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434 回怀恨在心

434回 怀恨在心

凌晨??那莫族的祭坛

得晨站在最高之处??远眺着北方

昨夜之时??北方的大战??必定惊心动魄??因为远在南疆??便能感觉到那更股强大的法力的碰撞??只是北方的红光消失已久??也不知战果如何??以正常而论??吴天的法力弱于新魔尊??理应是新魔尊胜了才对??可是按新魔尊的品性??他若取胜??必定会直冲入中原的腹地??杀人无数??那样天空之中也一定会红光闪个不停??即便远在南疆??也必能感觉到

然而大战结束之时??却是那股较弱的魔法??突然变的古怪起來??然后与魔尊魔法便同时消失了

难道新魔尊败了

“魔君??”飞叶飞过來道:“后面的族人已赶到了??”

“好??”得晨道:“安排他们在这祭坛之内搜索??咱们要将那莫族的家底收拾干净??他们压迫了我族若干年??其中大部分物品??或许都是我族之物??”

“是??”飞叶说着??便想飞下??只是她看得晨正向北眺望着??于是道:“魔君??那两人的大战结束了吗??”

“结束了??只是不知谁胜谁败??”得晨道

“魔尊也会败吗??”飞叶惊道

“吴天之奇??超出想象??似乎??他已是能够制约新魔尊的唯一人选了??或许……”

“或许什么??”

“魔尊对魔尊??”

飞叶一愣??魔尊对魔尊??难道说是吴天也成为了魔尊吗??可是并未听说过同时出现过两位魔尊??再或者??是那突然失踪的前任魔尊

两人正说着??突然空中红光一闪??二人只觉一阵的窒息之感??原來是新魔尊飞了回來

得晨和飞叶刚刚让开??新魔尊便落到了祭坛之上??血光一闪??血剑插到了旁边的墙上??收去了血光

而那张红脸此时才从婴儿体内慢慢的挤出??表情似乎有些紧张

“魔尊??”得晨和飞叶连忙抱拳道

那张红脸一阵的怪叫??显然脸有些恐惧之色??还不时的看看北方的天空??似乎是害怕有什么人追來

得晨看后心中一惊??难道他真的被吴天击败了吗

见沒有人追來??那张红脸似乎放心了不少??新魔尊身上红光闪烁??得晨等人连忙的后退??片刻之后??新魔尊似乎调息完毕??那张红脸上的红光稳定了下來

“魔尊??难道您被吴天击败了??”得晨心知此话说了新魔尊必是不高兴??于是问完之后??恭恭敬敬的低头垂手

那张红脸之上闪过一道的红光??突然大怒??小手一张??一道红光向得晨击來

“魔君小心??”得晨身后的飞叶见状突然大叫一声??合上扑上??推开了得晨

“轰”的一声??接着便是一声的惨叫??飞叶中招??如断线的风筝被击飞出去??得晨大惊??连忙飞追而上??在空中抱住了她

那张红脸一阵的闪烁??正要再挥出一道红光??击向得晨

突然??北方的天空闪过一道剧烈的红光??一道无比霸气的剑气冲天而上??仿佛一柄巨剑插入了云霄??而催动剑气的??居然是一股强大的法力??与自己身上相同的法力??魔尊魔法

得晨抱着飞叶落到了祭坛之下??只见飞叶口中不停的有鲜血流出??身体抽搐着

得晨大怒??此时折枝和断径也正好赶到??看到了得晨怀中的飞叶??同时大惊

“魔……魔君??离……他远一点??”飞叶道

“好??”得晨道:“你别多说话??我施法稳住你的心脉??”得晨说着??身上红光闪动??便要施法

突然??北方的传來一股强大的法力??众人一愣??难道那便是吴天的法力??居然强到了如此境界??难怪能击退新魔尊

而祭坛之上的新魔尊??似乎和要吴天一比高低??突然一声的怪叫??身上发出强大红光??直冲入了云霄

强大的红光射到了得晨他们这里??折枝和断径手中的树枝挥舞??身上被红光笼罩??急飞而退

得晨也是施展法术??一团红气升起??想要护住自己和飞叶??可是新魔尊那股红光太强太猛??得晨身上的红气似乎要被吹散??他只好收拢红气??聚集于自己周围??然后将飞叶搂到了怀里

即便如此??原本受了新魔尊一击、正十分虚弱的飞叶??还是经受不住??她听到了魔尊的怪叫??再被红光一照??连吐几口鲜血??呼吸也弱了下來

得晨大惊??连忙她抱着她飞到离了祭坛

等得晨落到折枝与断径旁边之时??怀中的飞叶已经只有出气沒有进气了

“飞叶??飞叶??”得晨自幼与她青梅竹马??后來也是因她才与上任魔君九陌决裂??被九陌击到了树宫之下??而飞叶为了保全他的族人与家人??只好委身于九陌

此时见心爱之人就要离去??他虽然贵为魔君??但还是忍不住的悲戚

“得晨??”飞叶用最后的力气道:“你……自己要多保重??”

得晨点了点头??还沒來得及回答??飞叶的手一软??眼中失去了最后的光彩

此时新魔尊已将法力催至了极致??那道红光直插入天上??远超过了吴天的剑气

得晨却拿出那根树枝??身上红光大盛??看着祭坛之上的红光狠狠道:“他此时正在全力施法??我便趁此之机出手??乱他心神??或许可以让他走火入魔??好好飞叶报仇??”说着便要飞身而上

折枝和断径连忙拉住了他??“魔君??不可鲁莽??在此距离已是呼吸急促??若是靠近??难免……难免同归于尽??”飞叶沒有说出送命??而是说了同归于尽

得晨自然听出其中之意??其实也只是表示一下悲痛之意??即使无人拦着??他也不会真的冲上去

于是得晨看着祭坛之上??再次狠狠道:“今日我们不是你的对手??待到时机成熟之时??必定为飞叶报今日之仇??咱们离他远点??”说着抱着飞叶的尸体??带着折枝和断径??离开了祭坛

终于??新魔尊身上的红光收了回去??那张红脸似乎也是疲惫之极??居然收回进了婴儿的体内

于是只有一团淡淡红光笼罩着婴儿的身体

婴儿的眼睛只是半睁着??似乎也是极其的虚弱??真不知如此的小身体??如何能蕴藏下如此惊人的法力??更不知以他幼小羸弱的身体??能够坚持多久

一次彻底的施展法力??吴天也累得气喘吁吁??调息小半日之后??吴天才恢复了正常

沈三搭搭他的脉门??点点头??“刚才之法力??已基本发挥出我那三成的法力??超出了我的预料??刚才见你口中念动咒语??那咒语你从何而得??”

于是吴天将在北山之事??说了一部分给沈三听??沈三听完之后也点了点头??“原來是仙姑所授??我百年之前??进北山想降服玄武??曾入那熔岩洞中拜见过仙姑石像??沒成想她居然还有灵气未散??如此甚好??你便以此咒语提升法力??我再传你一招魔法??此法虽然只是入门级法术??却可以将体内的法力集中于一点??爆发而出??所以威力无比??”

吴天听了大喜??心道刚才只是施展全部法力??已是极强??如果再配合那个魔法??或许真可以击败新魔尊

沈三见吴天面露喜色??已猜出了他的心思??于是道:“虽然你的法力已完全发挥出來??但只吸收了极少的魔念??故而沒有几样的魔法??”

吴天想起自己原本是中计被骗上了大花蕾之上??自己才是魔婴的人选??如今想來??那多诃族人已经营了二十多年??在父亲杀死自己的三位哥哥之后??便布下了此局??赌魔尊的第四子??而自己在大花蕾之中??正要吸收魔念之时??却被魔尊的戾气抢走了魔念

吴天正想着??沈三又道:“虽然你未吸收多少??而我那戾气也因为魔蛹受了天愁神剑的一击??而出现了裂损??也微魔念吸之便散??故而他也未吸收多少??甚至比你还少??”

吴天一喜??终于问出了心中的迷团??“父亲??那魔念之中??到底是些什么??”

沈三点点头道:“魔念之中??最多之物??便是來源于九幽之下的魔界魔法??其次便是各种魔法的咒语??再者……便是魔族的狂戾之气??”

“啊??”吴天一惊??随后又是一喜??“看來那新魔尊并未学会魔法、吸收法力??而我虽然只有爹三成的法力??却有魔彩珠和天愁剑想助??更有爹教的魔法??如此一來??便可击败新魔尊了??”

沈三看着吴天高兴的样子??摇了摇头道:“仅靠此还不是新魔尊的对手??你还需再次的提升内法??”

“呀??还是不行吗??”吴天面露难色??那已是他的最强内法了??如果要再提升一个层次??恐怕就有些难为他了

“中原各派??修真的基础??乃是天地间的阳气??而魔族魔法??特别是魔尊之法??因为受到冥界之气的影响??所以是以阴气为基??而你手中的天愁神剑??便是由阳气、也就是中原说的正气??凝炼而成??故而它便是魔族的克星??”沈三看着不远处的天愁神剑道

“如此甚好??”吴天大喜

“只是魔族中人??除你之外??都对天愁剑忌惮三分??若那法术能以天愁剑发出??便完美了??”

吴天点点头??看看不远处的天愁神剑

“阿枝??儿子??”云夫人突然在坡下叫道:“天色当午??我看今天便到这里??你们先回來吃午饭吧??”

沈三一笑??对吴天道:“我每天??最幸福的时刻??便是你娘叫我回家吃饭的时候??如今又有了你在身旁??更是如此??”然后对着坡下叫道:“你先盛好??我们马上下去??”

“见到儿子你还牛了??”云夫人虽然如此说着??却是脸上带笑??转身向回走去

“父亲??今天真的就到这里吗??”吴天此时正在兴头之上??于是问道

“我观刚才新魔尊的法力??虽然强大??却有些虚而不实??更像是在与你的剑气赌气??故意而发??所以我猜测他可能比我想像的弱??再加上被我的法身吓退??所以几日之内??应当不会再來??咱们且吃过午饭??你下午休息半天??咱们晚上借着月光习法??”

“是??”

南疆之夜??夜空被一片的雾气所笼罩??天空的凹月??也似披上了一层的薄纱??羞涩了起來、蒙胧了起來

而那片的蒙胧??其实是林木间的潮湿之气??趁夜而出??占据了大片的山林??而它们??多数还有毒

所以在夜间??很少有人赶路??除非有什么急迫之事??或者是不要命了

一般來说??行路之人??晚间便会点上大堆的篝火??靠着这篝火之热??将周围的潮湿之气驱散??而行人??便是围绕在篝火周围??休息一晚

此时??折枝便带着一干的族人??围拢在几大堆的篝火之前??吃着肉喝着酒

“族长??这次咱们可发了??”一个年岁较长之人端着酒杯道

折枝看看他??将手中的酒杯微微一举??那人连忙一饮而尽??折枝只四喝了一小口??那老者所说的“发了”??便是旁边的那几十个包袱??里面都是从那莫族搜刮而出的金银财宝??而那祭坛之下的一处仓库之内??居然还有大量的金银??据被抓回的那莫族人说??那是前些日子??从中原陆续运回的无忧谷的财富

此时只是人手不够??所以不能全部的远走??于是先捡了一下值钱的先行带回到多诃族的地盘??再加派人手來运??或许??以后还有來自中原的物品

可是收入了些金银便算是发了吗??那飞叶丧命岂不算损失

折枝正想着??突然??不远处的树枝微微的一动??折枝眉稍一挑??依然轻饮一口酒??另一只手却拿起了枯木枝

南疆多怪兽??而那些怪兽却多有剧毒??所以不得不小心

那树枝的动静越來越厉害??旁边之人也发觉了不对??于是纷纷的警备

突然??折枝手中枯木枝一挥??一道红光击向了那树丛之后

那树丛之后??却跑出來一个女子??穿着也是多诃族的衣服??见到了红光??发出一声的尖叫

折枝大惊??连忙将枯木枝一甩??那道红光擦着那女子的肩头飞了过去

此时已有几人跳了过去??抓住了那个女子

“你是何人??”折枝问道

“您……您是折枝族长吗??”那女子道

折枝一愣??心道那她居然认识我??想着将那女子的头发拢到了后面??仔细看去??似乎有些面熟??于是挥挥手??让族人放开那女子

那女子以标准的多诃族礼节向折枝行礼??然后道:“小女子乃是外支红羽??前些日子在树宫见过族长??”

“外支??”折枝一惊??想起被新魔尊灭掉的那个外支??于是心中一喜??居然还有幸存者

红羽再施一礼??“我族人被灭族之时??也曾见过魔君和族长??”说着哭了起來

折枝被说的心头一软??于是道:“当时之事出乎意料??魔君定会给你部一个说法??只是姑娘此时要去往何处??”

红羽刚要回答??却是一阵的咳嗽之声??显然的刚才在树丛之中??吸入了大量的湿气??有些中毒的迹象

“快??快到火堆旁坐坐??驱驱寒气??”折枝道

片刻之后??红羽缓了过來??却疲惫的睡去

折枝不忍打扰??便安排大家都早些休息

只是第二日大家都醒來之时??红羽早已不见

折枝问守更之人红羽的下落??守更之人请罪道:“昨晚那位姑娘说小解??便离开了这里??然后……”

“然后怎样??”折枝问道

“然后我便睡着了??”那人低头道

“混帐??”折枝抬手给了那人一巴掌??又斥责几句

他派人四下里找了一下??还是沒有红羽的踪迹??只好命人马上启程??继续向树宫的方向赶去

而此时??红羽正在趁着白日向北方赶路

“吴天??我一定要找到你??”红羽坚定道

中原的月色??比南疆要明亮的多

月色之下??吴天和沈三身上都发出红光??练习着沈三说的那招魔法

吴天口中念念有词??身上红光一闪??右手一挥??一道红光射出

连试几次??都是如此??沈三点点头道:“很好??此术你已学成??只是不知能否由天愁剑用出??”

“不妨一试??”吴天说着??飞开十來丈??手上红光一闪??天愁神剑飞到了手中??光芒闪烁??沈三身上的红光又强一些??凝神看着那柄神剑

吴天催动内法??天愁神剑的光芒也跟着增强??他念动咒语??举天愁神剑一刺

“轰”的一声??天愁神剑脱手飞出??吴天也被震退数丈??背后肉翅一展??才停了下來??而天愁神剑则在空中飞了一圈??重新插到了地上

“不行??”吴天失望的对着沈三道

“果然不行??”沈三道:“虽然你那一式法术已经练成??威力也不小??但对于新魔尊却仍无太大的胜算??若是你的魔尊法力能由天愁剑发出??或许胜算便大了几成??”

此时吴天被月光照射??脸上的红光突然强了起來??他听沈三说完??突然狂叫道:“那我便再试??”说着双翅一展??一道红光闪过??沈三连忙后退数丈??有些吃惊的看着吴天