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431 回南疆三族

431回 南疆三族

云夫人知徐若琪不信??于是微笑道:“法相寺外??是谁助你们驱走了玄武??”

“呀??”徐若琪再次大惊??当年自己与吴天返回碧云山??在猎户家中巧遇到沈三??而后玄武袭击法相寺??自己与吴天前去帮忙??只是即便吴天入魔??却仍不是玄武的对手??孝好有高人暗中指点??说出了玄武乃属水??中原属土??而金舍利也是土属性??才让吴天借五行相克之理驱走了玄武??难道那日暗中相助的高人??便是是沈三??若非沈三??这事情云夫人怎么知晓

沈三??能娶到五彩霞云之一人云为妻??那沈三必定也不是凡人

所谓真人不露相??便是说的他??自己与他会面两次??却沒有看出他乃是世外的高人??绝世的高手

“我看你还是将吴天和黄衫的故事讲给我听??或许讲完之时??我夫君便会带着吴天赶到了??”云夫人道

徐若琪将信将疑的点点头??开始讲述

黑月此时也不知该去何处??况且吴天委托自己照看好黄衫??此时黄衫不在自己手中??自己如何去向吴天交代??另外她也想着黄衫和吴天的故事??于是便走近一些??细细的听着

沈三看看吴天??虽然脸上还有些印红沒有散去??但已无大碍??于是微微一笑道:“我是渔夫沈三呀??咱们曾见过的??”

“你只是一个渔夫吗??”吴天疑惑道

“其实我不是个渔夫??只是个织网之人??”沈三再笑道

吴天此时脸上红光不在??心性也平缓了许多??他见沈三顾左右而言它??显然是不愿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于是也不再问??只是刚才人家还救了自己的性命??于是抱拳道:“多谢前辈相救??只是前辈怎知那分身之法??”

沈三笑笑道:“我村中人曾在溪中打出一本奇书??可惜他们都不识得上面之字??便交于我手??我随口记下了几句??沒想到刚才居然用上了??”

吴天心道怎么会是随便记下了几句呢??明明便是极高的分身之术??相信中原之人??无人能习到如此层次??只是这人“随便”的指点几下??便可以助自己吓退新魔尊??若是“认真”指点几下不知能否复活衫妹??或者助自己击败新魔尊??救出儿子

沈三见吴天还要再问??于是道:“刚才一击??只是吓吓他而已??若是他此时去而复返??咱便麻烦了??”

“那咱们速速离开此地??”吴天说着??便要展翅飞走

沈三笑笑飞到了吴天其前??伸出了手

吴天手中魔彩珠一闪??异彩绽放??吴天连忙催动内法??想压制住魔彩珠的异彩??以免伤了沈三??沒想到异彩对沈三毫无威胁??甚至魔彩珠都有些不听吴天的话

吴天大惊??心道他居然连魔彩珠已不怕??这魔彩珠是那莫族的至宝??连黑月使用之时??都要念动咒语自保??对沈三却毫无威胁

当然??还有自己

吴天想着??心中一惊??对了??刚才沈三曾说过自己和他乃是“本族”之人??难道自己和沈三真是同一类人??都对魔彩珠有制御之能

沈三似乎看出了吴天的疑惑??于是道:“你心中的疑团不久便将解开??只是在此之前??我先带你去见一人??”

吴天大喜??连忙点头??于是沈三再摆摆手??示意吴天把手放入沈三手上

吴天不知何意??还是把手放了上去

沈三身上红光一闪??吴天也跟着闪烁??只觉眼前一闪??身子似乎被什么法力摄起??光芒消失之时??已來到了另一处

而此时云夫人、徐若琪和黑月正向这边看來??吴天大奇??心道这是什么法术??居然在片刻之间??便飞到了这里

沈三松开了吴天之手??朝着云夫人道:“夫人??孩子我带到了??”

原本听徐若琪讲故事正入神的云夫人??此时再也不理徐若琪??而是直瞪瞪看着吴天??眼中的泪水再也忍不住??流了下來

徐若琪见吴天无事??心中大喜??就想上前问候一下??好解开心中的疑问??天龙帮之人是否是他杀的??雷龙的骨灰又是怎么回事??可是身子未动??却发现云夫人已抢先一步??走了过去??上下打量着吴天??泪流满面

“你都长这么大了??”云夫人伸手在吴天的脸上轻抚着

吴天知她沒有恶意??所以沒有躲避??因为那手触到自己的脸??有一种安祥、温暖之感??而这种感觉??似乎在很久之前体会过??那便是的在襁褓之中时??这个念头迅速的在吴天的心中闪过??于是问道:“你……你从前便认得我吗??”

“我自然认的你??我便是你的娘亲??”云夫人说着??再也忍不住??把吴天搂到了怀中??放声大哭

“当啷啷??”吴天手中的天愁剑落地??魔彩珠也掉下

异彩一闪??云夫人露在外面的手臂顿时黑了一片

吴天看到了一惊??心道沈三虽然不怕魔彩珠??可是云夫人却如常人一样可以被魔彩珠吸走灵气??吴天想着正要收起魔彩珠??却见黑气一晃??黑月飞來想要抢下魔彩珠

可是红光一闪??魔彩珠早被沈三收到了手中

黑月微怒??她原本想上前抢下??可是沈三双目一瞪??眼中红光闪过??黑月的身子居然一震??连退几步??他……他究竟是何人??目光居然有如此的迫力??想着忍不住微微的施礼

沈三把魔彩珠拿在手中??魔彩珠马上失去了光芒??然后他伸手在云夫人的手臂之上轻拍几下??那黑色便迅速的消失了??便如吴天当年解救小英子、黄衫、如云夫人一样

吴天再次大惊??这沈三和自己一样??不但能手持魔彩珠??还能解除魔彩珠的伤害??云夫人说她是自己的娘??那么沈三便应是自己的父亲了

自己从小被米店的李掌柜捡回??身世更是无从查起??难道如今便要找到生身父母了吗??只是自己当初为何被遗弃??而背后的伤口又是如何留下的

吴天想着??心中突然生出一股的怒意??脸上红光闪动??眼中射出红光??他推开了云夫人??冷冷道:“你刚才说你是谁??”

沈三脸色一变??而云夫人却似乎沒有察觉??而是笑道:“傻孩子??我是你娘亲呀??我找了你二十年??今日终于把你找到了??”云夫人说着??又掉下一行的热泪??然后对沈三道:“你看??如今翅膀又长了出來??我就说过除不掉的??”

“什么??”吴天想起自己年幼之时??肋下的两道伤口??每每月圆之时??便有些疼痛??而此时那对肉翅??便是从那里长出??难道当年自己生下之时??便如吴邪一样是有肉翅??而肉翅??却被人生生的割去了吗

吴天想着??肉翅微震??一股强风吹起??徐若琪和黑月连忙以手掩面??而沈三身上红光一闪??替自己和云夫人挡开劲风

云夫人见吴天露出怒色??心中大急??眼神突然的慌乱起來??有些语无伦次??“孩子??我是你娘亲呀??快过來呀??”说住便向前走去

而此时吴天眼中的红光突然变的更加强烈起來??似乎又近颠狂

旁边的徐若琪看得心惊肉跳??若是吴天突然发怒??以他的法力??不知沈三和云夫人能否制住他??可看上去云夫人和沈三并无出手之意??反而是十分的爱怜

吴天再挥下翅膀??想将云夫人吹回??可是云夫人原本修炼的便是御风云之术??她身上光芒一闪??吴天挥翅而生的风??却吹向了别处

吴天见沒有奏效??脸上居然显出了狰狞之色

云夫人不管这些??还继续向前走去

“夫人??快停下??”沈三叫着??身上红光闪动??便要上前将云夫人拉回

吴天见沈三身上红光闪动??以为他要攻击自己??手中天愁神剑突然飞起??光芒万丈??眼看就要对沈三一击而下

若是换了别的法宝??沈三或许并不在意??可是唯独天愁神剑却是他的克星??他情急之下??将手中的魔彩珠祭起??便要与天愁神剑斗上一斗

可是中间云夫人却并不理会这些??她只知前面是他的儿子??她要好好的疼疼他

突然??场中响起了一阵的梵音??然后空中佛光闪烁??几尊巨大的神佛幻像出现??随着念动的佛经发出佛光??照射到了吴天和沈三的身上??二人身上的红光顿时弱了许多

而黑月见到佛??却连忙的躲闪??显然这佛光对她也有不小的影响

片刻之后??吴天似乎从颠狂中醒來??发现天愁神剑已被祭到了天空??而对面的沈三对自己戒备甚多??云夫人已走到了自己的身前

他想起刚才云夫人的手??轻扶在自己脸上的感觉??心中一松??昏了过去

沈三终于松了一口气??显然那佛经对他也十分的管用??他如同虚脱一般??脚下都有些软了??但他还是扶住了云夫人??云夫人却一把甩开他??扑到了吴天的身上??用袖子给吴天擦着脸上的汗水

“多谢姑娘??”沈三冲着徐若琪微微一笑道

“前辈客气了??这佛经??原本便是前辈教的??”徐若琪道

“此时用起來??正当其时??否则我们父子相斗??后果便不堪设想了??”沈三感慨道

“你们真的是吴师弟的父母??”徐若琪惊道

沈三已无力气说话??点了点头??盘膝运法

红光闪过??最后魔彩珠已飞出??围绕在他的身体周围旋转??徐若琪带着冰块连连的后退??心道这沈三说的一定沒错??他们定是父子??连御起魔彩珠的样子都一模一样

云夫人听了那佛经??也平静了许多??她与徐若琪离开那对父子远远的??长叹了一口气??“二十年未见??沒想到一见面便险些打起來??”

“吴师弟平时安稳的很??只是最近屡次受伤??才变成了这个模样??”徐若琪道

“难道他原來不曾生出双翅吗??”云夫人奇道

“他生出双翅??只是在近些日子??最远的一次??应该是在四年之前了??”徐若琪想起了四年前在藏剑阁洞中之事??脸上一红

“什么??你是说他在那年之前??双翅从未长出來过吗??”云夫人再问

“应当是这样??”徐若琪道

云夫人听了一愣??喃喃道:“难道他真的成功了??”说着??向沈三看去

吴天醒來之时??正是当午??只觉不远处传來鱼肉的香味??他此时才想起??已经两三天沒有吃饭??真的有些饿了

他刚刚一动??云夫人便跑了过來??扶着他道:“孩子??你醒了??快过來吃娘做的烤鱼吧??”

吴天看着云夫人眼中的慈爱之情??再看看沈三也是一脸柔和的表情??想起刚才差点与他动手??心中有些愧疚??于是抱拳道:“刚才晚辈魔性大发??若有得罪之处??还请见谅??”

“傻孩子??跟爹娘还客气什么??”云夫人喜道

“你们……真得是我爹娘??”吴天诧异道

云夫人一愣??然后含泪道:“都怪我们不好??当年把你扔到了法相寺??才让我们二十年未尽天伦??”

“法相寺??”吴天奇道

“此事说來话长呀??”不远处的沈三突然道:“你且过來??我将过去之事讲给你听??”

吴天过去恭敬的施礼??然后坐到了沈三的旁边??云夫人则紧挨着他坐下??拉着他的胳膊??生怕他再离开??再失去他

徐若琪轻翻的火上的鱼片??其实则在侧耳倾听??如今吴天师弟的身世就要解开??她岂能不关心

就连黑月也坐在火堆的另一侧??恭敬的面对着沈三??仔细的听着

沈三看看众人??叹了口气道:“其实我不想暴露身份??只是今后还有大战??到时施法必定身份泄露??既然夫人已见到了儿子??说出來也无妨了??”沈三说着看看云夫人??云夫人坚定的点点头

似乎二人下了一个十分重大的决定

“黑月??”沈三突然对黑月道

众人一愣??心道沈三不是要讲自己和吴天的身世吗??为何突然问起了黑月??黑月亦是如此??只是恭敬的答应道:“黑月在??”

“你作为南疆那莫族大祭祀??可知南疆有几族存在??”沈三问道

“南疆有三族??”黑月答道

“三族??”吴天奇道:“据无忧谷给我讲述??说南疆只有两大族??那莫族和多诃族??”

“无忧谷人与我南疆交战数年??他们也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南疆两大族说的不错??但其实还有第三族??”黑月道

“第三族是什么族??”吴天问道

“第三族沒有名字??地位却在两族之上??”沈三接过话來道:“原本南疆只有两族??共工之后的那莫族??颛顼之后的多诃族??都是上古大战之后??迁徙到南疆的??久而久之??当地的土族便归化入了这两族??只是第三族之所以奇特??是因为他们的來历极为特殊??”

沈三说着看看众人??于是接着道:“两大族时战时和??已有数千年之久??只是在两千年前??在两族的和平之时??发生了一件事情??而诞生了第三族??”

“什么事情??”

“那莫族的大祭祀??与多诃族的魔君结合??产下一子??”沈三说着看看黑月??黑月脸上一红??仿佛被沈三看出了心事

“那便如何??”吴天有些心急??原本要说自己的身世??却说起了南疆的往事

沈三看出了吴天的急躁??于是道:“原本沒有什么不妥??只是产下的孩子??却与兼有两族之长??而且还产生了一个奇怪的功能??对魔彩珠和血剑??有天生的制御之能??”

“啊??”吴天惊讶的看看自己的手??想起自己身上并无法力之时??便能从白眉手中抢过魔彩珠??从司马天手中夺下血剑??难道自己便是那第三族人

沈三点点头??取出魔彩珠在手中掂掂道:“不错??咱们便的第三族人??”

听沈三亲口说出??吴天的身子一震??自己果然不是中原人??而是魔族人??云夫人轻拍拍他的膀臂??示意他听下去

“那莫族和多诃族??起源不同??各自有各自的法术??不能相互学习??然而这第三族人??却可以学习双方的法术??而且比之本族??更胜一筹??更可怕的是??第三族人可以通过树宫??穿过结界吸收到冥界的灵气??在凡间施展冥界的法术??故而被称为魔尊??”

“魔尊??”吴天和徐若琪同时大惊??想起了听司马空讲起的百年之前魔尊入侵中原之事

此时久未说话的黑月??突然道:“若是猜的不错??您便是上一代的魔尊枝皇??”黑月说着起身??恭敬的向沈三行了一礼

吴天和徐若琪瞪大了眼睛??看着沈三

沈三脸上红光一闪??点点头道:“不错??我便是百年之前??入侵中原的魔尊枝皇??”

黑月微微一笑??又坐了下去

“你是魔尊??”徐若琪惊道:“那你便应当有百十多岁了??可是你看上去只有四十來岁呀??”

此时云夫人微微一笑道:“他可不是四十多岁的样子??”说着转头对沈三道:“阿枝??在儿子面前??便露出你的本來面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