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428 回佛陀之泪

428回 佛陀之泪

司马空等人看得大惊失色??心道传说百年之前??魔尊要毁灭法相寺之时??千尊佛像突然同时流泪??那只是耳闻??而今日却亲眼见到??眼前的佛像??是一尊弥勒佛??弥勒本是笑佛??此时泪流满面的样子??实在让人感觉诡异??若是看到千尊佛像同时流泪??那是如何震撼的场面呀

了色似乎知道了后面三人的疑惑??于是解释道:“这禁忌的佛法??名曰佛陀之泪??需我们四人在施展那法术之前??同饮下这佛陀的泪水??然后共同施法??才能将三位的不同法力??灌输入老纳的体内??而且越是不同门派的法力??效果越佳??”

了色方丈说着??已接好了满满一钵盂眼泪??端到三人面前??三人向那钵盂内看去??只见里面的佛陀之泪清澈无比??仿佛可以照见人心

了色取出四只小葫芦??然后将那钵盂中的眼泪分倒入四只葫芦之中??然后分别交于司马空等人

“佛陀之泪虽然奇妙??却也是致命之药??可以取人性命??”了色方丈说着??把最大的一只葫芦??放入了自己的怀里??三位掌门哈哈一笑??也将各自的小葫芦收好

“阿弥陀佛??三位掌门??那法术虽然不太复杂??但为保万无一失??我等需要多次的练习才好??这大约需要两三天的时间??而过了这两三天??便是等待魔尊來到法相寺??大家可以安排下各自帮派的后事了??”

了色说着??表情淡然??仿佛不是在说起什么生死的大事??而是在安排明日念什么经??后天诵什么咒

月光如水银一般洒到了地面之上??虽然是晚上??这里却有一股特别的美丽

中原不似南疆??遍地是丛林灌木??虽有山??却不高??虽有水??却多是泥沼??中原的山??北部的峻峭高险??南方的轮廓柔和??中原的水??北方的多急流险滩??气势磅礴;南方的流缓而多弯??宽广而滩浅

黑月是第二次到中原??上一次是想攻打无忧谷??抢夺钻石蛋??而这一次??是要带着魔彩珠寻找吴天??因为除了新魔尊??只有吴天身上还有魔尊的法力

只是中原如此之大??吴天会去哪里呢??黑月心道??吴天带了他的妻子來找我??必定会经过那南疆的入口??我便在入口之处等着他

黑月想着??又向回飞去??來到了入口之处??寻了一处隐蔽的地方??躲了起來

堂堂的那莫族的大祭祀??居然还要鬼鬼祟祟的躲藏??她想着??觉着自己有些好笑

只好她的运气不错??还沒有等多长时间??便看到北方飞來一个小红点??而那小红点所散发出的法力??既熟悉又陌生

熟悉是因为当年的吴天身上曾经有过??新魔尊身上也是如此

陌生的原本吴天身上的魔尊魔法??沒有这般的犀利

终于看清楚來人了??只见那人身散红光、背生双翼??手托着一个巨大的冰块快速的飞來

这是吴天吗??难道他一直就是这个样子吗

月光下的吴天十分的吓人??黑月也有些紧张??终于??她想出了一个办法??将手中的魔彩珠祭出??飞向了那个红点

五彩之色弥漫了整个天空??而那飞來之人脸色一变??伸手接住了魔彩珠

然后自语道:“魔彩珠怎么飞到了这里??难道大祭祀出事了??”吴天想着??脸色一变

黑月则心中一喜??他在担心自己

黑月想着飞身而起??同时叫道:“吴天??真的是你吗??”

吴天突然听到下面有人飞上??身上红光一闪??天愁剑已高高的飞起??便要一刺而下

黑月被那法力一迫??发出一声的轻哼??此时吴天已低下了头??双眼之中发出两道红光??**邪无比的盯着黑月??黑月心中一紧??微微一愣

“是你??”吴天身上的红光弱了下來??眼中的红光也基本消失??他打量着黑月??见她面有憔悴??心神疲惫??然后又向她身后看看??却再无一人??于是问道:“你为何來到了中原??”

此话一出??黑月心中一阵的悲痛??身子摇晃几下??几乎要坠下??原來她召唤出朱雀??已耗费了大半的内法??再加上朱雀本是那莫族法力之源??朱雀阵亡??整个那莫族的法力都弱了不少??还有一路的急飞??她此时早已是筋疲力尽

吴天一伸手??把她揽到了怀里??然后御着冰块慢慢的落下??落到了树荫的阴凉之处

黑月心中一暖??此时吴天的怀抱如此的温暖??让她不舍离开??只是她转眼看着冰块中的黄衫??心中微微的一叹??不便是吴天的妻子了??果然美貌天下无双??也只有这样的女子??才配得上吴天??才值得让他甘愿涉险??不顾性命

黑月的身子软软的??她丰满的胸挤在吴天的胸前??双手搂住了他的脖子??吐气如兰??气息吹到了吴天的脖子之上??痒痒的??吴天心中一荡??突然眼中红光一闪??将黑月压在了身下……

旭日照亮了山川??黑月躺在吴天的怀中??几日的疲惫??似乎全都消失了??她容光焕发??面带红润??看着旁边的吴天??再看看不远处冰块中的黄衫??眼中突然杀气一闪

论年龄、论美貌??自己都不及黄衫??不说黄衫曾与吴天同生共死若干次??听黑风说这黄衫聪慧无比??屡屡给吴天出谋划策??吴天能有今日威名??大半是她的功劳??再着??她还是那新魔尊之母??若是她真的复活了??吴天哪里还有心情理会自己??黑月心中盘算着??妒意大发

此时吴天也睁开了眼睛??脸上的**邪之气消失??他用手挡住阳光??看看身边的黑月??突然跃到了空中??双翅一展??又慢慢落下

“你來的甚好??我已将衫妹带來??此时又有魔彩珠在手??还请你履行承诺??马上复活衫妹??”吴天道

黑月将衣服披到身上??脉脉的看看吴天道:“我自然会履行承诺复活黄姑娘??只是我昨日刚经大战??又召唤了朱雀??再加上朱雀阵亡??我此时正是法力最弱之时??”

吴天听了眉毛一动??眼中射出红光

黑月暗道??我不可将话说得太死??以免惹怒了吴天??于是又道:“当然??我的法力修养一两日??便可恢复??其关键是此魔法实施起來相当的复杂??而且必须要在我族祭坛之上??借助我那莫族祭坛之灵气??才能奏效??因为祭坛是我族魔法最为旺盛之处??”

吴天皱眉想了想??感觉似乎有些道理??而且想起昨日晚间??初见黑月时她憔悴的样子??多诃族中必定发生了大事??于是问道:“你刚才说朱雀阵亡??”

“不错??”黑月想起这事脸色一沉??将族中之事给吴天讲了一遍

吴天此时虽然疯狂??可是听过之后??也感觉那场面的惨烈??特别是关于新魔尊??那可是自己的儿子??而那张红色的人脸??吴天更是见过许多次了??他最初侵入了自己与逍遥仙子的孩子吴邪的身上??差点让吴邪丢了性命??此时又假自己与黄衫儿子之身??成为新魔尊??如此一说??简直是罪大恶极

吴天想着??将牙齿咬的“咔咔”直响??恨不得马上亲手杀死他??可是连朱雀都不是他的对手??自己的这些法力??又能如何

刚才吴天怒意一盛??旁边的魔彩珠突然发出一阵的异彩??吴天眼中一亮??心道为了复活衫妹??也为了救回自己的儿子??还为了给吴邪报仇??凭魔彩珠和天愁神剑的威力??或许能够与之一战

想着吴天突然站起??仰首向南方看去??“我这便将祭坛抢回來??让你复活衫妹??”

黑月听了脸色一变??心道自己刚才已给他讲过新魔尊的厉害??他却还要马上去南疆??抢回祭坛??抢回祭坛便是为了让自己复活黄衫??黑月想着心中醋意大盛??她想了一想咳嗽几声道:“你且莫着急??我内法未恢复??你即便能马上抢下祭坛??我也无法马上复活黄姑娘??我看你还是等我内法恢复了??咱们再同去南疆??驱赶新魔尊??”

吴天看看黑月??心道有道理??况且自己连日的急飞??又耗损了大量的法力??此时也需恢复恢复

于是点点头??手上红光一闪??御起冰块??走入了旁边的一处山洞??那处山洞当年曾进去过??那便是初入南疆之时??叶中青、千雪、雪飞和徐若琪曾经在这里换衣服

当年洞内还曾有过许多的虫兽??只是此时吴天入内??身上的红光闪动??里面的毒虫居然纷纷的冲了出來

黑月一阵的惊讶??但还是跟了进去

黑月进洞之后??便盘膝开始调息??吴天也坐到了另一边??片刻之后??身上红光闪动??内法周天运行

黑月只觉这红光给她一种压力??虽然强大??却不似新魔尊那般??让人疯狂??而吴天身上的魔法??却给人一种大气之感觉

魔而不邪??颠而不狂??虽然与那新魔尊的魔法同出一源??却是截然不同

黑月想着??心中坦然??然后闭上了眼睛??身上黑气闪烁??也周天运行??脸上渐渐的红润起來??不知为何??有吴天――这个背生肉翅的似魔非魔之人在面前??黑月却感觉到特别的心安??内法运行若干周天之后??黑月达到了心静止水的境界

不知过了多久??黑月突然感觉到面前一股热气喷到了自己的脸上??她睁开双眼之时??发现吴天正**的盯着自己??眼中放出了红光

“你……”黑月刚想说什么??吴天身上突然红光一闪??她被那股红光“压”到了墙上??不能动弹??吴天**笑着上前??轻轻解开了她的衣服??她丰满而白晰的身体??一览无遗的暴露在了吴天的面前??黑月呼吸急促了起來??轻咬着嘴唇??期待着什么……

然而吴天却不着急??双手在她的身上轻轻的游走着??仿佛是在欣赏一件完美的艺术品

黑月的胸脯剧烈的起伏着??红润的乳峰俏立??甚至微微的发颤……

吴天慢慢的飞起??贴到了黑月的身上

黑月发出一阵欢快的叫声……

吴天和黑月正在旖旎之时??南方的天空突然闪过一阵的红光??虽然远隔数百里??可是吴天与黑月都是法力高强??他们感觉到那是一股强大的法力突然爆发了一下??便如同前些日子??新魔尊降世之时??树宫的法力外泄

吴天的动作停止了??似乎是那股强大的法力刺激了他??他眼中的红光更加的强烈起來??突然双翅一挥??飞到了天空??对着南方一声的怪叫

黑月心中一惊??刚才的叫声??明明与那新魔尊上的红脸的怪笑??有一些相似

吴天再次的怪叫一声??黑月却心中一宽??因为所发出声音虽然相同??可是吴天的叫声却沒有让人无法忍受、肝胆俱裂的感觉

吴天身上红光一闪??天愁剑飞到了他的手中??他双翅一震??向南方飞去

黑月本想要叫住他??可是话未出口??看到了旁边的大冰块??和里面美丽的黄衫??眼中杀气一闪??慢慢的向黄衫走去

突然红光一闪??吴天飞转而回??御起了大冰块??对黑月道:“我这便去夺回祭坛??”

未等黑月说话??便向南飞去

黑月心道不好??吴天虽然法力不凡??可她感觉却不是那新魔尊的对手??他这一去??必定凶多吉少

想着??身上黑气一闪??借着皎洁的月光??追了上去

今晚有月??而此刻正是满月之时??难怪吴天颠狂??也难怪那新魔君疯狂

他??毕竟是吴天的儿子??身上也是魔尊魔法

高高看去??地面之上的片片水渍??好似被摔碎的镜子??将洁白的月光??支离破碎的反射上來??枝叶之上挂着晶莹的水珠??每颗水珠之中??都有一个月亮

昨夜??有雨

按说雨后的清晨??空气最为清新??呼吸一口??整个人都会神清气爽??可是此处的空气??却湿润的让人感觉到了燥热??燥热的想要发狂??似乎空气的水珠之内??孕藏了什么不安??就要爆发而出了

吴天带着冰块飞驰而过??空气荡起树枝叶上的水珠??重新飞上了空中??只是未曾落下??便又有一道的劲风吹过??水珠们再次被带起

吴天手中有物??影响了飞行的速度??黑月才能远远的跟上

即便如此??沒到半个时辰??吴天便已远远看到了祭坛??虽然祭坛之上经历过了数场的大战??特别是以新魔尊和朱雀那场为甚??可是祭坛似乎毫无损害??依然高耸在那里

满月正明

祭坛之内不时的发出红光??而祭坛之外??居然有几百只不知是什么鸟儿盘旋飞舞??还不停的发出凄厉的鸣叫

吴天又飞近一些??那些鸟儿发现了他??居然齐冲了过來

只只张牙舞爪??似乎想将吴天撕碎

吴天看清楚了??那些鸟儿便是在树宫下层见过的??负责守卫的圣鹰

原來得晨带断径和折枝随新魔尊而來??留下飞叶召集族人??随后赶到??只是一路之上??特别是通过新魔尊诛杀红羽孤鹜那一分支以及攻打那莫族祭坛两件事??得晨发觉新魔尊喜怒无常、杀戮成性??于是便有些后悔??不该让飞叶带族人跟随

若是族中的精英到此??哪天新魔尊一疯狂??别说一统天下了??多诃族说不定便先被灭了

幸好??飞叶十分的谨慎??她只带來了树宫原本负责守卫之人以及全部的圣鹰??而将剩下的族人??分散到了各处??要他们南疆太平之时??再重回树宫??其实飞叶如此做??还有担心得晨等人安危的意思??若是带其他人來??行进速度反而会很慢??即便如此??那些守卫还是被飞叶落到了后面??此时只有飞叶和圣鹰于天黑之前赶到

吴天见大群的圣鹰飞到??脸上红光一闪??此时黑月也赶到??于是吴天将大冰块先后一抛??叫道“帮我看好??”然后手中天愁剑一挥??一道七色彩虹横挂于天际??一阵的惨鸣之声??小半的圣鹰被剑气劈碎

几个身影闪过??得晨与多诃族的三大族长飞了出來??看到吴天??心中微惊??几日不见??他居然变成了这个样子??而且身上的魔尊魔法??也比原來强了不少

断径见自己辖下的圣鹰死伤小半??拿出枯木枝??便要上前与吴天一战??得晨伸手挡住了他

“魔君??”断径急道

“快召回圣鹰??它们不是吴天的对手??”得晨说着??感觉出身后祭坛之内的魔法渐强??显然是新魔尊要出來了??于是大声道:“魔尊在此??还需那些禽畜出手吗??”

断径一愣??此时祭坛之内一团红光渐渐的升起??慢慢的飞出??断径终于明白??得晨是要自己保存实力??让之魔尊与吴天父子相拼??看來得晨对新魔尊也心生恐惧??若是他们父子能拼个两败俱伤??多诃族便可以渔翁得利了??毕竟新魔尊已灭掉了那莫族??虽然黑月逃脱??量她一人也不成气候??此时南疆之中??是多诃族一支独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