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430 回是真是假

430回 是真是假?

祭出的分神虽然威猛??却沒有飞出多远??便逐渐的变淡、消失??吴天感觉一阵的体泛??为施这一法术??体内魔法耗损极大??身的的光芒弱了许多??他慢慢的转身??想看看到底是何物何人??助自己惊走了新魔尊

吴天转身一望??惊的双翅一颤??后退若干丈

身后居然有一片高达百丈的红光??仰头看去??那红光原來是幻出了一个巨大的人像??或许不该叫人像??因为那红光化成之人??蛇腿而人身??背后还生出一对巨大的翅膀??展开足有数百丈之巨

这应当叫神魔的法身

与那莫族壁画之上的两位大神有些相象??却又不完全相同??似乎是那共工与颛顼的合二为一

这个法相的发出一股君临天下的王者霸气??二目之中射出的光芒??吴天不敢正视??而那一对巨翅展开??更显着强悍无比

吴天身上的红光急收??双腿一软??居然有膜拜之意

突然??那红光急收??汇集到了一人的身上??而那人慢慢的落下??大口的喘着气

吴天陡感身上的压力暴减??又可以站直了??而前方落下的那人??他居然认识??于是不由自主的叫道:“沈三??”

“呵呵??”沈三面无血色??喘着粗气干笑道:“可惜只剩下半成的魔法了??若是如你有上三成??便可将那斯击败??抢回血剑??”

日光升起??阳光照射到了吴天和沈三的身上??沈三以手挡下日光??退到了旁边的避光之处??苦笑道:“虽然过去许多年了??还是不太喜欢阳光??只是这天愁神剑原本是我族的死敌??你却为何能够驾驭??”

“我族??”吴天一愣??难道那沈三与自己是一族之人吗??对了??刚才以传音入魔之法告诉自己咒语之人??必是沈三??而那百丈的神魔法相??也是他幻化而出??如此说來??我与他必有极大的渊源

阳光照射到了吴天的脸上??他却沒有什么不适??只是身上的红光渐渐的收拢??肉翅变小了不少??眼中的红光消失

“你到底是谁??”吴天疑惑的看着沈三

黑月带着黄衫??一路的急飞??转眼之间已飞入中原数百里之多

而新魔尊和吴天的强大法力??随后也飞入了中原??黑月不敢怠慢??一方面改变方向??一方面加速飞行

不久之后??只觉南方的天空一片的红光闪过??出现了第三股强大的法力??然后……新魔尊的法力突然变弱??急速的向南飞回??吴天与那神秘的法力也变弱??连同空中的红光一起消失了

谁胜了??吴天还是新魔尊??亦或是那第三股法力??黑月想着??停了下來

刚才因为靠吴天和新魔尊太近??受到了两股极强法力的压迫??再加上一阵的疾飞??此时已是气血不宁??于是连忙坐下调息??片刻之后??心中案了下來??她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到了对面冰中的黄衫

冰中的黄衫恬静而美丽??眼睛似睁非睁??似乎在看着黑月

黑月不知为何??感觉那眼神似乎有种嘲讽之意??再看看南方的天空??红光早已不见??于是眼中杀气一闪??慢慢的走向了冰块

黑月早就看出??维持这冰块冷冻之源??乃是由上面的那颗尺许的天钉??于是她走到前面??把手放到了天钉之上

她轻轻的一拔??天钉却沒有下來??居然十分的坚固

黑月一愣??身上黑气闪动??再次出手??天钉动了一动??黑月一阵的冷笑??便要再用一把力气??拔下天钉

“住手??”突然空中传來一声的暴喝??一道五彩之光闪过??一条金蛇自空中落飞下??击向了黑月

黑月大惊??连忙撤手??后退之中祭出一只黑鸟

“轰”的一声??匆匆而发的黑鸟被震飞??而那金蛇去势不减??非是击向黑月??而是缠绕上了冰块??向后带去

“嘭”的一声??一人落于黑月之前??背上羽翼一展??护住了冰块

“黑月??你想做什么??”徐若琪怒道

黑月一见徐若琪??脸色一变??心道这姓徐的女子??与吴天关系不一般??此时被她发现我要解冻黄衫??她必定会告诉吴天??那时吴天必要我决裂??我便无法靠吴天将败魔尊??击退多诃族了??黑月想着向四周看看??并无他人??于是眼中杀气一闪

但她转念一想??却又有了主意

“徐姑娘??”黑月冷笑道:“你与吴天形影不离??看來你们关系非同一般??”

徐若琪眉头一皱??不知黑月葫芦中卖的什么药??此时她知黑月法力非凡??自己此时又要保护黄衫??不便与之抵抗??于是只冷笑不语

“我已看出??你与我一样倾心于吴天??只是不论如何??即便如我已与吴天成亲??他心中的妻子却只有一个??”黑月说着??看着冰中的黄衫

徐若琪被说的心头一动??不免的感慨??果然如此??吴师弟虽然对自己不错??可是黄衫在他心头的地位还是无人能及

黑月见徐若琪脸色有动??于是叹气道:“如此说來??你我共同的威胁??便是这冰中的女子??”黑月说到这里停了一下??看了看徐若琪沒有太激烈的反应??于是又道:“若是她一醒來??咱们便沒有机会待在吴天的身边了??”

听到此处??徐若琪的眉头一动??“你要怎样??”

“若是此时杀了这个女子??你我便少去了心头大患??”黑月道

徐若琪脸色一变??大喝一声??身上五彩闪动??护住了冰块??可是冰块的冰冷传入她的后背??徐若琪还是微微一颤??若是黄衫醒來??吴天对自己??会不会如此冰块一样的冰冷??若是杀了她……

一切尽在黑月的意料之中??她微微一笑道:“你尽可马上离去??就当沒有见过我??而等我溶去了冰块之后??还可以将此事推到新魔尊的身上??与你沒有任何的关系??”

徐若琪心头一惊??想起刚才飞來的路上??此处有两三股强大的法力对撞??难道新魔尊这么快便出世了??那吴师弟现下如何

黑月见徐若琪满脸思考的样子??以为她还在踌躇之中??于是道:“事不宜迟??不久之后??吴天便要到了??”

徐若琪并未回答??只是冷冷的看着她

黑月一咬牙??心道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连徐若琪的性命也结果了??以绝后患??想着她身上黑气大盛??袍袖一挥??一道黑气化成一只黑鸟急冲而去

徐若琪早有警觉??她将黄衫抛到身后??身上五彩之光大盛??金蛇剑飞祭而出

“轰”的一声巨响??徐若琪内伤沒有痊愈??这一击被震退十來丈??而黑月也倒退几丈

黑月脸色一变??此时朱雀已亡??本族的法力大减??若是在平时??量徐若琪接下自己的一击??不死也要受伤??而此时居然只是被震退十來丈??这下麻烦了??若是短时间内拿不下她??等到吴天來了??或者她的同门到达??便不妙了

想着口中念动咒语??身上的黑气再浓一层??将她包围起來??只能隐约看到一张脸??黑月一声大喝??三团黑气化成三只黑鸟??飞击而出

徐若琪刚才硬拼一下??已是气血翻滚??此时见到黑月突然祭出了三只黑鸟??心中大惊??前些日子的大战之中??强如黑风和黑云??也只是见过她们同时祭出过两只黑鸟??而黑月如此情况之下??居然能祭出三只黑鸟??显然法力也超过了前面说的那两人

徐若琪心知自己无法硬接??于是羽翼一展??向旁边绕开??手中金蛇剑一出??震散了一只黑鸟??她飞开十数丈后身形一松??心道已躲开了黑月这一击

未曾想身后劲风不善??徐若琪不及回头??以眼角的余光扫见??那两只黑鸟居然展翅追來??此时离自己已不足十丈

徐若琪大惊??羽翼再展??五彩一现??急转向了一旁??堪堪躲开了这一击??然而黑月在旁边双手齐舞??口中念念有词??显然是在御动着两只黑鸟??追赶徐若琪

徐若琪心道擒贼先擒王??于是便要向黑月冲來??可是黑月早已防备??那两只黑鸟其中的一只已拦住了徐若琪的來路??徐若琪连忙再闪??却发现自己被两只黑鸟围在了当中??无法躲开了

刚才连续的出招??徐若琪此时尚未有喘气之机会??无奈之下??只好再次的硬拼了

“轰”的一声??徐若琪又震散了一只黑鸟??此时胸中已是气血翻滚??无力再战了??只是只剩下了一只黑鸟??自己可以凭借五彩霞衣之速度躲避

然而黑月早有了对策??就在徐若琪击散第二只黑鸟之时??她便御动第三支黑鸟冲向了大冰块??而且是那冰块的关键所在――天钉

刚才黑月已将天钉摇得松动??此时若被黑鸟击中??必定脱落??刚才三只黑鸟齐击??原來是为了将徐若琪引离冰块??好一击中的

徐若琪发现自己中计??却是來了个声东击西??五彩一闪??徐若琪向手中金蛇剑金光一闪??化成七点十字剑星??向黑月击去

黑月虽然地处南疆??却有知那虹光派的十字剑法的厉害??而徐若琪小小年纪便可达到七层的境界??实在令人惊讶??若是被她这一击而中??自己恐怕不死也要受重伤??那是即便杀死了徐若琪和黄衫??又有什么用呢

想着内法一收??那三只黑鸟同时消失??而她的身前却闪出一道的黑气

“轰”的一声巨响??徐若琪身子只是一顿??而准备不足的黑月却是后退几丈??徐若琪强提内法??缠在黑月的身边??与她缠斗起來

如此一來??居然逼得黑月手忙脚乱??那莫族的法术??发出时原本需要时间??而徐若琪与我近身缠斗??反而让黑月无暇准备??只能被动的应付了

刹那间几十回合已过去??黑月居然被逼退了几十丈??如此下去??或许只是略一走神??便要伤在徐若琪的剑下了

黑月想着??突然一声暴喝??黑气急飞而盛??她则又隐入了黑气之中

徐若琪一时间失去了目标??金蛇剑化成数点十字剑星??飞入了黑气之中

黑气之中??此时居然空无一物??徐若琪大惊??心道不好??中计了

一只黑鸟自徐若琪的右侧飞來??发出一声的鸣叫

徐若琪情急之下??羽翼一振??退开十余丈

在回头之时??黑月已稳住了心神??冷笑着看着她

“好狠毒的女子??”黑月突然道:“你拼命想要击杀我??便是想要那冰中姑娘的命??一來我若一死??便无人可以复活那姑娘??二來我若死了??你便可破坏那冰块??并嫁祸于我的身上??而吴天自然信你多一些??”

徐若琪满带冷笑??不承认也不否认??她此时正在急速的调息??以求能与黑月再战

二人都深知对方的厉害??此时也都不敢轻易出手??如此相持起來??过了不久??黑月身上突然黑气渐渐的变浓??徐若琪见状??也连忙催生内法??身上的五彩也强烈起來

黑月冷冷一笑??手中黑气闪动??突然一声的暴喝??一只巨大的黑鸟飞出??冲向了徐若琪

徐若琪看到不远之处??另一团黑气在悄悄的飞來??自己若是躲闪??恐怕又会中了黑月的圈套??让自己首尾不能相顾??于是内法狂吐??便要将金蛇剑祭出

突然??一阵风吹來??四周突然多了许多的云雾??将徐若琪笼罩起來??而她手中的金蛇剑也沒有击出

而那黑鸟飞入云雾之中??便再无声息

黑月脸色一变??心知是來了高人??因为连续施法再加上刚才那一击另有准备??所以那只黑鸟只有六七成的威力??可是对方能于悄无声息之间化解??可见必定法力不凡

想着不敢再攻??而是后退几步??调匀了自己的呼吸

云雾散去??只见一个中年美妇出现在了黑月的面前??虽然衣着朴素??可是举手投足之间??却是高贵而典雅??气度不凡

“黑月大祭祀??何必对一个晚辈痛下杀手呢??”说着一笑??微微的欠身

黑月看着散去的云雾??再看看前面妇人的年龄??心中暗惊??难道是她

“姐姐多年之前突然隐世??如今为何突然出现了??”黑月居然微微躬身道

“难得大祭祀还能认出我來??只是岁月流失??我早已不是当年的模样了??”那美妇说着??轻轻拍拍徐若琪的肩头

徐若琪早已惊在了当场??这个女子??便是沈三的妻子??云夫人??上次相见之时??便是她帮自己解了邪教之围

“五彩霞云??”黑月突然道:“果然是岁月无情??当年的五彩霞云之首??中原的云小姐??如今也变老了??”

徐若琪听了又是一惊??转眼看看旁边的云夫人??虽然皱纹也爬上了眼角??皮肤也不太光滑??但仍可以看出??她年轻是必是一绝色美人

黑月话语之中??明显带嘲讽之意??只是云夫人并不在意??而是微笑道:“心中有牵挂之事??自然老得快些??只是五彩霞云之首??却是不敢当??当年曾有幸见过南疆黑云妹妹一面??若论法力和相貌??她远在我之上??况且还有北山的云影妹妹??”云夫人说着??转头看着旁边的徐若琪

黑月见云夫人并不生气??自己也不敢再出手??况且如果云夫人和徐若琪联手??自己未必是对手??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

幸好云夫人的注意力不在她的身上

“你是云影什么人??”云夫人问徐若琪

“云影是我的母亲??”徐若琪道

“哦??”云夫人上下打量下徐若琪??然后点头道:“果然不错??我见你身穿五彩霞衣??便猜测你是云影妹妹的后人??果然如此??虽然未曾与云影妹妹谋面??可是今日见到你??便可知云影妹妹当年的风采了??”说着再拍拍徐若琪的肩头??甚是疼爱

徐若琪被她这么一拍??突然想起了自己的父母??于是眼中一红??就要掉下眼泪來??只是她心知此行的目的??便抱拳道:“前辈??我吴师弟便在前面??刚才我感觉到他与另一股强大的法力大战后突然消失??此时吉凶不知??还请前辈帮忙照看这个冰块??”徐若琪说着瞥了一眼黑月

“这冰块之中是何人??”云夫人好奇道

“冰块之中??乃是吴天师弟的妻子黄衫??东海的如云夫人??便是她的母亲??而新魔尊则是她和吴师弟的儿子??”徐若琪道

“啊??”云夫人大惊??立刻打量起冰中的黄衫??然后问道:“她为何变成了这样??”

徐若琪心系吴天??不愿回答云夫人这话??于是道:“此事说來话长??只是吴师弟尚不知如何??请容晚辈回來再说与前辈听??”徐若琪说着??便要展翅飞走

云夫人轻轻拉住了她的手臂道:“你不必去了??我的夫君已经前往??若是他都不能救下吴天??世间便无人能救了??”

徐若琪和黑月听了都是一惊??特别是徐若琪疑惑的看看云夫人??问道:“您说的是沈三大叔吗??”

“正是??”

“他究竟是何人??有如此神通??”徐若琪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