不理会那老仙??而是又合上了眼睛??似睡非睡了

灰袍仙人见青龙沒有反应??于是抬起头來看着青龙骂道:“你这笨龙??越发的懒散??如此下去??何时能击败朱雀??成为四圣之首呢??”

灰袍仙人原以为青龙会生气??沒想到青龙却发出了阵阵的鼾声??震耳欲聋

白袍仙人则是“哈哈”的大笑道:“惹尘??你棋臭脾气更臭??你我都已是仙体??何必把火发到青龙身上呢??况且你这步棋都想了一天了??若是在下界??便是十天的功夫了??”

徐若琪闻听此言??心中一急??这仙人说的不错??这仙岛之上一日??地上便是十日??我若不快些??恐怕即便取得仙溪之水??也用不上了

“哼??”那叫惹尘的仙人道:“你休得激我??咱们一步棋想个两三天都是正常??况且这步只想了一日??我才不上你的当??这步我要好好的想想??必定能破解??”惹尘说着??把手一挥??然后低头静思

惹尘只是轻轻一挥手??那一挥之力却在空中结成一股旋风??直卷向了徐若琪??徐若琪身边的仙鸟与幼龙见状连忙的躲闪??显然知道这旋风的威力

徐若琪当然不敢小视??于是背后羽翼一展??五彩一闪??人已飞到了几十丈以外

那凝思的老者??突然奇道:“哪里來的蚊子??如此狡猾??”说着袖子又是一甩??两道旋风卷來??徐若琪无奈??只好加速??从两股旋风之间穿了过去??但被两股旋风之力卷到??胸口一阵的发闷

惹尘终于抬起了头??向空中看看??“五彩霞衣??许久不见??看來这是仙姑的后人了??”

“不但是仙姑的后人??还是虹光派之人??”对面的白衣老者笑道:“上次她來时??还有一魔族之人陪着??惹尘??你快走棋吧??若是想不出什么好招术??便认输吧??”

惹尘哼了一声??“即便如此??也不可乱闯仙岛??若是破坏了结界??则会给下界的妖邪可乘之机??”说着瞪了一眼旁边的如云夫人??如云夫人连忙低头

“你快想棋吧??别给自己输棋找理由??”白袍仙人道

惹尘又哼了一声??突然轻拍石桌??三枚围棋子突然飞出??飞到了空中变得巨大如轮??直击向了徐若琪

如云夫人微惊??看着空只的徐若琪??心道自己无法轻易脱身??不知衫儿被救活了沒有??另外自从衫儿死后??吴天与这姓徐的姑娘形影不离??此时为何只见姓徐的姑娘??而不见吴天??难道下界出了什么大事??想着便有些急躁??白衣仙人干咳了一声??如云夫人连忙静了下來??低头侍立

徐若琪此时已无处可躲??再看看旁边不远之处便是仙溪??于是不顾那三枚围棋子??取出薛不才的酒壶??直扑过去

她还是慢了一步??“轰”的一声??其中一枚棋子击到了她的后心??她身子一震??一口鲜血喷出??手中酒葫芦居然被震碎??然后感觉身前光芒一闪??一阵的眩晕??睁开眼时??居然已到了岛外

而短短的时间??岛已飞出了很远

徐若琪心有不甘??身上五彩一闪??胸口一阵的疼痛??但还是追了上去

等她追上蓬莱仙岛??冲进光罩之时??那两位仙人早已不见??徐若琪急向那仙溪飞去??却听到一声的龙吟??青龙扑來??虽然沒有对徐若琪出手??但身上所散发出的强大法力??将已受伤的徐若琪逼退出很远

徐若琪再试几次??还是沒有成功??眼见外面天色已晚??自己在这岛上已待了小半日??恐怕人间已过去三四天了??不知吴师弟还有命否??想着徐若琪身上五彩大盛??便想再次的猛冲

突然她的身边白光一闪??如云夫人出现??拉住了她的手臂

“你若再冲??激怒了青龙??非但你所想之事不成??反而会送了性命??”如云夫人道

“夫人??”徐若琪行礼道:“吴师弟此时命在旦夕??而那莫族的大祭祀黑月已答应复活黄姑娘??但若是吴师弟不去??恐怕黑月便不会认帐??还请夫人帮我取些仙溪之水??治好吴天??”

如云夫人摇了摇头道:“自你们上次來到??这轻尘、惹尘二仙便吩咐青龙把守仙溪??不得任何人靠近??连我也不能靠近??”

“这如何是好??”徐若琪急道

“办法倒不是沒有??”如云夫人道:“那白衣的轻尘好说话??但是死板??你若求他??他必不会答应??那黑衣的惹尘虽然暴躁??却是言必行之人??而且他与轻尘百年约战十盘棋??如今便是第十盘??他若败了这局??便要输了??以后要尊称轻尘为大哥??”

“啊??”徐若琪大惊

“这二人原本便是双胞胎??都想当哥哥??只是母亲去世的早??其他人又无从可以分辨??所以才想出了下棋决大小的方法??你若是能帮惹尘解了这盘棋??他一定会答应你取仙溪之水的??”

“可是??我不会下棋呀??”徐若琪难为道

如云夫人也是一愣??“听闻你们中原之人??都熟悉此道??难道你一点不会吗??”

“我幼时曾见父亲和师叔们对弈??虽然知棋理??却未精通??”

“可惜衫儿不在??她对中原的琴棋书画都十分精通??若是她在??这局棋必定能破??但此刻并无它法??你且死马当活马医??看看再说吧??”如云夫人说着??带徐若琪绕开青龙??向那棋桌飞去

此时两位仙人都已不见了踪影??只留下桌上的棋局摆在那里??徐若琪看看??居然感觉有些面熟??似乎是年幼时父亲和司马空师叔下过的一个定式??当年他们为这定式??专门讨论了十几日??而那时徐若琪尚小??一直在旁边观看二人拆招??她虽不甚懂棋??却能感觉出这棋中的杀气变化无穷??又因徐正甫和司马空连摆几日??她也记下了一二??而眼下这棋??灰袍的惹尘执黑棋??看來他性格耿直??只知猛冲猛打??却因发力过猛??处处的被动??而执白棋的轻尘??则处于守势??虽是守势??却已反先

“看來两位仙人思绪单纯??并非如人间那般的奸诈狡猾??”徐若琪道

“这局棋你能破??”如云夫人大喜

“我试试??”徐若琪说着??拿起一颗黑子??放到了棋盘之上

这一放不要紧??突然棋盘发出强烈的光芒??徐若琪只觉一阵的天旋地转??一道道的光芒从自己眼前闪过??从前的种种一一的掠过

幼时父亲将让自己骑在他的肩头??碧云山之上飞來飞去;五六岁之时??秦弄玉拜入师门??与自己朝夕相处;十來岁时??他与秦弄玉骑在鹤前辈的身上??飞出几百里;十几岁时秦弄玉为她摘來一束鲜花??她羞涩的收下;藏剑阁内??她与吴天、逍遥仙子同中了逍遥散之毒??吴天为她驱毒;自己受罚??在藏剑阁内苦修金蛇密籍而走火入魔;中阵选拔赛之上??自己与吴天情意绵绵的舞剑;自己与黄衫大打出手??想取她性命??因为从她身上发现了逍遥散;还有自己身穿着嫁衣??与吴天拜堂……

如此等等??迅速的闪过??徐若琪脸上也是时喜时悲??然后她突然感觉自己变成了一粒棋子??落入了棋局之中??四周杀气腾腾??向前再无出路??后面却有追兵

她看到前方有一丝的光明??本欲冲出囹圄??可是四周的白棋一阵的转动??她又重新被围到了中间??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眼见四周的白棋逼近??自己的压力越來越大

徐若琪只觉身后一阵的凉风??于是后退几步??眼前的杀气顿时消失??四周一阵的平静??而那白棋则是追也不是、退也不是??于是双方相持??不分上下??但此时原本打入白棋之中的一块黑棋??突然活跃起來??与外面的黑棋遥相呼应??刹那间白棋后方起火??眼见原本的先锋??此时却要变成孤军深入??陷入的黑棋的包围之中

“哈哈哈”徐若琪突然听到了一阵的大笑??眼前的幻象突然消失??那灰袍的惹尘大步走出??看着桌上的棋盘??一脸的兴奋??“好好??人间居然有此高手??居然能解我之围??你在人间??棋艺能到几品??”

徐若琪道:“小女子未入品级??”

此时又是一阵的大笑??白袍的轻尘走了出來??“惹尘??这未入品级的凡间女子??便能解开此局??你却看不出招法??”

“你也别得意??你与我到最后一盘才能分出胜负??可见你也强不到哪里去??”

“我只是照顾到你的颜面??不忍心让你输的太多??所以前几盘??才和你下成了四胜一平??只等最后一盘胜你了??”轻尘道

徐若琪见二人争吵起來??心道若是二人恼了??自己的事情便办不成了??于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两位老神仙??其实您二位的棋艺已是出类拔萃??在人家起码也有六七品之位??只是二位只是闭门造车??而沒有棋谱可循??而凡间却有历代棋士写下的棋谱??不断的总结??所以才能一代强过一代??”

一听此言??二人的争吵停了不少

“小女子年幼之时??曾被父亲强逼着习棋??现在年代已久??只是记着一些定式??刚才二位所行之棋??已走入了一个最复杂的等式之内??即便是凡间的九段高手??也未必敢走成这样??”

“啊??”惹尘听了大喜??“我们是高手吗??这是个什么定式??”

“两位当然是高手??这个定式的名字??叫做大雪崩定式??”徐若琪道

“大雪崩??”两位仙人同时重复道??“不错??这个定式名字起的好??”

徐若琪见惹尘脸上露出了喜色??于是磕头道:“老神仙??小女子有一非分之请??还请神仙成全??”

惹尘此时正在兴头之上??于是道:“你想要仙溪之水吗??便让你喝上一口??”

徐若琪又道:“老神仙??小女子是想带走一些仙水??救治我的同门??”

闻听此言惹尘脸色一变??“这仙溪之水必须在仙岛之上入口??否则便会失去功效??”

“啊??”徐若琪大惊??瘫坐到地??自己拼得受伤??还蒙对了棋局??可是这都白费了

“我看你也受了重伤??你便喝下一口仙溪之水再离开吧??”惹尘说着??又坐到了石桌之前??与轻尘对弈起來

“这步棋??只是找到了曙光??至于能不能走对??还要看后面的招法??”轻尘看着棋盘道

“天无绝人之路??如此死局都有解法??其它事情自然都是小事了??只是找到其中的关键??才最难??”

地上的徐若琪听着??心中突然一动??事情的关键是什么??是这仙溪之水必须在蓬莱仙岛之上入口

入口

徐若琪眼中一亮??起身道:“多谢两位仙人??小女子喝过这口溪水之后便直接离开了??免得打扰二位对弈??”

惹尘一挥手??青龙让了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