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419 回吴天的真身

419回 吴天的真身?

因为摇光堂的首座司马婉茹带大部分弟子出山??摇光堂沒剩下几人??于是丁引便安排摇光堂剩下的女弟子们都搬到了天枢殿來住??以防有变之时??照应不周??徐若琪当然也在这里养伤

吴天走到徐若琪房间的门口??发现她正在林燕的搀扶之下??活动着手脚??看起來伤势恢复的不错??吴天心头一喜??快步走了进去

“徐师姐??”吴天叫了一声??却想起了徐若琪喂药之事??脸上一红??徐若琪见是吴天??已总感觉到那日吴天用力的吮吸自己舌头的感觉??心中一痒??低下了头

林燕见二人神情扭捏??于是道:“我去取些东西來??你们聊着??”

林燕走后??徐若琪抬头打量下吴天??见天胸口居然还有伤口??于是惊道:“吴师弟??你如何又受了伤??”

“我……我刚才不慎??被飞剑伤到??”吴天的尴尬道

“呀??怎会如此??难道仙溪之水不管用??你还有什么不适吗??”徐若琪奇道

“不??我听玄真子师伯说了??若非仙溪之水??我焉有命哉??只是……我的法力似乎发不出來了??”吴天沉声道

“呀??”徐若琪一惊??“这是怎么回事??为何会这样呢??”说着有些沮丧??自己千辛万苦取回了仙溪之水??虽然治好了吴天的内伤??却沒有恢复他的法力??这如何能算是治好了呢??“是不是我的血??让你失去了法力??”

吴天摇摇头道:“前些日子??自从树宫回來之后??便感觉那魔尊魔法渐渐的将我体内的虹光派内法吞噬??而此时回到了灵气旺盛的碧云山??又喝下了仙家之水??或许是二者并力??又将魔尊魔法压制了下去??”

徐若琪吃惊的看着吴天??不知该如何是好??“吴师弟??你若不能恢复??我便代你去请黑月??求她复活黄姑娘??”

“黑月贵为大祭祀??实在难应付??况且我已与她……成过亲??若非我亲去??她未必会答应??”吴天道:“无论如何??我都要尽快的恢复法力??此时还有邪教未除??魔蛹将出世呀??”

二人沉默了良久??吴天叹了一口气道:“徐师姐多多保重??我先走了??”

晚饭之后??吴天带着天愁剑向屋外走去??千雪问他要去作什么??吴天只回答了两个字:“练功??”

吴天离开了思过峰??他准备回到天权堂的仙坑之处修炼内法??徐师姐说的不错??若是自己不能好起來??便无人可以去救衫妹??衫妹是自己亲手打死??又是自己的妻子??她若不能复活??自己活在人世间还有什么意思呢??还有自己与衫妹的孩子??此时不知变成了什么样子??他若真的成为新魔尊??便是整个中原之敌??到时自己何如何应对呢

他便是这样一路的想着??走到了到天权堂的仙坑之前??在此修炼??不知能否成功??也不知中间会发生什么事情??所以吴天选择了人员相对较少而且自己十分熟悉的天权峰

储志宏被两位首座召去了天枢殿议事??峰上只剩下了三师兄郑桐和若干的小师弟们

吴天刚刚走到洞口??便被守夜的郑桐发现了

“谁??”

“三师兄??是我??”吴天回答道

“吴师弟??你的伤刚好一点??不能四处走动??你大晚上來这里做什么??”郑桐问道

“我想到天权坑前修炼内法??”吴天道

“哦??你伤势刚有好转??要量力而为??”郑桐道

“多谢师兄??”吴天说着??向天权洞走去

刚到洞的门口??吴天便感觉到一阵的眩晕??似乎是身体受到了什么力量的冲击??他扶住墙壁??喘了一口气??推门走入

一入洞内??那种眩晕的感觉更加强烈了??而背上的天愁剑则发出一阵的轻吟??当年我可以走到仙坑十丈之内??如今刚入洞门便感觉不适??如此怎能恢复内法??吴天想着??强行向前走去??终于在十五丈之处??再也走不动了??而天愁剑则是光芒大盛??只是发出的不是原來那圣洁、浩荡的纯白之光??此时的白光之中掺杂着一股红气??有些邪意

前方的仙坑似乎也受了什么感染??光芒突然强了起來??吴天连忙盘膝坐下??催动意念??想要将体内的内法周天运行??可是一提之下??丹田之中居然空空如也??什么也沒有

仙坑的光芒更加强大起來??似乎要将吴天吞噬??吴天则再次强提内法??还是一无所获

倒是旁边的天愁神剑??此时与仙坑的灵气较上了劲??天愁神剑虽强??但终究只是一物??而无法与正气之源、仙坑灵气相较??片刻之后??天愁剑上的红光白被压制了下去??而天愁剑则慢慢的恢复了原來本有的纯白之光

吴天顿时感觉压力大了许多??胸口仿佛要爆裂而开??身体仿佛要被撕碎

吴天实在忍无可忍??如此下去??别说恢复内法了??便是性命也要马上丢了

吴天情急之下??突然想起了仙姑教的咒语??于是下意识的念出??念到第二遍之时??身上突然红光一闪??念到第三遍之时??“嘭”的一声??背后肉翅生出??身上红光大盛

而那仙坑似乎也是受了什么刺激??突然白光不停的飞射而出??与红光对抗

魔尊魔法果然了得??即便是在这仙坑之前??也毫不逊色??能够抵挡??而旁边的天愁神剑原本刚刚被冲淡了的邪气??此时在吴天身上魔法的引领之下??白光之中??居然又闪出了一道的血色??诡异无比

此时碧云山上一阵的混乱??因为不止是天权堂的仙坑??其它仙坑??包括辅星坑和弼星坑都发出强烈的灵气??而且这九道灵气直冲上斗牛??与天上的北斗九星相互映衬

终于吴天一声的怪叫??身上红光猛张??“轰”的一声??冲破了洞门??急冲而出

东方刚刚升起一轮的残月??吴天被月光照射??身上的红光又强了几分??而九座山峰发出的九道灵气纷纷的转向??向他击來??似乎与他身上的红光是死敌

吴天虽然已入魔??却也知轻重缓急??他自知不是那灵气的对手??于是背上肉翅一展??向碧云山之外飞去

此时丁引、马万冲等人早已飞到了空中??看着吴天异变的吴天大惊

“他为何异变??”马万冲见郑桐也飞到了空中??而吴天是从天权峰上飞出的??于是问道

“吴师弟说要到仙坑之前修炼内法??可是进去沒多久??仙洞之内便溢出白光??接着他便如此冲了出來??”郑桐道

忽然五彩一闪??一人早已追了过去

“若琪??”丁引大惊??然后又叹了一口气??“希望若琪能劝回吴天??否则……正道便又多了一个强敌了??”

“大哥哥??等等我??”只听又一声大叫??千雪身上、手上蓝光闪动??带着冰冻黄衫的冰块腾空而起??追了过去

“呀??”储志宏惊叫一声??“师伯、师叔??咱们要不要派人去追??”

“你若过去??能帮上什么忙??”丁引问道

储志宏一愣??心道不错??不论是法力还是人情??自己都沒有什么作用的??只盼吴师弟能再次从魔道之中回來??成为正道的一员

一排大雁??正排成一个“一”字向北飞去??突然领头之雁一声的长鸣??雁群一乱??尚未來得及分散??只见一道红光从雁群之间冲过??一阵的惨鸣??一排大雁全部被劈成了两截??空中只剩下带血的羽毛飘落

一团的红光??夹着一阵的狂笑??急飞而远??那些带血的羽毛??被劲风一带??在空中打着旋儿

片刻之后??五彩闪过??徐若琪在这里微微的减速??吃惊的看着落下的羽毛??这些鸟儿未必阻了他的去路??他为何便将它们杀死??吴师弟从前入魔之时虽然**邪??却从不滥杀无辜??难道这次与往次有些不同

“徐姐姐??你等等我??”后面的千雪御着天钉??加速的飞來

徐若琪见她挺着大肚子??一路的急飞??到跟前之时??已是气喘吁吁??况且还带着若大的冰块

“你跟來做什么??”徐若琪看看千雪的肚子道

“我……”千雪想说话??却喘不过气來??“我在碧云山举目无亲??只和大哥哥以及徐姐姐你相熟??你们离开??我怎能不跟随??”

千雪说着??眼中含泪??徐若琪也被说得心头一酸??于是道:“也好??那咱们便一同却追吴师弟??只是你手中御动的冰块太沉??还是由我來吧??”

“多谢徐姐姐??”千雪笑道:“黄姐姐和冰块是由那颗天钉带动的??我只是以手中的天钉带动那一颗而已??”

徐若琪知那天钉神奇??于是不再多言??也放慢了速度与千雪一同追去

“千雪??吴师弟这次入魔与以往不同??你我要多加的小心??”徐若琪道

“可是大哥哥不会对我们怎样吧??上几次入魔之时……”千雪说到这里脸上一红??轻抚下肚子??沒有说下去

徐若琪自然知道她要说什么??于是道:“这次真的不同??刚才那十几只大雁??便是被他一剑切碎了??”

千雪脸色一变??想起刚才飞过之时??空气之中有血腥之气??于是点了点头??凝神提气??与徐若琪急飞而去

吴天此时虽然有肉翅在身??可是使用起來还不太熟练??飞行之时也未遵循着直线??而是忽左忽右的乱飞??有时看着空中的白云不顺眼??就挥出一剑??将其击散

如此一飞??已到了近中午时分??千雪都要无力跟随了??若不是徐若琪拉着??她早就落了下去

正在二人力不支之时??天上的云散??阳光直射到了吴天的身上??吴天身上红光一收??他皱眉看了看阳光??似乎有些不适??于是连忙的落下??二女见吴天落下??心头大喜??也连忙跟了过去

下面是一片树林??二女带着黄衫刚刚要落下之时??突然林中闪过一道的剑气??徐若琪大惊??身上五彩一闪??挡在千雪身前

还好??那股剑气不击向她们的??只见伴着那股剑气??数棵大树倒下??似乎其中还有一声动物的惨叫之声

“你等在这里??我先去看看??”徐若琪对千雪道

千雪明白这是徐若琪的好意??她怕若是吴天真的发疯??自己应付不了??于是点头道:“徐姐姐小心??”

金光一闪??金蛇剑已飞入了手中??徐若琪深吸了一口气??心道自己这一进去??便可知道吴师弟到底邪到了什么地步了

五彩闪过??徐若琪落入了树林之中??只见吴天正背对着自己??双翅微张??手中正拿着什么东西啃着??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吴……吴师弟??”徐若琪不敢靠的太近??远远的叫着

“呼噜”之声停止了??吴天慢慢的转过了头

“呀??”徐若琪一惊??向后跳了一步??只见吴天嘴上脸上一片的鲜血??而他的手中居然拿着一只生的野猪腿??此时还向下淌着血水??吴天居然正在生啃着那淌血的野猪腿??上面的猪毛都沒有褪去呀

徐若琪突然一阵的恶心??而一嘴鲜血的吴天??此时面容有些狰狞??可是看到徐若琪??居然笑了

“吴师弟??你可认得我是谁??”徐若琪问道

“徐师姐??”吴天道

“啊??”徐若琪大喜??难得吴天入魔之后还能认得自己??想着便要上前几步??可是看到吴天又啃了一口手中的生肉??徐若琪的脚步停了下來

他认得出我??对我却未必如以往??而且他此时法力高强??显然是那魔尊魔法被唤醒??而虹光派的法力却被压制了下去??而且刚才被日光照射??只是有些不适??却未如以往一般??收去了魔性??难道是他身上此时只有魔尊的魔法??而沒有它法??若是收气??便沒有可用了

徐若琪正想着??突然吴天身形一闪??到了自己的身前??徐若琪原本要下意识的抬剑??可是手刚刚一动??便被吴天攥住

吴天放着红光的眼睛打量着徐若琪的脸??徐若琪只觉一阵的寒意??眼前之人??真的便是那个吴师弟吗??他此时要对我做什么??难道

徐若琪想到了男女之事??脸上一红

正在此时??天上蓝光一闪??千雪怕徐若琪有失??带着黄衫飞了下來

“呀??”千雪看到了吴天样子??吓的尖叫一声

吴天一阵的邪笑??正要向千雪扑去??突然感觉到了一阵的凉意??看到了冰中的黄衫

吴天的身子一震??面对着冰块停了下來??脸上狰狞的渐渐的消失了??而是变成了痛苦的样子

“衫妹??”吴天的眼中居然流出了眼泪??他轻抚着冰块??神伤道:“衫妹??是我对不起你??我一定要复活你??”吴天道

看到此景??徐若琪和千雪都是一喜??知道流泪??便说明吴天还有人性??沒有成为彻底的邪魔

“大哥哥??你这般模样好吓人??你能不能变回去??”千雪怕怕道

吴天眼中红光一闪??千雪吓得躲到了徐若琪身后

“我还记得??我要赶往南疆复活衫妹??”吴天道:“我要复活衫妹??然后救回我的儿子??不管他是魔蛹??还是魔尊??”吴天突然一声的吼叫??旁边的树叶被震的瑟瑟发抖

“好??”徐若琪突然道:“吴师弟??我们二人自会陪你去南疆??求黑月履行诺言??复活黄姑娘??”

吴天一愣??看徐若琪说的坚定??居然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柔和起來

千雪见状大喜??连忙上前道:“大哥哥??肉不能生吃的??你甚会厨艺??我也偷学了二三??今日便由千雪动手??给大哥哥烤肉吧??”说着从吴天手中接过了野猪腿??然后去找柴火了

不久之后??肉香之气便弥散了出來??虽然远不及吴天的手艺好??但介于千雪只是第二次烤肉??能有如此味道??已经不错了

烤熟的不只是吴天手中的那多半支野猪腿??还有被他击劈开的另一半??原來刚才的那道剑气??是吴天将一只野猪劈成了两半

千雪切下一只腿递到了吴天的面前??吴天闻大吸香味??脸上一喜??大吃特吃了起來

千雪和徐若琪也各切下一小块來慢慢的吃着??吴天连吃几口??突然道:“此肉不错??若是在烤制之时??多加翻滚??再放些盐巴以及孜然之类的调品??味道便更好了??”

二女听了一阵的惊喜??难道是吴天恢复了正常??而说起了烤肉之事??他们抬头看去??只见吴天虽然背上还有肉翅??可是脸上的表情已恢复到了原來的样子

二女大喜??千雪道:“大哥哥??你沒事了吗??”说着拉住了他的手臂??想要看看吴天的脸

吴天一愣??眼中突然红光一闪??甩开了千雪??又连吃几口??显然是吃饱了??然后双翅一展??抱着天愁神剑飞到了树上??肉翅一卷??将自己和天愁神剑卷到了当中??靠在树枝上睡着了

“大哥哥怎么喜欢在树上睡觉??他现在看起來像一只蝙蝠??”千雪道:“莫非是他在树宫上睡的舒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