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424 回南疆往事

424回 南疆往事

那莫族和多诃族大战之后??双方都损失惨重??特别是那莫族??三位长祭祀之中??秋瑟被忽尔善切去双足??另一位年级最长的男性长祭祀??则在大战之后??气竭而亡??神箭手悠悠失去了唯一的臂膀??而剩下的人??包括自己在内??也都或多或少的受了伤

虽然多诃族知难而退??可是大家却提不起精神來??族中反而是一阵的悲观之情??仅仅是魔蛹便已如此厉害??若是沒有同样神奇的吴天相助??或许那日??那莫族便已败了??众人也开始理解黑月与吴天成亲的苦心

若是他日魔尊破蛹而出??恐怕是吴天也不是对手??而本族位于南疆入中原的必经之路旁??首当其冲便是第一个受害的

黑月看到眼里??急在心上??于是暗中盘算着应对之法??若干日后??轻伤的众人都已恢复??重伤之人也已是伤势见好??于是她召集族中祭祀以上之人??宣布了三件事情

其一??黑风任长祭祀之位;其二??悠悠任长祭祀之位

对于这两件事情??大家都都沒有异议??若论法力??黑风仅是在黑月之下??而且在前两次的大战之中??表现突出??她当年还曾是大祭祀的人选??虽然离开南疆数年??但如此用人之际??由她任大祭祀??也是必然之事??悠悠原本便是神剑手??其地位甚至在长祭祀之上??如今双臂尽失??再让他担任长祭祀??也算是一种奖励

只是对于第三件事情??大家便有了分歧

其三??调集人马??奇袭无忧谷

“大祭祀??”秋瑟道:“大战之后??调整尚不到一月??便要再次出击??是否有劳师远征之意??”

见秋瑟反对??悠悠当然也不同意??况且他原本便不喜争斗

黑风与另一位长祭祀却是支持袭击无忧谷??地位更低的祭祀们??也分成了两派??双方各说个的理由

黑月示意大家安静下來道:“我族刚折了不少的人马??实力大减??确实不宜出征??可是据闻那无忧谷损失比咱们还大??他们四位长老之中??有两位死于树宫之上??一位原本便是咱们的族人??况且谷主叶孤云前些日子身体也出了问題??尚未痊愈??此时正是无忧谷最弱之时??”

“大祭祀??有道是敌伤一千??我伤八百??我族进攻无忧谷??即便能够成功??也必有损失??若是多诃族再來攻击??该当如何应付??”秋瑟道

“问的好??”黑月道:“多诃族有血剑??我族有魔彩珠??这两件法宝原本不分上下??只是那魔尊出蛹之后??咱们即便有魔彩珠又有何用??”

众人听了齐齐的点头??秋瑟也点点头

“我们必须再寻一件至宝??提高本族的战斗力??或许才有机会??”黑月道

“大祭祀莫非是看上了无忧谷的钻石蛋??”秋瑟道

“不错??我若突施偷袭??钲石蛋便是囊中之物??有两大奇珠在手??血剑便不是咱们的对手了??”黑月说着??拍拍手??阮世海走了出來??此时他已换上了那莫族的黑袍??以那莫族的礼节向众人行礼

“此人便是无忧谷四大长老之一人阮世海??他在族中还有个名字??黑海??”黑月道

“黑海??”黑风听了一惊??“黑海不是在很小之时便走失了吗??”

“二姐??”阮世海笑道:“那时并不是我走失??而是父亲与当时的大祭祀商议??将我送入了中原??想方设法拜入了无忧谷门下??”

一声二姐??让黑风想起了黑云??她们家中原本姐弟三人??这个黑海??便是最小的弟弟??当年“走失”之后??母亲便抑郁而终??沒想到是被送到了中原??而且这事连母亲都不知道??是呀??若是母亲知道自己的孩子要被送到远方涉险??谁能舍得呢

“黑海在无忧谷多年??对谷中的形势了如指掌??他知道一处密道??可直通谷内??到时咱们擒贼先擒王??拿下叶孤云??夺取钻石蛋??其他人便不足惧了??”

众人拜服??于是黑月留下秋瑟和悠悠守家??带其他能战之人直奔无忧谷

两日之后??黑月带人出现在无忧谷之时??发现谷中早已有了准备??特别是那条直通往谷中石室的密道

原來是在几日之前??邪教从无忧谷旁经过??被无忧谷发现了踪迹??虽然沒有看出是邪教经过??可是他们自此便加强了戒备??好在白眉着急离开南疆??并未对无忧谷下手??自此之后??无忧谷内的警戒便沒有放松??也正好发现了那莫族的动静

黑月见偷袭不成??便展开了强攻

无忧中的强手不多??但还有无忧阵法??还有钻石蛋

他们退缩在风轻摇去世的石屋附近??由雷龙带着几个剑阵敌住其他人??而叶孤云持钻石蛋与黑月战到一起

魔彩珠虽然厉害??但钻石蛋一点也不弱??况且这钻石蛋据说是诞生于那钻石洞内??在此处灵气最旺??于是叶孤云与黑月战了个旗鼓相当??难分高下

第二日??江小贝和冯不凡带领顺风镖局的镖师前來助战??无忧谷上下顿时精神一阵

大战三天??双方各有损伤??黑月居然也沒有拿下叶孤云??她也有些焦急??进退维谷

此时阮世海截下了一只信鸽??信是由碧云山在吴天离开之后发出的??大意是说吴天带着黄衫去往南疆??请无忧谷多多帮助??而其它三大门派??此时已聚集于法相寺??不日便要出发开往南疆

黑月看后又惊又喜??惊的是若是中原四大门派聚齐??自己别说攻下无忧谷了??能全身而退都难;喜的是吴天正在赶來??有法力超强的吴天在??或许万事都有转机

于是黑月便带人退离无忧谷??重回南疆

那莫族人终于走了??可是雷龙却倒下了??他以一己之力??轮流与那莫族的两位长祭祀大战??早已累出了内伤??只是他老人家生性倔犟??一直在咬呀挺着??此时敌人退去??他终于挺不住了??倒在了晓峰的怀里

雪飞轻轻擦去雷龙嘴角的鲜血??眼泪润湿了眼睛

“你哭什么??”垂危的雷龙依旧脾气火爆??“我马上便能与你们的师娘相见了??你们应当高兴才是??”

此话一出??千雪的眼泪更多了??晓峰的眼圈也红了

“我死之后??将我的个骨灰与你们师娘的骨灰混到一起埋葬??那样我们便能永远在一起了??”雷龙说着??脸上露出了幸福的微笑??仿佛想起了他年轻之时??洞房花烛之夜??意气风发的时候

“师父你好好养伤??你会好起來的??”晓峰道

雷龙笑着摇了摇头??“我此时心脉已断??我老人家修为深厚??还能说出话來??若是换了他人??早已断气了??”雷龙气势不减??只是他的眼中突然温柔了起來??遗憾道:“只可惜这些年苦了你们??只让你们行走江湖、扬名立万??却耽误了你们的终身大事??我死之后??你们不必守灵??要赶快成亲才是??”

“是??”紫剑双侠答应道

大事交代完毕??雷龙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起來??他胡乱的说着“黄衫是个苦命的孩子??吴天对不起她??”之类的话??终于合上了眼睛

于是无忧谷火化了雷龙??紫剑双侠将他的骨灰装在一个罐子里??准备带到潇州城??合葬

此时叶孤云又收到了了色的飞鸽传书??信是以三大门派的掌门的身份写的??便是知会叶孤云??三大门派马上便到??请他不必到法相寺了

而此时南疆的空中一股强烈的红光闪烁??叶孤云怀中的钻石蛋似乎是受到了一股强大法力的影响??有了异动??叶孤云心道不好??定是那魔蛹有了变化??甚至是新魔尊出世了

他知道百年起前??几大门派是在法相寺化解了魔尊之祸??于是一方面安排于涛带些人疏散附近的百姓??自己则带紫剑双侠等人??和雷龙的骨灰向法相寺飞去

只是出发之前??江小贝收到了司马空的來信??说是潇州金家出了大事??于是他不敢将此时告诉金贝贝和父母??将他们安置好之后??便与冯不凡急向潇州城赶去

此时回到南疆的那莫族人??又发生了激烈的争吵

原來是几位长祭祀得知吴天正带着黄衫赶來??便一致反对黑月救治黄衫??因为那样会让黑月元气大损

黑月只是笑笑??沒有说不救??也沒有说救

几位长祭祀怕黑月真得对吴天产生了感情??于是便连日的苦劝??可是黑月一直沒有明确的答复??直到那一天??南疆的天空被染成了红光??黑月怀中的魔彩珠居然自行的发出光芒

几位长祭祀齐齐的來找黑月??黑月也铁青着脸??喃喃道:“看來魔尊已破蛹而出了??”

魔蛹被吴天击伤之后??便时发异状

自那莫族回來的一路之上??魔蛹的“伤口”之处便时常的漏出红光??而看守在它周围之人??看到这红光??便不时的疯狂而死??以至于最后无人敢去守在魔蛹周围??只是众族人??不敢违抗魔君得晨的命令??只好拼死执行命令??于是一路之上??居然死了几十号人??到达树宫之时??已是人人自危

树宫之上??魔蛹的异常更加的强烈??整个树宫也跟着异动??似乎从树根之下不停的升出红绿之光??涌向了魔蛹??魔蛹似乎在贪婪的吸收着那气息??里面还时常传出怪异的声响??只是魔蛹响的气息越多??从那裂缝之中溢出的红光也越多

显然那红绿之光还不能让里面的魔婴全部的吸收??或者是因为魔蛹有了缝隙??而发生了泄露??魔蛹之上的天空??都被映成了红色??整个树官之内的人??都有些心绪急躁??甚至开始有人逃离树宫了

这一日??白眉來到了树宫之颠??那原本被吴天损坏的大花蕾??此时已重新长了出來??虽然还沒有长到原來的大小??但也是颇具规模??魔蛹便被安置在这里面

远远看去??花蕾之内忽明忽暗??显然是魔蛹在发出光芒

而经过上次的大战??树宫的灵气似乎比以往弱了不少??并且有部分灵气涌向了魔蛹之内??树宫自动抵御的能力似乎弱了不少??所以白眉畅通无阻的走向花蕾??并未遇到什么阻碍

远远的??便看见那大花蕾的入口之处??两个人影闪动??显然是想出來??却又不敢

白眉微微一笑??那二人便是得晨派去的看守之人??他们既不敢靠近魔蛹??又不敢离开花蕾??于是只好在花蕾之口晃悠

白眉轻咳一声??走了进去

自与那莫族大战之后??得晨对白眉更加的倚重??多诃族上下自是知道??于是二人连忙施礼??“白眉教主??”

“两位大师辛苦了??”白眉笑道??“只是二位为何不到里面看守??而是躲在门口呢??”

二人苦笑一声??说得支支吾吾

白眉自然知道其中的缘故??于是径直向里走去??里面比原來小了许多??一进去便可以看到中间的魔蛹??此时魔蛹正放出淡淡的红光??只是上面裂缝之处??却是分外的明亮??射出的红光直冲上九天

白眉眉头一皱??心道这裂缝乃是被天愁神剑所伤??而天愁神剑乃是魔法的天敌??看來受此一击??这魔蛹似乎也是元气外泄

白眉正打量着??突然那裂缝之中??升出一股的红光??在空中凝成一张**邪的面孔??发出一阵阴森的笑声

白眉法力高强??修为不凡??也觉着气血一阵的紊乱??神志有些难以控制??于是连忙的凝神后退??退出大花蕾之时??看见那两个看守之人??早已经受不住那阴森的笑声??以手撕烂了自己的脸??七窍流血而亡??白眉心中一凛??心道这魔蛹之内??有股强大的戾气??似乎与那日魔尊之心出塔时的那张脸颇为相似

不??不是相似??而就是那张脸

魔尊戾气??嗜杀成性??如今却在这魔蛹之中??新魔尊尚未出世??便杀死许多人??若是出世之后疯狂起來??谁又是他的对手呢??想着感觉留在此处不妥??于是便有了离开之意

此时绿袍见白眉出去许久??于是出來寻找??远远看见白眉脸色凝重??于是问道:“师兄??因何而发愁??”

“师弟??此地不宜久留??你先下树宫招呼兄弟们收拾一下??我向魔君道别之后马上离开??”白眉凝重道

“离开??魔尊马上便要出世??咱们正好跟他一统中原呀??为何此时要离开??”绿袍奇道

“你且按我所说去作??此事我以后再向你解释??”白眉说着??向得晨居住之处走去

得晨自与吴天大战之后??发现血剑虽强??却不是天愁神剑的对手??于是回來之后便加紧的参修??一日也不停顿??此时他正在一片枯木枝之处??祭起血剑修炼着法术??但求下次遇到吴天??能够不落下风??只是经过数日的苦练??得晨感觉自己对血剑的御动??似乎是到了极限??若是再强行催动血剑??自己便要被那血剑的血气反噬

于是他有些羡慕吴天了??吴天之体原本便应是魔婴之体??血剑甚至魔彩珠对他都只有臣服之心??而不敢反噬??自己若有吴天的身体??早已天下无敌??何必再要魔尊出世呢

他想着??已恢复了些体力??于是身上红光闪动??再次祭起了血剑

白眉远远看着??得晨的眉宇间已有血气闪动??与当年的司马天颇为相似??显然多日与血剑接触??已多少被血剑的血气反噬??只不过他乃是颛顼后人??对血气的抵御之力非是司马天能比??只是如此下去??他的变的张狂??也是迟早之事??到是他是主??自己是客??岂非要不妙吗

虽然自己助他重夺魔君之位??但与他之间倒并非沒有间隙??十年前??自己为求一件兵器??深入南疆??后以重金向当时的魔君九陌求得一枝结于树宫的枯木杖??离开树宫之时??机缘巧遇的救下了落难的得晨??得晨感谢之余??说明了自己乃是被九陌所害??并要誓夺取魔君之位??白眉当时正想四方招贤纳士??于是与他一拍即合

白眉见得晨魔法高强??便求教提高法力之法??得晨道若想法力爆涨??捷径便是入魔道??白眉求教入魔道之法??得晨却笑而言它??说自己法力不是魔君九陌的对手??若是有那莫族的魔彩珠相助??便可击败九陌

白眉当然明白他的用意??于是便以魔彩珠为约??向得晨讨得入魔咒语一套??后來自己在那莫族之处??遇到了身背血剑??想要入魔驭剑、却找错了地方的司马天??于是白眉以这入魔之咒为交换??让司马天设法盗出了那莫族的魔彩珠并且归顺本教??那司马天嗜武成性??为练成虹光十字剑法??居然同意加入本教??还假秋瑟之手??真的偷出了魔彩珠??只是魔彩珠到手之后??白眉发觉凭借魔彩珠也可以大幅的提高法力??而且手中的枯木杖居然是安装魔彩珠的最佳兵器??于是便不再理得晨??而是携魔彩珠和司马天重回西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