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425 回魔尊出世

425回 魔尊出世

还有便是一年之前??为逼出魔尊之心??白眉又联系上得晨??得晨便让他的弟弟得午与白眉同去法相寺??逼出魔尊之心??而在此过程之中??自己多次对得午言辞相逼??才让得午以嗜血之法??强行提高法力??最后五内俱断而亡

以上两件事情??得晨成为魔君之后??虽然沒有提起??可是难保他心里沒有芥蒂??他日新魔尊出世??多诃族无敌于天下之时??得晨难免不会与自己算这些帐

白眉正想着??那边的得晨又运法到了极限??只好停了下來??大口的喘着气

于是白眉干咳一声??走了过去

“魔君??”白眉拱手道

“白眉教主??不必客气??”得晨喘着粗气道

“魔君??我听到传闻??吴天已离开那莫族返回了中原??”白眉道

“哼哼??我早已知晓??”得晨道:“只是便宜了他??否则新魔尊出世??第一个便要杀了他??”

“呵呵??”白眉干笑两声道:“此时新魔尊尚未出世??而吴天回中原之后??必会与中原各派提及南疆之事??到时若是中原四大门派同赴南疆??乘魔蛹未破之时与那莫族攻打树宫??魔君如何是好??”

得晨听了一愣??他近日只是想着习法??却未想到这一层??而听白眉的语气??显然已有了应对之法??于是客气道:“白眉教主可有良策??还望指教??”

白眉连忙还礼道:“不敢不敢??我教与中原各派争斗数百年??彼此了解??若是我教回到中原??对四大门派处处牵制??便可阻止他们齐入南疆??为新魔尊出世争取出时间??”

得晨听了大喜??于是道:“那此事便有劳白眉教主了??”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事不宜迟??那白眉便告辞了??”白眉说着??便匆匆的离开了树宫之颠

白眉一行走的匆忙??原本不想惊动中原各派??而偷偷潜回西域??虽然被无忧谷发现了蛛丝马迹??可是却沒有想到是邪教回到了中原??沒成想途经潇州城之时??上空云雾突变??远远看去??居然有一人从天而降??于是白眉设好埋伏??沒想到落下之人??居然是徐若琪??后又有如云夫人和青龙掩护??徐若琪才得以逃脱

如此一來他们的行踪便暴露??于是白眉顺水推舟??原本对得晨说要牵制中原各大门派的??若是自己一事不做??它日再见面恐怕被得晨挑理??况且回西域之后??若想再入中原??仅仅是手下这些人马是不够的??必须要请西域两大族出马相助??才能马到成功??若要请动他们??必须重金

重金??眼下便有??中原第一的宏运钱庄??便在眼前的潇州城

只是白眉为人谨慎??天龙帮的潇州分舵便在潇州城外十來里处??而法相寺距离潇州城也不远??自己若是冒然袭击??被天龙帮缠上??再等到了法相寺施援??便难以脱身了

于是白眉首先派人探查了潇州分舵的虚实??发觉其舵主上官宇??居然带走了舵中大半的精英??剩下的李宽等人??不足为惧??白眉带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荡平了潇州分舵??又马上回头袭击了宏运钱庄??带走了大量的金银财宝

只是辎重一多??便容易爆露目标??于是白眉便将队伍化整为零??分带着财宝??前往西域??而集合之地??便是那曾经的楼月国

白眉走后??得晨依旧修炼血剑??只是脾气更加的暴躁起來??除了与他有情的飞叶??其他族长都受过他的责罚??普通族人就更别说了??动不动便会被派去看守魔蛹??有去无回

只是得晨再也无法提高??除非他自己甘愿被血剑上的血气所控制

他当然不肯??他还想作为魔君??一统天下呢

于是他來到了花蕾之处??里面的两个守卫??早已七窍流血而亡??得晨皱眉看看他们的尸体??背着血剑向魔蛹走去

得晨一接近??魔蛹上的红光突然闪动了起來??得晨背后的血剑也微微的颤抖??十分的兴奋

得晨持血剑在手??血剑之上血光闪烁??与魔蛹的红光相应??得晨大喜??心道当年的魔尊一统南疆??左手血剑右手魔彩珠纵横天下??所向披靡??此时有血剑在手??踏平那莫族得到魔彩珠也是手到擒來之事??想着??得晨张口大笑??笑声有些邪异

而那魔蛹的红光不断的提升??血剑的血气也四处的张扬??得晨突然想要停下大笑??却有停不下來之意??他此时已是气竭??然而张开的口却依然合不上??肺中的空气被不停吸到外面

得晨的脸色开始变的惨白??然而在血气和红光的夹缝之中??他却无能为力

“魔君??魔君??是你在里面吗??”外面突然传來了一个女子的声音??那是树梢族的族长飞叶??她离花蕾最近??刚才发现今日花蕾之内光芒有异??于是便上來查看

在花蕾之外??她隐约看到红光之中似乎是得晨??于是张口叫着

听到飞叶的声音??得晨心中一颤??似乎舒服了许多??而那魔蛹之中突然生出一张红色的人脸??怒目瞪着得晨

得晨只觉那张红色的人脸有一种无上的霸气??于是连忙垂首

他一低头??胸口那憋闷的感觉终于消失??于是大口的喘着气??拿着血剑慢慢的退了出來

看得晨脸色惨白??飞叶连忙问道:“魔君??你可好??”

得晨摆摆手??与飞叶飞下了大花蕾

“看來魔蛹破壳在即??大家各自养好伤??准备随魔尊荡平天下吧??”得晨道

“是??”飞叶答应一声??可是心中疑惑??若是魔尊出世??那是好事??可是刚才得晨是怎么了

只是这日之后??得晨领教了魔蛹的厉害??不再派人去看守??如此厉害的魔蛹??即便如自己这等的高手??都差点着道??别说是别人了??得晨以为??自己有血剑在手??天下高手之中??除了吴天??便再无对手

吴天是个头疼的人物

又过若干日??花蕾之中的异象越來越多??那便是魔蛹破壳之日的临近??可是自三大族长至普通族人??心中非但沒有欢喜??反而有些恐慌起來

这大花蕾中所散发出的气息??总让人不寒而栗??而这里是南疆??终年炎热??根本沒有冬天的??自己本身被中原人称为魔族??原因便是多诃族所修习的法术??与中原普遍的以道家仙法为宗或者以佛法为基的法术相比起來??显得妖邪无比??其实若是论本逐源??南疆魔族的法术??反而应是正源??只因他们施展之时少了些修饰??多了不羁??才被称为魔法的

然而这魔蛹所发出的气息??让多诃族人都感觉到了妖邪之气??难道真的如传说所言??这树宫之根长到了九幽之下??下界的妖邪??顺着树宫來到凡间??多行不义

只是不论人们的揣测如何??感觉如何??那花蕾之内的气息愈加的强大起來??活跃起來??不便是事实

终于在这一日的夜间??树宫上的人们都沉沉睡去的时候??那大花蕾之中迸发出不同以往的强烈红光??而大花蕾似乎再也包不住那股红光??或者是被那红光撑着??缓缓的展开

整个树宫发出强烈的颤抖??将熟睡的人们惊醒

刚有异动??得晨便醒了过來??他手持血剑飞出??片刻之后??飞叶已飞到

“魔君??难道是新魔尊今夜要出世吗??”飞叶问道

得晨看了看当空的皓月??点点头道:“应当是如此了??你快召集折枝和断径??速速到这里來??”

“是??”飞叶答应一声??向下飞去

得晨看着绽放的花蕾??其中那魔蛹正发出万丈的红光??他心中又是担心??又是激动

树宫又是一阵的颤动??一股红绿之气从树宫的根部直冲上來??强过了以往??向魔蛹汇集而去??可是不知为何??那魔蛹居然沒有吸收进去那股的红绿之气??那股强大的气息只好冲散到了天空??天上的白云被这强大的气息搅动??在树宫顶上凝成了一股的旋涡??不停的旋转着

而远远看去??那张红色的人脸从那裂缝之中挤了出來??似乎颇为不甘心的看着冲向天空的红绿之光??发出怪异的叫声

即便离的很远??得晨听了仍然感觉到一阵的心悸

传说当年的魔尊??自出世之后??便被一股的红光所笼罩??几乎无人见过他的法身??而今的新魔尊??却为何频频的现出法身??而且以狰狞的面目示人呢

魔尊戾气

得晨突然想到??传说当年的魔尊??以自己全身的法力??将体内的戾气逼出??凝聚成球??留在了法相寺??而此时魔尊之心已被自己的弟弟得午拼了命逼出??莫非里面的魔尊戾气躲在了那婴儿的体内??重回到了树宫

一定是这样??否则那区区婴儿??怎能从吴天身上夺走魔念

魔念之中??本來便有让人发狂之意??此时再加上原來的魔尊戾气??即将出世的魔尊??一定是个恶魔

得晨想着??突然明白白眉为何匆匆的离开??那些看守为何怪异的死去了??因为那魔蛹之中的??是个不折不扣的沒有人性的狂魔

得晨有些后悔了??后悔将魔蛹带回到树宫??若是将魔蛹留在树宫之外的地方??或许魔尊出世的时间要推后不少

事已至此??后悔也沒有用了??此时身旁光芒闪过??三大族长同时到达

“魔君??”

“咱们各带族人??到花蕾之下恭迎魔尊吧??”得晨说着??转身向花蕾飞去??只是靠他最近的飞叶??似乎听到了一声轻轻的叹息

绽放的大花蕾之外??得晨带着两人侍立

稍微远一些的地方??三大族长各带本族之人跪拜在地??口中齐念动咒语??只是这咒语并非是为施展什么法术??而是敬奉魔尊之意

子时已到??满月正好行至树宫的上空??皎洁的月光直射到了魔蛹之上

魔蛹上的光芒更加强烈起來??似乎超过空中的满月

众人听到了一声“咔吧”之声??那红光一闪??似乎是魔蛹的裂缝之处掉下了一块

接着又是“咔吧咔吧”几声??那裂缝变的更大

魔蛹之中突然飞出一张的红色的人脸??发出一声痛苦的怪叫??“轰”的一声巨响??魔蛹之上的光芒暴开??向八方射去

得晨与三大族长都连忙低头??或者以臂掩面??而法力较低的族人??居然有几人突然七窍流血而亡??剩下之人被吓得身体瑟瑟发抖??跪拜在地不敢抬起头來

树宫更是一阵的颤动??有些枯萎的树干纷纷的断落

天上的月光突然也变成了红色??过了许久??才恢复了正常

待到光芒散尽??得晨向那花蕾中间看去??只见一团的红光包裹着一人停在那里

得晨连忙深深的一躬??下面三大族长等人则是带着族人不停的跪拜??多数是因为畏惧

红光慢慢的淡去??露出了里面的真容??得晨抬头看去??大惊失色

原來那魔蛹之中生出之人??却依然是个不大的婴儿??却是长着一张大人的脸??背上生出一对的小肉翅

肉翅虽小??却可以挥动??于是新魔尊便飞在空中

而那张脸??便是得晨多次见到的那张红色的、狰狞的人脸

那张脸扫视下众人??张了张口??却只发出“依依呀呀”的声音??显然是因为那孩子太小??尚不能说话??那张红脸脸色一变??再次张口试试??依然只发出婴儿之音??说不出话來

得晨脸上也一惊??他感觉到前面的婴儿虽然魔法超强??可是多诃族便要在他的带领之下去荡平天下吗

那红脸的目光突然在得晨脸上一扫??小手一挥??一道红光向得晨击來

來势极快??得晨想要躲闪??却无法移动半步??他心道不好??这下被红光击中??不死也要重伤??看來自己所预料的不错??这里面却有双份的魔尊戾气??眼前的婴儿??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他想着心念一动??背后的血剑轻鸣??发出一道血光

新魔尊见到血剑的血气??微微一喜??似乎也看出得晨乃是众人之首??于是小手一转??那道射向得晨的红光微微一转??擦着得晨的脸庞飞过??击到了得晨身旁侍从的身上

那侍从被红光击中??居然并无异状??他正惊异间??体内突然发出了红光??接着身体快速的鼓胀起來

整个人象是被吹了气的猪尿泡??就要成了一个球

人当然不能成为一个球

于是“嘭”的一声??那侍从在空中爆开??血肉四溅

只是那血气尚未飞远??便又被吸了回來

血剑突然光芒闪动??将空中的血气尽数的吸收

新魔尊一阵的狂喜??目光不停的在血剑之上扫动

得晨心里发凉??刚才若是击中自己??此时被血剑吸去的??便是自己的血气了??于是再不敢摆什么魔君的架子??“扑通”一声跪拜在地??双手举起血剑奉上

新魔尊脸上一喜??手上红光闪动??血剑自得晨手中飞出??飞到了新魔尊身边

新魔尊得到血剑又是一阵狂妄的大笑??族中又有几人听到了笑声七窍流血而亡??连得晨与三大族长??都气血翻滚

片刻之后??红光再次笼罩住了新魔尊和血剑??一切都安稳了下來

得晨与三大族长慢慢的退下??离开很远了??才敢擦去额头的冷汗

“魔君??魔尊有何指示??”断径见得晨离得近??而魔尊现了真身又隐藏??于是问道

得晨撇了撇嘴??心道新魔尊只是个小婴儿??虽然有空前强大的法力??却无法说话??而且还十分的残暴

得晨正想着??刚才侍立于他身边的另一人??突然口中发出一阵的怪声??双眼翻白??口吐白沫

旁边之人齐惊??连连的后退??片刻之后??那人以手抓着自己的脸颈??指指抓入肉??鲜血直流??最后一声的惨叫??倒在地上死了

得晨脸色阴沉的看了几眼那人尸体??吩咐人抬走??然后三大族长道:“自今日起??普通的族人都下到树干部去??不得靠近这里??”

“是??”众人齐声的答应??片刻之间便走光了??只剩下三大族长留下來陪着得晨

“刚才那人??只是被新魔尊看了一眼??便受了邪气攻心而亡??我等以后要多加的小心??以免被魔尊伤害??”得晨道

“新魔尊身上似乎发出一股戾气??却少了一股的霸气??这是为何??”断径问道

得晨脸色一沉??这也正是他担心之处??那魔尊的戾气??到底会做出什么血腥之事呢

得晨正想着??突然那大花蕾之中发出一阵红光??一团的红光包围着一人飞上了空中

“呀??”得晨等人都是一惊??只见那团红光中??居然是新魔尊坐在血剑之上??展开翅膀飞了从大花蕾之中飞了出來

新魔尊飞行了一圈??突然飞到了众人面前??众人只觉一股邪气压迫??连得晨在内??都情不自禁的跪拜到地

婴儿身上的红色人脸似乎颇为满意??于是张口不知说了些什么??最后向东北方向一指??红光一闪??向东北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