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432 回魔尊一家人

432回 魔尊一家人

“好??听夫人的??”沈三说着??手指一点??一道红光闪过??将一柱水从不远处的溪中摄來??停在沈三面前??沈三以水洗面??然后内法一吐??将脸上的水渍蒸干??再用衣袖擦擦脸

等沈三抬起头來之时??众人发出一阵的惊呼??那里会是百十多岁之人??眼前之人??明明之有三十來岁??吴天与他十分的相像??若是站到一起??说是兄弟也不会有人怀疑

云夫人此时叹了一口气道:“他们弟三族??三十岁以后便衰老的极慢??只是我却是容颜不再??他为了不使我为难??才故意化妆成了四五十岁的样子??”

徐若琪听了??心中一阵的感动??她看看吴天??心中不免疑问??“那吴师弟会不会与深前辈一样呢??”

“我不是魔族中人??所以我们的孩子们算不上的正统的第三族人??他们的或许与常人无异??否则??会多不少的烦心事??”

“他们??”徐若琪惊道:“难道吴师弟还有兄弟姐妹吗??”

云夫人又叹了一口气??幽怨的瞪了沈三一眼??不再说话

沈三微微的歉意??“我们共产有四子??吴天是最小的一个??”

“那其他三人呢??”徐若琪问道

“都被我杀了??”沈三道

“啊??”吴天和徐若琪一下子跳了起來??“你亲手杀害了自己的儿子??而且还是三个??”

沈三点点头??脸上内疚之意只是一闪??便只留下了坚定

云夫人却是泣不成声??吴天连忙坐下??轻拍着她的后背??云夫人心中一暖

“那为何留下了吴天??”徐若琪正色道

“此事若要说清楚??还需出百年之前的大战说起??”沈三说着??向法相寺的方向看去??仿佛回到了当年的大战

“当年智远方丈??集四大掌门的内法??高声诵出《心经》??我运起魔法极力的抵御??最终还是胜了??只是那时是内心狂性大发??便要毁灭法相寺??只是在下手之前??千尊佛像突然同时流泪??那种场面??使贵如魔尊的我??也心头一颤??而空中突然出现了智远方丈的法身??再次念诵心经??我突然顿悟??感觉如此多的杀戮??实在沒有意思??于是便以本身的半成的魔法凝成一只坚不可破的红球??将剩下的九成五魔法和体内戾气封闭??放入了法相寺的舍利塔下??并以法相寺的金舍利震压??”

“这个故事我听过??”徐若琪想起他曾杀死过自己三个儿子??气便不爽??于是冷冷的道

沈三看出了徐若琪还有吴天的心思??淡淡一笑道:“我虽沒有了魔法??但修为仍在一般高手之上??只是自此改头换面??自取假名沈三??在中原各处游荡??若干年后??我遇到了云??便与她结合??很快??便怀上了第一个宝宝??”

“当年追求我之人??数不胜数??而我看到你爹爹第一眼??便看出他非是凡人??于是芳心暗许??与他私奔??”云夫人说着??脸上居然一红

沈三也是微微一笑??只是随后便面露出了愤怒之情??“当我们的第一个孩子就要降世之时??我们发现南疆多诃族居然派人找到了我们??原因是他们被那莫族欺压了数十年??便想找出第三族人??培养成新的魔尊??助他们对付那莫族??而那时第三族人??只剩下我一个了??”沈三说完??看看黑月

黑月微微的欠身道:“当时我还是普通祭祀??却不知多诃族之事??”

“头几代的魔尊??只是合两族的法术??在南疆称王??因其魔法并非太强??故而不敢对中原有非分之想??而到了我那一代??却已到达了魔尊的极致??降服了四方神兽后??天下再无对手??只好入侵中原??然后准备一统天下??只是我顿悟之后??心知天下各族??各自有各自的生活习性??若是以一族而欺压另一族??将自己的习念强加于他人??实在不妥??况且一统天下??杀戮太多??于是便解散了魔军??让他们回南疆好生过日子??只是他们毕竟不是一族??有我在时??还能压制双方??而我去后??沒有太平几十年??两族便又是兵戎相见??杀的你死我活??”

“我们两族的先人??原本便是对头??相互敌视乃是天性??”黑月道

沈三沒有理会她??继续道:“我当时沒有了法力??而内子有孕在身??不便施法??于是便佯装答应他们??然后伺机逃跑??只是孩子刚刚生下??便有一对的肉翅??是魔婴的上好人选??而此时他们已追到??若是他们得到了孩子??必定带回培养成新魔尊??到时再危害天下??于是我一恨心??便杀死了孩子??”

看着沈三大义凛然的样子??徐若琪心中突然肃然起敬

“如此我又杀死了两个孩子??他们便不再纠缠于我??终于退回了南疆??”沈三道:“只是不久之后??我们又怀上了第四个孩子??”沈三说着??看看吴天

“那个孩子就是你??”云夫人欣慰道

“孩子生下之后??如他的三个哥哥一样??都是背生双翅??按理说我当将他杀死??只是我那时已想到了一个办法??压制住孩子魔性的办法??”

“什么办法??”吴天想起了自己的孩子??于是急道

“割去双翅??送到法相寺??”沈三道:“我想起当年智远方丈曾以《心经》压制我身上的魔性??险险的成功??于是我便想将你送到法相寺门外??法相寺发觉之后??必定会将你养大??到时你每天以佛法沐浴身心??必定可以压制身上的魔性甚至根除??更可以防止被魔族人发觉??当然??为了防止法相寺人查觉??我便先割去了你的双翅??还故意将包你的包袱弄的鲜血淋淋??仿佛是遭到仇杀的样子??”

“可是吴师弟为何出现在了碧云山下??”徐若琪问道

“事情巧合??我将孩子放在法相寺外不远之处??居然发觉有魔族之人经过??我以为是來追我和孩子的??便想将他们引开??可是引开他们后??再回到放孩子之处时??孩子早已不见??当时想來是被法相寺收去了??可是过了两个月??内子身体复元之后??我与她齐入法相寺??想探望一下孩子??可是找遍了整个法相寺也沒有发现孩子的影子??从此内子伤心过度??便时而清醒??时而疯狂??”沈三说着??终于叹了一口气

吴天听着这些??喃喃道:“我是被米店的李掌柜发现??于是抱到了碧云山下的云下镇??直到加入虹光派??”

“我自前些日子??再次见到你时??便已察觉??你那些年之所以未犯魔性??便是因为碧云山乃是天下正气之宗??你虽在碧云山下??却也算是日夜沐浴在碧云山仙坑的灵气之中??而你在山下??距离仙坑的灵气较远??所以这些灵气是潜移默化的清洗了你的身心??还沒有激起你体内魔性的反抗??再加上沒有遇到什么情急之事??才一直沒有发作??相信如此再过若干年??或许你的魔族本性??便会消失了??”沈三道

“而我魔性频繁发作之时??便是自离开碧云山久了??体内的魔性慢慢的滋生起來??”吴天道

“正是??”沈三道:“此时你体内的魔法??已将内体内的虹光派等法力压制??而一支独大了??”

吴天听着??愣愣的想着什么

“孩子??你既然已知道了身世??还是不要怪我们狠心才是??”云夫人说着??哭了起來

看着哭倒在自己怀中的云夫人??再看看沈三??吴天终于忍不住??翻身跪倒??流泪道:“爹??娘??终于见到你们了??”

沈三含泪点点头??而云夫人则搂着吴天??哭个不停

旁边的徐若琪也跟着掉下了眼泪??一家人哭过了许久??吴天终于抬起了头??对沈三抱拳道:“父亲??您既然是上代魔尊??那么必定可以复活衫妹??您的儿媳??”

沈三转眼看看冰块中的黄衫??摇了摇头

“啊??”吴天一惊??“连你也不行吗??难道是因为你的法力不够??我身上还有你的法力呢??可以拿去用??”

“非是法力的问題??而是南疆两族之中??原本沒有此种法术??”沈三道

“啊??”吴天再惊??他转头盯着黑月

黑月一阵的苦笑??“事到如今??我也不再隐瞒??我族中并无此术??而是黑月设计??想以此事诓你??助我那莫族战败多诃族之计??”

“什么??”吴天大怒??脸上红光一闪

沈三身上也是红光一闪??震住了吴天

“孩子??人死不能复生??切莫动怒??”云夫人也道

“谁说人死不能复生??衫妹的母亲如云夫人??便是被我以魔彩珠再加上檀心花救活的??”吴天急道

沈三听了眉毛一挑??“果真有此事??”

“当然??”于是吴天将复活如云夫人之事说了一遍??沈三听后也的连连的点头??“想不到世间还有如此奇花??若是以法力贯通全身的血脉不难??难便难在贯通血脉之后??便会对被施法之人五内造成损伤??而有檀心奇花在??便可以弥补这一不足??实在奇特??”

“难道??难道我要再等上二十年吗??”吴天看着黄衫流泪道

“孩子别太伤心了??”云夫人陪着儿子流泪道:“我已听徐姑娘讲过你与衫儿之事??为娘自会想出办法??救活衫儿??”

听母亲如此一说??吴天心中甚是宽慰??不论发生何事??母亲都会站到自己的一边

“魔尊……”徐若琪突然想起了什么??于是叫道

沈三微微一笑??“我早已不是当年的魔尊??你不可如此称呼??”

徐若琪一愣??于是改口道:“沈……大叔??不知蓬莱仙岛上的仙溪之水??能否起到和檀心花同样的作用??”

“蓬莱仙岛??你见过蓬莱仙岛吗??”沈三惊道

“我曾上去两次??”徐若琪道

“蓬莱仙岛在何处??”

“在天上??”徐若琪向上指指

沈三抬头看看天空??突然笑道:“果然奇妙??果然奇妙??我当年为寻蓬莱仙岛??曾在东海转了小半月??沒想到传说中的蓬莱仙岛竟然是在天上??只是那仙溪之水是何物??”

于是徐若琪将自己两次喝仙溪之水的事情讲了一遍

沈三听大又摇了摇头??“以我看來??这仙溪之水不同于檀心花??它只对活人有效??而对死人无用??”

“若一试??沈大叔以为如何??”徐若琪道

“试之成功??当然皆大欢喜??若是失败??岂不鸡飞蛋打??”沈三道

徐若琪一愣??心道极是??若是失败??那黄衫可能便永远活不过來了??她想着看着旁边的吴天??轻轻道:“吴师弟??此事还需你來作主??若是想用仙溪之水??我便再闯蓬莱仙岛??帮你取回??”

吴天想起徐若琪为了自己硬闯蓬莱仙岛??险险的送命??心中十分的感动??于是道:“多谢徐师姐挂心??只是我看不必了??”

“为何??”徐若琪道

“若是仙水有用??如云夫人早就会取下??救她的女儿??”吴天道

徐若琪听了一愣??然后叹气点头

“如今之计??便是逼退新魔尊??救出我与衫妹的儿子??”吴天说着??看看沈三

“儿子??你已有儿子了吗??”云夫人惊喜道

吴天低头道:“我年纪虽小??却已有二子??而且……”

“而且什么??”云夫人兴奋道

“而且还有两人已怀上了我的孩子??”吴天脸红道

此言一出??黑月脸色大变??心道那二人是谁??除了跟他入南疆的那个小姑娘??还有谁呢

徐若琪也是一愣??她知千雪已是身怀有孕??而另要人是谁??她看看黑月??不想是她??再想却是想不别人來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云夫人惊喜道:“那几位为你怀孕之人一定非常的辛苦??你一定要好活的待她们??你们孕育你们第三族之人非常的辛苦??为娘怀你怀了十二个月??而你那几位哥哥却是有长有短??”

吴天一愣??心中大奇??想起了逍遥仙子孕育吴邪居然长达三年零六个月??而衫妹却是正常的生产??实在的奇怪??于是问道:“为何有长有短呢??”

沈三接口道:“我第三族人??本身体质奇特??生长之基??除了父精母血??便是魔法之气??孕育之时若是周围有强大的魔法存在??则必定会长的飞快??甚至早产??而若旁边沒有魔法??便是生长的奇慢??只能靠每月月圆之夜之时所吸收的灵气生长??”

吴天听了恍然大悟??看看冰中的黄衫道:“衫妹孕育之时??我整天陪在她的身旁??故而我们的孩子生长的飞快??只是此时他已成为新魔尊??要如何才能让他恢复正常呢??父亲??你可有办法对付魔尊??”吴天正色道

沈三想了一想??摇了摇头??“我虽为上代的魔尊??可是已散去了绝大部分的魔法??若非是捡到了封存戾气和魔法的红珠??找回了半成的法力??刚才便帮不上你的忙了??”

“那新魔尊便无敌了吗??”徐若琪惊道

“非也??”沈三背手來回的走着??“以我观之??新魔尊在成蛹之时??受到了重击??故而沒有吸收多少的树宫灵气和魔念??他现在所倚仗的??只有我原來的五六成魔法??”

“魔蛹曾被吴师弟以天愁神剑伤到??”徐若琪道

“天愁剑??”沈三目光在吴天背上闪过??奇怪道:“说來天愁剑乃是我族死敌??连我都不敢靠近??你却与他相处无间??难道这也是碧云山仙坑灵气的作用??”沈三说着??眼中红光一闪??天愁神剑也闪出白光??只是白光之中却有丝丝的红色??沈三看了一惊

“父亲??”吴天道:“这天愁神剑曾被我以血淬火??不知是否是因为那个??”

“不对呀??”徐若琪道:“在天愁剑两截之时??你便可以御动??那时还未用你的血淬火??”

吴天一愣??心道极是??突然想起自己曾把它当菜刀若干月??于是道:“它两截之时??我曾将他当作菜刀使用??开始之时??手正无力??常常切破手指??流出血來??流到残口之上??”

“如此甚好??”沈三突然道:“你自小受碧云山灵气滋养??非但压制了你的魔性??还因你体质不同于凡人??反而体内有了碧云山的灵气??而你常以鲜血涂抹到天愁剑残口之上??恰恰应了魔族的一样炼宝之术??”

旁边久未说话的黑月一惊??张口道:“血祭??”

“不错??正是血祭之术??再加上你以血淬火??使天愁神剑已与你灵气相投??彼此不能分离了??”

众人听了??纷纷的惊讶??齐向吴天背上的天愁剑看去??天愁剑仿佛也感觉到大家在关注它??于是发出阵阵的白光??灵气四射

徐若琪突然道:“吴师弟有天愁神剑和魔彩珠相助??可否对付新魔尊??”

“不可??”沈三道:“新魔尊身上有我六成法力??在凡间來说??已是惊世骇俗了??”

徐若琪看着沈三凝重的表情??自语道:“您有半成魔法便如此厉害??那五六成法力??必定是天下无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