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423 回西域

423回 西域

上官青云脸上怒意大盛??可是不便发作??于是他将上官宇扶坐起來

“只是吴阵首现在去了哪里??他为何要将我们震昏厥??那些弟兄是否死于他手??”上官宇连发三问??徐若琪当然无法回答

“吴师弟他真的变了??”小英子叹了一口气道

听小英子如此一说??上官青云冷冷的一笑??“无论如何??你们虹光派一定要给我个交代??”上官青云说完??带上官宇等受伤之人向法相寺赶去

徐若琪也搀着千雪和小英子同去法相寺

走了一天多??众人才赶到了法相寺??此时早有人将所发生之事禀报了司马空和了色??二人颇为焦急??这可是破坏几大门派团结的大事??若真是吴天所为??则虹光派必定与天龙帮结下梁子??因为吴天所伤的??是天龙帮帮主上官青云最疼爱的儿子

这天??终于等到了上官青云和徐若琪??各门派之人连忙将本派中人接走治伤??上官青云见众人将儿子带走之后??一脸怒气的向司马空抱下拳道:“贵派吴阵首好法力??居然能将我分舵的正副舵主一震而重伤??”

司马空连忙还礼道:“上官帮主??切莫动怒??是否是吴天所为??尚未有定论??眼下我们还要赶往南疆??处理那魔蛹之事??”

“哼??”上官青云瞪了一眼徐若琪??转身走了

司马婉茹对着他的背影怒道:“只怪你的儿子本事太差??”

“禁声??”司马空怒道??然后他将徐若琪叫到僻静之处??问道:“你救吴天之事不才已向我禀报??不必再说??以你看來??伤人之事是否是吴天所为??”

徐若琪叹了口气??“以我看來??吴师弟的嫌疑极大??”她接着又将自己追上吴天之事讲给了司马空

司马空听到脸色一变??沉吟片刻之后??问徐若琪:“此事你可曾对他人说过??”

“我知此事重大??并未对他人提起??”

“甚好??”司马空赞赏道:“此事中还有疑点??待见到吴天之后??才能有定论??你切莫再对他人提起??”

下午之时??司马空亲去探望了上官宇和李宽??并向上官青云保证??若是吴天所为??虹光派决不姑息

上官青云虽然恼怒??可是现在大敌当前??自己儿子又在渐渐的恢复??便不多说什么了

于是晚间??了色方丈邀请司马空和上官青云??经商议??众人认为一天前南方天象有异??而且邪教偷袭潇州的宏运钱庄已耽搁了三派两日的行程??所以决定明日一早??便出发赶往无忧谷

第二日一早??三派都已整装待发

一阵梵音之中??大队正要出发??却见潇州城方向飞來两人??不顾规矩??径直落到了法相寺内

即便尊贵如司马空和上官青云??都不敢直接飞入法相寺??而是在寺外百丈之外落下??徒步走入法相寺??这两人來势极快??明海、明江等人身上佛光一闪??戒备起來

“两位不必着急??这是我派中人??”司马空已认出飞來的两人??居然是江小贝和冯也凡

二人落地??向众人见礼

只见他们一身的尘土??面无血色??显然是连续的飞行??耗费了大量的法力??而江小贝更是脸色铁青

“江师叔??你如何到了??”司马空问道

“我收到飞鸽传书??得知宏运钱庄出了事??便与师兄急速的飞來??”江小贝道

“阿弥陀佛??”了色道:“想來江施主和冯施主已去过了潇州城??”

“多谢了色方丈派人看守宏运钱庄??”江小贝深施一礼

江小贝看看众人的架式??似乎是要出门??于是问道:“掌门??你们这是要去哪里??”

“我们三派决定今日出发??前往无忧谷??汇合叶谷主??同赴南疆除魔??”司马空道

“我看不用去了??”江小贝道:“叶谷主已带全谷的人马??向这里赶來??”

了色、司马空、上官青云面面相觑??了色问道:“阿弥陀佛??叶谷主向这里赶來??难道是无忧谷出了事情??”

江小贝点点头??“无忧谷被那莫族袭击??双方都损失惨重??”

众人正要细问??了色等突然感觉空中有人飞近

果然??一个小和尚急匆匆的跑了过來合什道:“方丈??无忧谷叶谷主寺外求见??”

“叶谷主來的好快??”江小贝道

“快请??”了色心知事关重大??也顾不上身份??身形一闪??飘向了寺门??众人也纷纷的跟上

法相寺外??叶孤云带着紫剑双侠以及几位师弟等在那里

了色、司马空等人出來??看到叶孤云等人面无血色、神色暗淡??心中也是一惊??司马青云甚至还向叶孤云后的天空看看是否还有他人未到

当然沒有

再打量眼前的几人??众人心中都是一阵的难过??无忧谷富甲江湖??不论男女向來注重打扮??个个气宇轩昂??而眼前的众人??显然只是草草的收拾了头发??脸都沒有洗干净

“叶谷主??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们如此狼狈??”司马空相对其他两位掌门??与叶孤云交情好些??于是上前道

叶孤云依然是面无血色??而他身后的雪飞??却悄然泪下

晓峰扶住她??轻拍着她的肩头??轻声的安慰道:“师妹??一切都会好起來的??一切都会好起來的??”

上官青云终于忍耐不住??高声道:“叶谷主??贵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只有你们几位到此??雷长老他们呢??”

叶孤云听后叹了一口气??悲伤道:“雷长老他老人家??战死了??”

此话一出??众人齐惊??以雷龙的法力??在江湖之上??已是一等一的高手??连他都战死??可见无忧谷必遭重创

叶孤云看了看司马空和他身后的徐若琪??突然问道:“司马掌门、徐师妹??吴阵首可在??”

司马空一愣??而徐若琪则是脸色一变??她心知吴天飞去的方向??正是无忧谷的??如果线路相同??叶孤云等人与吴天应当在一日前相遇

“叶谷主??吴师弟已经离开此地了??”徐若琪道

“去往何方??”叶孤云又问

“去往……”徐若琪不会说谎??于是迟疑了一下道:“似乎是向南疆的入口赶去??”

“南疆的入口??便是无忧谷的方向??”上官青云道:“如此说來叶谷主也遇到吴天了??”

此时叶孤云身后雪飞的哭声又大了许多??显然是因为听到了吴天二字??而晓峰脸上也露出了怨恨之色??他沉声道:“看來我沒有看错??我们遇到之人??正是吴天??”

徐若琪一听此言又是一惊??这紫剑双侠与吴天关系甚好??向來都是以师兄弟相称??为何今日晓峰直呼起了吴天的姓名??难道吴天对他们也做了些什么

“你们遇到吴天了??难道其中有什么误会??”江小贝看出其中不妙??心道还是尽快的澄清为上??否则误会越深??怨恨也就越深

“先师的遗愿??便是能将骨灰与师母同葬??而师母的骨灰安置在潇州城外??”晓峰道

司马空等人点了点头??心道都曰雷龙暴躁??却也是个性情中人??二十多年前??无忧谷曾在潇州城外与邪教大战??双方都有死伤??直到天龙帮赶到??邪教才退去??而雷龙的妻子??便应是死在那场大战之中

“雷长龙的骨灰与吴天有何干系??”江小贝问道

“我们路上遇到一人??飞行速度极快??而且身上散发出的法力??不似是中原正道??”晓峰道:“于是我等便纷纷提高了内法??以防不测??未曾想那人飞近??居然是背上双翅??身上散发着红光??而且还举着一块巨大的冰块??”

“不错??那人正是吴天??”上官青云急道??“他做了什么??”

“他样子古怪??我等便要出手??可是谷主似乎认出了吴天??又叫我们等住手??于是我等有的出手??有的住手??而吴天却出了重手??若不是谷主借钻石蛋之力救下我们??恐怕世上再无紫剑双侠了??”晓峰道:“可是恩师的骨灰??却被吴天的剑气击中??挥散到了空中??”

“啊??”众人齐声的大惊??相传若干的刑罚之中??有两项是对死人的??掘坟鞭尸和挫骨扬灰??将人的骨灰散到空气之中??是对死者极大的侮辱

“晓峰师弟??事情未查明??切莫乱讲??”叶孤云道

晓峰哼了一声道:“还有什么沒有查明??若不是吴天??你怎会要大家住手??”显然晓峰对叶孤云也心存不满

“哼哼??”上官青云冷笑两声??对着司马空道:“司马掌门??此时你还有话要说吗??”

司马空脸色也是一变??心中已相信了之前之事也是吴天所为??于是抱拳道:“上官帮主??此事十有**是本派的吴天所为??待我将其擒获之后??再交于帮主处置??”

上官青云哼了一声??沒有说话

“掌门??”虹光派的众弟子们??都不相信此事??于是齐声的叫道

“虹光派众人听着??从今日起??吴天便不再是中阵之首??大家见到他??也要多加的小心??”

“阿弥陀佛??”了色高诵一声的佛号??他恐事情再发展下去??众人闹僵??于是道:“叶谷主路上辛苦??还请到寺内休息??”说着也不管寺中的规矩了??将雪飞等女宾也迎了进去

众人纷纷进了法相寺??只有徐若琪呆呆的站在门口??看着众人的背影发愣

不久之后??千雪踉踉跄跄的从寺内跑了出來??身后还有两个小和尚紧追??千雪高声叫道:“徐姐姐??”

“你伤势未愈??怎么跑出來了??”徐若琪连忙扶住千雪??向后面的两个小和尚点点头??两个小和尚显然也是怕千雪出事??所以紧追而來??此时见徐若琪搀住了她??便站到了一旁

“我听他们说??司马掌门要解除了大哥哥的阵首之位??还要抓住他交给天龙帮发落??”千雪问道

“不错??”徐若琪冷笑一声道

“他怎么能这样做??”千雪急道:“怎能听他们一面之词??便确定是大哥哥所为??可惜我法力太低??沒有察觉出当时周围是否有异状??此时无法澄清??”

徐若琪摇了摇头道:“你不必自责??其实掌门这么做也有他的苦衷??”

“什么苦衷??”千雪不相信

“掌门若不这么说??势必与天龙帮甚至无忧谷闹僵??那样对大局不利??”

“我不管什么大局??”千雪道:“我反正不能在这里待下去了??我要去找大哥哥??”

“你不能去??”徐若琪道:“你此时有孕在身??若是孩子有个三长两短??你怎么给吴师弟交代??”

“这……”千雪摸摸已高高凸起的肚子??有些被说动了

“你便待在这里??我派中的之人都会照看你的??特别是英子师妹??找吴师弟之事??便交于我了??”徐若琪说着看看南方

千雪想了想??点点头道:“就依徐姐姐所言??你法术高强??必定能助大哥哥一臂之力??只是??你也要小心??”

徐若琪微笑着点点头??自己这一去不知是吉是凶??千雪的祝愿让她心中一暖??“外面冷??你快回去吧??”

千雪乖乖的点点头??走回了寺内??徐若琪催动法力??身上五彩一闪??向南方飞去

偏殿之内??叶孤云疲惫的坐着??似乎连端起茶杯的力气都快沒有了

众人想要问他无忧谷之事??可是看到他这个样子??又实在的不忍

此时江小贝上前道??“了色方丈、上官帮主、掌门??叶谷主等人连日的大战??又伤心过度??再加上长途跋涉??还是先请他到僻静之处休息??无忧谷中之事??我基本知晓??还是由我來讲吧??”

众人听了看看叶孤云??叶孤云微微的点头

中原之西??转过一架山脉之后??已是漫漫的黄沙

而黄沙的尽头??便是西域之地??据说那里生活着几个奇特的民族

有的身强体壮??如天神罗汉一般??钢筋铁打;

有的善驭鸟兽??可让凶猛的野兽为己所用??成为帮凶;

还有的能驱草木??本无法移动的草木在他们手下??也能成为厉害的武器

只是西域与中原之间??被广漠的沙漠所阻隔??很少有所往來??十多年前邪教战败??便是远遁西域??凭借沙漠之阻碍??才得以逃避了中原正派的追杀

黄沙流动??一些东西刚刚露出了棱角??便又被再次的掩埋??只是刚才的露出的东西??似乎是一座房屋的屋顶

原來沙下??居然是一座若大的宫殿??只是千百年來??早已被黄沙所掩埋??只有后人立在此处的一座石碑??只被黄沙掩埋了小半??虽然久经风沙??石碑之上有了许多裂纹??但上面的字迹依然清晰

楼月

此时正有一人??站立于碑前??仰视着石碑上苍劲的大字??若有所思

“师兄??时间不早了??咱们快些入西域吧??”绿气一闪??绿袍飘到了白眉的身边

白眉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喃喃道:“师弟??你可知楼月??”

绿袍一愣??然后道:“据传此地乃是楼月国的遗址??只是千年之前??楼夜国突然从这里消失??百年之前才被发现??楼夜国原來是被埋到了黄沙之下??”

“不错??大浪淘沙、岁月无情??若干年之后??世人是否还能记起我们等??”白眉突然道

绿袍听得眉头一皱??旁边的赤发却早已不耐烦??大声嚷嚷道:“大师兄??那里这么多的感慨??我等需要速入西域??看师妹之法??是否修炼成功??”

“正是??当年我得到魔彩珠之后??又听说徐正甫要金盆洗手??于是脑中一热便突入中原??想找徐正甫报当年断尺之仇??还想借魔彩珠和得到血剑的圣剑堂主之力??一统中原??未曾想碧云山上一战??魔彩珠和血剑同时丢失??我也是元气大伤??”白眉道

“师兄若是听从了师妹的建议??等驾驭白虎的法力修炼的得当之后再出西域??或许此时中原早在我们治下了??”绿袍埋怨道

“只是如今有魔蛹??我们为何还要回西域??”赤发疑问道

“我看那魔蛹之内??法力虽强??却是有一股莫名的张狂之气??而当年魔尊将自己的戾气锁于魔尊之心之内??后被吴天放出??以我看來??那魔尊的戾气??此时便在魔蛹之中??若是等到新魔尊出世??还真不知是福是祸??所以我以牵制中原各大门派为名??带全教返回西域??到时即便魔尊疯狂??还有南疆魔族和中原四大门派阻拦??离我西域还相隔甚远??”

众人听之纷纷的点头??终于明白了白眉之意

此时南方的天空突然闪过一阵的红光??地面似乎也有震动??而空中的风云似乎被什么激荡??无序起來

白眉脸色一变??大喝一声:“走??回西域??”言罢率先绕过了石碑

南疆到底发生了什么

无忧谷又被谁侵袭

徐若琪能否找到吴天??吴天到底是否真正的成魔

若要说清楚这些事情??还要从一个多月之前??得晨进攻那莫族未果??回到树宫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