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418 回一吻疗伤

418回 一吻疗伤

徐若琪走到了溪边??水未入口??口中便生出一股的甘甜之味??顿时神清气爽起來

徐若琪单膝跪倒??捧起一捧水喝了下去??果然??胸口的伤势顿时好了许多??她偷眼看看两位老神仙??他们正在专心的下棋??而且如云夫人还故意动了动身子??挡住了徐若琪??徐若琪身上已沒有了容器??于是又捧起一捧??含到了口中

她远远的向两位老神仙抱下拳??身上五彩一闪??急飞而去??片刻便不见了踪影

“惹尘??这蓬莱仙岛包括仙溪之水??原本属于仙界之物??她这一口带下去??你不怕影响到了结界??”轻尘道

“你我二人只负责巡查当年补天、填地之处??所以才居于蓬莱仙岛之上??于仙界与凡间交界之处周而复始??至于结界??恐怕早已破坏??”惹尘道

“此话怎讲??”轻尘惊道

“那多诃族的树宫??其根早已长到了九幽之下??而幽冥界的邪魔??早已通过树宫來到了人间??只是我们身为仙界之人??不能多管闲事??”惹尘道

轻尘点了点头??叹了一口气??“我二人为仙界之使而留在人间??若是多事??恐三界便又要乱了??”

“提??”惹尘放下一颗黑子??围死了三颗白子

“呀??我为何沒有注意??你什么时候围死的我这三子??”轻尘急道

徐若琪离开蓬莱仙岛??急速向下而飞??接近地面之时??发现此处居然已是潇州城的上空??距离碧云山??已有数千里了

她有五彩霞衣在??并不怕这点路程??正常來说??大约半天功夫??便可以飞回碧云山了

徐若琪想着??身上五彩一闪??便要急飞而回

突然眼前出现了一团绿色??很大的一片??向她罩來

虽然绿气离她还有一段的距离??可是徐若琪已闻到了一股的腥臭之气??显然这绿气之内??含有剧毒??徐若琪大惊??连忙后退??却听身后两道劲风??还有灼热之感

徐若琪猛然回头??只见一道火焰、一个大掌印向她击來

徐若琪内法一吐??身上金光大盛??金蛇剑祭出??在火焰之上轻轻一点??想借那反弹之力向下躲闪??可是下面突然跳起一人??手持一把巨型的弯刀??向她劈來

徐若琪大惊??前面的绿气??显然是绿袍所发??而后面的左右二人??是晓月和赤发??而下面手持巨刀之人??便是忽尔善

自己一时不小心??居然被邪教之人围困在当中??只是邪教不是在南疆吗??为何返回了中原??又到这潇州城做什么

这些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徐若琪身上五彩大盛??羽翼急挥??前后下都不行??只有向上飞去了??只要飞出他们的包围圈??她自信凭借五彩霞衣之速度??可以甩开他们??而且她此时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却救吴天

那团五彩眼看要冲出邪教众人的包围了??突然她头顶之上一声的暴喝:“丫头??你跑不了了??”

接着空中出现了一道巨大的光芒??向徐若琪击來

原來最厉害的人物白眉躲在上面??他们与徐若琪交手??深知她五彩霞衣之能??所以前面几下??都是为了将徐若琪逼得向上飞去

看着白眉的掌风??徐若琪再无力躲闪??心道若在平时??自己全力接下这一击??或许只是被震的后退十几丈??气血不宁??但此时口中含着仙溪之水??而且若是硬碰上这一击??便回被重新击回他们的包围圈之中

想到这里??徐若琪把牙一咬??身上五彩一闪??想在那光芒击到之前??从旁边飞过

白眉何等人物??其法力深不可测??徐若琪五彩霞衣虽快??可是终究快不过白眉的掌风

“咚”的一声??白眉的掌风击到了徐若琪的后背之上??虽然有五彩霞衣护体??这一下还是很重??徐若琪只觉胸中一闷??一股热流向喉咙间涌來??她心道不好??自己被击的吐血??于是用手一捂嘴??羽翼一展??急向西北飞去

绿袍、晓月、赤发早已出手??眼见三道极强的法力便要拦下徐若琪

突然空中一声的龙吟??然后白光闪动??九条白龙呼啸而下??居然拦下了三人的法力

徐若琪不能说话??只是向如云夫人点点头??然后便不见了

“如云夫人??”白眉见徐若琪已飞远??狠狠道

“白眉??今日我便要报你掳走我外孙之仇??”如云夫人说着??身上白光大盛??口中念念有词??小指一弹??九条白龙急冲而出??击向了白眉

白眉不敢大意??挥动枯木杖??一道青气击出??撞上了白龙??“轰”的一声巨响??白眉居然被震退丈??如云夫人身子只是晃了一晃

此时赤发、绿袍、晓月等人见无法追上徐若琪??便将如云夫人围在了当中??如云夫人却并不害怕??身上白光闪动??无数的小白龙向四面八方飞去??邪教众人连忙的应付

只是如云夫人法力虽强??但终是寡不敌众??片刻之后??便落了下风??邪教众人为了减少伤亡??并不着急??而是一点点的消耗着如云夫人的内法

突然空中云内一阵的龙吟之声响过??白眉一惊??向上看看??发现白云之内似乎有青气闪动??而随着青气的翻滚??龙吟之声不断??终于??一个硕大的龙头从云间探出??喷出一道的青光??击向了众人

邪教众人大惊??连忙的散开??如云夫人趁机向空中飞去

赤发见状大怒??身上火焰闪动便要追上??白眉一把拉住了他??喝道:“青龙在上??你别去送死??”

“青龙??”赤发看看空中惊道

“如云夫人乃是猎龙族后人??与龙有缘??却不知为何时常与青龙同时出现??”白眉皱眉道

徐若琪一路的疾飞??虽然胸口发闷??却不敢放松??到后來??她只觉眼前之物便看不清楚了??身子不停的摇摇晃晃

太阳??比平时似乎毒了很多??照的人眼有些睁不开??徐若琪知道不能闭上??一但闭上??便会昏倒??她也知道??只要自己将口中的仙溪之水喝下??或许这不适的症状便会消失??但是她不能这样做??这仙溪之水是她费尽了心机、再加上些运气得來的??如果自己喝下??便沒有下一次了

于是她忍着??终于看到了碧云山??看到了思过峰

储志宏带着天权堂的师弟们??正对着吴天唉声叹气??因为徐若琪这一走就是三四日??而三四日间??掌门已带着玄真子和司马婉茹两位首座以及中阵等人离开了碧云山??赶往法相寺去了??而吴天头两日还偶尔的动动??而这一两天??甚至连眼皮都不眨一下了??若非还有那一口气在??便是一个死人了

屋内突然五彩一闪??徐若琪出现在了屋内

“徐师妹??你终于來了??”储志宏大喜??只是他一打量徐若琪??发现徐若琪脸上呈暗紫之色??显然已是受了极重的内伤??而且口中鼓鼓的??似乎含着什么东西

“徐姐姐??你找到仙水了吗??”千雪急道

徐若琪沒有理会他们??摇摇晃晃的上前几步??以手扒开了吴天的嘴??然后把自己的嘴对了上去

场中的男女弟子们连忙的转头??不知徐若琪为何会如此??只有千雪惊的瞪大了眼睛??看着二人

流入吴天口中的??不只是仙溪之水??还有徐若琪的血水

只是吴天开始之时??并不知吸吮??徐若琪用自己舌头搅动他的舌头??才让他咽下了一小口

那仙溪之水果然灵验??吴天喝进去一口之后??嘴开始动了??拼命的吮吸着徐若琪口中的血和水??还把徐若琪的头紧紧的抱住

徐若琪笑了??水还管用??自己成功了??吴天的吻很激烈??她很喜欢

想着眼前一黑??倒了下去??口中不停的流出鲜血……

仙水果然神奇??虽然浑着血水、还只有小小的一口

吴天的呼吸有力了起來??脸上也有了红润??丁引与马万冲过來搭了他的脉门??感觉他的脉搏有力??显然心脉之损已经好了??于是二人又惊又喜

第二日??吴天居然醒了过來??身体已无大碍??只是内法尚未恢复??储志宏和天权堂的几位师弟大喜??连忙问好

“大哥哥??你终于醒了??”千雪含泪道

“千雪??”吴天叫道:“我记得我被徐师姐和你带了出去??然后觉着月光耀眼??再后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千雪含泪笑着??把经过给吴天讲了一遍??吴天方才知道自己是被徐若琪给救了

“徐师姐可好??”吴天感激道

“徐姐姐为救你受了很重的伤??自回來之后便一直昏迷不醒??”千雪道

“啊??”吴天一听便挣扎着坐了起來??“我要看看徐师姐去??”

众人拗不过他??于是搀着他來到了徐若琪的床前

徐若琪看上去不错??脸色红润??呼吸平稳

“林师姐??徐师姐可好??”吴天问旁边的林燕

“徐师妹还好??她有五彩霞衣护体??虽然受了重击??却无大碍??只是不知为何一直沉睡不??料想是内法消耗过度之过??”林燕道

闻听徐若琪无事??吴天放心了许多??他轻轻叫道:“徐师姐??徐师姐??”

**的徐若琪似乎听到了吴天的叫声??轻吐了一口气??睁开了眼睛

“吴师弟??”徐若琪看到了吴天大喜??“你醒了??”

“多谢徐师姐??我已无大碍??只是那蓬莱仙岛十分难找??而且岛上的仙人和青龙都十分的厉害??你为救我被他们击成重伤??让我于心不忍??”吴天道

“我的伤……我虽被他们击伤??可是也喝下了一口仙溪之水??当时便已恢复??我的伤??是拜邪教白眉所赐??”

“啊??”吴天大惊??“白眉等人不是在南疆吗??为何突然到了中原??”

徐若琪摇了摇头道:“我自蓬莱仙岛下來之时??发现是在潇州城上空??正准备疾飞而回??救治于你??可是突然遭邪教众人围堵??幸亏有如云夫人的掩护??才冲了出來??”

“如云夫人也出现了吗??”吴天道

“我取仙水之时??如云夫人也多有帮助??”徐若琪道

“多谢夫人了??她法力高强??必定可以全身而退??”吴天感慨道

“如云夫人知道徐姐姐是为救治大哥哥??而大哥哥要救她的女儿??她救大哥哥便是为了黄姐姐??”千雪道

吴天点点头??“即便如此??也要多谢夫人的??徐师姐??你当时有否向夫人道谢??”

“我当时无法说话??又急于脱身??当然沒有道谢??”

“无法说话??为何??”吴天奇道

徐若琪想起自己嘴对嘴喂吴天仙水之事??顿时面赛桃花

吴天见徐若琪脸红??而旁边的人们都纷纷的掩嘴而笑??更加的好奇

他正要再问??千雪撅嘴道:“大哥哥??你羞不羞呀??”

“羞什么??”吴天奇道

“大姐姐是含了一口的仙溪之水??又亲口喂给你的??”千雪说着??脸也红了

“啊??”吴天吃惊的看着徐若琪??只见她把嘴唇轻咬??脸上那团红云似要燃烧

“可惜我受了伤??口中还有鲜血??不知有否减弱仙溪之水的药力??”徐若琪道

吴天也脸上一红??“药力很好??徐师姐好生休息??我改日再來探望??”

吴天说着走了出去??突然感觉唇间??似乎还有徐若琪的余香

邪教出现在潇州附近之事??马上被储志宏报与了留守的丁引和马万冲两位首座??两人听后也是大惊??只是无法揣测邪教的用意

“潇州城内有宏运钱庄??城外有天龙帮潇州分舵??无论邪教如何打算??还是速将此事告之宏运钱庄和天龙帮??以防不测??”储志宏道

“如此甚好??”马万冲道:“同时也飞鸽传书法相寺的掌门等人??”

“是??我马上去办??”储志宏答应一时??转身出去了

“中原各派精英都去了南疆??而邪教却回到了中原??而江师叔前些日子传來消息说南疆出了变故??只是不知这变故与邪教有沒有关系??”丁引道

马万冲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的天空??盛夏已过??刚刚生长出來的树叶??有些居然开始发黄

“这些树叶刚刚长出??便到了秋天??真是生不逢时呀??”马万冲突然沒由头道

丁引一愣??不知他是在说谁

吴天伤势感觉好了许多??可是他的内法不知为何却有些施展不出來??他虽未说给别人??可是自己心里却是急的很??他看过了冰冻黄衫的冰块??一切安好??又听说掌门、两位首座还有中阵去了法相寺??而邪教出现在了潇州城附近??不知何意??吴天想着有些着急??若是南疆有变??黑月会不会有事??若是黑月有事??那复活衫妹之事??便要泡汤了

于是又过一日??吴天便坚持要起身??他带着天愁剑??在碧云山之上漫无目的的走着

从思过峰走到了天枢峰??此时天枢殿之前的平台之上??正有一群的年轻弟子在丁引首徒王一鸣的带领之下练剑

几十把剑同时升到了空中??飞于众人头顶之上??整齐划一??宛若深海中的鱼群

看着他们??吴天在想起了死去的大师兄他们??当年他也是如此指导着自己学习虹光剑法??只是自己愚钝??学的极慢??他一阵的难过??正要从旁边走过??突然其中一个师弟看到了他??意念一散??空中的剑脱离了内法的控制??向外飞去??直刺向了吴天

“啊??”那师弟惊叫一声??脸色发白

“师弟小心??”王一鸣叫完??心中却觉着自己好笑??以吴天的法力??怎会不知有剑刺到

可是吴天听到了叫声才连忙转身??此时剑已飞到??他掐动剑诀??准备祭出天愁剑挡开那柄钢剑??沒想到天愁剑只是动了一动??沒有飞起

吴天大惊??连忙侧身??那柄剑险险的从他的胸前飞过??还划破了胸口的衣服

“呀??”王一鸣大惊??如此轻轻的一剑??他怎么会躲不开呢??想着与众师弟便围了上去??连忙的问候

吴天脸色惨白??不是因为受了那柄剑的惊吓??而是因为自己内法居然发不出來了

“吴师弟??你还好吗??”王一鸣问道

吴天摇了摇头??“我无事??”刚想走开??脚下却是一踉跄??王一鸣连忙将他扶住

王一鸣道:“吴师弟??你重伤初愈??还是少走动的好??”

吴天尴尬一笑??“我只是想去探望一下徐师姐??”

“那你小心??”王一鸣一听吴天要去看望徐若琪??于是便松开了他??徐若琪与吴天原來的事情??众弟子多少有些耳闻??特别是前几日??徐若琪拼死冲上蓬莱仙岛??以口含回仙水??又当着众人的面??与吴天嘴对嘴??亲口喂吴天喝仙溪之水之事??则早已传遍了整个碧云山??一时间被传为了美谈??更引得无数年轻的弟子神往

如此美妙之事??即便自己死了??也想体验一下

此刻那些年轻弟子一见吴天??脸上的表情古怪??吴天见众师弟们交头接耳的样子??轻叹了一口气??向天枢殿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