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427 回朱雀之死

427回 朱雀之死

“大祭祀快召唤朱雀??我挡他一挡??”悠悠说着??身上黑气大盛??虽然他已沒有了双臂??可是他仍是神箭手??手中无箭??心中有箭??或者说??他已将自己的心化成了箭??心箭??那莫族猎手御剑的极高境界

箭随风出??黑月只觉身边劲风吹过??连她的身子都被带的一晃??她心中暗暗的赞叹??这悠悠果然了得??若非的失去了双臂??其修为或许能超过自己??想着不敢怠慢??口中念念有词??开始召唤朱雀

新魔尊刚刚的收住血剑??只觉一道劲风吹至??原來是一只金色的光箭

魔尊居然不避不让??身上生出一团的红光??将金箭包围??金箭被那红光一包围??居然慢了下來、停了下來

“嘭”的一声??红光将金箭震散

魔尊一阵的怪笑??只是他的笑声未起??只觉又一道的劲风吹到??又一支的金箭飞到??那张红脸脸色一变??如法炮制??再次震散了金箭

此时黑月双臂张开向天??身上黑气大盛??口中高声念动着咒语

天上的云彩突然汇集了起來??而那云彩之中响出几声惊雷??似乎还有凤鸣之声

魔尊感觉出上空那强大的灵气??而这灵气似乎是对面的黑月召唤而出的??于是便要冲过去击倒施法的黑月

此时悠悠脸上已腾出了血红之色??旁边的秋瑟看出这是走火入魔的迹象

悠悠见魔尊冲來??惨然一笑??对秋瑟道:“大小姐??你要好好的保重自己??”

说着再次强行提升内法??一张丈许的金弓出现在了空中??祭坛下面的众猎手见状??纷纷的惊叹??这难道便是御箭之术的最高境界??人箭合一

果然

悠悠自己的身体横了起來??挂到了弓上

“不??”秋瑟尖叫一声??便要上前去阻拦

弓满箭发

劲风将秋瑟吹得在空中打起了转

悠悠化作了一支金箭??冲向了魔尊

魔尊一挥手??一团红光飞出??包围了悠悠??他想如上两次一样??化解金箭

“嘭”的一声??这次不是金箭被震散??而是红光被震散??金箭继续劲射向了魔尊

魔尊大惊??那张红色的人脸一声的怪叫??血剑飞出??一道血气闪过

悠悠虽然使出了御箭术的最高境界??可是他却用错了对手

魔尊??已非是凡人之躯??岂是凡人的法术能够击败的

或许神箭手??便是要向最强者挑战??不论成败

金箭被血剑击中??金光消失??恢复了悠悠的本相

悠悠化成了碎片??散落到了空中??又归于尘埃了

血剑贪婪的吸收着悠悠的血气??而魔尊又是一阵的狂笑??整个祭坛仿佛都随着那恐怖是笑声瑟瑟发抖

秋瑟见悠悠惨死??突然感觉心中好痛??似乎自己一生错过了最美的一块瑰玉??大叫一声便要扑上??被旁边的黑风拉住

上前也无用??送死??人已逝??一切都晚了

黑月一声的大喝??空中的云彩突然的分散??一声的凤鸣??朱雀身上闪着火光??直冲了下來

黑月脸上一喜??大口的喘着粗气??居然站立不稳??坐到了地上

“终……终于成功了??”黑月喘着气道??两个祭祀上前??将她扶到了一旁??她连忙闭眼调息??眼睛虽然闭上了??心中却在祈祷??但愿朱雀能够击退魔尊

朱雀急冲而下??冲向了魔尊

那张红脸看到朱雀居然**邪的笑了??他御动血剑??在空中划出一道巨大的血气??却不是击向朱雀

朱雀见状居然慢了下來??飞于魔尊之前侧头打量着他

那张红脸一阵的怪叫??朱雀居然张翅后退几步??发出几声凤鸣??只是凤鸣之声比刚才小了许多??似乎已经服软

那莫族人一阵的大惊??心道朱雀非但沒有助本族击退魔尊??反而有对魔尊俯首称臣的意味

朱雀慢慢的落了下來??居然对着魔尊低下了头

黑月睁开眼睛??看到了眼前发生的不可思议的事情??失望的摇了摇头

连朱雀都臣服于魔尊之下??自己小小的一族又怎是魔尊的对手呢??她慢慢的起身??为了保全本族??只好俯首称臣??双手敬上魔彩珠了??想着把手一挥??魔彩珠从墙上飞下??落到了手上的盒子中

“我们不是对手??还是放弃抵抗吧??”黑月道

“大祭祀??”旁边的一位长祭祀沉重道:“多年來都是咱们压制多诃族人??如今却要向他们低头??我心中不服呀??”

“此时连朱雀都臣服??咱们又有何不服气??况且魔尊并非是多诃族人??百年之前??先祖不也曾拜倒在魔尊座下吗??”

“魔尊不是多诃族人吗??”那长祭祀惊道

“难道那忘记了南疆三族的传说吗??反过來说??魔尊也算是半个那莫族之人??”黑月反问道

那长祭祀一惊??似乎想起了什么??沉重的点了点头

黑月正要带众人走出去??突然黑月伸手拦住她道:“且慢??或许还有变数??”

黑月一愣??抬头看去

却原來是魔尊见朱雀臣服??便要挥血剑击向祭坛??可是朱雀自知自己是那莫族的守护之图腾??居然挡在魔尊之前??发出阵阵的凤鸣??似乎是在乞求

但是魔尊却不给情面??反而大怒??血剑飞起击向了朱雀

朱雀被逼无奈??终于出手

刚才感觉到了魔尊之无上法力??想起当年四大神兽??都曾被魔尊制服??才有心臣服的??只是当年的魔尊??虽然击败四大神兽??却未为难它们??也未驱使它们??只是让他们各守本位??不可乱动??于是四大神兽十分的敬服??所以再次见到之时??朱雀才有臣服之意

虽是交流几下??朱雀却感觉到眼前之人??身上张扬的虽然是魔尊的魔法??却少了当年魔尊的王者之气??而且体内还有一股莫名的之气??咄咄逼人??于是朱雀有些怀疑??刚才自己是否认错了人??此时魔尊突然出手??击向了自己??于是朱雀也是大怒??身上红光一闪??与魔尊战到了一起

朱雀开始之时??并未尽全力??可是魔尊却是下了重手

一道血气??将朱雀击退??十分的疼痛??朱雀暴怒??身上红光大盛??化成一只红鸟??冲向了魔尊

魔尊终究还是魔尊??虽然沒有吸收到完整的魔念??虽然魔蛹之上被吴天击出了裂缝??灵气外泄不少

但手中有血剑??更有上代魔尊的六成魔法??以及部分魔念

血剑飞刺而出??一道血气击中了红鸟??红鸟被劈为两段

朱雀发出一声的惨叫??仿佛那一剑直接击到了自己的身上

然而那分散的红气却未消失??而是分化成两只小红鸟??继续击向魔尊

朱雀距离魔尊原本很近??刚才又有血剑在前??此时魔尊已无时间出招??只好身上红光大盛

“轰轰”两声??魔尊的身子居然颤了几颤??那张红色的脸淡了一些

于是黑月等人大喜??看來这新魔尊不如传说中的厉害??传说百年之前的魔尊??入侵中原之前??首先降服了四方神兽??使四方臣服??才带大队杀入中原

朱雀一声的鸣叫??不欲再攻??然而魔尊却是大怒??显然受了朱雀那一击??他也十分的难受??于是他一声怪叫??四周之人纷纷运法抵御

朱雀听到这怪叫之声??似乎也十分的难受??于是连连的后退

魔尊身上的红光暴涨??背后的肉翅突然变大了许多??血剑血气大盛??疾飞而至

血剑來势极快??朱雀无处可躲??只好灵气大放??想接下这一击

血光闪过??血气满天

一声凄厉的惨鸣

朱雀败了??被魔尊击败了

还不只是击败??这一血剑刺入了它的腹中??若大的朱雀??落到了祭坛之前??扑腾数下??终于不动了

“啊??”那莫族人一阵的顿足捶胸??心中的战意??更是消失的无影无踪

“朱雀被杀??要等到百年之后??才能重新涅磐再生??今日??咱们那莫族彻底败了??”黑月痛苦道

她说着??捧起魔彩珠??便再次向外走去

可是此时外面传來一阵的惨叫之声??原來魔尊身上红光大盛??再加一阵的怪叫??祭坛下面许多那莫族人??在那叫声中七窍流血而亡

黑月大怒??原本要投降的她??此时又有些犹豫了

此时外面血气一闪??魔尊居然御动血剑冲进了人群之中??血剑所到之处??肢体横飞??惨不忍睹

而魔尊又是一阵**邪的狂笑??连厅中的黑月等人都气血翻滚

“大姐??”黑月突然道

“在??”黑木上前道

“我出去应付魔尊??你速带族人离开此处??”

“是??去什么地方??”黑木又问道

黑月有些犹豫??是呀??去什么地方呢

此时黑风插嘴道:“向四方分散??千万别聚到一起便可??”

黑木想了一下??觉着有理??连忙走开

黑月点点头??捧着魔彩珠走了出去

尚未走到门口??突然外面冲入一股红气??秋瑟大惊一声:“大祭祀小心??”然后合身挡在了她的身前

“轰”的一声??秋瑟被震飞??撞向了黑月

黑月大惊??身上黑气一闪??扶好了秋瑟??停了下來

秋瑟嘴角流下鲜血??胸脯剧烈的起伏着??“大……大祭祀??外面的不是魔尊??而是一个魔鬼??”

黑月岂是沒有同感??相传上一任魔尊??虽然张狂??却绝不滥杀南疆两族之人??即便对于中原之人??也只对反抗者下手??从不伤及百姓??而此时的新魔尊??却是嗜杀成性??面对毫无抵抗之力的多诃族人??大开杀戒

黑月哪里知道??不只是对那莫族人??连多诃族人??已有几百人死在了魔尊的魔掌之下

“大祭祀??”黑风突然道:“不能将魔彩珠交到他手??他若有魔彩珠和血剑??那么便会天下无敌??到时天下之人??或许都会被他杀光??别说一统天下了??那时天下??或许已沒有活人了??”

黑月脸色一沉??心中也颇为赞同黑风的想法??黑风在北山做了摩天族的大祭祀二十多年??其见识并不在黑月之下

突然一声的惨叫??黑月的姐姐黑木倒飞进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口、眼、鼻、耳之中突然流出了鲜血??倒地而亡

黑月虽然面无表情??却也是悲伤之极

黑风见黑月沒有决断??于是道:“大祭祀快带魔彩珠离开??我们先拼死挡上一阵??若再迟疑??恐怕全都会死在这里??”

“不妥??”黑月突然道:“还是由你带魔彩珠离开??我留下??”

“大祭祀??且莫忘记??这世间还有一人??身上也有魔尊魔法??而他便是你的夫君??”黑风道

黑月一愣??想起了吴天??黑风的意思便让自己带着魔彩珠去找吴天

“快走??”黑风说着身上黑气一闪??将黑月向送到了窗口

黑月略一迟疑??终于内法一吐??从窗口急飞出去

此时黑风身边只有秋瑟和另一位长祭祀??三人早已抱定了必死之心

“两位??记着先祖的魔法之中??有一个嗜血之术??你们可曾修习??”黑风道

两位长祭祀凛然一笑道:“此乃是舍命之术??不只是咱们那莫族??多诃族也有如此法术??”

“如此甚好??咱们今日便要试试这法术??到底威力几何??”黑风说着??突然口中念念有词??身上的黑气之中闪过红光??然后单掌在自己的胸口拍上一下??一口鲜血喷到了独掌之上??然后又抹到了脸上??脸上的鲜血发出红光??似乎是法力提高了许多??旁边的秋瑟等二人也是如此

黑月飞出祭坛??身上黑气一闪??好似一只黑色的大鸟??展翅向北飞去

魔尊身上那张红色的脸??刚才中了朱雀的一击??此时也有些闪烁??只是依然御动血剑杀向了那莫族人??他见一团黑气向北飞去??小手一挥??血剑急冲而去??似乎要将那团黑气一劈两段

突然??祭坛之上飞出三只巨大的黑鸟??分别缠住了血剑??血剑一荡??将那三只黑鸟震散??但去势也就此一缓

魔尊见有人攻击自己??大怒??小手再挥??一道红光卷着血剑扫向了祭坛之上的三人

黑风、秋瑟和另一位大祭祀视死如归??身上黑气再次大盛??居然的合身攻上

血光闪过??三人的血肉被卷成了碎片??在空中飞散

斑斑点点的??好像秋天的雪花??美丽而短暂

新魔尊见杀死这三人??正准备追向黑月??突然他身上的红光有些不稳定起來??那张人脸更是时大时小

于是他连忙收住法力??飞入了祭坛之内??只见红光闪过几下??便安静了下來

那些幸免的那莫族人??此时才得以继续向外逃去??只是未逃出多远??便有不少人突然七窍流血而亡

法相寺

了色方丈将三大掌门请到了偏殿之内

“叶谷主??你的伤势可曾见好??”了色合什问道

“多谢方丈关心??叶某已无大碍??”叶孤云欠身道

“如此甚好??这样一來??老纳便可与三位直言不讳了??”了色道

三位掌门一听??脸色也凝重了起來??了色方丈所言之事??必定十分的重要

“三位掌门??天龙帮大会之时??了空师兄已将百年之前魔尊之事说与大家??”了色说着看看三人??三人同时点点头??于是了色继续道:“当年事出仓促??所以当年对抗魔尊的事情很少在各派流传下多少??大家只知是各派的掌门死于魔尊之难??”

三大掌门听了都是点点头??其中无忧谷百年之前??尚不敢与其它门派并称??当然更是不知

了色方丈继续道:“魔尊攻至法相寺之时??三大门派以及邪教教主曾同习本寺的禁忌之法??使几人法力汇集于智远方丈身上??以《心经》抵御魔尊??虽然失败??却也消耗了魔尊的许多张狂之意??使其冷静了许多??为其后來能幡然醒悟??奠定了基础??如今魔尊又近??三位以为如何??”

三人顿时明白??原來了色方丈想与三人同时修炼当年的禁忌之法??共同对付魔尊

“如此甚好??”叶孤云起身道:“我正道以救护天下苍生为己任??若能消灭魔尊??还万民以太平??我这条命舍得??”

“哈哈哈??”司马空开怀大笑道:“能够相仿前人??与魔君拼死一战??实在是人生一大幸事??”说着与叶孤云对视一眼??畅快的大笑

上官青云此时也“嚯”的站起??高声道:“如此大事??怎么能沒有我天龙帮的份??老夫愿与几位并肩而战??”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三位掌门能为天此苍生着想??实在是我中原之幸??请受老纳一拜??”了色说着双手合什向三人行礼

那三人连忙的还礼??司马空道:“了色方丈乃是一代神僧??修真前辈??能与方丈并肩一战??乃是我等的荣幸??”

了色微微一笑??对着殿内的佛像深施一礼??然后口中念念有词??佛像突然发出光芒??佛像的眼睛之中??顿时含满了眼泪??似乎在哀叹什么、悲悯什么??难道人间已有遭逢当难了吗??了色见状??连忙取出一个小钵盂??接住那些佛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